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时花开 穿成恶毒女配后

别墅院落的外面,围着黑压压一片警察,为首之人正是长海市最近新上任的,最年轻有为,而且还貌美无双的美女局长——林莹莹。

此时,一身警服英姿飒爽的林莹莹,带着一队表情严肃的人个马大的特警就要冲进去。而白崇琦养的一队魁梧威猛的家丁却锁上了大门,把警察们档在了院门外。

林莹莹实在想不到,白崇琦的家里竟然还有一队护卫,而且,这些护卫还敢和警察对抗,真是胆大包天,目无王法啊!林莹莹恨不得把这些人全都抓捕审判。

遭到阻拦后,愤怒的林莹莹就取出了手枪,警察们也全都取出了手枪,他们用手枪指着那些院内的魁梧威猛的护卫,进行恐吓,威胁和劝降工作。可是,这些护卫拿着刀枪棍棒,毫不动摇,一个个怒目而视,视死如归。

“白崇琦作恶多端,杀人无数,犯了死罪,我们只抓白崇琦,不会乱抓无辜,还是请你们配合我们警方的工作,马上打开大门,协助我们一起抓捕白崇琦;凡是立功者,我们不但有奖金,而且还有荣誉称号,并且对你们曾经所犯下的错误可以既往不咎,攻过相抵。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请你们好好的考虑考虑,别一失足成千古恨。你们最好为我们长海市的太平和稳定,贡献出你们应有的力量和责任……

一位年长的警察,拿着扩音喇叭,对着别墅里面,大声的叫喊起来。

啪。不知道是谁朝他仍了一个鸡蛋,直接砸在了这位年长警察的脸上,警察的眼睛被碎掉的生鸡蛋糊住了,嘴巴也被生鸡蛋糊住了,这警察的声音就戛然而止。对峙双方出现了短暂的平静。一时之间,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仿佛随时都可能发生冲突事件。

就在这时,明亮如昼的灯光下走出两个人来。对峙双方都认得,一个是白崇琦,另一个是肖军。看到白崇琦走出来,院内的护卫纷纷让开道来,围在白崇琦的身后,一个个都很振奋,仿佛有白崇琦在,天塌下来,他们都不害怕。

看到肖军时,林莹莹则大吃一惊,她万万想不到,肖军会出现在这里。肖军在她的心中,是那么的正义,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嫉恶如仇,怎么会和白崇琦混到一起呢?

“你怎么在这里?”林莹莹大声问道,不但表情吃惊,连声音都很震惊。

肖军笑眯眯的走到了大门前,淡淡的说道:“林局长,你好,你说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给我正经点,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在这里?”林莹莹突然举起了手枪,指向肖军。她现在怀疑,肖军和白崇琦是一伙的;就算不是一伙,那也脱不了关系。现在的人际关系真是复杂啊!黑的白的,都能混到一起了。

面对着黑乎乎的枪洞,肖军笑道:“林局长,我和白崇琦是朋友,我们是不打不相识,比武之后,彼此惺惺相惜,就成了好朋友。白崇琦邀我来做客,所以,我就出现在了这里。

“是啊,是啊!”懂利利简直要吓尿了,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他不知道白崇琦还养着一队死士,更是不知道这些烈士敢和警察拼命。他可是假货啊!这些警察要来抓他,真的抓起来,当成白崇琦枪毙了,可怎么办?懂利利吓得连冷汗都流了出来。

“白崇琦,你做恶多端,我们要抓捕你,这是抓捕证。”林莹莹一挥手,就有一位警官把一张纸递到了懂利利的面前,并大声喝道,完全就是对待死刑犯的节奏。

懂利利急忙退后,连看都不敢看,更别说接住那张抓捕证了。此时,他真想说,这不管我的事啊,我不是白崇琦,我是假冒的。可是他知道,假冒别人,也是犯法,到时候还要一番解释,说不定就把肖军牵扯进来。现在,肖军可是他的妹夫啊!他就是不顾自己,那也要为妹妹着想,于是,他硬是忍住了,一句话也没有说。

