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 无惨 无遮拦 淫荡的扬玉莹

侯沐沐把钱和手机都放好,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这是她临时在酒店大堂里顺手牵羊而来的,方便自己伪装。还有脖子上柔软的GUCCI丝巾,加上她身穿女式西装,这样一搭配起来,侯沐沐英气豪爽的气质马上就变了,尤其那黑框眼镜,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名职场女强人。

侯沐沐转过身往码头方向走去,那个黑心的死机竟然把她丢在马路过,她目测离码头外围至少还有一千米的。

哀怨的嘟囔着嘴,侯沐沐小声的咒骂了几句,昂首踏步。

这个码头并不小,因为长期与海外贸易,占地面积和繁华程度不亚于内陆的小乡镇,光是两边的铺子房屋商场餐厅应有尽有,建筑物比三线的城市还要华丽讲究。

临近海边还有绿化带,重力式的码头外停靠着大型的邮轮、货柜船。

侯沐沐眉头皱起,这是H城最大最繁荣的大型客运码头,一般都是停泊大型邮轮的,像戴富贵这些藏毒的人一般都是在小型码头里进行,乘快艇潜逃。每个码头都是有规定进港的船只的大小,便于各个码头管理。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戴富贵他们这次似乎要坐大船走?

侯沐沐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不由得疑惑起来。越危险的地方反而越安全,这个道理她懂,但这个码头的人流量和靠岸船只量还是挺大的,他们凭什么认为他们一定能安全逃离?

无惨

抑或是这个码头里有他们的人,供他们顺利过关?

这也并非不可能!

侯沐沐走得很慢,边走边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四周,人很多,小贩,游客,海运商人,搬运工,还有一些闲人。

就目前看来,想要找突破点还真不容易!能藏的地方不少。

侯沐沐这边分析着,目光专注,竟然没发现自她进入码头后就被盯上了。

前面走来一个人,行色匆匆,戴着鸭舌帽,头低垂着,嘴里喃喃着借过。

“哎哟!走路不带眼啊,小心点!”不知是谁被撞上了,烦躁的呵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接着是抱歉的声音。

这样的情况到处可见,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侯沐沐找了间小卖店,看店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叼着一根烟,翘着二郎腿坐着椅子上很认真的看报纸。侯沐沐站在铺子前面几分钟,那小伙子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手上的报纸,好似报纸上面的报道比人民币更有吸引力,还时不时的发出滋滋的赞叹声,都不知道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对客人的到来一点都不热衷。

“喂,老板,这里电话可以打吗?”侯沐沐冲那个小伙子大声喊道,小伙子头都没抬一下的摆了摆手,说。

“可以可以,快点打,按分钟计算,不足一分钟也算作一分钟。”

那语气那态度,十分的不耐烦,侯沐沐撇了撇嘴多瞄了对方几眼,嘀咕着敢情把她当苍蝇赶呢。

侯沐沐收回视线,拿起固定电话的话筒,拨下熟记在心里的号码,电话刚嘟嘟的响了两声,不知道哪儿窜出来一个小孩直接撞到侯沐沐身上。

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身高到侯沐沐腰间,正好一把抱住了她。突如其来的撞击让侯沐沐后退了一步,手上的话筒没拿稳跌落在座机上。

“小孩,你爸爸妈妈呢?这里人多混杂,你一个小女孩不要到处乱跑。”侯沐沐稳住身体顺便把小女孩抱紧,没让她跌倒擦伤。

那小女孩似乎没料到她不仅没责骂自己,反而好心的叮嘱自己一样,又圆又大的眼睛一扇一扇的,眼睛里有慌乱,也有讶异,一眨不眨的盯着侯沐沐,嘴巴微微张开,却没有接话。

侯沐沐以为她吓到了,笑着拍了拍她的头顶,安慰她说:“别怕,姐姐没有要骂你,不过你匆匆忙忙的很容易撞到人的,要是不小心把自己也撞伤了你家人会心疼的。”

这也是她的职业病。

她每每碰见落单的小孩,都会叮嘱一番,希望用自己微薄之力可以挽救无辜的小生命,能得一条算一条。

小女孩似乎并不太喜欢别人触碰,挣扎着闪开了,想跑但又好像有点舍不得,犹犹豫豫的。

“怎么了?跟爸爸妈妈走散了吗?”侯沐沐看出了小女孩的挣扎,问道。

无遮拦

小女孩惊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指着前方的小店,说:“在那里。”

很简短的三个字,说完马上就跑开了,这一次侯沐沐并没有阻止,看着小女孩的身影闪入了那家小店里。

回过身继续打电话,电话在刚刚的意外中已经占了线,不得已重新拨了一回,很快那边就接听了。

“喂,明珠,我是沐沐啊,我手机没电了,我现在在西贡码头了,你们现在到哪里了?”

