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之无限翅膀 万世妖尊

而这个时候,钟老大却是突然间大叫了起来:我要举报,他们家养国家保护动物,老虎,东北虎,而且还同时养了两只!

张三与李四两个人一听到这话,也立马跳了出来。

张三道:是啊,是啊,我们也看到了。

李四道:这是事实,我们可以做证的,我们可是两个眼睛全都看到了。

三个人的想法很好,妈蛋的,既然我们在你家消耗了整整一个晚上也没有偷到任何的东西,那么要入狱咱们大家也一起好了。

反正我们三个人不过就是一个偷窃未遂罢了,这顶多也就是关上几天就得把我们放出来。

但是私自豢养国家保护动物,这个罪名绝对不小。

嘿嘿,到时候倒霉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特别是那个钟大哥,现在可是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缪如茵不是名人吗,那么我便好好地帮你更出点名好了,反正我也不用你缪如茵的感谢。

呵呵,我这就是新时代的活***。

缪如茵似笑非笑地扫了钟大哥还有张三,李四三个人一眼。

想黑她,这三位会不会太过的想当然了。

只是都没用她开口,身为母亲的宁舒毓可就不干了,当着她这位亲妈的面,居然就敢如此抵毁她的女儿,这三个也真是够了。

警察同志,我要告他们三个人,不但我家偷东西,而且居然还污蔑我的女儿。

我们家里别说是东北虎了,就连宠物猫也没有一只,只是养了几条鱼罢了,不信警察同志你们可以拿着搜查令过来搜搜看啊。

如果我们家里真的养了国家的保护动物,东北虎,那么我们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可是如果到时候什么也没有搜出来,那么我们也要讨回一个公道才行。

宁舒毓这一次可是真的怒了,她的女儿现在也可以算得上是公众人物了,而身为公众人物,名声这种东西可是必须要看得很重才行。

稍有半点的行差踏错,那么便会受到一波接一波的舆论攻击。

到时候不只是会对女儿自己,还有她的东缪集团都会受到很严重的打击。

而兴好现在这里并没有记者,否则的话,只怕就算是没有证据,只凭着这不过捕风捉影的胡说八道,那些记者们,也会胡写乱写一通。

宁舒毓自然也知道,记者当中也有那种良心记者,可是真正讲良心的记者,在她看来也是真的不多的,毕竟现在社会物欲横流。

可以说金钱可是要比良心更重要滴。

但是如果这些人对上的人是别人的话,她自然不会去多管闲事儿,可是如果这些人对上的人是自己的女儿,那么她这个做人母亲的人便要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女儿。

其实这个时候,阿撒兹勒真的是很有些气愤的。

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前天晚上如果不是缪如茵的话,只怕他们这些人根本就连昨天的太阳都看不到了。

可是他们现在却因为偷缪如茵家的东西不成,便心生歹意,在他看来,这样的人最是该死了。

不过那位钟大哥,听完了宁舒毓的话,便立马开口了,他冷笑着道:呵呵,我看你们这根本就是心虚了嘛,如果你们不心虚的话,你们倒是让警察同志现在就进去搜啊。

天知道等到搜查令下来了,你们会不会将那两只东北虎转移走啊。

张三与李四,也立马跟着在一边补刀。

就是,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有种你们就让搜啊。

就是,就是,既然不敢让警察现在就搜,只能说明这根本就是你们自己心里有鬼。

缪如茵的目光在张三与李四两个人的伤处落了一眼,然后便轻轻地扯出了一个笑容,看来这两只这是不疼啊。

还真是不怕接骨接晚了,落下个终身残疾什么的。

不过落下个终身疾残什么的,也不错。

要知道善恶到头终有报。

所以报应永远也不会爽约的。

少女的唇角勾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

所以报应已经就在眼前了。

扑楞楞的一只鸟从众人的头顶上飞了过去,只是却是尾巴一翘,于是一泡鸟屎便直接砸在了钟大哥的头上。

钟大哥抬头怒骂:我

一个字刚出口,于是又是一泡鸟屎

这一次准星可是相当的高了,竟然直接命中了红心。

于是周围的人可是齐齐的全都被恶心到了。

所以这位你特么的到底得有多倒霉啊,同一只鸟,居然可以用屎连砸了你两次。

这也就是鸟屎吧,如果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咳咳,众人不敢再往下想了,也不能再想了,否则的话到了最后被恶心到的人还是他们好不。

