奇怪的理发屋 王者之途

在大本一郎说出那句‘这个女人是你们的了’这句话的时候,归田就像是听到了天籁那样,觉得这个平时让他感觉挺讨厌的上司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坏。可接下来的那句‘不过时间不能太长了,在我鉴定完玉扳指之前,你们必须完事’后,立马就让他闭上了嘴巴,把想出口的感激话硬生生的咽下了肚子。斜了大本一郎一眼,归田脸上露出空欢喜一场的悻悻表情,肚子里骂:你以为都和你一样的阳痿吗?那么点时间,怎么够……

大本现在正沉迷在得到玉扳指的巨大欣喜中,他急匆匆的从怀里掏出个放大镜,对着天边雨后升起的晚霞仔细的观察起手里的宝贝来,根本没顾得上体谅属下的‘为难’,更忘记了现在他们不是在日本国内,而是随时都会有警察来请他们去警局喝茶的华夏。

看着一脸痴迷独自点头痴笑的大本,归田撇了撇嘴。虽然他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但趁着大本鉴宝的这段时间,总不能不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吧?想到这儿,看了看站在那儿身子微微颤抖、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白菊那样的叶倾铃,嘴角就挂上了一丝狞笑。

“花姑娘,嘿嘿,”归田这时完全没有了叶倾铃初见他时的憨厚,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狡诈和迫不及待,对两个站在叶倾铃身后防备她逃跑的男人说:“大本君说了,我们可以适当的请叶小姐为我们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呃,洋子小姐,您可以去古庙里面转转嘛,说不定还能找到一副敦煌壁画什么的……”见洋子面带不耻,归田嘻嘻的笑着给她出了个好主意。

也许同为女人的缘故,洋子的确不喜欢看到冷艳如白菊的叶倾铃在自己面前被几个男人轻薄,可又偏偏不能阻止。所以只好转身走了开去,却没有听从归田的话去破庙‘寻宝’。

面对着一脸奸笑的归田,叶倾铃后退了一步就在也退不动了,她身后的那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抓住了她的胳膊。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发现都是徒劳后,叶倾铃就闭上了眼睛。她没有在即将接受**时咬舌自尽的勇气,但有选择紧闭上眼睛不看眼前这个像条野狗一样男人的权利。

听着四周风吹树叶发出的嗦嗦声,在归田的手即将抓到她胸前时,叶倾铃忽然很恨一个人。要不是今天他旷工而是和自己一起去开会,自己也不会和宋伯母轻易的上了这些人的当,宋伯母也不会被枪击……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旷工的引起的。可她又很矛盾的想起了那个人,如果那个人现在和她一样无力的面对这些禽兽时,只要他给她一点勇气,她就会选择咬舌自尽以保清白。

可是,她更希望现在是在做梦,如果咬一下舌头就会醒过来。于是,叶倾铃就使劲的咬了一下舌头……疼,钻心的疼,疼的她忽地一下张开了眼睛,把手已经触到她衣服的归田吓了一跳。

一丝血渍从嘴角溢出,闪下无尽的苦涩。叶倾铃‘宽容’的看着归田,抱歉的笑笑:“没事,你继续。”然后就又闭上了眼睛。

归田和那两个同伴对望了一眼,摇摇头。谁也不明白叶倾铃这是发的哪门子神经。装神弄鬼也白搭的。归田对叶倾铃的歉意报以冷笑,双手毅然决然的抓住了她胸前的衣服……

啪……一声清脆的爆竹声响,响彻整座山峰,引起空谷游荡,然后归田的左边太阳穴处忽然出现了一个洞,一个不如一分硬币那样大的洞。但足以让白花花的脑浆顺着这个排泄口喷出老远,闪过傍晚空中的晚霞,妖异绚烂。

啪啪……在相隔第一声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清脆的爆竹声追随着第一声的回音接连响起,站在叶倾铃右边的那个日本男人和他身后准备看好戏的同伴,惊诧的眼光还没有从归田往后倾倒的身子上收回,他们的眉心位置就泊泊的溅起鲜血。站在叶倾铃右边那个人眉心的鲜血箭一般喷到叶倾铃的额头,缓缓的淌下覆盖了她的双眼。

是谁在这个时候燃放爆竹?

从小,喜静不喜动的叶倾铃就非常讨厌男孩子在她面前放爆竹,因为他们总是在她毫无防备或者在她背后点燃,然后无声的笑着跑远,边跑边回头的欣赏叶倾铃捂着脑袋尖叫的怂样。

难道我已经死了?又回到了同年?难道人真的还可以重新来一次?

