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都市小黄文 全肉的小黄文

一人一龟一路斗智斗勇。

没多久,前方出现了一座山峰,远远望去,半山峰上有个洞。

洞口前面是一片白骨,有人类的,也有其他生灵的,不用想也知道这洞内恐怕是住着一种极为强大的生灵。

楚越看着那幽深的洞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洞口的那堆白骨中,有些还沾染着没有被吃干净的血肉,显然应该是不久前有人闯进过那里。

“好像是古武世家的人,居然葬身在了这里,”一人一龟小心地靠近,楚越从地上被撕烂的布条和一些残留的遗物认出了这些死难者的身份。

洞口很大,里面不时传来阴冷的腥臭气息。

白玉龟鬼鬼祟祟地伸着脖子朝着洞内张望,有些惊疑不定地小心说道:“那洞内没有活动的气息,那家伙应该不在里面。”

说完,它快速缩回了脖子,带着楚越朝着洞内爬去。

洞内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但白玉龟身上绽放光芒,能够照亮四周,前行没多久,两人眼前一亮。

里面竟然很空旷,而且很干爽,只是阴冷的气息更浓。

“咦,那是什么?”白玉龟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洞穴深处的异样。

那里竟然有一丛半人高的灌木,其中隐隐有火红的光芒闪烁。

这次不用楚越吩咐,白玉龟就直接冲了过去,一双眼睛里满是欣喜,伸出前爪几下子就扒拉开灌木,三颗火红的果子就露了出来。

全肉的小黄文

三颗拳头大的果子,晶莹剔透,其中竟然像是有一团团火苗在吞吐,但却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冰冷气息。

“阴阳果……”白玉龟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盯着那三颗果子,乐道:“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大补啊!”

“小心些,别乱吃,”楚越提醒。

“小心个屁啊,本来也没让你吃啊,再说了,龟爷的命,自己说了算,”白玉龟狠狠翻了个白眼,脖子唰的一声就伸了出去,一口就咬住了一颗果子。

一口下去,果子直接缺了一半,露出了其中的果肉,那流出的汁液就像是岩浆般,瞬间爆发出灼热的气息,但却也夹杂着一股浓郁的香气。

白玉龟吃的很利索,三口两口就将那果子吞了进去,连留下地上的汁液都没有放过。

楚越站在一旁看得有些无语,这动作也太利索了,看来这家伙以前没少干这种事情。

“我说你能不能慢点,吃的真难看,又没人跟你抢,”楚越边说边走过去。

“你饿个一千年试试看,那时候估计吃得比我还难看,这可是好东西啊,可遇不……咦,你干什么……我靠……你不是说不跟我抢的吗?”

白玉龟傻眼了,尼玛这家伙刚才还劝自己吃慢点,没人跟它抢,怎么眨眼就跟强盗一样冲了过来。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龟爷我吃点东西容易吗?

只是已经晚了,楚越已经将最后两个果子抓在了手里,一口一个狼吞虎咽起来。

等白玉龟反应过来,两个果子已经缺了大半。

“住嘴……龟爷我还没吃饱呢……”白玉龟抗议,心里在流血,只觉得一万头草泥马在体内呼啸而过,受了一万点的伤害还要多。

“你已经够胖的了,吃多了不好,该减减肥了……”楚越含糊不清地说着,他现在嘴里满是果肉,没空搭理这只乌龟。

白玉龟如同石化,胖你妹啊,饿了一千年啊,你娘咧,还能找出比我还苗条的乌龟了吗?

它疯了一样地冲过去,跟楚越缠斗了起来,要抢剩下的果肉,一人一龟打在了一起。

最终,半斤对八两,三个果子一人一龟差不多各自吃了一个半。

白玉龟躺在地上唉声叹气,直骂楚越不要脸,连乌龟的食物都抢。

对于这种谩骂,楚越根本就不理会,盘腿坐在洞中,这果子太神奇了,也许真是天材地宝,一个半吃下去,只觉得浑身一阵冷一阵热,难受之余还有一些舒爽。

“活该,阴阳果能随便吃吗?你以为都像龟爷我这么神勇无敌吗?现在遭报应了吧?”白玉龟看着楚越浑身不停颤抖的身体,终于在心里找回了一点平衡,咧着嘴笑得那叫一个欢乐。

只不过,对于这只傻龟的嘲讽,楚越已经听不到了。

他现在全身心地沉浸在脑海中的神秘空间中,这里已经变得极为诡异,半边是泼天大火,半边是无尽黑冰不断蔓延,这是阴阳果所衍化,像是要毁灭这里。

长篇都市小黄文

好在关键时刻,阴阳图动了,像是受到了吸引般,疯狂地转动起来,黑白两极分裂,化为一黑一白两条游龙,直接冲了上去,开始吞噬起那些火焰和黑冰来。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楚越的身体渐渐恢复了正常,不再颤抖,只是他依然双眼紧闭,眉头不时皱紧,看得白玉龟疑惑不已,它心中思忖,判断这洞里的生灵差不多要回来了,连忙又叫了楚越几声。

