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有肉短 林天羽东方雪

“所以,你才为了更大的价值,在转型的时候,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可以不要吗?”墨霆淡淡的反问一句。

对方很明显被墨霆噎住了,没想到墨霆居然会如此的反击,但是片刻后,她又笑出了声:“这是我个人的选择,墨总似乎没有置喙的权利。”

“那你也应该把你的嘴收拾干净。”

别的,墨霆不说,但是关于唐宁,反驳对方就是天生的。

“好,那这些事,我放在心里就好,反正,所有人都有眼睛……”

“你的态度,我已经收到了,别怪我没给你面子。”

对方再次轻笑一声,最终,还是妥协了几分:“这样吧,我回去好好教育她一顿,墨总你看怎么样?”

“晚了!”说完,墨霆直接挂断了电话。

虽然是从海瑞出去的,但到底已经不是海瑞的人了。当然,沈星嫣也不是海瑞的,他就不说了,可是唐宁……没有人可以当着他的面羞辱。

墨霆是软硬不吃的人,圈子里的人应该十分清楚才对。其实这一点,让对方有些心乱。

其实这件事不仅仅是关系到沈星嫣,同样还关系到唐宁!

毕竟沈星嫣之前出头,就是为了唐宁。

……

异星影视传媒的总裁叫白瑜,而她的妹妹,叫白琳琳。

原本,白瑜想亲自培养自己的妹妹,奈何她这个妹妹想法太多。

最终,白瑜带着对墨霆惧意给白琳琳打了电话:“你把事情闹得太大了,别人也就算了,你偏偏去说唐宁的坏话,偏偏泼了墨霆的妹妹一身粪,你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

小说有肉短

白琳琳此刻在自己的公寓中翘着双腿有些得意:“怎么?我姐姐在美国好莱坞,大不了,以后我去跟你混!”

“去跟沈星嫣道歉!”白瑜命令道。

“我不去!”

“你不去,从此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姐姐,我也不可能让你有到好莱坞发展的机会,你想清楚了告诉我。”

白琳琳愤恨的挂了电话,差一点就砸了手机,虽然咽不下这口气,但又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所以,她还是给经纪人打了一个电话:“找个机会,给沈星嫣买点礼物送过去,道个歉。”

“不亲自去吗?”经纪人询问。

“我肯道歉,就已经是她沈星嫣的福气了,想我亲自去?没门。而且,我说唐宁怎么了?本来就老了,过气只是早晚的事,这有什么好遮掩的?”

经纪人为难的看了手机一眼,因为白瑜已经来过电话,让她督促白琳琳去道歉,可是……

“瑜姐让你亲自去。”

白琳琳狠狠的踹了桌子一脚,生了好半天气才对经纪人说道:“去打听一下,那个贱货最近有什么通告。”

“好。”经纪人以为白琳琳想通了,喜出望外,立即下去打听。

白琳琳哼了一声,她就是要看,要真把海瑞得罪厉害了,她姐姐究竟会不会管她。

……

唐宁知道沈星嫣目前的处境,虽然没人敢在明处羞辱她,但是,却在背地里给了她很多难堪,毕竟,身为墨霆的妹妹,能享受到威慑别人的同时,也要承担这个身份带来的痛苦。

墨霆在圈中一直铁血,收拾别家艺人的时候,从不手软,所以,记恨墨霆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只是介于墨霆的能力,从来不敢轻举妄动罢了。但是,沈星嫣就不一样,她既不是海瑞的艺人,也没有其他背景做靠山,虽说经纪人是安子皓,可是,光凭这一点,成不了她的护身符。

别人要在暗处做点花样,还真的没人看得出。

泼粪的新闻传出以后,沈星嫣有几天变得沉默寡言。

虽然有安子皓陪着,但是,对于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的现状,她还是感觉到非常的懊丧。

明天还有直播的通告,想到要面对那些人讥笑的神情,她就浑身不舒服,天大的活动,都不想参加。

安子皓或许是看出了她的低落,于是抱着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柔声的询问:“明天的活动,不想去?”

“嗯,不想被这些人耻笑。”

“你已经不再是我从前认识的沈星嫣了,那个宁愿翻天覆地,也要让别人不爽的沈星嫣去哪了?”