而这个时候屠苏与那名一起去拷贝的警察两个人一起走了出来,当下便便有警员过来将刚才钟大哥,张三,李四三个人举报缪如茵家藏有养生东北虎,还是活的。这个事实汇报给了他。

一听这话,这位队长也是眉头一皱,如果这事儿是真的话,那么可就是大事儿了。

而且他也知道了,这家大四合院的主人,可是缪如茵,那位东缪集团的老总。

说实话,对于这位年轻的集团董事长,他们这些人也是很敬佩的,原因无他,能说出并且做到真的只用退伍老兵还有军属的人,不多,至少目前华夏国内只有她一个人。

其实他们这些警察有些人也在私下里议论过,如果这位董事长也可以帮助他们这些警员解决一下家属的就业问题就好了。

要知道他们这些人,有的人家里也是相当困难的。

所以

说实话,这位队长倒是真的不相信这位淡定的少女,会真的在家里饲养东北虎的。

只是这事儿既然有报案人,那么他便不得不查,而且只有查清楚了,才可以还缪如茵一份清白不是。

所以思考了一下,这位李队长踏前了一步:缪小姐,我们没有搜查证是不能随意进行搜查的,可是申请搜查证也是需要时间的

缪如茵一摆手:李队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今天我缪如茵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了,所以请朋友在自己的家里参观一下总是可以的,不过到时候还请李队长可以为我做证,我要告他们三个毁坏我的名誉,而且还会要求他们赔偿我的名誉损失,同时我也要求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李队长点头,同时在心底里也不由得为面前的少女点了一个大大的赞字,这个少女果然是不简单呢。

三言两语之间,便将话说得滴水漏不说,而且还将自己放在了一个高度之上。

于是李队长便带着身边的两个警员,押着钟大哥,还有张三,李四,一起参观起缪如茵家的园子来了。

虽然张三和李四两个人身上都有伤,可是他们不是举报人吗,看不到事实,只怕到时候以这些家伙的尿性来说,只怕还会是说些有的没有的话出来,来给人添堵。

所以与其那样,倒不如直接让他们也跟着走一趟好了,而且这也是那两只自己主动要求的,所以就算是最后他们的断骨处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也与他们这些警察没有关系。

而且对于这事儿,李队长也问过了缪如茵的意思,缪如茵倒是没有意见。

对于如张三李四这种上敢子想要作死的人,她还是很乐意成全的。

而且少女也很愿意看着他们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呢。

所以这两只你们一路走好啊。

只是一行人将缪如茵家的四合院转了整整一圈,也没有发现张三,李四还有钟大哥三个人信誓旦旦所说的那两头东北虎。

而且不但老虎没有一只,甚至就连与老虎有关的东西,比如说老虎的笼子啊,为老虎准备的生肉啊,等等,居然一概没有。

而且就算是缪如茵他们将那两只老虎藏起来了,可是那也不可以连同喂老虎的生肉也一并藏了吧。

缪如茵家里其实也有生肉,不过就是巴掌大的一块猪肉,是昨天做菜剩下的。

那么一小块肉,给老虎塞牙缝够吗?

不对,肯定有,我们昨天晚上看得老清楚了,我们不可能看错的!张三叫了起来。

他是真的慌了,别的他不知道,可名誉损失费这东西一赔起来没有个几十上百万的,根本就赔不起好不。

如果他们要是有个几十上百万的,他们至于干这种小偷小摸的事儿吗?

