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出轨?聪明女人忍辱负重“整死”你

叶明倩保持清爽的短发,瓜子脸尖,高鼻深眼,樱桃小嘴,叫美女。然而,浓浓的眉毛似乎暗示着柔弱女子的外表其实是一颗固执的心。

叶明倩目睹了丈夫何志伟出轨的整个过程,她没有当场翻身,她甚至没有向丈夫提起,她选择了忍耐,选择了积蓄力量。然而,即使一个女人的心是坚强的,与她的丈夫日夜守着这样一个秘密,也会使她身心疲惫。然后,在感情的防波堤的边缘,叶明倩选择向我倾诉她的心。

7月15日下午4点,她的丈夫何志伟开车离开了公司。我赶紧拦下一辆出租车,跟在后面。是的,这是有预谋的跟踪。在此之前,有很多线索指向同一个答案,我只是想亲眼看看。

大约20分钟后,何志伟的车停在了五罗路的一幢大楼前,一个留着长发的高个子女孩径直钻进了他的车里。那个女孩不如我,大师说,但她还年轻。出租车司机是一位热心的大哥,给了我很多宝贵的建议。我想知道现在是否有越来越多的人要求他们跟踪他们,以至于他们已经习惯了。

很快,何鸿燊就把车开进了群光广场的地下车库。他们明明要去逛街,我心里一横也跟着进来了,义无二顾的司机哥答应在门口帮我,提前阻止他智威出门。不是周末,商场里人也不是很多,我戴着墨镜,在各种店铺里仔细寻找自己的踪迹。突然回头一看,何志伟正坐在一家高档女装专卖店里看手机。4.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当时的感受。我本能地退到一边,从阴影中看着。女孩从试衣间里出来,换上了一件亮粉色的改良旗袍,一步一步走向何志伟,仿佛在问他好看不好看。何志伟赞许地点了点头,跟着服务员去结账……我利用空隙逃跑。

敢出轨?聪明女人忍辱负重“整死”你

上了出租车,司机大哥看着我,递给我一张纸巾,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都哭了。一旦泪水夺眶而出,他们无法停止。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强大了。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但是看到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我还是很痛心。“他们出去。他们还和我们在一起吗?”司机提醒我。我使劲地点点头,既然我跟着他,我就跟着他走到最后。

十多分钟后,他们的车驶进了熊丘大道附近。在这里,我真的要感谢好司机哥哥,从人群中光广场出来的我的眼泪一直没有停止,心情一直处于崩溃的状态。司机大哥没有丢下我耽误他的事情,而是一直对我敞开着,听我喋喋不休。我不知道如果没有那个好心的哥哥的陪伴,我是否能坚持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他们终于出来了。半小时后,他们到了楚王那里。我看见他停下车,殷勤地帮那姑娘开门。女孩下了车,早已换上新买的旗袍,旗袍勾勒出她年轻美丽的身材凹凸有致,披肩长发在脑后盘成一个髻,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她和曼妙勾住了何志伟的手,两个脑袋凑在一起,有说有笑。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我看到我的两个朋友和他到了。我的心一点一点地碎了,一点一点地烧了,变成了灰色的尘土。我应该知道我在他的世界里什么都不是。

司机哥哥小心翼翼地问我:“进去吗?”我可以陪你。”我呆呆地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进去?>当着很多朋友的面告诉何志伟,“我跟踪你了”,然后带着蓬乱的头发冲上去跟那个女人打架?其实,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想亲眼看看只是想让自己放弃。

也许我们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2003年暑假,当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去了一家小公司半工半读。何志伟是这家公司的销售经理,也是我的顶头上司。他似乎对我一见钟情,并热情地追求我。他对我太好了,几乎把我宠坏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初中毕业前就工作了。那时,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以为真爱可以克服一切隔阂。

2004年冬天,我意外怀孕,宫外孕。我为此付出了可怕的代价,摘除了我的左侧输卵管,在我的小腹上留下了一道坚硬的伤疤。我们的爱开始变质。可能是担心我不能有孩子,何志伟的父母坚决反对我们的关系。久而久之,何志伟的态度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许多隐藏在爱情这层温情面纱下的真性情开始显露,愤怒、毒舌、低质。我也是一个固执的人,从那时起冷战就在两人之间飞来飞去。

