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我还要 小说看了会湿细节描写

介老的眼皮终于开启,眼前有着一抹光亮,那样的虚幻,仿佛是不属于这个人世间的东西。

眼前一片朦胧,什么东西都看不清。

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他感觉到有东西在手上,这里是什么地方?

有一种淡淡的味道,似乎是药物的味道,他有些分辨不清。神智还不是很清醒,迷茫地等待眼前的事物渐渐清晰起来。

脑子一片空白,介老微微地喘息起来。

“唉……”

他发出轻轻的一声叹息。

“爸爸,您醒了吗?爸爸,您感觉怎么样?”

听到介老发出声音,介老的女儿急忙走了过来,低头看着床上的父亲。这一刻,她真切地感觉到,父亲是真的很老了。

满头的白发,看不到一根黑发,皱纹让他的脸,像是风干的橘子皮,透出病态的晦暗和枯黄色。

“爸爸,您先别说话,喝点水吧。”

温热的水进入到介老的口中,他觉得有了一点力量,眼前的人渐渐清晰起来。她的声音也不再是那么样模糊的,神智回到大脑中,他知道面前的人,是他的女儿。

“我在……哪里?”

“爸爸,您是在医院里面,不用担心什么,没有什么大事的。您不过是身体有些不舒服,送您到这里疗养几天,很快就可以复原。”

她有意说的十分轻松,用湿热的毛巾给介老擦着脸。

“爸爸,您是不是饿了?”

哥哥我还要

介老摇摇头,不是很想说话,没有什么精神。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的一个宾馆房间里面,介老的几个儿子,还有儿媳妇,都在房间里面,他们在商议一些事情。

这种事情,通常没有女儿多少事情,所以他们才会留下妹妹在病房里面照顾父亲。

女儿虽然能够参与到他们的这个小型的会议里面来,但是最终能够继承介家的人,必定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你们不觉得有问题吗?”

“怎么可能没有问题,但是现在爸爸还躺在病床上,我们在这里也不能决定什么。”

“你们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吗?”

“什么消息?”

“我听说子微回来了。”

“什么?真的假的?”

“子微回来不是很正常吗?”

“你们觉得,爸爸这一次病倒之后,还能恢复过来吗?就算没有大事,他出院之后,还有精力执掌介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处理所有的事情吗?”

“我以为……爸爸是该好好休息疗养一下的,他的年纪毕竟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我们在这里研究这些,有什么用吗?”

“你们说,爸爸会选择谁作为家族的继承人?”

“反正不会是我们中的一个!”

一个男人耸耸肩无奈地说了一句,不是他不想成为介家的继承人,也不是他没有争名夺利的心。只是在介风扬和介子微的面前,他太没有竞争力。就算没有介风扬和介子微两个人,在座的这些兄弟们,也都比他强。

“子微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没有看到他?”

“就是这件事诡异,按说他该出现的,莫非是仍然在跟老爷子怄气,不肯回来?”

“就算是不想回来,还在闹别扭,这个时候他也绝对应该到场的……”

几个人在房间里面议论这件事,他们从一早介风扬离开之后,就在医院的附近宾馆开了房间,在这里休息商议事情。这样方便他们随时随地地到医院里面去,不会耽误事儿。

实际上,虽然医生已经告诉他们,介老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二十四小时的监控,也只是为了避免出现意外。

毕竟介老身份和位置摆在那里,医院是不敢有半点轻忽的。

“你们说子微到底是什么想法?”

“子微的想法,我觉得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爸爸现在有什么想法。”

“谁知道爸爸这一次到底会怎么样?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我有些担心。”

他们之所以在医院附近的宾馆停留,就是担心介老会出现什么意外。

毕竟介老的年纪和身体摆在这里,这一次忽然间发病,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出现意外。好在现在他们都在这里,轮流看护,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

“你们在这里商议这些,不觉得没有什么用吗?”

哥哥我还要

“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觉得没有用,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兄弟之间,也不是很和睦的,彼此的勾心斗角,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平时是因为有介老在,压制着他们,还有介风扬也压在他们的头顶。

现在介老病倒,介风扬也不在这里,他们都活跃起来。

介老病倒的事情,虽然介风扬一再强调不可以传扬出去,但是又怎么可能一点不泄露。

先是介家的一些人,知道了这个消息,随后京都这个圈子里的人,也嗅到了一点风声。

介家下面的那些人,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有些心神不宁起来。毕竟介家的掌权者更换交替,也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变化,而这些变化,不一定是他们所喜欢的。

所有知道消息的人,都在和自己最亲密,最信任的人讨论着这件事。

那些还不知道消息的人,只能等待,直到有人告诉他们。

介家,因为介老的病倒,暗流汹涌,有些动荡不安起来。

介老微微喘息着,眼睛晦暗无光,枯涩地转动着。此刻的他,也明白了一些事情,他是在医院里面。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在回想,想起来似乎是晕倒了,而在晕倒之前,他在接电话。

“爸爸,您是不是想吃点东西?”

介老摇摇头,一点胃口都没有,他什么都不想吃,只想能够继续静静地休息。但是随着神智渐渐清醒起来,他也明白现在还不是他能休息的时候。介家的继承人一天没有确定下来,公开宣布,他就不能安心地休息。

现在他担心的事情,还有一件,就是介子微!

介子微大脑受到损伤,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想暂时先隐瞒下来。现在他昏倒被送进医院,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介子微的事情,是不是已经泄露?

介风扬早晨离开医院,形色匆匆,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处理妥当,必须尽快!

时间在这一刻格外的珍贵,每一分钟对于介风扬来说,都是要非常珍惜的!

