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乖~我轻点 忍一会儿 你想要我吗hi文

“你知道博武在哪吗?”

“知道。”

张明远忍不住问道,“怎么杀?”

“天运宗天级武者全部出动,我们会正面牵制住博武,但想要杀他,就得靠你了。”

“行,我去准备炮弹。”

“不行。”天璇认真说道,“四对一,本就惹人耻笑,若再借助热武器,我们可就真要没脸见人了。”

天璇认真说道,“我会拼命缠住他,你用无坚不摧的龙牙匕刺穿幽神战甲就行了。”

“好吧。”张明远也只能点了点头。

看着满脸认真的天璇,张明远也是醉了。

狗屁的武者尊严。

在军人眼里,杀人就得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借助所有能够借助的条件。

当然,若非因为博武等人也有这一文不值的武者尊严,他张明远也早就死在了太行山深处了。

该说他们什么好呢?

迂腐,还是可爱?

“走吧,现在就出发。”

……

天玑也掠出了小楼。

在天璇的带领下,一行人激射向了太行深处。

天璇,天级八重;

紫微,天级七重;

天玑,天级六重;

亲眼看过博武依靠幽神战甲的防护,在牧家四名天级九重武者的围攻下,都能坚持那么长时间的张明远,对这次复仇,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他之所以选择同行,一方面当然是为了调虎离京,暂时支开孔真这只老狐狸,趁机强势打压孔家,但最主要的原因则是经过激战巨蟒的那次生死危机,他已经认可了天璇,把他当做了兄弟。

你想要我吗hi文

兄弟有事,张明远从不袖手旁观。

经过大半夜的疾驰,四人抵达太行深处。

天璇猛的止住脚步,指着前方山峰说道,“博武就在前面。”

“你怎么知道?”张明远忍不住问道。

“玉衡在博武身上留下了印记。”

张明远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印记?”

“这是天运宗的秘密。”天璇认真说道,“天运宗的天级武者,都有这个能力。”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张明远牢牢记住了天璇之言。

假以时日,待他杀进隐秘世界,十之八九还得与天运宗逆天派系发生冲突。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他杀了天运宗的天级武者,他同样有可能被天运宗人跟踪印记展开追杀。

好在,天权和玉衡虽然一心想着逆天行事,却都很明白事理。

人是他杀的不假,可他们的真正死因却是被博武bi着去送死的,所以,玉衡才在博武身上留下了天运宗特有的印记,让天璇等人给他报仇雪恨。

“现在怎么办?”张明远低声问道。

“既然来了,自然是一战。”天璇沉声说道,“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把博武引过来。”

“二师兄,我陪你过去。”紫微认真说道,“你和我,应该不至于让博武忌惮。”

“你们没跟博武打过交道,不知其人。”天璇也认真说道,“我跟他有过一次合作,其人狡诈,而且极为谨慎,不到bi不得已,绝不会亲身冒险。”

这一点,张明远深有体会。

上次鏖战,直到战至最后一人,博武才亲自冒险,全力争夺龙牙匕。

博武其人,确实狡诈。

一直到成宓惨死,就剩他和张明远火拼时,才底牌全出,硬生生抵挡住了那么猛烈的爆炸。

张明远一点都不怀疑,就算成宓没被他坑杀,她也会被博武给干掉。

两人等级相同,真实战力也相差无几,但底牌之雄厚,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博武不仅拥有幽神战甲的雄甲,还拥有将等级强行提升到先天武者搏命手段。

除此外,他还有对抗搏命绝学虚弱期的丹药。

以至于,虽然他被牧天谷给算计了,也能安全脱身。

“你们隐蔽起来吧。”天璇认真说道,“我去把博武引过来,这里是个合适的伏杀地点。”

“你无法压制心跳,暂时离开。”天璇看着张明远,认真说道,“天级武者的敏锐,超出你的想象,心跳声会出卖你的位置。”

“好。”

看了眼山谷地形,张明远就毫不犹豫的抽身而退,远远离开了山谷。

天玑和紫微则立即隐藏在了茂密的枝叶中,张明远则将透视眼发挥到极致,才蓦然发现,天玑和紫微的心脏居然都停止了跳动。

天级武者的伏杀,果然非比寻常。

这个山谷,的确是个合适的伏杀地点。

你想要我吗hi文

两面悬崖,两面陡坡。

只要博武进入峡谷,就很难逃脱,但问题是,如果博武再次施展出搏命绝学,强行提生成先天武者的话,这里却就不是绝佳伏杀地点,而是自己给自己选定的坟墓。

“天璇,你知不知道博武有一种可以强行将自己提升成先天武者的搏命绝学?”张明远忍不住问道。

“知道。”天璇不假思索的说道,“那是一套残本拼命绝学,是我和他合作那次,从一个上古废墟中得到的东西。”

“你会吗?”