但我们最终结婚了。我向他求婚。我甚至强迫他娶我,因为我不敢面对我肚子上的伤疤。我该如何向下一代解释呢?你的阑尾切除了吗?当我得知我们要结婚的时候,我的父母、我所有的亲戚和朋友,包括我的同事都反对。我的父亲告诉我,“年轻人不会犯错误。他们应该在犯错后珍惜余生。”我哭着对爸爸说:“对不起,爸爸,我回不去了。”

敢出轨?聪明女人忍辱负重“整死”你

没有婚礼,没有戒指,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我和他的家人一起吃饭,然后结婚了。婚后,我们的生活不是甜蜜的,而是平淡的幸福。我曾经认为这是美好的一天。三年前,当他决定自己创业时,我碰巧怀孕了。他不想要孩子。他的事业刚刚起步,他希望我全力以赴帮助他。然而,对我来说,孩子是一种福气。在一次宫外孕后,我多次从噩梦中醒来,担心自己永远都没有权利做母亲。我怎能辜负上天对我的恩情呢?我对何鸿燊的游说无动于衷,坚持要生孩子。

在过去的三年里,何志伟的生意蒸蒸日上。我怀孕了,生了孩子,哺乳了,全身心投入到我作为母亲的新角色中,甚至辞掉了我的工作。不知不觉中,我渐渐与他的生活失去了联系。

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对我说的话也越来越轻蔑。虽然他并不富有,甚至不是真正的富有,但在他看来,钱似乎可以应付一切。有一次,我们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了起来,我伤心地说:“如果你再这样对我,你将永远失去我和我的女儿。”他竟然说:“你不想用你的女儿来威胁我,你现在就可以把她带走,我不在乎。”现在,一切都是为了钱,我可以有一个儿子。”我盯着他,几乎忘了反驳他。我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刻薄的话。我以为他认为他的女儿是个宝贝,但在他心里他什么也不是。金钱真的能把人的思想扭曲到这种程度吗?

虽然我亲眼目睹了何志伟出轨的整个过程,虽然我很伤心,但我还是选择了忍耐,我甚至没有向何志伟提起这件事。除了我可爱的女儿,我在这个城市没有亲戚。我不想被动。我更害怕失去我的女儿。事实上,从我追随他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决心要离开他,只是给自己定了一个最后期限。在这个期限内,我必须完成三件事情:第一,我必须完成吴大学的MBA课程,为我未来的职业发展奠定基础;第二,学习一门外语是职业规划的一部分。第三,买一个自己的真正的家,这样你和你的女儿就有地方住了。当这三件事都做完后,我就该跟他说再见了。

当然,这些想法是我在最理智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话。然而,大多数时候,负面情绪占了上风,晚上我无法入睡。一天晚上,我睡不着。我像个幽灵一样在房子里转来转去。拿起何志伟的衣服,我想起了他和那个女人,肚子一胀,我不禁作呕起来。我想,这样下去,别说三年,甚至三个月,我都坚持不住了。

“你既然忍受得这么久,为什么不公开跟你丈夫谈谈呢?”记者不禁问叶明谦。“如果你正确看待事情,唯一的结果就是离婚。可是现在离婚了,我不但少了一分钱,还欠了几十万的债。那么我可能会失去对女儿的监护权。”叶明谦平静地说。

何志伟创业之初,我用他的信用卡透支了十万给他做启动资金。贺志伟的公司虽然发展得不错,但只是固定资产增加了,营运资金并不充裕,因此这张10万的卡账户到现在也没有还清。此外,无法提取营运资金意味着我没有任何财产。我对自己的生存能力毫不怀疑。我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我只是想为我女儿未来的生活创造条件。毕竟,我没办法争取到这家公司的实力。

我希望我能通过!

敢出轨?聪明女人忍辱负重“整死”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