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能让人硬的污小说 h 湿 硬

“大哥,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拿那种眼神看我,看的人直发毛。”安莫琛看着对面的姚文磊,被他看的有些不舒服的动了下身体。

姚文磊淡淡一笑:“不是说找到自己的爱情了吗?这就是你的爱情?闪电般开始,再闪电般的结束?”

安莫琛抬手轻揉了下额头,脸上也有点无奈的表情:“这种事也不能强求吧?反正我觉得缘分尽了,正好她的父亲也不喜欢我。所以也没什么可留恋的。”

“不会是那个林成真把你教坏了,又交了什么新的女朋友了吧?”姚文磊淡笑的问他。

“大哥,我有那么差劲吗?”安莫琛无语的看他一眼。

“真的跟知夏分手了?不会再交往了吗?”

“分手就是分手。你看我做决定什么时候后悔过?”安莫琛把身体靠在沙发背里,一副决不后悔的样子。

“是吗?”姚文磊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那双深邃的双眸微微流转着,半晌后看着安莫琛缓声开口:“那我如果娶了她,你不会再后悔吧?”

噗。

“咳咳……咳咳……”安莫琛被姚文磊的话呛的一阵猛咳,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摆手看着他:“大哥,你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会吓死人的。”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欢她。”姚文磊说的一本正经,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安莫琛的脸上左左右右的抽了抽,半晌后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反问:“大哥,你跟我来真的?”

湿

“对。开始我让过你一次,既然你主动放弃了,那我不会再放弃了。”

“不行。我跟她可是已经上过床了,你再跟她结婚,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你?怎么面对她?你这不是明着要赶我离开姚家吗?大哥,如果你真想赶我走,那你就跟我直说。别绕圈子赶我。”安莫琛直接不同意的一摆手,皱眉的看着姚文磊。

姚文磊的眼睛微微一眯的看着他,脸上带了点淡淡的笑容:“明明喜欢还在这里说不喜欢了。别在我面前玩这种仙人跳。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怎么回事呀?就是不想跟她再继续了。”安莫琛看大哥那副表情,再次阐明自己的立场。

姚文磊听他的话沉默了一下:“你真的想好了?”

“大哥,我跟你说哦,就算我放弃她了,你也不能真打她的主意,否则我跟你绝交。”安莫琛直接站起来看着这个大哥坚决的道。

“那你做好绝交的打算吧。”姚文磊不为所动的看着他。

“大哥,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好不好?”安莫琛有点头痛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吗?”

安莫琛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件事,转身走到门口,回头看着他:“算了,就算你真不是开玩笑,她要是真能嫁给你,那只能说明我今天的决定是更加正确的。”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房,回了自己的房间。

姚文磊看着安莫琛背影在书房门口消失,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

下班以后,知夏看看时间差不多,开着那辆军绿色的警车去了周省长的家。不知是不是为了欢迎知夏的到来,周省长今天回家比以往都早了一些,知夏赶到周省长家的时候,周省长已经回家了,正在吩咐家里的保姆好好做一顿晚饭。

知夏按下门铃没多久,周省长就亲自迎了出来,带着知夏一起进了屋,再把她带到了二楼的卧室。

“知夏,这间卧室一直都是客房,以后你就住这一间。我住一楼,墨翰和婷婷他们住在三楼。以后就把周叔叔这里当成自己家,千万不要拘束,知道吗?”周省长热情的为她介绍房间的布置。

“谢谢周叔叔。”知夏把行李放下,看着房间的装修很温馨,看着周省长感激的点点头。

“你自己先收拾一下,一会儿墨翰和婷婷就回来了。我下去看看晚饭做好了没有。”周省长拍拍她的肩膀,笑着下了楼。

知夏先四下里看了看,又走到窗台前向外张望了一下,感觉这里的视野真的是非常好,虽然比不上姚家别墅那么大,但这里的环境比姚氏别墅让人感觉舒服了很多。她先把行李箱打开,把衣服拿出来放进大衣橱,再把自己的洗漱用品放进卫生间,坐在床上感受了一下,觉得这里还真是不错。听到楼下的门铃响起来,知道是周墨翰接姚雪婷回来了,立即走出房间下了楼。