可是听到了张三的话,李队长心头一动:你不是昨天跳进来的时候,便已经受伤了吗,所以你是在哪里看到的老虎?

张三道:就是我在大墙根下坐着的时候啊。

李四也跟着点头:是啊,还是我们钟大哥,跑过来的时候,那两只东北虎就在钟大哥的身后跟着啊。

李队长的脸色沉了下来:监控我刚才在拷贝的时候已经看过了,上面根本就没有你们所说的两只老虎。

所以这三个混蛋,胆子倒是挺肥的啊,居然连警察也敢骗。

一听到李队长的话,钟大哥,张三,李四三个同时呆了呆。

钟大哥第一个叫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是他们,一定是他们,他们自己将监控洗掉了。

屠苏连白眼都懒得翻他了,直接便道:李队长到时候可以将这东西交给你们的技术室,有没有抹除的痕迹他们会告诉你们一个正确的答案。

哼,我看啊,你们三个根本就是撞鬼了。

如果不是撞鬼了,也说不出来这么颠三倒四的话来好不。

撞鬼?

没错,大猫和小猫这两只本来就是死虎啊,所以不是鬼又是神马的呢。

所以你们三个昨天晚上是真的真的撞了鬼呢。

不过钟大哥,还有张三,李四三个人又哪里肯信。

不是说这世间没有鬼吗?

就在这个时候,钟大哥却是指着垂花门那里叫了起来,声音还真是又高亢又凄厉呢:看看,老虎在那里,老虎出来了,老虎出来了。

钟大哥一边说着,一边忙拉住了李队长,并且整个儿人都缩到了李队长的身后:李队长,你不是有枪吗,快点,快点打死它

而张三,李四也看到了。

那两只东北虎,两只虎眼正冷冷地盯着他们,而且额头上那大大的一个王字,可是分外的显眼,不错,不错,他们记得很清楚,这两只正是昨天晚上在他们身边趴了一晚上的那对老虎夫妻。

宁舒毓看了一眼垂花门的方向,现在她真的是无奈了,她今天可是开了眼了,只是因为没有在她家偷到东西,于是这三个人便恶意地反咬了一口不说。

而且居然还将污水拼命地往自己女儿身上泼。

现在可是大白天的,青天白日的,垂花门那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所以这些家伙所说的东北虎

这是他们三个意淫出来的吧。

宁舒毓是真的生气了:警察同志,我觉得这三位应该是脑子不正常了,所以建议你们还是应该将他们送到精神病院去。

李队长现在心里也是一阵好笑,好吧,他们也没有看到有老虎出现,可是再看看那三只叫着老虎来了的人,可是吓得面如土色。

身子也像是发病的人一样,居然在不停地打着摆子。

现在李队长甚至有些后悔了,刚才就不该听这三只胡说八道,居然还跑去搜了缪如茵家的院子。

于是李队长很真诚地对缪如茵和宁舒毓道歉:对不起,刚才是我们不应该听信他们的三个人的胡言乱语,有打扰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宁舒毓摇了摇头:这倒是没有关系,不过李队长这样的人放出来也是会扰民的。

