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性如罂粟毒蚀他的灵魂

一夜的性爱像罂粟花一样吞噬着他的灵魂

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一件冬天黑白混搭的衣服在我面前慢慢地坐了下来。由于工作压力大,在星城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工作的高级工程师贾怡喜欢在周末去公园跳舞,用优美的旋律来释放自己的情绪。无意中在星城的一个舞厅里,她遇到了一个名叫三枫的男人,他把他看作是一个很好的异性朋友,没想到他是这个舞厅里的“钩男”,舞厅里是鱼塘,他是渔夫,一个女人在他的“诱饵”诱惑下,成了他的猎物

“你知道吗?我喜欢三枫,喜欢和他跳舞,喜欢和他聊天,但不能接受他低人一等的性格……”知识妇女无奈地告诉记者心中的烦恼……

舞厅邂逅“成功人士”

2010年1月1日下午,星城“天琴”舞厅一片昏暗,舞曲在空中飞舞。当我第一次来到这样的舞厅时,我感到很不舒服。这时,一位高大、成熟、阳光灿烂的中年男子伸出右手,优雅地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美女,我可以请你跳舞吗?”我站起来,微笑着跟着他来到舞池。他的舞技很好,动作简单但有变化,高度起伏自如。中场休息时,从他简短的话语中,我知道他的名字是三枫,在星城一家大公司担任总经理兼董事。他说我有知性女人的魅力,想请我吃饭。由于是第一次见面,我礼貌地拒绝了他。

一夜性如罂粟毒蚀他的灵魂

一夜的性爱像罂粟花一样吞噬着他的灵魂

接下来的舞会,一个叫墨子的高个子男人邀请了我。在轻盈的歌舞中,墨子细心地提醒我以后少和三枫共舞,“他在这个舞厅里跳了很多年,找到了‘钩’这个目标。”

“摆脱困境?我有点困惑。墨子笑着说:“就是把女人勾到床上去。”我笑了笑。他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来娱乐的。我和墨子走到舞池,轻音乐响起,灯光暗了下来,几对情侣拥抱得越来越紧……这是一种“黑灯舞”,可以混水摸鱼!

三枫似乎对“黑光舞”没有兴趣,他像绅士一样坐在我身边。我们轻松地说,说跳舞,说跳舞的朋友,说工作……在我看来,他并不像墨子说的那么脏。也许墨子嫉妒了,我想。但我有点喜欢他。他成熟、理性、聪明、成功。

舞会结束了。三枫在门口等我,他坚持邀请我共进晚餐,“新年第一天,几个朋友在一起。”我被他的真诚感动了,上了他的车。

一夜的性爱像罂粟花一样吞噬着他的灵魂

晚餐,星城一家高级餐厅。三枫邀请了公司经理、杂志编辑、大学教授三位朋友,在新年的祝福下,大家举杯共饮。三枫的妻子常敏没有来吃饭,“她去美国看儿子去了。”她说:“我儿子是拿全额奖学金去美国上大学的。”三张幸福的枫叶脸。

分手了,我和三枫分别留下了对方的手机号码,多了一点。

“幸福围城”外的诱惑

第二次在“天琴”和三枫跳最后一快三,他开车带我到湘江转了一圈。宁静而遥远的江景钩住了三枫,他和常民在河边幽会浪漫。

17年前,在一所大学的校庆晚会上,已经成为父亲的三枫和常敏一见钟情。常敏比三丰小三、四岁,在兴城一家医院做行政工作。她很高,是个好歌手,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经过半年的热恋,三枫不顾恋人的哀求,带着三岁的儿子和常民进入了新的“围城”。婚后,常敏坚持没有孩子,三枫把常乐的儿子当成自己的。为了培养常乐,常敏几乎牺牲了自己的娱乐时间,看电视只选择教育频道……三枫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照顾昌珉。

一夜的性爱像罂粟花一样吞噬着他的灵魂

三枫说,只要不出门,他就会在下班后第一时间开车送常敏回家;如果他走在漫长的商务旅途中,他会写情书,发送短信来表达他的失踪chang分钟。

一旦三枫在武汉工作,当天不能返回长沙,那天晚上他没有看电视,chang分钟写一封情书。第二天他回到家,情书一星期回到家,张敏感动地给了他一个吻

听着他甜蜜的故事,我的心也被感动了。

夜色迷离,三枫送我穿过书院路回家,他指着附近的小区告诉我,他在这里买了一间二手小卧室,他一定要我去看看,帮他设计如何装修。

一夜性如罂粟毒蚀他的灵魂

小卧室在五楼,我刚进门,他就紧紧地抱着我,在我耳边暖暖地说着“我喜欢你”我觉得他明亮的眼睛像一个诱人的错误的来源,他是如此温暖,真诚,奇怪的感觉涟漪在我的心,我知道它是从我的心底最真实的不安。但在这种微妙的不安之后,我面无表情地说:“对不起,我得走了。我爱我的丈夫。”他失望地摇了摇头。

