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送货上门 跪着趴好屁股翘起来

今天一早,苏珊就告诉自己周楚沛有意向注资控股自己的新海公司。

陈志超大喜过望,在电话里简单与周楚沛沟通了合作意向后,周楚沛甚至提出自己会安排出时间亲自到他的公司洽谈谈细节部分的内容。

在谈完细节后,周楚沛却提出了一个条件——新项目得由何渺渺负责。

陈总是个商人,自然懂得权衡利弊。

不过是一个总监的岗位罢了,在清远集团注资这样一块大蛋糕面前,明显变得不值一提。

毕竟,清远集团所能带给公司的,不仅是资金,还有强大的人脉关系和经验丰富的管理手段。

常言道:“背靠大树好乘凉嘛。”

而周楚沛一来,便指明要给何渺渺这样一个甜头——总监的位子,哪怕是对于在公司做了四五年的老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机遇。

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们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这何渺渺若是欣然接受便也罢了,可她却……

陈志超显得有些尴尬,看了周楚沛一眼。

然而,周楚沛并没有理会他的目光,也没有看何渺渺,仿佛接下来的谈话与自己无关。

“那个,小何啊,我主要是看中了你身上的潜力嘛。既然是新人,就更需要锻炼的机会了。你可得好好努力,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如此,何渺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她清楚地知道,这个突然的决定一定与周楚沛有关。

跪着趴好屁股翘起来

周楚沛看了一眼手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扣好了西装的第一颗纽扣,说道:“陈总,今天谈得也差不多了,后续问题我会派人继续跟进。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陈志超也立马站了起来,满脸堆着笑容,还不忘给何渺渺使了个眼色:“行,那您慢走。小何,你送送周总。”

何渺渺有些无语,却也只能照做。

果不其然,当周楚沛与她一前一后出现在公司后,她收获了更多的目光。

她强忍着,终于在电梯门关上后的那一刻忍不住爆发:“你凭什么这么做?凭什么随意改变别人的生活?”

他有些诧异,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尽管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有什么苦衷,但既然她选择了在新海公司开展她新的事业,自己就助她一臂之力罢了。

是因为从她能拉下面子给自己打电话,只为了找回那只耳环推测出,她在新的公司过得并不好,想做她的靠山,不让她被人欺负罢了。

可自己的苦心,她却毫不领情,甚至将这一切当做是毒砒霜。

而在何渺渺看来呢?周楚沛所做的一切却毁掉了自己努力树立起来的新形象。

她好不容易让公司内的人看到了自己的能力,却因为周楚沛的这么一个决定,又成了大家口中的花瓶,甚至坐实了她是靠男人上位的“那种女人”的传闻。

就连一直以来都不戴有色眼镜看她的罗辛慧,此刻也正在后悔自己看走眼了吧?

刚入职不久就坐上了总监的位子,公司里,没有人会真正服气。

“没错。”周楚沛愤愤地说道,“我的一句话,可以叫你麻雀变凤凰,也能叫你不得翻身!”

“谁又稀罕了!”

他将她抵在电梯的角落,也不顾电梯里头的监控,就想去吻她。

此刻,电梯已经从十八楼降到了二楼,眼看门就要开了,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何渺渺一把推开了他。

周楚沛看着她,眼神仿佛刺骨寒冰。

他不明白,对着杨显宗和许明那样的嘴脸,何渺渺都能笑得出来,为何偏偏要拒自己于千里之外?

“做我的情人或回到我身边。”

“如果我两个都不想选呢?”

“由不得你。”

说完,电梯门恰好开了,他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电梯。

回到原来的办公室,张明早就在那儿一副“恭候多时”的模样了。

她想起了那副耳环,说道:“张经理,耳环……”

“何总监,这种小事你就别记在心上了。你早说是跟周总在一块时掉的嘛。”张明笑得意味深长。

何渺渺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厉害。

他答应了会还,却是这样一种方式,亲手将耳环送回到了张明手上。

张明本就是个趋炎附势的主儿,眼见着周楚沛如此重视何渺渺,哪有不巴结的道理,因而又一脸真诚地说道:“何总监啊,我张明虽然不才,经验还是有一些的。要是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你只管开口就好。”

推倒送货上门

人的脸,竟然真的能比翻书还快,何渺渺总算是见识到张明的“本事”。他这个人虽然叫人讨厌,也没什么过人之处,但真要对你毕恭毕敬起来,你还真挑不出他的毛病。

她只好讪讪地笑了笑:“那以后,就拜托经理你了。”

也许那一日她的态度真的惹恼了他,又或许是因为他太忙,一连十几天,周楚沛像是从她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一般。

何渺渺的心里,不知为何,有些空落落的。

其实,静下心来想了想后,她便觉得自己那天的反应确实过头了一些,以至于曲解了他的本意,还将火气都发在了他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清远集团注资新海,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

新海虽然是一个创新能力很强的公司,但在罗城毕竟脚跟不稳,换句话说,就是没有靠山。作为一个正在发展中的中型企业,一直以来,新海想拿到银行的贷款用来扩展业务都十分困难,这也是陈志超急于抓住一切机会,想结识许少坤的原因。

而如今,有了清远的支持,就像是有了担保,得到了认可一般,各方面的发展都会变得如鱼得水。

也只有这样,新海才有可能真正与杨氏抗衡,甚至击垮杨氏。

尽管心里有些愧疚,何渺渺却不打算向周楚沛道歉。

并非她低不下头,只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他们之间,又不是情侣关系,解释清楚了又怎样呢?

发生了这么多事,难道他们还能相视一笑,忘了自己给对方带来的伤痛,继续做朋友吗?