“不会。”

“那种功法,伤害太大,所以,分配斩获时,我没选。”

天璇沉吟了一下说道,“你放心吧,那套功法一旦施展,十天之内,就不能再重复施展,否则,就不是强行提升等级了,而是自杀。”

“而且,我推演过星象,这一战,没有杀劫。”

张明远还想说点什么,但想了想,又选择了放弃了。

天运宗与众不同,他们能通过星象未卜先知很多事情。

唯一的不同。

顺天派系,顺势而为,推演星象的目的,是为了避凶趋吉,转危为安。

逆天派系,逆天行事,他们推演星象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现危机,然后,针对可能出现的危机去周详计划,改变命运和结局。

就像天权和玉衡,明明都从天象中推演出争夺龙牙匕是一场杀劫,可却偏偏要做诸多安排,试图改变命运。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

天璇是顺天派系,不会强行逆转星象的提示。

既然天璇说这不是一场杀劫,张明远也就干脆放宽了心。

透视眼中,博武就隐藏在前方山腰处的一个山洞内,他的苍老已经完全逆转,但气息却明显虚弱了很多。

听到天璇的破空声,博武瞬间冲出了山洞,全神戒备起来。

“天璇,你怎么来了?”看到天璇,博武忍不住皱紧眉头问道。

“你不该bi死天权和玉衡。”

博武冷声说道,“人是张明远杀的,跟我没什么关系。”

“那就战吧。”天璇也懒得废话,直接祭出了软鞭。

博武微微眯起双眼,冷喝道,“你走吧,看在我们合作过一场的份上,我不杀你。”

“你若处在全盛状态,我也就不会来了。”

“这么说来,你是要乘人之危了?”

“若不这样,我肯定没法给天权和玉衡报仇。”

“就算我不是全盛状态,照样能杀你。”博武大怒,猛地展开身形,激射向了天璇,右拳狂暴而出,凝实的拳影激射向了天璇的前胸。

天璇毫不犹豫的抽身而退,与此同时,手中软鞭化作长枪,直刺博武的咽喉。

“雕虫小技,哼。”低声冷喝中,博武用元力催动了幽神战甲。

电光火石间,幽神战甲覆盖了博武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

宝贝

“当。”

刺耳的金属交鸣声中,软鞭的尖部与幽神战甲碰撞出刺眼的火花。

“幽神战甲怎么会在你手中?”天璇大惊,急速飞退到十米开外,警惕的戒备起来。

“哼。”博武冷哼一声,说道,“为什么不能在我的手中?”

天璇毫不犹豫的飞身而退。

“现在想走,晚了。”

博武紧追不舍,速度之快,更胜天璇。

看不出来嘛,君子天璇,居然也是个演技派。

不过想想也正常。

常年生活在刀光剑影中,哪有易于之辈?

天璇是君子,不是笨蛋。

真正的无脑儿,根本不可能在残酷的隐秘世界中长久成活下来,除非一出娘胎就是绝世高手,亦或是背景极其恐怖,强大到了无人敢惹的程度。

区区一座小山而已,怎够两人高速驰骋?

片刻而已,天璇就已经冲入了山谷。

博武紧随而至,但却生生止住了脚步,警惕的打量着适合展开伏击的山谷,但天璇却去速不减,头也不回的激射向了前方。

博武终于又动了,紧追向了天璇。

就在博武冲入山谷之际,借助地形完美隐去身形的紫微和天玑立即跳了出来,截断了博武的退路,天璇也猛地折返了身形,激射向了博武。

博武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天璇,还有什么招数,都一并亮出来吧。”博武警惕的戒备着周围,冷声说道。

“没有了。”

博武冷声说道,“就凭你们三个,也想杀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

“天璇,我劝你还是乖乖退走吧,否则,你们可就一个都走不了了。”

“博武,你少在这装腔作势。”天璇也冷声说道,“如果你不是暗伤未复,你会如此好心?”

博宇紧盯着天璇,足足十秒,才浮上满脸冰寒的笑容,“天璇,我承认我用过那本残篇上的搏命绝学,那又如何呢?我有幽神战甲护体,杀你们,绰绰有余。”

“或许是,或许不是。”天璇认真说道,“但我从星象中得到了提示,这不是一场杀劫。”

博武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双眼中一闪而过的犹豫,出卖了他的心思。

看来,博武对天璇推演星象的能力,有着很深的忌惮。

片刻后,博武冷喝道,“天璇,你当真要跟我死磕到底吗?”