看到楚越没有反应,白玉龟心中大喜,趁这机会偷偷溜走,这三颗果实肯定是洞中的生灵守护的,要是回来发现没有了,肯定会发疯,到时候这小子肯定跑不了了。

只要这小子一死,那通灵契约就算无法解除也无所谓了,简直是一箭双雕啊!

“嘿嘿,让你小子抢龟爷的果子,”白玉龟得意地笑了笑,然后悄悄地朝着洞口溜去。

“轰”

它身上的白光炸裂,浑身痛不欲生,连忙转头,只见楚越正睁着眼睛看着它笑呢。

“我……”白玉龟只觉得两眼发黑,气得浑身颤抖,心中哀叹不已。

老子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这辈子要来当乌龟?

“这果子吃了感觉有些渴,干脆炖碗鳖汤呵呵……”楚越缓缓站起身,皮笑肉不笑地朝着白玉龟走来。

“祖宗额,别念了,龟爷头疼……”白玉龟被楚越笑得有些发瘆,满地打滚求饶。

“别废话,赶紧出去,等会儿被堵在洞里就麻烦了,”楚越纵身跃上龟甲,吩咐道。

这一次,白玉龟是半点马虎眼都不敢再打了,急匆匆朝着洞外奔去。

它也察觉到了洞外传来的恐怖能量波动,驮着楚越刚爬出山洞,就看到了一只猛虎正冲了过来,咆哮如雷,显然这敢闯进它山洞的这一人一龟充满了愤怒。

“完了,一只妖虎,”白玉龟喊道,不过并没有半点惊慌。

这头虎很大,足足有三四米长,半身白骨显露在外,速度极快,攻击力惊人。

“还愣着干什么,你不是神武无敌吗?过去干它丫的!”楚越撇嘴道。

“我……”白玉龟气结。

“我什么我,果子是你偷吃的,你看,果核都在你头上,”楚越抬手将一枚果核放在了白玉龟的头上。

看到白玉龟头上的果核,那骨虎更是暴怒不已,冲来的速度更快,全身爆发出一股强猛无比的飓风。

“大哥,我拜托你有点良心好吗?”白玉龟就差泪流满面了,到嘴的三个果子只吃到一半,还是拼了命才抢回来的,如今,却要背这个黑锅。

只是现在这情况,就算它满背的嘴也说不清了,那骨虎已经冲到了面前,那百兽之王可不是吹出来的,尤其是看到白玉龟还没来得及从头上甩下来的果核,快要疯了。

白玉龟也不是善茬,反正已经被冤枉了,它不敢对楚越出手,不代表不敢对这骨虎动手,毕竟曾经追随的是古武世家的盖世强者,哪怕沉睡了一千年,也绝对不会弱小到哪里去。

全肉的小黄文

面对冲来的骨虎,这乌龟直接将脑袋一缩,藏进了龟壳里面,虽然滴溜溜飞速旋转起来,不仅挡住了骨虎的攻击,而且还把那骨虎撞得七晕八素,没多久就呜咽一声,竟然跑了。

“一头小猫咪,也敢跟你龟爷斗!”白玉龟伸出脑袋,看着骨虎狼狈逃窜的身影,拽得快要上天了。

“少在这里吹牛,你浑身上下也就这乌龟壳还算过得去,赶紧赶路,去打听一些消息去,”楚越一巴掌拍在它头上。

“我……”白玉龟刚打败猛虎,牛的一塌糊涂,转过头瞪眼。

“看什么看?再看给你把这龟壳扒了,看你嘚瑟啥?”楚越回瞪。

“我看天,不行啊……”白玉龟嘟囔着转过身,满脸委屈。

尼玛,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夜色已深,但这片山脉中并不平静,还有很多强大的生灵在活动,一人一龟奔行不停,听到了一则消息。