刚才还在极度恐惧中控制不住自己表情对归田嫣然一笑的叶倾铃,怀疑自己又重新回到了童年。因为她想象中的禄山之爪并没有触及她看护了二十二的前胸。她想睁开眼睛看看,看看是不是自己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乡下童年间。可,无论她怎么努力睁大眼睛都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因为,眼前只有整个世界的殷红。

这是怎么回事?叶倾铃抬起手想擦一下眼睛,却摸到了一只稳定的大手,接着眼前一黑,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闭上眼睛,不要看。

好熟悉的声音啊……是他!秦昭。

只有秦昭的声音在温柔起来才会让叶倾铃有泪流满面的冲动。虽然更多时候守着他流眼泪是被他气哭的。

一手轻掩着叶倾铃的双眼,另一只手里的枪指着大本一郎,继续温声说道:“别怕,我来了。

别怕,我来了。

五个字,要是去掉中间的那片刻的停顿,完全可以在一秒钟的时间内连续说两遍。可就是这五个字,就让叶倾铃受尽从小都不曾受过的恐惧转换成了脱力,脑子一片空白,身子软软的跌在了秦昭的怀里。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把傻了一般站在叶倾铃左边为虎作伥的那个日本人一脚蹬到两个战士眼前后,秦昭一只手把叶倾铃揽紧,一只手拿枪指着大本,平静的说:“我要是你的话,我就会把玉扳指乖乖的交到别人手里,而不是选择在面对至少十把枪时还妄想摔碎扳指来个宁为玉碎。

大本一郎苦笑了一下,看了看躺在地上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但身子还在抽搐的归田,乖乖的把双手举起。他手里的玉扳指在晚霞的照耀下发出白色的光晕,仿似来自天外的神物一般,让人不敢仰视。

脱下上身的衬衣盖在叶倾铃的头上,把她交给两个一起赶来的战士手中,秦昭深深的望了望那张安静如熟睡婴儿般的恬静脸庞,低声吩咐:“送她去医院。”就在两个战士用坚定的声音答是时,又说了一句:“路上慢点开车。

目送两个战士小心翼翼的背着叶倾铃往山下走了十几米远后,秦昭这才转回身来到大本一郎面前,伸手拿过玉扳指装进裤子口袋,右膝闪电般的抬起。

哼……大本一郎虽然痛的眼前发黑,但从小就接受的武士道精神仅仅让他闷哼了一声,捂着胯下就蜷缩在了地上。

“听说你对华夏古玩很感兴趣,”秦昭对别人在他面前痛苦的扭曲着身子视而不见,用看透红灰尘般的口气对这个可怜的人儿说:“所以我想请您去这座古庙里面看看,也许里面真的有什么敦煌壁画也说不准。”说完单手拎起他蜷缩如龙虾的身子,一点都不顾忌人家挣扎着反对这种待遇,连拖带拉的把他拎进了那座破败的古庙。

虽然同为华夏军人,但李剑锋对待洋子和剩下的那位大日本男性公民就客气多了,只是用手里的枪对着破庙点了点,两个人就一言不发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也许,是因为外面归田三个人的模样太吓人了吧?

“告诉我,是谁指派你们来的?”秦昭一把就将大本一郎摔在爬满小虫的墙角下。砰的一声后,年代久远破败不堪的墙边颤抖了一下,嗦嗦的掉下尘土若干。有一颗乒乓球大小的土块在神龛边缘晃动了一下,然后义无反顾的掉下,砸在大本一郎的右耳上,使他在极短的晕眩后就恢复了清明。

“嘿嘿,”盯着上身赤裸的秦昭,大本一郎看了看自己洁白的衬衣,上面已经沾满了灰尘。抬起捂着胯下的右手弹了弹,不屑的说:“你以为我会说吗?

“你不会,但他们会。”秦昭回过身看着被李剑锋他们押进来洋子两个人,脚下顿了顿,然后选择了朝洋子走过去。

看着秦昭上身的那无数的疤痕,洋子本就是充满恐惧的眼神中明显的带有了慌乱。下意识的往后退,但却被李剑锋用枪抵住。

“你会说是谁指派你们来的吗?”秦昭看着这个曾经在叶倾铃宋兰面前装出一副怯怯样子的女人,眼中的杀意顿盛。他知道,凭借老小聪明和很久没有用过已经逐渐荒废的大智慧,要不是这个女人利用她心善耳朵软的弱点,根本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肯定就是这个女人,让最亲爱的母亲生死未卜。

会是行动策略部的人!