沈星嫣听完这句话,轻嗤了一声:“我怕给你惹麻烦。”

毕竟,安子皓拿出所有家当为她报仇的事情,她不想再重来一遍。

“尊重是自己给自己的,想要别人看得起你,你首先要看得起你自己,明天节目只管上,天塌了,还有我替你扛!”安子皓心疼的抱着沈星嫣安慰道,因为他知道,沈星嫣自从和他在一起以后,已经改变得太多。

小说有肉短

曾经自由的,无拘无束的沈星嫣,现在……

变得束手束脚,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

深夜,安子皓坐在书房看文件,唐宁给他打来电话,确认沈星嫣明天的行程:“晚上有个直播活动是不是?”

“对,晚上八点。”

“我去看看吧,给她打打气。”唐宁说道。

“好。”有人和他一起保护沈星嫣,他求之不得。

当然,唐宁并非是算到明天白琳琳也会出现,她只是觉得,在这个关头,她应该拿出一点做嫂嫂的态度,至少,墨家人,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就能欺负。

身后,墨霆听到了唐宁打电话,忍不住的对她说道:“想去保护沈星嫣?”

“你保护我,我保护家人。”

墨霆没说话,揉了揉唐宁的头发,算是同意。

“而且,星嫣要是一直被人欺负,不也让你脸上无光吗?墨家的人,怎么可以任人宰割?”

“知道了。”

所以,唐宁明天算不上是正式的活动,只是捧场。当然,在广告没拍之前,她当然不会随便的出现在媒体的面前,既然都嘲笑她妊娠纹一堆了,她怎么也要好好的打一打那些媒体的脸。

只不过,作为当事人的沈星嫣,一不知道白琳琳的事,二也不知道唐宁会出现在活动现场。

这出好戏,大概会好看吧……

……

翌日下午,沈星嫣在安子皓的陪同下,到了电视台,只是,路过的人,见了沈星嫣以后,均是抿嘴偷笑。

沈星嫣当然非常的窘迫,但是安子皓却直接询问偷笑的人:“有什么好笑的?”

对方没预料安子皓会反击,连忙走开了。当然,对于安子皓这样直接的维护,沈星嫣的心情,稍微得到了一丝好转。

安子皓仿佛觉得还不够,直接上前揽住了沈星嫣的肩膀,将她护在了怀中。

“没必要的……”

安子皓低头看了她一眼,只轻轻的说了一个字:“走……”

沈星嫣抿嘴笑了笑,没再挣扎,这一刻,眼里只有保护她的这个男人,没有人比他更加的高大威猛!

很快,两人进入化妆间,或许是因为安子皓的缘故,所以,化妆师对沈星嫣十分的客气,即便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好了,你已经把我安全送到了,直播我有经验,你赶快去忙吧。”沈星嫣可是记得,今天晚上,安子皓有一场很重要的会议,要不是为了她,也不至于这样匆忙,“去吧,别为了我迟到。”

安子皓低头看了沈星嫣一眼,再看了化妆师一眼,很显然,前后的眼神,不太一样。

一个是温柔的,一个是凌厉带着警告的。

化妆师笑了笑,这让安子皓稍微放松了一些,因为对方人应该还不错。

“那我先走了,之后让小七给我打电话。

“嗯。”沈星嫣点了点头。

小说有肉短

小七是沈星嫣的助理的名字,或许是因为安妮的缘故,所以安子皓给她找来的助理,办事能力很强,只是处事不够圆滑,不够精明。

只是处理生活上的起居,没必要找那些太过油滑的人,沈星嫣有他,就够了。

之后,安子皓转身离开,化妆师拿起了美容工具,不禁羡慕的道:“虽说不是签约什么好公司,但是,有安子皓这样的照顾,也值得了。”

沈星嫣望着镜子,轻轻颔首。

她不想进入什么海瑞什么好莱坞,她就要是安子皓唯一的艺人,那就行了。

因为直播是八点开始录制,所以沈星嫣化妆的时间还算充足,只不过,妆容还没有过半,化妆室的门,就被白琳琳的经纪人推开,只见她朝里探了探脖子,确定沈星嫣的确是在,她才推门说道:“沈小姐,你好,那个……能不能耽误你几分钟?”

