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秒的不堪录像 让我痛失娇妻爱女

我和她相识两年,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当我们的女儿100天大的时候,我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后不久,一段妻子和房东偷取爱情的录音在无意中被曝光,幸福的宝塔瞬间崩塌。一天又一天,痛苦和羞愧像毒蛇一样咬着我的心。争吵、哭泣、冷战、纠缠……短暂的理解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无情的羞辱感。最后,我们签署了“离婚协议”,在我妻子的催促下,我放弃了对我8个月大的女儿的监护权。这段痛苦的经历,我想告诉大家,给女儿的未来,不能陪她长大,是我的痛苦。

在那丑陋的录音之前,我们和任何幸福的家庭一样幸福。我女儿八个月大。她非常可爱。也许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

虽然女儿还小,但她已经可以叫她父亲了。有一天,我女儿在公车上突然喊“爸爸,爸爸……”她用清脆、甜美、乳白的声音清晰地叫着,笑着……这是我第一次打电话,也是我唯一一次听到(全芝的眼睛里有一种明亮的东西,我不敢看他)。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再听到我女儿那样叫我……最难过的人是我的女儿……我在2004年的最后一个月遇到了我的妻子林,当时我的姐姐在北京参加考试,我的妈妈带着他们,我去看他们,晚上妈妈把我赶了出去:因为姐姐读书不能被打扰。我在附近找了一家网吧上网,也就是说,今天晚上,我在网上遇到了林。

19秒的不堪录像

现在想想,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一个月前,我还有一个爱老婆的女儿,觉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突然间,天空颠倒了过来,这个幸福的家被一个意外发现的19秒视频打破了。我恨上帝。我为什么要知道这些?发现一个如此丑陋的事实,以至于我不能再安静地把它抛在脑后?

我们遇到琳恩的那天晚上,我们一直聊到凌晨四五点钟。林的网名、年龄和职业原来和我前女友很相似,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吸引着我不停地说话。

林在上海完成了她的美容学学业,已经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我在福建的一个建筑工地,开着我的吊车。我们留下彼此的电话号码,互相发短信,偶尔打电话。

2005年春节后,我来到浙江省杭州市工作。林从上海来看我。林恩有点胖,不漂亮,但我并不失望。一直以来,我对妻子的标准都很简单:她在我看来很好,她很诚实,她可以应付得来。

在此期间,这家人介绍了两位女朋友,其中一位来自小县。和林之间,由于距离等一些原因,一直没有确定,我几乎决定跟小县的那个女孩一起去,林是在那年的八月来找我的。当时,林的工作环境和薪水都很好,她毅然放弃了,让我很感动。

和林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而甜蜜的,我们有一个美好的家,如果不是因为那段像鬼一样的视频,我们会很快乐的生活下去。

我去年去了福建省的厦门,今年去了杭州。在这两个地方,我都开着起重机。林恩呆在家里。生完孩子后,她常常抱着孩子在附近散步,直到我回家。

起重机的工作时间不固定。有时我活得更多,有时活得更少。我早上6点或7点出门,晚上8点或9点回家。我不得不在早上四五点钟起床,晚上赶回家,为林恩和孩子们准备午饭,为一家三口洗衣服。

尽管工作很辛苦,我还是觉得很满足:赚了很多,吃了足够多,喝了足够多,还可以多留一点,宝宝也长得更可爱了我很高兴,直到我找到那张丑陋的录音。

我羞愧难当,把我幸福的家庭拖进了漩涡。我记得那一天,5月15日,从那一天到现在的日日夜夜,我都在骄傲和耻辱的漩涡中挣扎。

那天下班了,我觉得特别累,一到家就躺在床上,枕头上是林的手机。我拿起它,发现屏幕上有一个婴儿睡觉的视频。我又看了一遍,把手机贴在耳朵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但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还是我意识到了屏幕上的轻微噪音?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很可怕: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喘息声,一个熟悉得让我手心发冷的女人的声音。

我想这个视频肯定不是Lynn做的。林恩怎么能拍下自己与另一个男人的风流韵事呢?她不小心打开了Mp4的接口。

让我痛失娇妻爱女

我给她看了录像,她有点困惑,但当我把手机靠近她的耳朵时,她的脸变白了。

“那是什么声音?我质疑她。

她无法解释。她无法解释。她怎么解释呢?

第15天晚上,我们熬夜了。

16号晚上,我又熬夜了。

在我“折磨”期间,林恩沉默了,哭了。我们都筋疲力尽了。

17日上午,我去上班时眼睛红肿。当时,建筑工地离市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是谁?“房东…让我们回家吧。”我快疯了,我觉得琳恩承受不了坦白的压力。

“是他强迫的,还是你自愿的?”“…自愿的。”我该说什么?那天,我们收拾好东西,回到徐州。

“你们在一起多少次了?”我还是想问,知道的越详细心里越痛,我还是忍不住要问明白。

第一次是在3月29日,那天宝宝睡着了,林在院子里洗衣服,房东出来帮忙晾衣服,房东说要进来看看,林没有住手,进来后那一次,房东在我们租的房子里呆了半个多小时。

第二次是“五一节”前的一个星期六,房东回来吃午饭,林抱着女儿站在门口玩,两人相遇,林回了房,房东也跟着进来了。

第三次是在五一节之后。一天下午,房东突然回来敲了敲林的窗户。林认出了房东的声音,把他拉进了房子。

有了林恩,我把挣来的钱都给了她;每天又晚回来陪她,因为她说怕黑;她温柔地依偎在我的怀里……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林恩会这么做吗?

林恩从不向房东要他的东西或钱,只是说“出于好奇”。

这个月我们一直在吵架、和好、反反复复……在过去的25年里,我没有流过眼泪;在未来的50年里,我也没有流过眼泪。我知道这是一个障碍,但它不是过去,每天昏昏欲睡,有时中午做的事情,在下午很难想起来,往往是一个空白的头脑。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每天见到林恩,对我来说都是折磨。

我要求离开,林恩默默地同意了。只是,宝贝,她会死的。我同意了,我的妈妈,我的姐姐骂我,他们不能生孩子。

早上,林抱着孩子坐火车去了上海,我给了他们1万元钱。我抱着头哭了很久。我无助地看着疲惫的林离去,婴儿也被我同意她带走,但为什么我的心反而空了呢?

晚上,林给姐姐发了一条短信,她和宝宝已经平安抵达上海。我也决定在福建省厦门市工作,然后呆在一个空房子里,我会发疯的。

因为有爱,因为放不下,才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和痛苦。面对一份奉献给真感情,一个人对他深爱的背叛后的悔过,是大力推开还是轻轻抱起呢?如果你真的不能思考,就让时间把一切都消磨掉。当时间忘记了烦恼和耻辱,也许幸福会回来敲门。

19秒的不堪录像 让我痛失娇妻爱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