介老的病倒,是一个信号。

新旧交替早已经该开始,只是因为介老舍不得从这个位置上面退下来,所以才会一直留在那里,仍然掌握着家族最高的掌控权力。

家族、官场、生意……

有着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搞定,趁着所有的人,都在医院里面彷徨的时候,他要先下手为强,将后续的事情处理好。

午后的时光是休闲而温暖的,在这个早春的季节,京都的阳光中,也带出来一些暖意和春天的气息。

云朵朵懒洋洋地靠在床上,看着从窗口透进来的轻柔阳光,抒情的音乐声,若有若无地在房间里面回荡。

几本书放在床头柜上,随手就可以拿到水果和一些精心准备好的食物。

这样的日子,腐败而悠闲,美好的仿佛不该是人间所有。

小说看了会湿细节描写

熬了这么多年,唯有这一刻的时光,才能让她感觉到,是在真正地享受着生活,享受着所有最为美好的东西。

介子微也同样靠在床头的被褥上,懒散地躺在她的身边。

“芥末,这样的时光真是太美好了,好喜欢。”

云朵朵靠在介子微的肩头,放下了手中的书,闭上眼睛呼吸身边树林青草般的气息,微笑着说了一句。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慢羊羊……”

可笑而幼稚的手机铃声想起,云朵朵笑了起来,现在她已经习惯这个铃声,甚至是爱上了这个手机铃声。铃声的回响中,涤荡了过去今昔,多少过往的岁月记忆,通过这个铃声传递到心底。

当年,一直有人喜欢偷偷地把她的手机设定成这样的铃声,每每让她很郁闷。

现在,她却一直对这个手机铃声情有独钟。

“咦,芥末,是你叔叔打过来的电话,莫非说是有什么变化和大事发生吗?”

介子微不说话,一只手始终搂住云朵朵,让她可以舒服地靠在他的怀中。

“叔叔您好。”

云朵朵对介风扬颇有一些好感,因为介风扬是介家人中,为数不多肯对介子微比较好,对她没有排斥的人。

“朵朵,子微还好吗?”

“我们都很好。”

云朵朵微笑着,头在介子微的肩头蹭了几下,暗示介子微,这位叔叔对他还是蛮关心的。昨天送过来之后,就打电话询问,今天又来问同样的话。

“我有些事情要对你说,方便的话,我过去一趟。”

“您什么时候有时间都可以过来,我们现在都是闲人,尤其是我,闲的冒泡。”

“既然是这样,我现在就过去,和你还有子微谈谈。”

“好,我们等您。”

“芥末,你叔叔要过来看你,估计是担心我会把你卖掉吧?”

云朵朵掰着爪子:“你现在这个样子,能卖多少钱呢?你说你的那位好爷爷,还会不会出个大价钱,把你买回去呢?”

“芥末,你要是不值钱了怎么办……”

调侃介子微的云朵朵,唇被封住,介子微的手背不轻不重地搂住她丰满的腰肢。

“咔咔,放开……”

云朵朵挥舞着爪子,在介子微的身上挠着,这狼一身健美华丽的肌肉,挠起来感觉真好!

良久,介子微才松手放开云朵朵,两个人都在微微地喘息。

“活该,让你没有事情就来点火,难受的是你!”

“你不难受?”

“哼哼,我才没有什么感觉。”

云朵朵高傲地昂起头,手放在肚子上,表示她现在是孕妇,完全没有不该有的欲望。

介子微笑着低头,再一次吻住云朵朵的唇,手在她柔嫩光滑的肌肤上游走。

怀孕的女人皮肤真好,摸起来更有手感。

怀孕之后的云朵朵,身材丰满触感美好到极点,肌肤嫩滑的像是刚刚煮熟的鸡蛋,让他停不下手来。

小说看了会湿细节描写

“放开我,流氓狼!”

云朵朵咬唇低吼了一句,“芥末,不要玩了,放过我吧,你叔叔就要过来呢,我们得换下衣服准备准备。”

介子微不说话,大手仍然在云朵朵的身上游走,探幽寻秘。

“我投降,你这是趁人之危啊!”

云朵朵红着脸说了一句,举起爪子,武力值,她从来都不是介子微的对手!

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换好衣服,介风扬已经到了门外!

云朵朵用愤恨的目光狠狠的瞪视介子微:“你去开门,我还要换衣服。”

介子微低头,看着赤裸的上半身。

“看什么看?你什么样子你叔叔没有见过?不信你出生时候的样子,他没有看到过。乖了,去开门吧,你就算什么都不穿,也帅的天下无敌!”

云朵朵把只穿着裤子,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的介子微从卧室推了出去。

介子微耸耸肩,顺手拎了一件衬衫披在身上,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朵……子微……”

介风扬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介子微,这是刚刚滚床单才起来吗?

问题是云朵朵貌似怀孕快八个月了吧?

能滚床单吗?

“子微……你还好吧?”

介风扬觉得,在这种时候云朵朵还肯和介子微滚床单,充分可以证明他们两个人的爱情,有多么的牢固。

介子微退后两步,让出了门口,不疾不徐地把披在身上的衬衫穿了上去。

“子微,你恢复记忆了吗?”

他并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奇迹出现,但是现在的介子微看上去,似乎并不是原来刚刚回到老宅那样白痴呆呆的样子。

介风扬回手关闭房门,盯着介子微:“子微,你觉得怎么样?”

介子微没有回答,走进客厅坐了下去,靠在沙发里面。

看到介子微这个样子,介风扬有些失望,果然大脑受到损伤,是不可能有奇迹出现的。或许是因为介子微回到了云朵朵的身边,虽然他已经失去了过去所有的记忆,更变成了弱智和白痴,但是却仍然可以感受爱情。

哥哥我还要 小说看了会湿细节描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