有能让人硬的污小说

在没这里之前,大家全都已经很熟悉了,所以一见面寒暄几句之后,周省长就让坐下吃晚饭了。姚雪婷自从见到知夏,就一直知夏姐知夏姐的叫个不停,还很热情的陪她聊天,给她拿水果,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很热情的给她拉开椅子。突然面对这么亲切的姚雪婷,知夏多少有些不适应,一直不停的跟她说谢谢。

“知夏姐,以后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行了,我爸跟你爸关系那么好,你不要客气。”姚雪婷摆出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坐在知夏的对面。

周省长听这个儿媳的话满意的点点头:“是呀,婷婷说的对。知夏,以后这里就是你二个家。刚开始听说你来这里任教的时候我就跟墨翰说过要请你来家里住的话,可是后来你住在姚家了,今天既然来到了叔叔这里,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我以前在你们那边也工作过,那时候也没少打扰过你父亲,所以你也不客气,知道吗?”

“叔叔,我会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只希望您跟墨翰还有婷婷到时候别嫌我麻烦。”知夏看着周省长笑着点点头。

周墨翰笑着推了下眼镜框:“知夏,以前我没结婚的时候,这个家里只有我跟父亲两个人,感觉这个家一点生气也没有。没想到我跟婷婷一结婚,你也住进来了,这下好了,以后我们家越来越有家的滋味了。”

周墨翰的话一落,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笑起来。这顿晚餐因为知夏的到来吃的笑声不断,无论是周省长还是周墨翰,就连那个以前并不怎么喜欢知夏的姚雪婷,看上去都很开心的样子。

这个夜晚对知夏来说,是跟安莫琛相识以来最难熬的一个夜晚。想想以后的日子里,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知夏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回想以前跟他相处的日子,就算他再怎么说喜欢自己,怎么爱自己,她好像都没怎么放在心上,那时候只觉得似乎有些天经地义。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在姚家执行任务,也不再需要跟他演什么戏,她还有个未婚夫,这样分手,不是正合她的心意吗?

可为什么现在,她的心里会这么难受?

心里,说不出的后悔。当初为什么非要关机?他说的那些话,一直不停的在耳边回荡。

明知夏,你关机的那两天时间里,如果你开机的话,会死吗?是呀。会死吗?肯定不会。她只要把手机调到震动上。什么事都不会有。可她还是关机了。他说的对。那时候她是真的没想过他会有什么样的感受。爱情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现在回想起来,从他认识自己到现在,好像是他一直在不停的为自己付出,她居然想不起有一件事是为他做过的。

跟他的付出相比,她在这场爱情中付出的太少太少了。

湿

明知夏。你怎么会这么笨?怎么会这么愚钝,为什么到了今天这个时候,才突然醒悟过来?

可是无论她再怎么后悔,都已经为时已晚了。那个男人,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

悔恨的泪水再次滚落下来,打湿了身下的枕巾,也乱了她的心……

还是这个夜晚。

晚饭后不久,姚雪婷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先去浴室里洗了个澡,温热的水洋洋洒洒的落下来的时候,她想着今天晚上的明知夏,被自己的热情感动的表情,就忍不住的想笑。那个傻女人,还真以为这里是什么好地方。晚饭的时间里,居然笑的像个傻瓜一样。想着不久的将来,她说不定也会跟自己一样的下场,心里多少有些解气。笑吧,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也会跟我一样哭的。

姚雪婷今天晚上的心情是真的不错。想想这段时间被周墨翰这个恶魔攥在手心里摆弄,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来陪葬的,而且还是曾经夺走她心爱男人的女人,她的心里是说不出的快意。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刚推开浴室的门,就看到周墨翰手握着一只支高脚杯,支着二郎腿坐在床边,满脸笑意的看着她,眼底有些狡黠的光……

一对上他那双阴鸷的双眸,姚雪婷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过来。”周墨翰看着她笑笑,接着微举了下酒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姚雪婷立即收起所有的心情,缓步走了过去,温顺的坐在周墨翰的身边。

周墨翰看着她那副温顺的样子笑了笑,伸手捏起她的下巴把那杯红艳如血的红酒递到了她的唇边:“喝了它。”

知道自己抗拒不了,姚雪婷张嘴喝了下去。

周墨翰并没有让她喝光,还剩下一点酒液的时候,拿走了酒杯,修长的手指把酒杯放到了床头柜上。手臂伸到身后突然变戏法一样的取出一个不大的小铁笼,里面放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白鼠。他笑着举到姚雪婷的面前看着她问:“你觉得它可不可爱?”