可是,警察不容他后退,也不容他沉默,那警察指着白崇琦喊道:“你别想逃,我们已经把你家包围了,你插翅难逃。

这时,肖军淡定的哦了一声,仍然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肖军的淡定,让懂利利也很快的镇定下来。他站在那里,只是看着肖军,就有了无限的勇气,他深吸一口气,就是不说话。现在,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肖军身上。

要是他被警察当成白崇琦抓捕的话……他不敢想下去。

肖军接住了那张抓捕证,看了一眼,笑道:“白崇琦是好人,你们不能抓捕他。

“好人?你竟然说他是好人?”林莹莹气极而笑,真恨不得一枪崩了肖军,她怒道:“有什么证据?你怎么证明他是好人?

“他邀请我来做客,我和他已经谈了很多,他虽然做了一些坏事,但是那也是迫不得己而为之,我可以做证,他就是好人。”肖军淡淡的笑道,说得不紧不慢,胸有成竹,那自信满满的样子,让林莹莹咬得牙都碎了。

“呸,你做证有个屁用?肖军,你给我把门打开,今天,我必须要抓捕白崇琦,我要把白崇琦绳之以法,为民除害。”林莹莹大声的喊道:“谁也别想拦住我。

“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那,还有一个人可以做证,白崇琦真的是好人。”肖军摸了摸鼻子,他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说的话。真的想不到,他竟然还有为白崇琦开脱的这一天。

这种事情的发生,真的让他很无奈。这白崇琦是懂利利假扮的,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林莹莹把懂利利抓捕起来。他们的计划还没有完成,也真的不能让林莹莹把白崇琦抓捕。

林莹莹哪里会相信肖军的话,她用枪指着肖军,怒不可遏的说道:“姓肖的,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好人,是个有担当,有责任的好青年。可是,万万想不到啊!你竟然也和白崇琦这种人渣做朋友。白崇琦不是在陷害你吗?白崇琦不是在打压你的生意吗?白崇琦不是想要把人置于死地吗?而你,竟然还要为白崇琦开脱,你的脑子是不是进尿了?进屎了?

众多生意场子的负责人,相继赶了过来。等到最后一位负责人赶到之后,一位年长的亲信恭敬的走到了懂利利面前,垂首禀道:“七爷,负责人全到了。

这个时候,懂利利有模有样的说道:“叫他们进来。

“是。”亲信答应一声,急忙退了出去。

没多久,就有一群穿着体面的上层人士,像士兵一样的排着队列,整齐的站在了客厅中间的空地上。等到整齐的站定之后,他们一起恭声说道:“参见七爷,七爷万福。

这阵仗,这气势,立刻让懂利利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这真是比梦,还美妙。懂利利看得出来,这些人在社会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时见一面都难;而现在,全都对他俯首帖耳,恭恭敬敬;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懂利利心里得意极了,但是,一接触到肖军的眼神,他立刻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找你们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向你们交代,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先向你们介绍一位朋友,就是这位,他叫肖军,肖总。

这懂利利不但外貌像白崇琦,连声音也像,再加上一些白崇琦的举止,真是惟妙惟肖,越演越像,没有一点破绽了。

再说,就是有破绽,这些对白崇琦畏惧如虎的下属,也看不出来。因为,面对着白崇琦的时候,他们都不敢直视,害怕惹得白崇琦不高兴。

听了懂利利的话,这些人全都怔愣着耳朵,非常专注认真的听着。看到白崇琦正式的介绍肖军,他们也不管白崇琦和肖军曾经有多么深的恩怨,全都恭敬的说道:“见过肖总。

肖军端坐在那里,点了点头。

懂利利终于有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幸福。他一边体会着这种幸福,一边继续说道:“我和肖总是朋友,我决定把我的生意和场子,全都并入肖总的肖苏公司里,今后,你们就归肖苏公司管理,你们要好好的配合肖苏公司的管理,明白了吗?

