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的小故事 几个村妇找我泻火

“作为韩家的女主人,公司旗下所有产业的通用VIp卡。”

一句话先肯定了安颜茜在他心中的地位,在韩家的地位,接着又非常明确的指出了作为韩家女主人的利益。

安颜茜首先想到的是刚刚接受到的服务,蹙眉,认真的摇了摇头,然后将卡递给韩奕辰。

“我不需要VIp卡,我也不会经常来,这次是特殊情况。”

韩奕辰微微偏头,两束目光在空中交汇,安颜茜的执着和认真如同投入月光下水池的石子,将满池清水敲碎成波光粼粼的模样。

“公司几乎横跨所有产业,所以,你可以拿上这张卡去吃很多霸王餐。”

韩奕辰几乎已经完全摸透了旁边小女人的性格,知道该以什么样的东西来诱惑她,这种看起来对什么都毫不在乎的人大概也只有吃才能挽留住。

不出所料,安颜茜在听说霸王餐这三个字后,立刻将伸出去的手缩回来。

眼神里面透露着小欣喜,和之前对待这张卡的态度完全不同,小心翼翼的观摩着这张VIp卡,然后继续小心翼翼的将它塞进韩奕辰的西装口袋里面。

韩奕辰察觉到她的动作,不明所以然。

“你先帮我保管着,回去的时候还给我。”

安颜茜现在对这张卡的重视程度大概已经高于重视韩奕辰的程度,她不舍的瞥了一眼装着她宝贝卡的外套,这才把注意力收回来。

啊啊啊的小故事

车停在全市最大的娱乐场所,集酒吧舞厅包厢KTV为一体的“晴天”。

安颜茜目光停留在“晴天”的大门前,微怔一下,这才低头打量着自己不合时宜的着装。

她以为韩奕辰所说的聚会比较正规,像是上层的商业酒会一样,穿成这样倒也无所谓,不过,似乎她理解错了。

韩奕辰拉着她的手就往前走,没有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

门自动打开,两人牵手逆着光走进去,包厢里面有三个人,点歌的屏幕正亮着,一个人正对着屏幕深情款款的唱歌。

另外两个人坐在后面的沙发上,闲适放松的靠着沙发靠背。

门突然打开,唱歌的人停下来,闭着眼睛的两人也直立起身子。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盯向安颜茜和韩奕辰。

但是视线并没有在韩奕辰身上停留太长的时间,都开始上下打量着安颜茜。

三人眼中都闪过惊艳,唱歌的那人立即向他们走来,顺手将门关上。

“阿辰,你这小子见色忘义啊!都回来这么多天了,好不容易约你出来见一面,啧啧啧”他和韩奕辰勾肩搭背,向着旁边的安颜茜抛了个媚眼。

沙发上的一人也站起身来,笑着打招呼。

“阿辰,别听他胡说,我们都知道你公司的事忙。”说完又对着安颜茜微微颔首,“久仰大名。”

安颜茜愣住,对着他的眼睛,一股非常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安颜茜问出口,温柔如水的眼神,她不会看错,似乎在很多年前也有这样一双眼睛默默的注视着她。

韩奕辰看到这一幕,慌乱一闪而过,心中衍生出恐惧的感觉。第一次和安颜茜见面,她都没有如此主动,并且他察觉到她的眼神里面带着丝丝忧伤。

双手抓紧,安颜茜感受到压迫,意识到自己失态。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安颜茜抱歉的低下头,往后退一步,正好躲到韩奕辰身后,只露出半个身子。

另外还有一个人在沙发上坐着,只是睁开了眼睛,却没有动作,嘴角流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他是沈芸芸的哥哥——沈天。

空气中传播着尴尬的意味,最擅长于调节气氛的白宇放下话筒,笑嘻嘻的走到安颜茜面前。

“你好,我是白宇,是阿辰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这是林亦燃,这是沈天。我们四个是穿着连裆裤长大的,那可是青梅竹马!”

