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温十三与丁柔 十大好的绿mu文在线阅读

李卫东来不及扯下那两个犹自未死透的蚰蜒脑袋,怒吼了一声,一拳打向了空中飞起的那头蚰蜒,“砰”地一声闷响,那头蚰蜒的脑袋登时被击碎,黑褐色的汁液喷溅了林雪儿满头满脸,登时她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可此刻那头暂退出去了的蚰蜒却再次扑了上来,一口便咬在了李卫东的右腿上,李卫东一刀砍了下去,将它削成两段,反手又是一刀,将那头已经断了腰的蚰蜒一刀钉在了地上。

周围终于寂静了下来,再没有蚰蜒扑过来,李卫东长胸口起伏着,长喘着粗气,缓缓地坐到了旁边的一块石头。

虽然刚才的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若流火雷霆,几乎是瞬间发生、瞬间结束,可是其间惊心动魄之处,让李卫东现在回想一下还有些心有余悸,生死瞬间过后,他都有些手脚发软。

林雪儿还在旁边闭着眼睛拼命地跳着脚,胡乱地擦着脸上的那些汁液,尖叫不停,看得李卫东摇头苦笑,这倒也真难为她了。

任是哪个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没吓死都已经不错了。

“别叫了,快过来帮我弄掉这些该死的东西。”李卫东强忍疼痛,向林雪儿喊道。

林雪儿又跳了一阵,才停了下来,惊魂未定地四下张望,真是被吓惨了。

不过当她看到李卫东身上还挂着三头蚰蜒脑袋的时候,登时又要叫,李卫东实在被她叫得不耐烦了,怒吼了一声,“别叫了!”

十大好的绿mu文在线阅读

尖叫声戛然而止,终于停了下来。

林雪儿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看到李卫东被咬得满身是血,身上还挂着三个蚰蜒头,登时眼泪就下来了,“卫东哥,你,你不要紧吧……”她半跪在李卫东面前,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换成你身上挂着三个蚰蜒脑袋,你试试?”李卫东痛得没有好气地道,“先帮我把这玩意弄下来,都快咬到骨头了,一动都痛得厉害。”

“好,好,可,可怎么弄呀?”林雪儿哆哆嗦嗦地伸出了手去,刚一动其中的一个蚰蜒脑袋,李卫东就是一声痛哼,吓得她再也不敢伸手了,在那里手足无措。

“算了,不用你了。”李卫东呼出口闷气去,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在镇子上买的护身匕首,撬住了左腿上的那个蚰蜒脑袋的嘴里去,轻轻一豁,从后面将蚰蜒脑袋顺茬剖开,然后抓着上下两颌,发力一拔,伴随着喷出来的鲜血,他的腿上便多了一圈儿密密麻麻的牙洞,鲜血直流,看上去触目惊心。

依法炮制,将其他两个蚰脑袋终于也弄了下来,李卫东痛得呲牙咧嘴,无论是谁让那堪比食人鱼的嘴巴在身上咬上一口,都不是闹着玩儿的。

不过引导着天地元气运转之下,伤口处逐渐清凉了起来,不再那么火辣辣地痛,同时,流血也渐渐止住了。但之前从伤口处流出来的血居然呈现奇异的黑褐色,李卫东皱了下眉头,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登时狂吃一惊,这该死的东西居然有毒?!

可是他现在现在半点异状也没有,同时伤口处隐约向外渗出来的血迹,已经开始呈现正常鲜红色的状态,这也让李卫东心下间略略放松了一些,应该是自己引导的天地元气有驱毒的功效,要不然的话,现在自己恐怕已经毒发伤地了。

刚吁出口长气去,就听见一直在自己身畔忙活着给自己扎伤口的林雪儿就不时地挠下脸颊,连声道,“好痒啊……”

李卫东心念电转,登时狂吃一惊,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不要动!”

同时低头向下望去,就看见林雪儿的脸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蒙上了一层黑褐的颜色,好像刚从非洲回来被晒黑的感觉。

“怎么啦?”林雪儿见他眼神有异,就吓了一跳,急急地问道。

“这巨型蚰蜒有毒,刚才这鬼东西的体液溅到了你的脸上,你不要乱动,否则恐怕会引起毒性加速发作。”李卫东喝了一声道,轻轻伸掌摁在了她的头顶上,“千万不要乱动,我帮你驱毒。”

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得那许多了,哪怕是在林雪儿面前暴露自己的秘密,也必须要救活她,否则看这毒性之猛烈,林雪儿必定会香消玉殒!

