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的男女行房事小说 学长,别蹭君了,快进去

双方寒暄两句后,唐正阳带着庄林进了靠边的一座大帐篷里。

走进帐篷内,入目的是一片的人影,像三隐五家的几位家主,以及针王古童,这几位都在其中,此外,还有六七人,是庄林所不认识的。

古童等人看到走在唐正阳身后的庄林时,脸上浮出笑容,纷纷朝着他这边点头打招呼。

而那另外的几人,看到庄林时,都是面露诧异之色,其中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更是皱起了眉头来,脸上闪过一抹的愠色。

“唐门主,现在是重要会议,你怎么能带个晚辈后生过来呢?”西装男子眉头挑着,瞪着唐正阳,开口质问道。

帐篷内,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齐刷刷的朝着帐篷门口望去,古童等人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像三隐五家的几位家主,面露不耐之色。

孙家家主孙正方老先生,坐在靠近边缘的地方,眉头紧锁,目光扫向这西装男人,眼睛里面,可以察觉的厌恶。

“周处长,你误会了,庄医生的医术高超,我们可不敢在他面前自居长辈,他这次,是我们请来做救兵的。”唐正阳的眉头不经意的挑动,强带着笑容,很客气的说道。

这些天里,他们与这位政府官员之间相处的极为不融洽,这人自从来了以后,便是指手画脚,对他们三隐五家的人,更是呼来换取,似乎真把他们当做了下人,这让他们烦不胜烦。

学长,别蹭君了,快进去

虽然心里厌烦,但是为了顾全大局,他们也只能强忍了下来,反正双方之间的合作,也不会太久了,只要这边的危机解除了,大家也就各奔东西了,没必要撕破脸。

听完了唐正阳的介绍,这位周处长倒是愣了一下,眼睛再次落在庄林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庄林一番,随后嘴角微微翘起,鼻子里面哼了一声。

“医术高超?就他!哼哼,毛都没有长齐的娃娃,唐门主,你就算是想要抬举这个晚辈后生,也没有必要自降身份吧,传出去,免不得要让人说笑话了。”周处长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

站在唐正阳身旁的庄林,听到这周处长阴阳怪气的话,脸色沉了下来,虽然他也看出来了,这人之所以阴损自己,怕也是受了三隐五家的牵连,只是自己躺着中枪,就算是再好脾气,也要生气。

“周处长,唐门主,现在情况紧急,如果病毒蔓延开来,我们这些人,就都是国家的罪人了,我们赶快开始吧,别再耽搁时间了。”苏家家主,为人八面玲珑,眼看着就要冷场,适时的开口圆场。

唐正阳虽然好脾气,但奈何这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找碴,他这好脾气人,也存了一肚子的火气,几乎要爆发出来了。

“哼”苏家主出来打圆场,他也只好强压下怒火来,但还是狠狠的瞪了那周处长一眼,随后冷哼了一声,带着庄林径直进了帐篷,坐了下来。

被唐正阳当众瞪眼,那周处长仿佛受了摩达的屈辱,脸色变了又变,拳头攥的死死的,极力的克制后,方才没有当众站起来找唐正阳理论。

庄林看在眼里,心里头一阵的无语,这种时候,政府竟然派来这么个奇葩的官员,小肚鸡肠,爱面子爱与人争,这种人,也别指望他能帮上忙了,不坏事就谢天谢地了。

“好了,我们开始吧。”等到唐正阳坐下来后,孙正方站起身子来,目光扫所有人身上扫过,随后开口说道。

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也站了起来,打开了帐篷里面的那台显示屏,在显示屏上,出现了一张清晰的航空地图,正是这片山区的航图。

“这是侦察飞机刚刚发回来的照片,隔离区内的三十六处寨子,被感染的寨子,数目再次增加,到目前为止,已经增加到了三十二处,情况已经非常严峻了。”

庄林看向显示屏,航图上,整个隔离区,纵深约有三十公里,在这个区域里面,红色蔓延,覆盖了大半的山区,只有最边缘地带里,还是正常的颜色。

显示屏上的图片转换,随后出现了一组清晰的照片来。

这是一组有关于山民寨子的照片,照片里面,整个寨子死气沉沉,在空阔的街道上面,几个身体佝偻干瘪的人仰着头,朝着天空张望。

这些照片的分辨率极高,甚至都能够看清楚人的毛孔。

详细的男女行房事小说

这些个人,脸上的肌肉已经萎缩,看上去,就像是从坟墓里面爬出来的死尸一般,呆滞麻木,特别是那双眼睛里面,空洞异常,看不到丁点的光泽。

看着照片上那一个个鬼一般的人影,庄林的瞳孔收缩起来,实在有些难以相信,世间竟然有这样恶毒的病毒,能够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这行尸走肉一般的鬼东西。

行尸走肉!