安颜茜听到他的介绍,不由得挑了挑眉毛,重复了她关注到的重点词汇。

“青梅竹马?”尾音上翘,嘴角勾着邪笑,“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两两分组成为青梅竹马的。”

“阿宇,就让你别乱用成语你还不信!一个小学语文考试从来没有上过十分的人,啧啧啧”

这句话是让安颜茜莫名有种熟悉感的林亦燃说出口的,他自然也想调节气氛,便借着这个台阶推力而行。

啊啊啊的小故事

“阿辰,还不快给我们介绍一下你旁边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孩,我们的万年光棍汉竟然勾搭上妹子了,了不得了不得!”

白宇被人翻出了老底,非常聪明的绕过这个话题,将全场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回韩奕辰带来的女伴身上。

“你们好,我是安颜茜。”

简洁明了的介绍,如果继续让她说下去,估计她自己也说不出什么来。

白宇怔愣住,微微张着嘴巴,轻咳一声。

“这就没了?”

安颜茜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认真的开口。

“性别女。”

“……”

韩奕辰不舒服的感觉稍微减弱,这才开口说出他进门以来的第一句话。

“这是我女伴,安颜茜。阿茜,如你所见,这三位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这是白宇,这是林亦燃,这是……沈天。”

介绍完就将安颜茜半搂到沙发上坐着,整个包厢再次陷入安静的状态。

安颜茜默默瞧着这位所谓的沈天,她对这个男人并没有印象,但她能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对她产生的敌视。

以及刚刚韩奕辰在介绍他的时候,名字前面有短暂的停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经过初次见面,她对这三个人也有一定的了解。

白宇性格比较活泼,能放的开,应该挺合自己做朋友的胃口。林亦燃,全身上下体现着温文尔雅的气质,翩翩公子如玉大概就是说的这种人。

至于沈天,有空可以问一下韩奕辰,说不定他能知道。

目光微敛,安颜茜将视线收回。耳边韩奕辰的那句话不断回响,这是我的女伴,是女伴,而不是其他的。

所以当着别人的面恩爱是做戏,在两个人时也只是为了解决他的生理需求,在他真实的圈子里面,自己只能算是一个女伴。

她还是不能融入韩奕辰的世界。

自己怎么就差点当真了呢?

还好今天他的这句话把自己一巴掌拍醒,否则一直就活在美好的幻想与梦境之中,那还是安颜茜吗?

她自嘲地低笑两声,合同的时间一到,那么她会毫不迟疑地离开,毫不迟疑。

她再次抬起眼眸时,眼睛已经变得一片清凉。

韩奕辰仿佛察觉到她心绪的起伏,用力搂住她纤细的腰身,仿佛在宣示所有权一般。

安颜茜的眼睛里面却没有丝毫波澜,目光依旧清冷如水,所以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最开始说着让她融入他的世界,事实却不是这样,突然被抛弃的感觉这是第二次感受到了呢!

韩奕辰和安颜茜安静地坐在最边上,白宇和林亦燃打打闹闹,而同样安静的还有沈天。

他的脸一半藏在黑暗的角落,一半出现在光影之下,忽明忽暗地眼神时不时落在安颜茜的脸上。

两次对视之后,安颜茜可以肯定这个叫作沈天的男人以前认识他,或者自己已经在不经意间得罪他,所以他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将带有侵略性的眼神投向自己。

几个村妇找我泻火

沈天起身,径直走出去,周围人都在继续自己的事情,毫无察觉。

但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沈天身上的安颜茜却将一举一动收揽眼下,她站起身,挣脱掉韩奕辰禁锢的手。

韩奕辰突然心里空落落的,一整个心脏被剜去一角。他在做最后的挣扎,伸出手去拉住安颜茜的另外一只手,抬头看着她。

安颜茜这一次,居高临下。

看到韩奕辰的目光,她心被刺疼,发现挣脱不了那只手,只能淡淡地扫过他的手。

“我去厕所。”

韩奕辰仍然不舍得放开,他有种隐隐的预感,也许这次放开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重新抓住她的手。

其它两人都注意到这情况,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白宇立刻出来岔开了话题。

“阿辰,不会嫂子去上个厕所你也要跟着吧?我们好久都没有见面了,快看我一眼啊!”