“啊!老大,真的是你啊!太好了,我们刚刚轮流着打你电话都关机,急死我们了。我们现在已经到了H城了,还在机场呢。缉毒组由顾大队领了半组人来,咱们次一起来的有阿风和阿雄,还有那个马屁真。”仲明珠兴奋的嚷嚷大叫,后面那一句就无比怨念的小声嘀咕着,侯沐沐不禁被她可爱率真的个性逗笑了。

“那行,你跟姓顾的说别急着来,我现在就在码头这里,情况有变,等我回去跟你们说清楚。对了,你们找到落角地方没有?”

侯沐沐也是寻思着他们一班子人来会被人认出来会误了计划,所以压低声音交待情况。

小心能驶万看船。

“哦哦,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跟顾大队说,你等我一下啊!”仲明珠向来都是奉侯沐沐的话为圣旨,行动也飞快,电话里传来沙沙的杂音,不一会儿那边又有声音了,但是并不是仲明珠。

“喂,沐沐,我是顾博清,你现在在那边是什么情况?你之前交待说不要跟这边的人联系,所以临时在机场附近的酒店落了脚。”

“哦,那我知道了,你们先不要过来了,这边有我。你把电话给明珠吧,其他的事等我到了再谈。”

顾博清比侯沐沐早四年入队,可以说是侯沐沐的师哥了,她的性格爽朗,不拘小节,所以在警队里很吃得开。

说到他们两个人嘛,不算太熟,也不会太生疏,曾经合作过很多次也很合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侯沐沐对他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感觉他太矫情了,让侯沐沐下意识的不想跟他太接近。

而且码头人多嘴杂,实在不适宜说太多。

“老大,你是有事情要交待我吗?”电话已经转移给仲明珠了。

侯沐沐扁了扁嘴,有些难以启齿,支吾了一阵才说道:“那个明珠啊!老大我现在身上没多少钱了,你看你能不能来码头一趟接我?”

实在太丢脸了!侯沐沐说完这话都不由得脸红了。

那边仲明珠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高高兴兴的应了一声又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总算松了一口气,侯沐沐用力把那口闷气吐了出来,抬头喊那老板:“老板,电话打完了,多少钱?”

小伙子这时才慢悠悠的把头从报纸上伸出来,瞄了一眼,淡淡的说:“九分三秒钟算作十分钟,一共五十块!”说完又把头伸回报纸里去。

无遮拦

“什么?”侯沐沐瞪大了眼球,不可置信的看着小伙子。

十分钟要收五十块钱?

抢钱啊!

“对啊,就是五十块钱,有什么问题?”还是一副不耐烦的态度。

当然有问题了!

十分钟的固话要收五十块钱,能没问题么?

固话话费可是一分钟一毛五,就算是跨省,漫游,十分钟顶破了天也最多一分钟一块钱,这家小小店铺要收五块钱一分钟!

她如今全部身家也才六十二块!打个的四百多,一通电话五十块,那剩下的十二块能干啥?

都说H城是寸土寸金,果然不错!在H城就是瞄一眼都要花钱!

侯沐沐再一次确定这是有钱人的世界!他们这些没钱的小虾米就滚回他们的啾星球去吧!

小伙子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了,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有些红肿的眼睛淡淡的瞅着侯沐沐。这种情况最后总是要把钱留下的,客人吃个惊碍不着他的事,他只管把人盯紧收钱就是了。

侯沐沐一张清秀的脸都快皱成一团了,对H城的印象直跌谷底,谁说H城是全国最美丽最浪漫最值得逗留的城市?简直就是烧钱的炼狱!

下次要是有谁喊她来H城,她绝对先诈对方十万块踹在自个儿兜里再说。实在太黑心了!黑心肝的人,永无天日的破烂城市!

即便她再不愿意,钱到底是要给的,侯沐沐苦着脸就把手插进兜里拿钱,然而钱呢?

侯沐沐换另一个兜,还是没有!

不由的大急!

不会真的这么倒霉吧?

她记得她把钱放在左边兜兜里的啊,怎么可能会没有?

要是没有,那她的钱去哪儿了?长了翅膀飞走了吗?

侯沐沐把前后四个裤兜都快翻烂了,衣服里没兜兜,依然没有找到一毛钱!连她那个廉价的诺基亚3100手机都不翼而飞。

她遭小偷了!

侯沐沐恨得牙痒痒,想着自她进了码头都没人近过自己的身,而且手机和钱都贴身的,怎么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偷了呢?

灵光一闪!

那个小女孩!也只有她才近过自己的身,绝对是她!难怪她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复杂,原来她是个小偷儿!

想都不想,侯沐沐就往那个小女孩指的那家小店跑去,偷了她的东西,她不让他们双倍吐出来她就不姓侯!