“天啊,怎么会这样?我的脸,我的脸……”林雪儿大惊失色,坐在那里又不敢乱动,慌乱之下居然从兜里掏出了一面小镜子照了起来,看起来平时也是特别的爱臭美。

暗卫温十三与丁柔

结果一看之下,林雪儿登时大哭起来,“我不要变成黑人,太丑了,我不要我不要……”

不过,就在这时,她突然间就感觉到一股清凉如雪水般的气体从头顶灌注而入,瞬间游走自己的全身上下,最后集中在了自己的脸上。

接下来,她就感觉到原本又麻又胀的脸上一阵阵说不出的清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从脸上的内部不停地渗透出来,在脸上积了厚厚的一层。

半晌后,李卫东吁出了一口长气,在登山包里掏出了一条新毛巾,用矿泉水浸透,在她脸上擦了起来。

边擦,林雪儿边抽抽嗒嗒地道,“我是不是变丑了?是不是变得特别难看了?如果我要变成那样的话,那,那你还跟不跟我俩好了?”

“闭嘴!”李卫东听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喝骂了一句,林雪儿却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么凶的态度,肯定是我变得特别丑了,要不然你不会这么凶的。我以前好看的时候,你对我多温柔啊……”

“我他妈……别整得这么暧昧,好像咱俩有啥关系似的。”李卫东啼笑皆非,用毛巾将她的脸蛋擦得干干净净,拿过了那个小镜子在她面前一照,“喏,自己看吧。”

“你还想打击我……呜呜,我不看,我就是不看……”林雪儿捂着脸抽抽嗒嗒地哭道,却偷偷摸摸地将两个眼睛从指缝里露出来小心翼翼地一看,然后一把就抢过了小镜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照个不停起来,让李卫东狂翻白眼儿。

“天呀,曾经的那个无比聪明无比美丽清纯如大草原般的美少女终于又回来了,耶,耶,太好了,唉,你说你,好不容易有个变丑的机会,却又重新变得这么美了,这还让其他的女孩子怎么活呀,你可真是造孽呀。”林雪儿高兴得直跳,指点着小镜子不停地道。

刚才那个抽抽嗒嗒哭个不停的林雪儿早已经不见踪影,真是女孩的脸,六月的天,阴阴阳阳,说变就变。

“拜托,你要不要这么自恋啊?”李卫东实在无语了,活动了一下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了,便站了起来,不过低头一看,却是哭笑不得,只见刚才林雪儿给自己包扎过的地方,那些纱布全都打成了漂亮的蝴蝶结,而且还是很复杂的那种蝴蝶结。

“她还真有闲功夫。”李卫东翻了个白眼儿。

“卫东哥”,林雪儿突然间在身畔喊道。

“又什么事儿?”李卫东算是怕了她了,循声抬头望了过去,就看见一张湿润的红唇已经凑了过来,在他脸颊上“啵”地就亲了一口,亲得十分响亮。

“这,这算什么……”李卫东摸着脸颊,怔怔地望着她道。

“表示一下感谢嘛。”林雪儿脸红红地道,心却跳得那般厉害,这还是有生一次,第一次跟男孩子有这般亲密的举动呢。

暗卫温十三与丁柔

“原来,可以这样感谢啊……那你带我来这里,我也感谢你一下。”李卫东童心大起,笑嘻嘻地就凑了过去,做出要亲林雪儿的样子。

“啊,不要……”林雪儿这一次可是真的吓了一跳,逃也似地跑开了。

“别乱跑,前面又有大蚰蜒过来咬你……”李卫东追在她身后跑了过去,吓得林雪儿一声尖叫,又跑了回来,躲在了他的身后,只敢小心翼翼地把眼睛露了出去小心地张望着。

“哈……”李卫东大笑,能耍到这个小魔女也确实不容易。

“你好坏啊……”林雪儿在他身后擂鼓似地打他的后背,气坏了。

“谁叫你不让我感谢你来着。”李卫东嘿嘿一笑,却突然间发现背后的林雪儿沉默了。一时间李卫东就有些尴尬了起来,他本不是那样没羞没臊的人,自觉这个玩笑开得有些过火了,就讪讪地有些不好意思。

回头刚要小意地说声“对不起,我只是开玩笑的”,谁知道,林雪儿正站在那里,闭起了眼睛,把美丽的脸蛋侧了过来,脸红红地道,“那,那你就感谢我一下下吧……”