从他拿出小铁笼的时候,姚雪婷就有些浑身发抖,心里说不出的害怕。以这个男人的性格,不知道又要耍什么花招。听他问自己,只好点点头,抖着声音喊:“可……可爱。”

周墨翰笑笑,看着笼子里的小白鼠眼睛突然一眯,射出一道森冷的光:“我觉得它一点也不可爱。明明应该活在大自然里,可偏要天天在笼子里跑来跑去的取悦别人,你不觉得它很可怜吗?”周墨翰边说边打开小铁笼的门,伸手把那只小白鼠抓了出来,看着身边害怕的姚雪婷笑了笑:“别紧张,我又不是让你吃了它。看把你吓的。”他边说边把那只小白鼠放到姚雪婷的眼前笑着问她:“告诉我,它到底可不可怜?”

“可……可……可怜……”姚雪婷不停的后退,可是头发被周墨翰一把抓住,眼看着那只小白鼠就要凑到她的唇边了,她立即吓的紧紧的闭上眼睛:“墨翰,求你了……别这样……”

h

她是真的被这只小白鼠吓到了。

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周墨翰今天晚上又要怎么折磨自己?

“哈哈。你可真不配做姚万根的孙女。胆小如鼠。”周墨翰边说边松开了她:“睁开眼睛,给你看个好玩的。”

姚雪婷立即睁开眼睛看着他,实在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周墨翰看她一眼,伸手轻拿过那个还有点酒液的酒杯,捏开小白鼠的嘴巴,把剩下的酒液给小白鼠灌了下去。

姚雪婷紧张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意欲何为?

周墨翰把酒杯重新放回床头柜上,笑着看看手里的小白鼠,突然向前一扬手,小白鼠噗的一声落在了地面上。姚雪婷立即紧张的看过去,就看到那只小白鼠摔在地上后,快速的站起来,那一双鼠眼贼溜溜的转了转,接着向旁边跑去。可它刚跑了几步,就突然跟头一载,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接着吐血而亡了。

姚雪婷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刚刚那只小白鼠只是喝了一点红酒,居然……居然就死了。

头脑中轰的一声响。

红酒。她刚刚也喝过的。

一想到这里,姚雪婷立即崩溃的看向周墨翰,刚想说什么,就感觉五脏六腑全都被人搅在一起。疼的她冷汗直冒,她想大喊出声,可是张了张嘴,居然一个字也没有喊出来,只好绝望的看着周墨翰,手抓着他的衣服,求助的看着他。

周墨翰的眸子一眯,唇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着她:“想跟我玩儿花招是不是?”

姚雪婷立即拼命的摇头,眼泪也不停的落下来。死亡的恐惧感一步步袭向她的心头,她害怕的要死。

她的仇还没有报,她还没嫁给安莫琛,她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她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死了。

周墨翰一把提住她的衣领,双眸射出阵阵寒光:“小本子在哪儿?”

姚雪婷摇了摇头,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一阵阵袭来,她受不了的全身发抖。可她还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小本子的事没有人知道,只要她不说,周墨翰肯定也不会知道在哪儿。

周墨翰冷笑一声,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我说亲爱的妻子,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不过看来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你安装的那个微型摄像头非常的管用。那道暗室的门就在大衣橱里对不对?你那个爷爷走进去,出来的时候发现小本子不见了,非常的生气。你说不是你拿的又是谁拿的呢?”

姚雪婷依然摇摇头,心头的恐惧却又多了一些。她怎么那么傻,那个微型摄像头可以看到爷爷做的一切。看来小本子的事,很快就会有人发现是她做的了。一层层密密麻麻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姚雪婷疼的嘴唇都跟着发抖了,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意识都开始快要模糊了。

湿

周墨翰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一个药丸:“这是解药,你喝下去的东西小白鼠喝了只能活一分钟,人喝下去可以多喝半个小时,不过你只要吃下这个解药就会平安无事了。说吧,你是想要解药还是想要小本子?”