五分抱怨,五分委屈,半真半假。

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气氛,心照不宣。韩奕辰迟疑半秒,终于慢慢放开了手,白宇直接将他揽过去。

安颜茜得以脱身,心中却并不好受,她极力压制住自己外泄的情绪,走出包厢。

走廊依旧寂静无声,偶尔变化闪现的颜色,其余只遗留下黑暗。沈天出来后就消失了,安颜茜并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就折身去卫生间。

走廊的尽头,安颜茜从卫生间出来后又重新进入黑暗,突然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不是她所熟悉的气息。

安颜茜下意识地挣扎。

“你出来不就为了找我?呵!”男子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带着不屑与嘲讽。

“沈天?”安颜茜试探性地询问,但是仍然没有放弃挣扎。

自从她亲眼见到自己的未婚夫和自己的闺蜜在床上赤身果体之后,她对于陌生异性的接触会莫名排斥。

但是韩奕辰是一个意外。从最开始她的确是抱着两个人合作的心态,但后来越陷越深,转折点又重新出现在今晚。

“沈天,我们认识?”

安颜茜的高跟鞋狠狠地才在沈天的脚背上,终于找到机会挣脱出去,然后和他面对面对质。

沈天表情有些狰狞,在黑暗中偶尔闪现的的灯光下面更像是魔鬼。

“现在不就认识了吗?”沈天冷笑着回答。

“那也就是我们之前根本没有见过面,可你……”安颜茜也不能直接说她感受到了沈天对她的敌意,所以话便没有说完。

“的确没有见过面,你也没有得罪我,但是,”沈天再次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用近乎鬼魅的语气说着接下来的半句话。

“我是沈家的人,我会让你,让韩奕辰和他的一切,通通变成泡沫。”

安颜茜静静地盯着他的脸,想要从中分辨他话的可信度。

沈家的人,所以他是沈芸芸的哥哥或者弟弟,韩奕辰让沈家家族毁于一旦这件事情安颜茜是知道的。

啊啊啊的小故事

但是沈天的身份韩奕辰不可能不知道,让自己的家庭支离破碎的仇恨放到每个人身上都会无比沉重。韩奕辰知道沈天对他的仇恨吗?

安颜茜虽然也经历了黑暗的时间隧道,但是这种已经牵扯到家族仇恨的东西第一次赤果果地展现在她面前,心脏被重击。

“关我什么事?”

安颜茜面无表情地回答他,表现出事不关己的样子。

沈天微微有些讶异,他以为安颜茜和韩奕辰两个人是真心相爱,那么安颜茜肯定会非常在乎韩奕辰的处境和安危。

可现在看来,他似乎推测错误。

“为什么不关你的事?如果再和你说的清楚一点,沈芸芸是我妹妹,而韩奕辰在你没有出现的情况下是我的妹夫。如果你现在觉得还不关你的事,那我也没有话说。”

“所以,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安颜茜轻笑起来,不等他的回答便转身离开。

沈天仿佛受到了凌了辱一般,快速跟上她的背影,死死地拽着安颜茜的手腕。

两个人已经到达了包厢门口,拉拉扯扯的姿势略显粗暴,包厢门突然被打开,是白宇。

沈天也不着急松开她的手,安颜茜还在挣扎,将求救的眼神投向白宇。白宇心里也有些数,沈天的妹妹喜欢韩奕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并且之前韩奕辰用非常极端的手法惩治了沈家,沈天远在国外,得知自己家出现这样的问题着急着要赶回来。

那是沈天第一次发火,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扬言要杀了韩奕辰,不过最终被白宇和林亦燃拦住。

他们三人匆忙的回国,白宇和林亦燃商量着希望能够将沈天和韩奕辰的矛盾能够私下解决掉,所以这次聚会也是冲着这点来的。

但似乎坏事了……

白宇立刻走到两人的面前,笑嘻嘻的攀上沈天的肩膀,把他往包间里面带,也顺便给安颜茜使了一个颜色。

安颜茜借着机会挣脱了被禁锢的右手,逃也似的离开,沈天最后看向自己的眼神恨不得把自己吃掉。

韩奕辰一言不发,在包厢里面只管喝酒,一杯接着一杯。包厢门打开后,他有一瞬间的欣喜和期待。

是白宇和沈天两人,没有见到安颜茜。

他目光一凛,“阿茜呢?”

白宇只是以为安颜茜会在后面跟上,他朝身后一看,空空如也。

啊啊啊的小故事 几个村妇找我泻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