“晕……”李卫东摸了摸鼻子,看着那张娇弹可爱的小脸蛋,一时间真的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不过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下口”,伸手捏了捏她清纯美丽的脸蛋,“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呢,傻丫头。”

说罢转身便向前走去,心下间却在扑嗵嗵乱跳,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跟女孩子这般亲密地接触过,没办法不当一次逃兵。更何况,这丫头身上有着诸多的谜团,就比如,她的父亲林猛,明明就是一个力大无穷的人,当初却被两个小混混摁着不能动,这肯定有些问题,所以,在这些事情她没有向自己解释清楚之前,李卫东必须控制自己,不能跟她有太多的关系。

只不过,天知道他的这种控制倒底有多难。

“李卫东,你……”林雪儿在他身后气乎乎地叫道。

“快走吧,已经五点半了,再过一会儿就黑天了。”李卫东在前面喊道。

“混蛋,混蛋,混蛋!”林雪儿在他身后跺脚恨恨地小声骂道。

“哈哈……”李卫东的笑声从前方传来,让她心头更恨。不过,刚才李卫东所展示出来的能力却更是让她吃惊。

“莫非,卫东哥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这种能力,究竟是什么能力?居然可以驱毒?既然可以驱毒,就一定能够制造那些药,如果,仅仅只是他自己拥有这种能力的话,那种药物想要批量生产,怕是困难了。”林雪儿思忖着,小眉头不觉地皱了起来,神色复杂地望了李卫东一眼,“不但身怀异样的能力,而且还能找到这处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地方,他,倒底还怎样的秘密?难道,他就是家族传说中的那个人?可能吗?”

暗卫温十三与丁柔

两个人向着那株巨树走了过去,一路上俱都小心翼翼,李卫东持着开山刀在前面不时地挥舞一下,生怕什么时候再蹿出一头巨型蚰蜒来。

不过说起来倒也奇怪,九条巨型蚰蜒之后,居然再没有任何蚰蜒爬出来攻击他们了,好像这个地方就只有那九条蚰蜒而已。

足足十分钟,小心翼翼的两个人才走到了那株巨树下面。

远远望过去,那巨树就已经足够高大了,等走至近前时,更是铺天盖地,颇有阿凡达那部电影里家园树的感觉。

大树树皮光滑无比,明亮如镜,甚至在上面能清楚地照出人影来,只不过那因为树干不平的关系,那人影儿也是奇形怪状,初时看去还如哈哈镜一般搞笑,可是看得久了,居然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好像里面藏着无数妖魔鬼怪,随时欲扑出来择人而噬。

绕着大树转了半天,两个人一无所获,就连那些蚰蜒是从哪里钻出来的都没弄清楚。

林雪儿看着“树镜”里的自己,却是愈看愈害怕,哆哆嗦嗦地抓着李卫东的手,小声地道,“卫东哥,这鬼地方我从来都没有来过,太古怪了,好像凭空出现似的,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收获,要不然,我们现在就走吧,一会儿天黑了,搞不好会有更多可怕的东西跑出来的,那时再跑可就晚了……”

李卫东却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围着那大树转圈儿,他分明就感受到了那种神秘的召唤就在他到达这株大树的附近时,已经达到了最为强烈的顶点,可是,他却依旧一无所获,天知道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只是一种错觉?”李卫东心下间焦躁不安,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林雪儿站在他身畔紧张地抓着他的衣襟,不停地左右看着,忽然间就感觉到右肩好像有人轻推了她一下。

“卫东哥你别闹,会吓到人的好不好?”林雪儿耸了一下肩膀,看着右肩上伸过来的手,瞪了李卫东一眼。

此刻李卫东正陷入沉思之中,没有注意听她的话。

“你还装!”林雪儿咬了咬嘴唇,生气地抓住了那只尤自放在自己肩头的手,狠狠一扭,得意洋洋地道,“看你还敢不敢吓我了?”

可是预料中李卫东的痛叫声没有传来,她不禁回头一看,就看见李卫东还好端端地站在自己的右侧,两只手分别都垂在自己的身下,像是思索着什么。

林雪儿登时浑身发麻,颤抖了起来,缓缓地转过头去看看自己的右肩,就看见,右肩上,依旧是一只大手,自己的手还抓在那只大手上……

暗卫温十三与丁柔 十大好的绿mu文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