当脑海里闪过这个词语的时候,他大脑深处,有某些东西被触动了,依稀之间,他想起了自己在楼兰古墓里遇到的那个可怕古尸。

他大脑里面有种说不上的感觉,总觉得这些行尸走肉般的鬼东西,冥冥之中,似乎跟那死而复生的古尸之间,有几分的相似之处。

只是他想要找出来这相似的地方,可却怎么也做不到。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念头呢?这些被感染了病毒的西南山区山民,怎么会跟楼兰沙漠里的古尸有联系呢!”他晃了晃脑袋,将那有些不切实际的念头给抛开,随后自嘲了一句。

这西南山区距离楼兰沙漠,相隔了数千里,再说了,那古尸,已经被他斩杀掉,如今,整个尸身都在他的药园里面装着呢,怎么可能有联系呢。

他的目光再在那显示屏上扫了一眼,随后心神沉入到了扳指内的药园里面去。

就在药园的角落里,那具长满了黑毛的古尸,静静的躺在那里,虽然已经身首异处了,但是在这古尸上,依旧能够看到,那若有若无的丝丝黑气。

而在另一处地方,那枚黑色的珠子,没有任何凭依,悬浮在半空里面,上面黑气缭绕吞吐,看上去很是诡异。

这些日子来,庄林也曾研究过这枚黑色珠子,但是始终都没有任何的收获,只能够感知到,这黑色珠子内蕴含的那股可怕的能量波动。

就他估计,如果这枚黑色珠子内的能量爆炸了,所产生的爆炸波,甚至足以将一座小镇轻易的抹去,实在不知道,这珠子,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唐门主,你们手里,有没有病原体?”等到会议结束,众人离开后,庄林对唐正阳问道。

这些行尸走肉与古尸有关,这个有些荒唐的念头,自从在他大脑里出现,就在他脑海里盘桓,挥之不去。

虽然这念头是有些荒唐,但既然出现在了脑海里面,那他就有必要去亲自验证一下,是真是假,等看过受感染的病原体后,也就一清二楚了。

“前几天我们抓到的几个病原体,都已经送到了国内各大实验室,现在,我们手头上也没有现成的病原体。”唐正阳摇了摇头应道。

没有现成的病原体!

那这么多科研人员和医者呆在这里到底在做什么呢!

庄林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来。

“这件事,我们也没有办法,政府方面的人,明确的规定,营地里面,不允许留有病原体,以避免病毒的扩散。”看出了庄林的不解,唐正阳开口解释道。

详细的男女行房事小说

因为害怕病毒扩散,就禁制科研人员在营地里研究病原体,这不是因噎废食吗!这什么奇葩人物搞出来的奇葩规定啊。

“唐门主,那这么多科研人员医者每天在这边都做什么?不会是每天都只是开会吧!”庄林心里想着,随口问了一句。

“哼,不是每天,只是两天开一次会。”唐正阳咧了咧嘴,冷冷的应了一句。

听到唐正阳的回答后,庄林都有些愣神,国家安危,在这里,竟然成了玩笑,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大搞形式主义,这岂不是拿国民安危当玩笑吗。

不正常,这里面,有些太不正常了点。

病毒这事,可不是玩笑,政府岂会不重视,这个时候,派来的主政官员,最次也是部长一级的大员,而那个周处长呢,年龄不过四十岁出头,一看就知道是个靠着连带关系爬上去的纨绔。

明知道这边情况紧急,政府方面却只是派了这么一个纨绔过来,大搞形式主义,如果不是政府高层集团晕了脑袋,那么只能说明,政府高层另有打算。

可是,政府高层到底想做什么呢!

