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师被俘的女兵 帕克伊娃 洪荒天衍录

“哦。”南汐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一声,拿了自己从尚嘉公寓那边拿回来的衣物就慢吞吞走进浴室。

见浴室的门被关上,顾凌风嘴角扬起一抹优雅的弧度,这么多天的朝夕相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南汐在别扭什么,可他就喜欢逗她,他觉得南汐红着脸娇羞的样子特别可爱,尤其是每天早上醒来时,看到怀里睡的仍然香甜的人,顾凌风心里总是情不自禁地涌起一股巨大的满足感,好像在海上飘荡了许久的船只终于找到了停靠的港湾,特别踏实。

南汐今天洗漱的特别慢,磨磨蹭蹭的多少有些想要拖延时间的意思,和顾凌风同眠共枕不是第一次,可是想到俩人即将要共同躺到那么小一张单人床上,她就觉得接受无能。

可是再拖延,洗个澡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她总不能待在里面再也不出来……

哎呀,不管了,反正也不是没睡过,在病房守夜的时候,哪天早上醒来自己不是在顾凌风的病床上?即便前些天住在尚嘉公寓,床那么大,她也是在他怀里醒来的?他又不会对她做什么!

想清楚这一点,南汐也就不再纠结了,壮士断腕似的关了水龙头,擦干身子,换上睡衣,裹着毛巾走了出来。

洗澡过后的南汐,气质越发清丽了,一张小脸粉黛未施,嫩的几乎能掐出水来,她的一缕长发掉出毛巾,滴着水的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对男人来讲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顾凌风有那么一瞬间,完全被迷住了,视线牢牢地锁在南汐身上,移不开半分。

他从来都知道南汐是美丽的,她的美并不张扬,或许不够惊艳,但却极是耐看,五官精致,线条柔和,天生的好皮肤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再加上她学生的身份,顾凌风总觉得她还是个小孩子,在平时的相处中,也总是将她当个小妹妹对待。

可是此时此刻,看到这样的她,清丽与风情巧妙地柔和在一起,他才不得不再次重新审视她,有什么东西在悄悄逝去,又有什么东西在悄悄萌芽……

其实仔细想想,她也就比自己小了5岁而已,可是自己的阅历竟然比她多了那么多,多到跟她站在一起,他总会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真的,或许是经历的多了,顾凌风经常有一种他已经老了的错觉。

南汐被他火热的视线看的异常尴尬,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她别扭地道,“我洗漱完了,你现在要进去吗?

顾凌风被她的话惊的反应过来,脸上难掩窘迫,他摸摸鼻子,故作镇定地道,“你先把头发吹干!

她这个样子,容易惹火烧身。

南汐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觉得空调呼呼的风吹着身上还有点冷,也就依言照做,撤了头上的毛巾,将头发擦的半干后才去外面找冯秋平要来了吹风机。

顾凌风觉得自己真是堕落了,竟然盯着南汐看了那么久,从她出来到现在,他的视线就一直黏在她身上。

顾凌风一条腿不能受力也不能沾水,所以这些天在医院洗漱的时候,都是南汐拧了湿毛巾代劳擦擦了事,可是此时此刻,到了家里,顾凌风却不满足于这样简单的清洗。

大夏天的不能洗澡的确受罪,南汐纯洁地答应了帮他擦身子的要求,这本身是一个看护正常的工作,可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定力,或者低估了顾凌风的流氓力。

俩人一起进了卫生间,顾凌风瞬间就很豪爽地脱了自己的T恤。

南汐:“……

想到这是接下来洗漱正常的工序,南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量不去看他眼前古铜色的身体。

浴室里很安静,却也很热,南汐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热度一直扩散到耳朵,脖子……