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出乎众人的意料了,这些人出现了短暂的骚动。不过,在懂利利和肖军的俯视下,他们很快就平息了下来。他们是白崇琦的人,一直都听命于白崇琦,白崇琦叫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叫他们怎么干,他们就怎么干。心里虽然非常的疑惑,却也只会听命办事。他们最终,异口同声的回应道:“是。七爷。

“好啦,别的就没事了,你们滚吧!”懂利利再三鼓起勇气,还是把肖军事先吩咐的‘滚吧’二字说了出来,虽然没有睥睨一切的气势,却足以震慑这些人了。

这些人再次恭声说道:“是,七爷。

然后,这些人就一排一排的走了出去,非常整齐,就像经过了很多次的排练一样。当还剩最后一排的时候,懂利利突然看到了以前把他的公司搞破产的人。

“周浩然,你等一下。”懂利利突然叫住了他。

两年前,懂利利也是一位老板,算是社会里的成功人士,他的公司虽然产值不大,却也足以让他挤身上流社会了,过着不愁吃喝的舒服日子。可是,就因为和白崇琦的生意有冲突,就被白崇琦的人无情的打压,最终成了牺牲品。当时,打压他公司的人就是这位周浩然。

周浩然手段歹毒,使用阴谋诡计,栽赃陷害他,使得他的公司出现了纰漏,被工商部门查封。从此,他一蹶不振,无力支撑,最终不得不低价抛售,还欠了一屁股债;至今没有还清。他不得不过起了东躲西藏的日子;不但要躲避债主,还要躲避白崇琦的人的寻找。

白崇琦向来秉承除敌务尽的原则,把对手置于死地,不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

“七爷。”周浩然心头一喜,急忙转过身来,面对着白崇琦,恭敬的说道。

周浩然一直兢兢业业,努力做事,一直表现不错。今天被白崇琦留下来,他以为是自己熬出头了,迎来了升迁的日子。只要白崇琦一句话,他的权力可以大很多,待遇也会增长。

这真是激动人心的时刻,周浩然已经看到了缓慢离开的同行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周浩然不由得挺了挺胸膛,他要用最自信最美好的形象,迎接幸福的到来。

懂利利沉吟了一会儿,只到那些人全部退了出来,他这才面色一冷,突然大声的喝道:“来人,打断他的狗腿,赶出去,不得再用。

喜不自胜的周浩然突然之间就傻眼了,他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当他看到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四位大汉围住他的时候,他突然跪了下去,哀求道:“七爷,不要啊,七爷。我周浩然,一直勤勤恳恳,从不敢懈怠,这些年,尽心尽力,努力做事,有目共睹。七爷,我不知道错在了哪里,七爷,求求你手下留情。

四位大汉虽然把周浩然围住了,却并没有立刻动手,他们一起看向白崇琦,等待白崇琦最后的命令。在他们眼里,周浩然也没有犯过错。

当然,并不是没有犯过错的人,就能有好下场。最近白崇琦喜怒无常,已经有很多人莫名其妙的被处理了。四位大汉要做的,是听命行事,并不是询问原因。

“动手。”对待仇人,懂利利哪里会心软,立刻再次命令道。

这下,四位大汉都不再迟疑,其中有两位按住了周浩然,还有两位拿起铁棍,打向周浩然的双腿。就这样,在一阵刹住般的惨叫声中,刚才还以为会得到嘉奖的周浩然,变成了残废。最后,被人像死狗一样的抬出去,仍在了路边。

那些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的管理者,看到这一幕,个个都心惊胆战,人人自危。

“不错,就是这样。”肖军对懂利利玩的这一手,很是赞同。有了这一手好棋,就为明天的工作,打通了很多关节。想来,苏秀晴明天带着人去清查那些生意场子的时候,一定会得到那些负责人的通力配合。

懂利利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叹息道:“吓死我了。

接着,懂利利又哈哈大笑起来,这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实在是太让他舒畅了,太让他爽歪歪了;太让他飘飘然了。笑过之后,懂利利就向肖军讲起了他以前的遭遇,讲着讲着,就有亲信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禀报道:“七爷,不好了,警察把我们围了起来。

四时花开 穿成恶毒女配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