龙家在这里感应到了上古龙族的气息,他们的尸骨埋葬在这里,有可能孕育出了龙脉。

有龙脉的地方就有龙气,这对于龙家来说,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东西,如果得到这些龙气,龙家将会诞生出更多激活龙族血脉的强者。

只是龙气这种东西,其他人很难吸收,但对于龙家来说,却根本不存在这种问题,借助这些龙气修炼,将能够真正地一跃成龙。

龙家这次之所以出动了很多的强者,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这些龙气,一路感应,终于确定了这块区域。

一座山峰已经被夷为平地,露出了一块巨大的条石,上面散发着氤氲的雾气,光彩耀眼。

但,无论怎么动手,龙家的人都无法将这块巨石收走。

“就是这块石头,不过应该是已经通灵,借助山川地势在抵挡,已经形成了一股势,不过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龙千仞的眼里有些兴奋,他是那些之前追杀楚越的老一辈强者之一,听到发现龙脉的消息,兴奋地赶过来,如今难掩惊喜,兴师动众不惜一切代价进入这里,终于有所回报了。

龙气,即便是上古时代也是极为稀少,珍贵无比,是真龙的血脉孕育而出,在这末法时代可以说已经成为了珍稀,对他们龙家来说更是无价之宝。

但如今这里竟然孕育出了龙脉,如果能够成功带出去,其中的龙气恐怕可以造就一个堪比真龙的强者。

“龟爷我跑不动了,不跑了……”白玉龟大口大口地喘气,连续加速奔行,到了这山谷这里终于坚持不住了。

“那算了,我把你这龟壳剥下来,我自己赶路好了……”楚越笑着威胁道。

“剥吧剥吧,死了也好,一了百了,省得被你折磨得生不如死……”白玉龟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而且它也看出来了,这蛮不讲理的家伙不会真的将它一锅炖了。

长篇都市小黄文

“你真打算罢工?”楚越嘿嘿笑着摸着龟壳,没事还这里拍拍,那里敲敲。

白玉龟浑身颤抖,被摸得一阵恶心,但这次却出奇地没有抗议,而是干脆趴在地上不搭理了,只是它嘴里仍在不停嘟哝:“摸吧摸吧,龟爷只当是被鬼摸了。”

“嗡”

光芒闪烁,楚越手里凝聚出黑白长剑,找了一个地方敲了敲,开始提剑在上面划了起来。

“啊,小子你在干什么?”白玉龟吓了一条,干忙回头,只见楚越提剑正在他龟甲上划圈了。

“你猜呢?这里龟壳比较薄,应该好打开!”楚越没有理他,一边划圈一边自言自语。

“小子你快住手,我跑,我继续跑还不行吗?”白玉龟吓得够呛,刚才还软趴趴的身子,此刻轰然爬起来,急溜溜朝着前面冲去。

“再前面一点,我察觉到了龙家人的气息,”楚越指着左前方,吩咐道。

“画个圈圈诅咒你……我找个猴皮筋做个弹弓打你们家玻璃……画个圈圈诅咒你……我找个猴皮筋做个弹弓打你们家玻璃……”白玉龟口中念念有词,神情沮丧但是速度飞快地朝着山谷深处冲去。

楚越坐在乌龟背上听得好笑,但却没有再吓白玉龟,而是皱着眉头想着,隐隐约约间,他觉得山谷中的东西对龙家很重要,以至于连他都放弃了追杀,应该是他们很想要的宝物。

“傻龟,我说过到时候要解除通灵契约,还你自由,你还记不记得?等会儿你要是好好表现,等我出去这里的时候,一定兑现承诺。”楚越沉声诱惑道。

“滚蛋,别整那些有的没的,龟爷我觉得现在挺好,”白玉龟不上当,很谨慎。

“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楚越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惋惜,道。

“少来这一套,你要是能解除通灵契约,龟爷当场直播吃翔!”白玉龟狠狠翻着白眼,回头看着楚越的眼神里满是轻蔑。

“你真的要直播吃翔?”楚越夸张地张大嘴巴,脸上满是于心不忍。

“你才直播吃翔,你全家都直播吃翔,我是说你如果能解除通灵契约,可是你能吗?”白玉龟没来由地昂起头,嘚瑟无边。

楚越不再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没多久,他的眉心渐渐地浮现出星辰魔方的虚影,缓缓转动间散发出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动。

察觉到背上没动静的白玉龟有些异样地回过头来,正想嘲讽几句,但当他一下子看到那星辰魔方的虚影时,先是一愣,随即脸上满是狂喜的神情。

长篇都市小黄文 全肉的小黄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