平头军人只觉的自己的手一直在发抖,强压着心里不信,他打开了工作证。只看了一眼里面的照片和军衔,他就合上了工作证,毕恭毕敬的交还给了秦昭。现在,他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确定,这个开着桑塔纳2000闯军营的年轻人,的确是来自行动策略部。

在确认秦昭的身份后,他就立即双脚一正,右手齐眉来了个标准的军礼:“某部驻庆岛玉皇山部队最高指挥官中尉李剑锋向秦昭中尉报到!有什么工作需要请指示!

别看秦昭和他一样,都是中尉军衔,但行动策略部的中尉和李剑锋这个普通部队的中尉权利却有着云泥之别。至于秦昭为什么气势汹汹的出现在他的营地,他是一点也摸不上。

秦昭还了一个礼,沉声说道:“李剑锋中尉,现在我命令你部在五分钟内集合完毕,跟随我到玉皇山深处协助警方抓获一批持枪抢劫犯罪分子,有困难吗?

“没有!李剑锋立即执行命令!

这只大约有二百人左右的部队集合的速度非常快,就在李剑锋中尉命人吹响了集合号后,还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除了在门口站岗的哨兵外,包括炊事班班长,都军装笔挺的列队在秦昭面前。

要是搁在往常,秦昭也许会开两句玩笑缓解一下大家的紧张情绪,但是现在老妈生死未卜,未婚妻下落不明,他自身就带着一股萧杀之气,自然希望所有人都板着一张脸,更要认真对待自己下达的命令。

“李中尉,你挑选队伍中的十个枪法比较好的开车随我进山,其余的把住玉皇山的主要出入口。你们都把眼睛给老子擦亮!看看有没有一群穿穿着打扮和本地人不同的人,更要注意一辆红色宝马和一辆黑色现代越野车。如果,如果发现有人反抗或者企图逃跑的话,除了需要注意女性外,其余的一律格杀勿论!”说讲到这儿,用眼扫了一下站在在场的所有军人,再一次厉声喝道:“都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在场所有的军人轰然应答。

“那好,李中尉,你去给我那把枪来。

“是!”李剑锋回头吩咐一个战士去拿枪。

“还有,李中尉,给你三分钟的选人时间,三分钟后我希望能够在玉皇山里看到你的人。”秦昭说完这句话,接过一个战士递过来的手枪,颇为熟练的插在腰间,然后转身上车驶出了驻军部队……

“大本君,刚才我们在进山的时候,发现在山脚下有一只华夏的部队,不知道……”归田一边驾驶着宝马,一边忧心忡忡的说:“……您看,这件事会不会有军队掺合进来?

正在四处翻找飞狼扳指的大本一郎闻听归田的担心后,动作顿了顿强笑道:“归田君,你也太谨慎了吧?我也看过了,那只是华夏一只普通的军区部队,并不是市属的武警部队。对于搜山这种庞大的军事行动,地方政府根本没权利调动他们的。再说了,只要我们一找到扳指,立即弃车步行化整为零想办法回庆岛……嘿嘿,只要能够把扳指成功带回日本,就可以圆了当年的关东军大半个世纪未曾完成的梦想。到了那时,归田君,我们的功劳将是大大的。

听大本说的在理,归田也把最后一丝担心忘却,仿佛前面正有一条康庄大道摆在他眼前,数不清的美金和美女都在向他招手。当然了,如果要是把这个华夏女人带回日本的话,他相信,会羡慕死包括天皇阁下在内的所有日本人的。归田心里这样想着,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痴呆了一样的叶倾铃,然后喉结一动,咽了口吐沫。

自从宋兰被大本击倒在地的那一刻起,叶倾铃整个人就像是没有了灵魂一样,左手紧紧的攥着早就被归田、大本两人搜了无数遍的LV小包,右手胳膊肘靠在摇下玻璃的车窗上,眼睛痴痴的看着前方。不哭,也不笑,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怒表情,对于车将要开到哪里也不闻不问,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无关。

可怜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花姑娘,归田摇摇头,收回看望叶倾铃的目光,跟随着着在前面开道的那辆现代越野,往山顶驶去。

为了防止叶倾铃做出跳车此类的极端动作,大本用安全带紧紧的把她给拴在驾驶座上,这才放心的在车内每一个角落里寻找那个他梦寐以求的飞狼扳指。

紧盯着前面车的归田,和聚精会神搜寻车内的大本,都没有发现叶倾铃看似空虚的眸子里深深隐藏着一丝讥讽,他们更没有注意,当车经过每一个岔路口时,都会有一个诸如银行卡或者画笔之类的东西被丢在路中央。

东西再多,但是包太小,偏偏这一路岔口还又特别多,再加上银行卡之类的卡片分量太轻,刚一扔下就被车子带起的风给刮到了路边的草丛里,要是不认真的找,仅凭坐在车上看,就算是叶倾铃自己,都没有把握可以找到她在十秒钟前扔下的卡片,何况是她心里期盼抓紧赶来的秦昭呢?