姚雪婷再次摇摇头,此时的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喉咙里像是有火一样在燃烧,抓着周墨翰的手都有些抓不住了。

周墨翰看她的动作,直接不客气的从床上站起来,回身看着她:“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就跟这只小白鼠一样下地狱吧。不要以为小本子我找不到,只要我想要的东西,还没有找不到的。哼。”说完就要大步离开,姚雪婷拼尽全力想去抱住他的腿,可是身体向前一倾,只听扑通一声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板上。

周墨翰笑着蹲下身子,提起她的下巴问道:“想活是不是?”

姚雪婷立即用尽全力的眨了下眼睛,眼神有点涣散的看着他,身体在地板上不停的抽搐着。

“你拿到小本子了没有?”

姚雪婷再次点点头,此时的她再不敢有其他的想法,如果真的就这么死了,那她要小本子又有什么意义?

“我给你解药,你把小本子交出来,怎么样?”

姚雪婷再次拼尽全力的点头。

周墨翰满意的一笑,伸手把她从地上扶起来,拿过那颗药丸放到她口中,让她慢慢的吞下去。接着把她从地上抱起来,放到床上。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姚雪婷这才感觉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全身酸软无力的看着身边的这个恶魔。

“小本子在哪儿?”

“在……在我好朋友那儿。”

“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周墨翰边说边拿出手机,拨通了阿强的电话。

知道自己逃不过,姚雪婷说出了好友董贞贞的名字和住址。周墨翰立即把董贞贞住的地方告诉了阿强,并让他现在马上赶过去,拿到姚雪婷放在好友那里的东西。

看着周墨翰放下手机,姚雪婷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以这个男人的凶猛恶毒,就算他真的拿到了小本子,也不一定会放自己离开。也许,他拿到小本子的时间,就是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了。

泪水,止不住的落下来。

无庸置疑,这个男人很轻易就击碎了她心里好不容易燃烧起来的希望之火。

“啧啧啧,哭什么?等到小本子到手以后,我就会跟你离婚。到时候放你自由,绝对不会再为难你。”周墨翰并没有离开,修长的手指轻扫过她的脸,让姚雪婷说不出的恐惧。

“你不是……要杀了我吗?”姚雪婷紧张的看着他。

周墨翰笑笑:“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你可是姚万根的亲孙女,如果我把你杀了,他要是倾家荡产跟我清算,那我不是吃亏了吗?再说了,就算给你一万个胆子,你也不会跟别人说起你遭遇的一切。你说对不对?”

有能让人硬的污小说

姚雪婷动了动嘴唇,有些不相信他说的话:“你……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不会杀了我?”

“当然不会。”

周墨翰在姚雪婷的卧室里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最终接到了阿强的电话,周墨翰立即把手机放到了姚雪婷的耳边,告诉她电话那端是她的好友董贞贞。姚雪婷立即明白的点点头,当初给好友的时候,她就叮嘱过她,除了自己之外,谁也不能交给他。

“婷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贞贞,你把那个盒子交给他就可以了。他是我最信任的人。他叫阿强,你把盒子交给他吧。”

“知道了……”董贞贞没再说什么,既然好友都这么说了,她只好进了卧室从大衣橱里拿出了那个小盒子交给了阿强。

周墨翰在听到阿强肯定的回答后,这才把手机收了线,起身看着姚雪婷满意的笑笑:“好好休息吧。”说完笑着走出了她的卧室。

**********

今天是余一朵受伤整整一周的时间,在医院里早就住的有些不耐烦的余一朵,一直嚷着要出院。因为碍于她脖子上的伤位置太敏感,为了不让余爷爷奶奶担心,冷骁下午给余一朵办了出院手续后,就带着她回了自己的别墅。

这还是余一朵自从认识冷骁后,第一次来他的房子。看着眼前这套精致的小别墅,她开心的跑了进去。房子的装修是那种很时尚的元素,所有的装饰风格看上去全都是直线条,跟冷骁的性格还真是有些相似。房子有三层,余一朵还是第一次到这么大的房子里里,开心的从一楼直接跑到了三楼,又从三楼跑到了地下室,再跑到了院子里,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冷骁笑着又跑了回去。手挽住他的胳膊笑着问他:“是不是觉得我像个乡下佬?”

冷骁被她的话逗笑了,抬手轻刮了下她的小鼻尖:“像只小鸭子,嘎嘎到处跑。”

有能让人硬的污小说 h 湿 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