顾凌风将重心压在南汐身上一部分,自己刷了牙,洗了头和脸,擦干头发……

接下来的工作就该南汐代劳了……

跟个小媳妇儿似的,南汐拧了毛巾,帮他擦上身,顾凌风的身材很好,常年在部队锻炼的男人,身材一般都不会差,胸肌、腹肌、肱二头肌都非常给力,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发达的夸张,很劲瘦的感觉。顾凌风身上有大大小小很多处伤疤,可丝毫不影响整体的美感,古铜色的皮肤上,伤疤的存在反而为他增添了更多的男子气概。

好身材的男人总是有些优越感的,顾凌风也不例外,看着南汐红着小脸别扭的样子,他偷偷地用力另自己的肌肉更紧实一点。

未出社会,南汐依然保持着学生时代的单纯,孩子善良,透过顾凌风的伤疤,好像能够看到留下这些疤时那些鲜血淋漓的伤口,当时一定很疼吧?

于是接下来擦身体的的动作就更加轻柔了,好像这样子,他的疼痛会减轻一些。

感受着她的小手隔着毛巾在身上来回游移,顾凌风总觉得心里痒痒的,一种躁动的感觉从脚底窜到头皮……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部队训练的时候经常会训练他们戒掉本能反应的能力,所以顾凌风的自制力强大的惊人,可是此时此刻,仍然有种要hold不住的感觉。

南汐的毛巾渐渐下移到腰身,碰到顾凌风的痒痒肉,他忍不住笑出声,“噗”。

南汐:“……

她停下来看向顾凌风,后者立刻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怕痒这件事除了他爸妈,还没有人知道,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弱点,他并不打算暴露在南汐面前,所以只是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和南汐对望,“怎么了?

南汐在怔愣片刻之后摇头,以为刚才顾凌风的行为只是自己的错觉。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顾凌风就憋足了劲儿接受了人间酷刑……挠痒痒,一张脸都涨的通红,最后还是没能憋住,笑的前俯后仰。

南汐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挠了挠头道,“原来你怕痒啊!

顾凌风:“……

其实并不是啊,顾凌风板着脸摇头,被南汐伸手戳了戳腰间,瞬间破功,南汐觉得挺好玩,于是又伸手戳了戳。

好在赵国华并不打算回击,他抬起手,平静地擦了嘴角的血道,“你打够了吗?

“哼!”顾凌风咬牙。

赵国华面不改色道,“事故的起因部队会调查的,如果责任在我,我自然不会逃避,今天过来医院就只是看看你,既然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因为自己一个错误的决策,害两名战士丧命,这么多的战士受伤,赵国华难道不愧疚吗?他要真的无动于衷,又怎么会任由顾凌风打这几拳!他是谁?他是部队新兵人人闻之丧胆的黑面阎罗,平时即便要收拾顾凌风都有的是机会,哪里可能自己送上门任人打,事实上顾凌风打他越狠,他心里才越舒服,但是这种变态的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要他和顾凌风认错,那不可能。

而且从某些方面讲,他的确也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一个特种兵必须要承受这种历练,顾凌风有时候太过义气,心慈手软。

而顾凌风也不是第一次打上级,刚入伍的时候,年少冲动,经常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跟人打架、较劲,但近几年来,他已经成熟了很多,许多犀利的棱角都已被现实打平,他开始学会了官场上的虚与委蛇,也算能够游刃有余地游离在上级与下级之间,可是就这样失去了他的兵,他太痛了,特别是听到赵国华说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有这一天的心理准备这句话的时候,就好像纸张达到了着火点,所有的火蹭的一下全冒出来了。

是,大家是有这种心理准备,但即便有这么一天,他们也该是牺牲在战场上的,而非牺牲于训练场上,他觉得赵国华这么说纯粹是在放屁,是在为他自己推卸责任,所以身体先大脑一步就做出了反应。

但是暴力过后,顾凌风并没有享受到暴力的快感,只是觉得空虚,心里发虚,想到逝去的俩人,想到再也不能回到部队的三人,他就觉得自己没有面对他们的勇气。

吴世超和马明明的追悼会在京北市最大的公有会馆举行的,当天去了很多人,会馆外面的道路被堵的水泄不通,会馆里面也是人满为患,一眼望去全是穿着绿色军装的男人,队列排的整整齐齐,跟部队阅兵的方阵似的。