“你别跑,你还没给钱呐!”小伙子眼睛都在报纸上,但余光还是很机灵的关注着侯沐沐的一举一动,一发现她有逃跑的迹象马上丢下报纸拽人。

侯沐沐被拽住,心里那个急啊,向小伙子解释道:“老板,我的钱被刚刚那个小女孩偷了,我去追回来,你放心,我不会跑路的,你的钱我一准会给你的。”

小伙子嘁嘁的笑了两声,不屑的道:“嘁,你当我是傻子啊!每个骗子话都说得漂亮,可是有哪个会真的说到做到?我不管,你要走我不拦你,但是你得先把钱给交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无遮拦

“哎!我说你怎么这样?我长得很像骗子吗?我说会回来付钱的就一定做到,我骗你干嘛?我骗你能得什么好处?你知道我是谁吗?”

侯沐沐那个气闷,其实以她的身手想把小伙子甩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她不能这样做哇!她要是把人甩开了,不更验证了人家说的是个骗子嘛!所以只好跟人家说理咯。

侯沐沐发现自从认识了凌灏然后自个儿的运气就开始走下坡,那个衰神!侯沐沐将所有过错都推在凌灏然身上。

“我管你是谁,就算你是特首的女儿消费了就得付款,你不付款就是骗子,想逃单,没那么容易。就算特首来了我也有理!”

侯沐沐很想说她是警察,但是这里人多啊,她不能自曝身份了啊!人家一句话就堵住了她所有的退路,不给钱就不给走,管你是天皇老子。

有钱的就是大爷,有钱的就是娘!

人家只认钱不认人咧!

怎么办?

侯沐沐说她不是骗子,也不是想逃单,但是人家信吗?她拿不出钱是事实,有本事就舀钱出来把钱付了,唧唧歪歪半天净说些没营养的。

“我刚一看你这贼眉贼眼的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果然没瞧错,说什么五块钱一分钟贵了,这是全城的统一价格,贵个屁啊!没钱就没钱,还说那么多干啥?没得把自己说得多高贵,到最后还不是癞子一个,我呸!”

小伙子一改之前的冷淡,骂起人来毫不嘴软,那嗓子有多大声就喊多大声,侯沐沐站在他面前连他的腭垂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小伙子大声囔囔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有的人面上不屑和愤怒,有的指指点点,有些好事的听了一会也听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一个大婶双手环在胸前,摇头的说:“妹子你说的那个是前面饺子馆的小女孩是吧!这么高,眼睛大大的。”

侯沐沐手臂一直被拽着,动一下小伙子手上抓得更紧,被一群人围观让她无所适从,说理人家根本就不听,正毫无头绪的时候听到大婶的话,顿时感动得差点涕零,连忙点头说。

“是啊是啊!就是那个小女孩,还是这位漂亮的姐姐明白事理。”那位四十多岁的婶子听侯沐沐赞自己漂亮,顿时笑了开来。

侯沐沐感激的看她一眼,又对小伙子好声好气的道:“你看!我没骗你吧,我真不是故意赖账,只不过钱包被偷了,等我抓到那个小贼一定回来把账付了。”

侯沐沐原本想着,这样说好歹对方也会放开自己一下下吧,只要给她一点点时间,把事情弄清楚了,绝对不会赖账的。

开玩笑!她是谁?怎么会赖账?她可是一等一的良好警察,谁赖账也不可能她赖账。

但是小伙子对于她的倒霉经历一点都不感兴趣,很不给面子的直接翻了个白眼。那边大婶又可惜的叹气道:“哎哟!小姑娘,你也别费事儿了,她啊,你是根本找不到的咯,他们啊,是这里一个大型的集团,下面一大班子的大人小孩在干这个儿的,一个人一天只出来一次,得了手马上就走咯。你要找那个小女孩还得明天再来了。”

3d

大婶好心的替她解疑,既然话已经说开了,小伙子也不吝啬的接着话说下去,拽得像个二百五的说:“至于前面那家馆子店,跟他们可是没啥关系的,那些小偷儿说的话也能信?就是我这店儿也中过那些偷儿的招呢。就你一个人头猪脑袋,人家说啥就是啥。”

末了,还鄙视的扫了侯沐沐一眼,那眼睛就像在说,从来没见过这么笨的笨蛋似的!

侯沐沐愕然,脸蛋瞬间炸了开来,从额头一直到脖子上都是红扑扑一片,气的!

“你早知道,怎么不提醒我?”

“你又没问!”小伙子理所当然的瞥了瞥她。

原本他们都知道,是啊!人家在这码头里混的,哪个好人哪个做什么勾当多少都能看清一二的,但是她气的不是他们不告诉她,而是他们无法的纵容了那些不法集团。

“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样的纵容会害了多少孩子,有多少无辜的孩子被这些不法的集团没良心的烂人带歪了,有多少家庭被这些犯罪份子弄得支离破碎。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是应该在学校里受教育,培养积极向上的精神。你们其中也有为人父母的,若是这些遭遇落到你们身上,扪心自问你们过得下去吗?还能像现在这样当局外人吗?”

侯沐沐气急了,听他们说的话那个小偷集团在这个码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他们不想着举报,还一副被偷是你自个儿没本事护着自个儿的东西的样子,她真的是气得快要吐血了。

3d 无惨 无遮拦 淫荡的扬玉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