叶倾铃慢慢的松手,把小包放在座位上,手指就扣进了座椅和靠背中的缝隙,她希望,能够在这儿找到前几天荆红雪吃零嘴时会有一两颗巧克力豆掉在这儿。

也许是叶倾铃的诚意感到了上天,也许是懒惰的荆红雪并没有打扫干净,叶倾铃伸向缝隙间的手指并没有太深,她就摸到了一个东西。不像是巧克力豆子,那是什么呢?当完全把那个东西掌握了手里后,她的心里就突地一跳,然后就紧紧的攥上了手。

“大本君,前面是座荒废了的古庙,洋子他们已经下来了。”就在大本寻找的逐渐失去耐心时,归田把车缓缓的停在了路边,小心翼翼的报告:“您看,我们是不是在这儿停一下?一是这儿是整个山峰的最高点了,我估计手机应该有信号了,咱们可以对上面的联系人汇报一下现在的情况。二是可以把车全方位的搜一下,包括底盘……

大本抬起头看了看前面,一座只有占地一百多平米的古庙面前,同伴们正对着他做了个安全的手势。沉吟了一下,他点点头:“好吧,我们下车,要是从车上再搜不到飞狼扳指的话,我想,不管叶小姐还想不想说话,我们都得想办法让她开口,嘿嘿嘿。”说到这儿,盯着叶倾铃雪白的后脖颈笑了几声,咽了口吐沫。

对外身份是和大本同在一家日企当技术员的归田,听出了他笑声中的意思,贪婪的看着叶倾铃,想象着接下来在她身上‘搜身’的场面,浑身就一阵发热,憋不住在下车前偷偷的在叶倾铃腿上拧了一把。

随着归田开门下车,叶倾铃先是身子一颤,接着脸又红了一下,可惜呀可惜,这个时候归田已经下车了,并没有发现她已经有了正常人的反映。

叶倾铃在洋子的‘帮助’下了车,大本立即指使几个手下要仔细搜查,除了发动机不可能被拆开后,包括座椅套都被他们用匕给一一挑开开了搜查。

可不管他们搜的再仔细,几乎要把整个宝马车给拆散了,他们也没有找到那梦寐以求的玉扳指。当大本一郎第三次听到属下用失望的口气告诉他,并没有发现哪怕是和玉扳指相似的物件时,他的耐心终于就像是一只蜕下羊皮的狼那样,对着叶倾铃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叶小姐,”大本慢慢的走到叶倾铃面前,死死的盯着她呆呆的脸庞,忽然,他笑了,因为从叶倾铃眼中他发现了恐惧和厌恶的存在,还有她不自然握紧了的左手。吓傻了的人,是不会有这种反映的:“呵呵,叶小姐,没想到你演戏的本领原来这样高超,差点连我都骗过了!”说完猛地一把抓住叶倾铃的左手举到她的眼前:“如果你乖乖的张开手,也许我会让你看到明天的太阳。

被狡猾的敌人识破了之后,叶倾铃并没有和电视里那些宁死不屈的伟大女人那样,除了都没有的对着反派吐一口代表愤怒和鄙视的吐沫,然后轻蔑的看着他,直到反派佝偻着身子恼羞成怒的后退高喊属下给我杀了她……或者给我扒了她的衣服……她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就张开了手掌,她不想为了一枚有可能价值最多数百万的玉扳指被拿走之前,再挨上这个男人一巴掌。

白色的扳指,在汽车灯的照射下、在叶倾铃滑如凝脂般的手掌心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识时务者为俊杰。”大本强压着心里的激动,用两根手指夹起那枚关东军寻找了接近两年的玉扳指,眼里带着心满意足的挥挥手,对归田几个说:“归田君,这个女人是你们的了……不过时间不能太长了,在我鉴定完玉扳指之前,你们必须完事。

奇怪的理发屋 王者之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