一夜的性爱像罂粟花一样吞噬着他的灵魂

一天下午,一个月没见的三枫突然叫我去吃饭,他说为了弥补他上次的失礼,还要庆祝他的生日。我很惊讶。那天也是我的生日。我们点了两瓶啤酒,还点了我们都喜欢的湖南菜。

在两个小时的喝酒聊天之后,我对三丰有了更多的了解。三枫爱打羽毛球,“蒸发”这个月,他正在为省羽毛球比赛做准备,他亲自和他带领的队伍在这次比赛中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我们很久没去跳舞了。我们去跳舞庆祝生日好吗?”晚饭后,我和三枫去了“天琴”。刚进入舞池,我就看到了墨子和他的搭档小君。

走出舞厅,三枫提议打开房间,我说:“做朋友,纯点好吗?”他不再坚持了。

虽然我再次拒绝,三丰在《天琴》中看到我仍热情地邀请我跳上几支舞,我享受着他带给我的喜悦和满足,旋律激荡。

一夜的性爱像罂粟花一样吞噬着他的灵魂

“一夜性爱”就像毒死他灵魂的罂粟花

“五一”的晚上,闺蜜乖乖约了几个朋友出来喝茶。她邀请了大学时的好友谭宇,没想到带来了墨子和小君。谭榆是墨子的妻子的表妹,她通过墨子认识了自己的同事肖军。

酒吧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街上没有灯光,也没有人。墨子严肃地对我说:“雨是由三枫树下的!”他们跳舞相遇。三枫很受女人欢迎,每次跳舞后都要开车送她回家。有一次,从‘天琴’出来,三枫带她到书院路那间小卧室……>后三枫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在‘天琴’看到她后居然不理不睬。离婚后梦想得到三枫生活照顾的秦雨从未来到过“天琴”这个伤心的地方。

三枫在舞厅里的“勾搭”八卦不时钻进我的耳朵,说自己曾经玩过“一夜情”,会像对方扔垃圾一样,然后盯着下一个目标有一次,我竟然在小区门口看到了“天琴”,一个舞者在三枫的车里和他接吻后,车

我开始从心里鄙视三枫。我找了个机会约了三枫吃饭,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你活得真没味道!污秽!”

一夜的性爱像罂粟花一样吞噬着他的灵魂

三枫似乎有点感动,说:“我真的堕落了!”我说:“你就不能找回你自己吗?”去吧,你会毁了自己,毁了一个幸福的家!”

“每次我去舞厅,我都提醒自己,我不能对我的妻子做任何错事,但我无法控制自己。”三枫喝了一大杯啤酒,沉默了几秒钟,“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一夜性如罂粟毒蚀他的灵魂

但是“鱼钩”就像毒品,一旦你吸进去,就出不来了。

4个月后的一个周六晚上,墨子发给我一些他和晓君车偷偷把三个枫和一个性感的女人从学院路上的小房间亲密照片,墨子说:“这是三枫今天下午tianqin的“收获”。你真丢脸!”

“耻辱!我对那几句艳照也心狠手辣的骂了三枫,我对嫦娥的感伤,她对爱情的坚守,奉献了一切,可换来的却是丈夫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一夜的性爱像罂粟花一样吞噬着他的灵魂

我想用我朋友的真心把三枫拉回正常的轨道,但我无能为力。“胡克”,谁来救赎你堕落的灵魂?

(这些角色都是笔名。)

记者手记:

听着贾乙倾诉,我的心很重很无奈。当世界走下坡路时,人们为过去感到惋惜。性,跑在爱前面——也许这是给那些“勾搭”一夜情的男人的标签。从品性的角度来评说,无疑三枫被推到了道德的法庭。而嘉怡欣赏这个“成熟、理性、睿智、成功”的男人,她真心想帮助他,希望他是完美的,希望他是高尚的品格,家庭幸福,希望他不改变对爱情。当她发现这个男人的行为与自己的期望相差甚远时,不但没有感到失望、怨恨,反而产生了强烈的救援情结。

三枫的行为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动机?是性?是报复吗?是占有吗?是愤怒?还是爱?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认为,“一夜情”的欲望源于“本我”的需要,是人类本能的表现。由此,我想,三枫堕落灵魂的救赎只有自己!

推荐阅读:

我是你失去的肋骨

聪明女婿pK刁蛮岳母36

恐怖!他们看起来像丈夫

一夜性如罂粟毒蚀他的灵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