沈星嫣并不知道这是白琳琳的经纪人,也不知道朝她泼粪的就是白琳琳,所以她直接问:“什么事?”

“事情是……”

“跟她废什么话?”白琳琳直接从身后越过经纪人,也打断了经纪人客气的话语,进入化妆师,斜靠在另一台化妆镜前,“我们见过……我姐姐让我过来道歉!”

沈星嫣见到白琳琳本人,这才想起是为了什么。

“花拿来。”白琳琳见沈星嫣没什么表情,这才朝着一旁,对经纪人伸手。

经纪人立即将藏在身后的鲜花递给白琳琳,却见白琳琳接过鲜花以后,直接扔在了沈星嫣的身上:“给你道歉了!”

恐怕没人见过这种道歉的态度,这分明就是找茬来的。

沈星嫣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鲜花,也知道对方故意找事,于是将鲜花丢开,淡淡的道:“趁我还不想动手的时候,自己出去。”

“生气了?”白琳琳嬉笑道,“我以为,你多有骨气呢,还不是要告状到墨霆那里,我不过就是说了几句唐宁老了,你至于把事情闹这么大?”

“哎,唐宁是不是不让你们说她老啊?可是这是事实啊,孩子都生了,难道还能再变成处女?”

听完这句话,沈星嫣朝着对方凌厉的看了过去。但是白琳琳也不怕事,直接道:“斗不过我,就找我姐姐,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有本事,你把你受的委屈,还回来啊?

“我告诉你,我今天来,就是为了骂唐宁的,我就是要看看,你要狗腿到什么程度。”

沈星嫣在忍耐,因为对方有很了不得的背景,她不想借助海瑞,更不想给安子皓惹事。

但是,她越是无动于衷,白琳琳就越是过分。

活动就要开始了,但是,她的妆容还没有完成,白琳琳更是直接捣乱。

要论不要脸,她还真是比不过白琳琳。

“你知道外面都叫唐宁什么吗?叫她西瓜皮……因为她的肚子,就和西瓜的纹路是以一样的!”

林天羽东方雪

沈星嫣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一把拽住了白琳琳的衣襟,但是,白琳琳也毫不害怕,直接反瞪沈星嫣:“我就是要说,唐宁就是贱货……”

“是么?”

“当然!”白琳琳回答得太快,完全没发现,这句是么,并不是出自沈星嫣之口。

伸手白琳琳的经纪人见唐宁出现,吓得脸色都白了,直接躲在后面,不敢吭声。

“我是贱货,我怎么不知道?”唐宁好笑的询问对方。

白琳琳听此一句,这才反应过来,是唐宁亲自到了化妆间。

白琳琳愣住了,转头看着经纪人,仿佛在说,为什么不告诉我?

然而,唐宁可不是吃素的,直接对身后的陆澈道:“关门。”

陆澈点头,直接将化妆间的门给关上。

唐宁走到化妆间的等候区坐下,直接反问白琳琳:“我都是怎么贱,哪里贱了?白小姐,应该有很多时间,可以跟我说说。”

比说沈星嫣,就算是化妆师,也被忽然出现的唐宁惊懵了,但是唐宁却不忘提醒她:“继续画,不是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出场了吗?”

化妆师哦了一声,一边继续替沈星嫣上妆,一边看着热闹。

白琳琳猛然的吞了吞口水,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的嚣张气焰全无……

即便她再狂妄,见到唐宁,背脊也会生出一丝寒意,让她情不自禁的就起鸡皮疙瘩。

“怎么不说话了?”唐宁抬头,询问白琳琳。

“那……那是……”

“我想,你还没有忘记才刚入狱的宋昕吧?”唐宁骤然的将她打断,“我这人最擅长的事情,就是以牙还牙……”

“你……你不敢。”白琳琳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有些发抖。

“这里,居然有独立的洗手间。”唐宁看着一旁的小房间喃喃的说道,“要不然,你也尝尝被粪便泼在身上的滋味?不,那样太麻烦了……要脏别人的手……”

小说有肉短 林天羽东方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