想来想去,庄林也实在想不出来,政府方面这么做,能有什么好处,除非是说,政府方面已经找到了消灭病毒的方法。

消灭病毒的方法!

想到这里,庄林整个人惊醒了起来。

他的目光望向远处,在那里,是另外的一座营地,营地周围,随处可见全副武装的军人,至于营地里面有什么,根本看不到。

“唐门主,对面那座营地是什么情况,为何周围有那么多的守卫?”

“我也不清楚,我们这边的营地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对面的营地也开始建立了,这营地里面也不知道有什么,把守的极为严密,除了军方的人外,任何人都严禁接近。”唐正阳望了一眼对面那营地,摇着头说道。

“哦”庄林哦了一声,没有再去问什么,只是目光又在那营地扫了一眼,之后便收了回来。

反常即为妖,对面那座营地,无不透露着一股的邪气,庄林心里踌躇着,自己是否在晚上的时候,悄悄溜进去瞧一瞧。

“算了吧,好奇心杀死人,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活捉一个病原体,分析其致病的病毒。”他摇了摇头,抛开了夜探营地的念头,心里自语。

……

在营地内吃过了午饭后,庄林回了自己的帐篷,准备休息,古童来了。

“古先生。”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古童,庄林坐了起来。

“小庄,这么早就准备睡了。”古童进了帐篷来,看着简易床上的庄林,笑着说道。

“实在没事可做,就想着早点睡觉,明天也好早点起来,进山去瞧瞧。”庄林苦笑一声,他也不想这么早睡觉,可实在是找不到可以做的事情,只好睡下了。

学长,别蹭君了,快进去

山区内的信号本来就很差,可是现在,某些人又对这一区域的信号做了屏蔽,手机没有信号,上不了网,也打不成电话。

“你要进山区?”听到庄林说要进山去,古童的眉头锁了起来。

“怎么了,古先生,有什么不合适的吗?”看着古童脸上闪过的异常表情,庄林心生疑惑,稍稍压低了声音,开口问道。

自从来到这里后,处处都透露着古怪,这让他总忍不住想要找人问一问,却又不知道该去找谁。

“我离开燕京之前,庄老私底下约见过我,他知道你也会来西南,所以让我带给你两句话。”古童犹豫了一下后,目光帐篷门口望去,确定了外面没有人后,方才走近到了庄林身旁,压低了声音,对庄林说道。

庄林的眼睛猛的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古童。

爷爷要古童带话给自己。

他将自己的那一缕心神之力外放,方圆十米范围内的一切都尽收眼底,自己帐篷的周围,并没有外人偷听。

“古先生,你切说吧,方圆数米内没有任何人。”

古童不是那种一惊一乍的人,既然他这般小心,想必爷爷让他带给自己的话,非常的重要,甚至可能与这一次西南之事有关,安全起见,还是小心的为好。

“庄老让我告诉你,西南之事,是个局,你来了西南后,切莫莽撞行事,凡事莫要出头,最好是走个过场,等事情结束后,立刻离开西南返回泉城。”古童低声说道。

西南之事是个局!

庄林心里一惊,随后也就释然了,难道自己来了以后,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透露着古怪,原来是有人在这里布局。

只是在清楚了这是一个句后,他心里又开始了猜测,那布局之人,到底是谁,是政府高层,还是那洞天福地的修士呢!

这两者都有可能,甚至有可能是政府与修士之间联合布局。

可问题是,他们布了这个局,又是想要算计什么人呢?

“古先生,除了这些,我爷爷还有没有其他叮嘱的?”沉思许久后,他吸了一口气,再次望向古童,开口问道。

“庄老说的就这些了,除了这些,再没有其他的话。”古童摇了摇头,应道。

“恩,谢谢古先生了。”虽然没能知道更多的消息,但是能够知道这是一个局,庄林也很知足了,对古童道了一声谢。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记得,这些日子,尽量呆不要进山去。”古童似有忌惮,也不敢在这里过多的逗留,说完话后,便起身离开,临走的时候,又叮嘱了庄林一句。

等到古童离开后,庄林全然没有了睡意,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帐篷门口,月色之下,望向远处,在那里,那座营地灯火通明,其间,人影晃动,他极力想要看个清楚,但目力似乎被什么阻拦了,什么也看不清楚。

详细的男女行房事小说 学长,别蹭君了,快进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