“博武,战吧。”天璇手中的软鞭,再次化作一柄笔直的钢枪,“天运宗的规矩你是知道的。”

“既然你们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博武猛地运转元力,幽神战甲也瞬间延伸开来,将博武完全笼罩其中。

“杀。”

咆哮震天,博武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狂暴无匹的右拳,毫不留情的砸向了天璇的脑门。

“杀。”

博武动,紫微和天玑便也纵身杀到,天璇手中的软鞭立即化直为柔,恍如捕猎的灵蛇一般,瞬间倒转过来,缠向了博武的腰部。

宝贝

幽神战甲给了博武莫大的信心,他直接无视了天玑和紫微的攻击,也无视了倒转而来的软鞭。

右拳狂暴,蛮横砸下。

电光火石中,天璇猛地挥出了左手,挡住了博武狂暴无匹的一拳。

“咔嚓。”

关节脱位声清晰响起,依靠幽神战甲的防护,博武毫无无损,而天璇的肘关节,则在狂暴的碰撞中直接脱位。

说时迟,那时快。

倒转而来的软鞭死死缠住了博武的腰部,与此同时,天玑和紫微也瞬间杀到,一刀一剑,重重劈在了博武的后背上,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

张明远也不再隐藏身形了。

“杀。”

咆哮震天,张明远从两百米开外激射而来。

“一群蝼蚁,哼。”

博武大怒,猛地抬起右脚,蛮横踹向了天璇的腹部。

天璇不甘示弱,右腿瞬间横扫而出,与博武的右腿硬憾在了一起。

天级武者的攻击,何其恐怖?

力度、速度,都是张明远只能仰望的存在。

张明远一点都不怀疑,博武的这一腿,绝对能轻松干掉他。

“砰。”

“咔嚓。”

沉闷的巨响中,夹杂着骨头碎裂声。

不用看也知道,受伤的肯定又是天璇。

眨眼而已,张明远也已杀到。

“杀。”

放声咆哮中,张明远猛地高高跃起,纵身扑向了博武。

看清张明远的面容,博武大吃一惊,怒道,“蝼蚁,你居然还没死?”

“你都没死,老子怎么能先死呢?”

“蝼蚁就是蝼蚁。”博武不屑的冷喝道,“这次,我看你还能往哪逃?”

冷喝中,博武的左拳狂暴而出,狠狠砸向了张明远的前胸。

博武的攻击,快到极致。

“博武,拿命来。”

咆哮震彻山林,张明远的右拳变成了一只黝黑的爪子。

“当。”

金属碰撞的闷响中,张明远被博武一拳砸飞。

高速倒飞中,真正的龙牙匕从储物戒中弹出,被张明远用也已变成了黑色爪子的左手使劲甩出。

“不自量力,哼。”

博武直接无视了张明远扔出的龙牙匕,再次抬起右脚,毫不留情的踹向了只剩单腿站立的天璇。

避无可避,天璇唯有迅速侧身,避开致命要害。

“死吧。”

癫狂的咆哮中,博武的右脚重重踹在了天璇的腹部,将天璇踹得倒飞而出。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天璇倒飞而出之际,龙牙匕也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刺向了博武的心脏。

对幽神战甲有着绝对信心的博武,不闪不避,反而猛然加速,激射向了天璇。

轻视蝼蚁的代价,很沉重。

“哧。”

利刃划破白纸的脆响,清晰传入众人的耳际,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注视下,其貌不扬的龙牙匕轻松穿透了幽神战甲,深深没入了博武的心脏。

博武猛然止步,呆若木鸡的看着被他完全无视的龙牙匕,浮上了满脸绝望之色。

异变再现。

博武的面容瞬间变得苍老起来,黝黑色的幽神战甲,也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浅,而透视眼中,张明远又清晰看到,龙牙匕已经在疯狂掠夺博武和幽神战甲内的能量。

“龙……龙牙匕?”博武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张明远,认真问道。

“恭喜,你猜对了。”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张明远,站起身来,冷笑说道,“杀人者,人恒杀之,博武,你也有今日?”

“我……不……”博武用择人而噬的目光紧盯着张明远,艰难说出了最后两个字,“甘……心……”

话语刚落,博武无力摔倒在地面上。

双目怒睁,暗淡无神。

宝贝 乖~我轻点 忍一会儿 你想要我吗hi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