这十几天里,何渺渺将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项目上。

刚开始,公司里的同事们还对她颇有微词,但渐渐的,也就认可了她的能力。

就连罗辛慧,也最终被她打动,愿意加入项目之中。

清远与新海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开发出一款“海淘”App,专门针对喜欢购买国外产品的大学生、白领等人士。

像这样的App国内已经有三四家,但成绩始终不尽如人意,不是没流量吸引不到客户,就是时不时爆出“假货”传闻,失去消费者的信任。

想要真正做出成绩,并不容易。

她与团队成员一同奋斗了两周时间,结合了各种市场调研数据以及采纳了技术部门的一些意见后,才完成了策划书。

谁知,这份策划却被周楚沛全盘否定。

她知道自己的策划书一定存在不足,可是,全盘否定?她有些难以接受。

因为这不仅否定了自己的心血,更是否定了全组人的劳动成果。

她耐着性子,和颜悦色地问:“周总真觉得这份策划毫无可取之处么?如果您有什么意见的话,我们一定会认真进行修改。”

周楚沛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在桌面上,然后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去评价一堆垃圾?”

推倒送货上门

他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她,“周总,针对我可以,请不要无视别人的付出。”

“针对你?抱歉,我没有那么闲。”周楚沛目光玩味。

“只求结果不看过程,是我一贯的工作作风。还是说,这会儿,你又希望得到特殊待遇了?”

何渺渺顿时哑口无言,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还有,你不会真以为,我选择注资新海,是为了你吧?”

他承认,自己之所以会在那么多家公司中注意到新海,是因为那是她任职的公司。但在公事上,他亦不是儿戏之人。

“周总误会了,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何渺渺平静下来,恭恭敬敬地说,“刚才是我的态度不对,我向您道歉。请您再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一定会做出您所满意的结果。”

“在商言商,选择与新海合作,对我们清远来说本就是件冒险的事。“他的后背向椅背上靠去,十指交叉在一起。

“最多五天,要是你们还是做不到让我满意,只能说明能力确实不足。到时候,我会考虑终止这个项目。”

言语从容之间,他身后却顶着压力。

姑姑周淑芬在听说他选择注资杨氏集团的死对头后,颇有微词,在一班老董事面前搬弄是非。

当然,除此以外,他也希望这番话能够激励何渺渺,让她愈挫愈勇,真正成长起来。

而周楚沛的话,也确实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她很快发现,自己这份策划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平庸。

要真按照方案书的设计,他们的海淘网站将很难在一众同类型App中脱颖而出。

尽管背靠清远集团,但后者毕竟才刚刚涉及电商领域,在行业内的认可度并不高。

既然其他海淘网站都走低价亲民风,她们何不反其道而行之?

何渺渺决定将目光瞄准中高端人士,培养一批自己的买手,专门去世界各地精心挑选时下最新潮的单品、奢品,以优质的服务、过硬的正品保证以及精准的时尚品味取胜。

等到网站积累到一定的流量以及信誉度后,再慢慢开发低价市场。

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团队中其他成员的认同。于是,他们又针对高收入、高知人群展开了一系列调查。

当最终方案呈现到周楚沛眼前后,他没有说什么。

但何渺渺却清楚地捕捉到了他的一抹浅笑。

她知道,这意味着他认可了自己的想法。这便够了,不是么?

随着策划书的敲定,项目的其他环节也逐步落实,七月初,清远集团的资金正式汇入新海的账号,两家公司对外公布了合作的消息。

庆功酒会上,罗辛慧大度地敬了何渺渺一杯酒:“渺渺,这一个月下来,你的付出,你的想法我都看在眼里。你也的确当得起一声‘总监’。”

推倒送货上门

何渺渺觉得有些受宠若惊,颇有些动容,也回敬了她一杯酒。

当然,她的心里还是不免有三分愧疚,毕竟,论资历、论经验,她实在是不如罗辛慧。

若是没有罗姐的加入与毫不吝啬的提点,这份策划,不可能做得那么成熟、完美。

只是,她知道,她们之间,不需要多说什么。

若真是推来挡去的,反倒显得生疏了。

一切过往的不愉快,都随着一杯清酒的入肚,消失的干干净净。

席间,不断有人来敬酒,因为自己毕竟是新人,何渺渺起先都一一回敬,可后来,却渐渐显得有些不胜酒力。

罗辛慧见她有些不对劲,主动替她挡了几杯酒,因为她在新海资历深,大家见她有意回护何渺渺,也就不再好意思上来敬酒。

“渺渺,你没事吧?”她还是不放心地问道。

“没有,就是有点儿飘。”她笑了笑,还转了一圈,似乎想证明自己没有喝醉,却突然觉得一阵恶心。

她连忙捂了自己的嘴,说了句“抱歉”,便冲向了洗手间。

对着台盆,她再也忍不住,一股脑将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终于舒服了些,她一抬头,却看到了镜子中自己身后男人的脸。

周楚沛?他不是有事不来么?一定是自己喝醉眼花了。

她揉了揉眼睛,却发现他还在。

“知道自己不能喝还拼命喝,躲酒也不会,真是笨得要死。”他的语气带着责备,也带着一丝心疼。

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她今天真的太开心,她没有理会他的嘲讽,竟然转过身扑在了他的怀里,抱住了他。

周楚沛显然有些诧异,还没反应过来,他却感觉趴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正一点点减轻——原来,她已经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都在往地上滑。

而她原本环绕在他背部的手,也一路往下……

推倒送货上门 跪着趴好屁股翘起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