李队长点头:这个我会向上级反应的,而且我们也会联系他们的家属。

等到送走了李队长等人,宁舒毓把大门刚一关好,便紧紧地拉着缪如茵的手:如茵啊,我看不行,咱家的墙要不再加高三米吧

少女的嘴角一抽,现在这墙便已经达到了三米半高了,如果再加三米

呵呵哒,六米半了

不过还不等她说话,仇昆便已经立马高举双手站在了宁舒毓的身边:宁姨这个主意好,要不咱们现在就去找工人,买材料去啊。

宁舒毓一看有人支持自己,当下便将自己的女儿给抛到脑后去了,直接拉着仇昆去一边商量要买多少材料,要招多少工人的事儿了。

于是加高围墙这事儿便就如此这般的确定了下来。

从头到尾就没有人去听听缪如茵这位房主是怎么说的。

土御门流华看着缪如茵那张无可奈何的小脸,不由得一笑:那边已经愉快的决定了,所以你的意见现在似乎真的不重要呢。

缪如茵也只能是无奈地叹气了:我怎么觉得仇昆倒更像是我妈的女儿呢。

自家老妈一看到仇昆便将自己给生生地抛弃了,所以这样的老妈还真是

也真是够让人心塞的了。

而且宁舒毓与仇昆两个人的办事效率还挺快的,居然还没有到下午呢,便拉来了材料,也请来了工作,于是加高围墙的工作便轰轰烈烈的开始了。

缪如茵也想好了,既然自家老妈喜欢,那么便加吧。

不过当天晚上,缪如茵却进了宁舒毓的房间。

咦,你怎么没有在外面陪你的那些小伙伴们啊?宁舒毓有些奇怪,不过还是拉着女儿一起坐在她的大床上。

妈,我想要和你商量一下清明与重阳的事儿,那次我和你提过,不过因为有急事儿,我便赶去非洲了,所以我现在想问问,妈你愿意再多有一个儿子或者女儿吗?

宁舒毓笑了,抬手在自己女儿的手背上拍了拍:当然愿意了,而且我也很喜欢清明,重阳,哦,还有仇昆,那个叫做流华的小子也很不错,还有屠苏啊,该隐啊,珍妮啊,阿撒兹勒啊

听着从自己母亲的嘴里不断地吐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名字,缪如茵真的很想要问问,老妈,您到底看上了几个好儿子,几个好女儿。

不过宁舒毓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如茵,他们不会都没有父母吧?

呃!缪如茵也没有想到自家老妈居然会突然间问这个问题,她自己想了想,还真是。

首先,乔凡尼该隐,珍妮这两只便没有父母。

阿撒兹勒也是从很小的时候便被人灭族了,父母自然也是属于被灭的。

土御门流华也没有。

夜修,虽然父母还活着,可是他却是被父母给抛弃的,所以这有跟没有真的没有区别。

清明和重阳便不用说了。

还有屠苏,这个自己倒是听他提到过,他也是从很小的时候,父母便死了。

腾九冲最后一个亲人就是他的爷爷了,也死了。

所以这转了一圈下来,她身边的这些小伙伴们,怎么就没有父母双全的那种呢。

居然都是从小便失怙的。

想了想,缪如茵还是挨个的将自己这些朋友的情况都和宁舒毓说了一遍。

于是宁舒毓考量了一下,便很认真对缪如茵道:如茵,既然他们都是你的朋友,而且你也很看重他们,如果妈妈只收清明和重阳为孩子,那么到时候只怕其他人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心里只怕也不舒服。

这一点,缪如茵还真是没有想过。

不过听母亲如此说,她便知道母亲只怕已经有了想法了。

果然便听到宁舒毓继续道:所以既然要收,那么我便将他们全都收下好了,以后他们也会成为你的助力,而且你放心,我会一视同仁的,也会疼爱他们的。

缪如茵看着宁舒毓眼底里的慈爱,心头却是暖意涌动,她又如何能不知道呢,母亲这根本就是在为自己打算呢。

其实,其实他们,就算是不再加上这一层关系,也依就会成为自己的助力的。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母亲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千方百计地对自己好,其实那是她的心里对于自己这个女儿,始终都是存着一份愧疚。

所以她便想要为自己做得更多,更多。

而这一次也是一样的。

其实真的不用,她已经不是小孩子。

可是,可是如果这样做,能让母亲心里好过一些,那么便依了母亲又如何?

而且那些从小失怙的孩子,其实他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是渴望着爱的,特别是母爱。

所以现在既然母亲有份心,那么她便成全吧。

如此一来,既成全了那些小伙伴们,也成全了母亲,同样的又何偿不是成全她自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海贼之无限翅膀 万世妖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