南汐和顾凌风也去了,只是顾凌风上午有检查,所以他们去的比较晚。

顾凌风也穿了一套笔挺的军装,戴着军帽,他只要不笑的时候表情看起来就非常严肃,即便现在拄着拐杖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威严,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会点头打声招呼喊一声顾首长,而南汐作为顾凌风的妻子则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表情淡淡地站在他身边,必要的时候伸手扶他一把,自始至终,都没怎么说话,只有在别人跟她打招呼的时候才会点点头回礼。

这是她和顾凌风婚后第一次公开一起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按她自己的意愿,这种场合她是不愿意参加的,顾凌风身边的位置实在太过耀眼,而她又不愿意成为别人的焦点,但顾凌风现在的情况又没办法一个人过来,所以她只得被赶鸭子上架。

好在,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并没有人问顾凌风南汐的身份,即便好奇,碍于这个场合,大家也都不得不憋着。

一直到献花鞠躬的时候,司仪喊让顾凌风夫妇献花,这才在众人心里激起轩然大波。

顾凌风夫妇?

顾凌风结婚了?

而他身边瘦小的女孩儿竟然是他的妻子?

这怎么可能?

他的女朋友不是安林吗?

在家属们悲痛的痛哭声中,南汐扶着顾凌风献完花下台,俩人心情都很沉重,在这种场合,没人能轻松的起来。

麻木的司仪仍在念着冰冷的誓词:“别让泪水打湿前行的路,我们能做的只有坚强,现在请全体肃立,行三鞠躬礼以表达我们的哀思……

追悼会结束的第三天,在家属的施压下,部队停了赵国华的职,至于上面最终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所有人也都在观望,甚至有人猜测赵国华这次可能会被撤职,那么顾凌风就成了他最有竞争力的接班人。

冯秋平原本是看上老郑的位子的,顾凌风再历练几年,等老郑退休,凭他的能力,坐上老郑的职位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若是能马上就在赵国华的位子上历练,对于他以后的仕途来讲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冯秋平在家里说起这件事,被家里俩个男人同时瞪了一眼,顾凌风训斥道,“妈,这种话你别乱说!让外人听到我成啥了?合着我是故意把老赵挤兑下来的是吗?我都说了,我对这个没兴趣!

挨了训,冯秋平嘎巴嘎巴嘴,不服气地道,“我这不也是随便说说吗,家里也没有外人!谁会听到啊,你说是吧,小汐!

南汐,“……

这种情况不要问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顾凌风见她为难,直接道,“无聊,小汐,你别搭理妈,来,时间不早了,扶我回房!

“哦。”南汐赶紧从沙发上坐起来,担任起看护的指责,顾凌风今天检查完毕以后就出院了,以后他只需要按时回医院做检查和复健然后在家养着就好。

为了生活方便,商量之后,一家人决定他和南汐暂时就都住在军区大院的父母这边,虽然房子小了点,但避免了顾凌风上楼下楼的风险,南汐也可以轻松一点。

只有一点是南汐比较郁闷的,顾凌风小时候,顾建波虽然疼他,却并不惯着,他在大院这边的卧室什么都好,就床太小了,南汐怕她睡觉睡嗨了,不把顾凌风从床上踹下去。

回了卧室,顾凌风说道,“好了,你先去洗漱吧,这几天都没怎么睡,今天晚上就早点休息!

“我……我们真的要睡这里吗?”南汐指了指那张单人床,虽然这几天在病房陪他,困了的时候也会被他叫到床上休息,但都有特殊得情境,单纯的为了睡觉而睡觉这是第一次!

“那不然呢?”顾凌风说,“先凑合着睡吧,等我腿好点了,我们就回去尚嘉公寓。

150师被俘的女兵 帕克伊娃 洪荒天衍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