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碗不过岗的意思 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

接下来这个人,就会成为他的顶头上司,这个老板,要如何安排自己接下来的命运?苏柏颜花菜的忐忑不安的心情。加入了他们的聊天中。

“那个……我的新老板,不知道你对公司会有什么样的新安排?

benjamin看着苏柏颜,笑得还是那般温润而雅:“你是想问,我对你的安排吧!

苏柏颜硬着头皮,吓得一脸巴结:“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放心,你还可以休息三天,到时候,直接去公司,会有安排的。”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因为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自然会对你多加照顾,你不用担心!

呵呵!苏柏颜很想补充一句。大哥,咱能够不多照顾吗?总感觉这句多照顾的意思,有着玄外之音吗?

旁边的顾辰琛,适时的建议:“李玉龙有意要跟她合作,拍摄玄幻大剧,青丝。估计这几天会找上门来,不妨,你可以考虑跟他合作。

benjamin温柔的目光,看向了顾辰琛,引起微微的笑容,不急不缓的说道:“其实我知道,先前,他其实就已经打算找上苏柏颜的,不过是你暗中出手,那这件事情,耽误一阵。也正是这个原因,恐怕女主角才没有被……你那个青梅竹马夺去。说完,这也算是你对苏柏颜的一份心意,让我也觉得深感安慰,真没想到,作为你的竞争对手,还能够有这样的福利,这是不是属于,员工家属,所带来的好处呢?

开玩笑的语气,显得非常的风趣,但却让听到的人,泛起了很沉重的思考。

顾辰琛其实,只是随口一提,关于青丝,私心里,顾辰琛真的希望苏柏颜能够出演,一旦她饰演的这个不行,他的名声一定会更加的响亮。

这也是他一直,暗中*作的一件事情。他中李玉龙关系很好,李玉龙也愿意跟他合作,只是对于这个女主角,李玉龙其实一直希望女主角是苏柏颜。

可惜,最终,苏柏颜并没有跟星火公司解约。然后加入dr娱乐,这显得有些失望,李玉龙也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结局,但这也不会影响,李玉龙想要与顾辰琛的心情。

可最终,顾辰琛的一番话,却让李玉龙改变了心意。愿意接受他的建议,找星火公司谈合作。这些事情,顾辰琛其实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乔克,也没有说得很清楚。但面前的人,benjamin,一个完全没有经营过娱乐圈的人,却将这件事情,了解得如此透底。

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而苏柏颜,此时此刻,脑海中也像是炸了锅一样。对于先前,因为顾辰琛的原因,原本属于自己的角色,都被cami抢走了,这件事情,她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其实内心耿耿于怀。

如果仅仅是因为实力,她不如cami,而让对方最终选择了cami。苏柏颜无语可说,技不如人,只能更加的努力。

但是很明显,这是因为私人的恩怨,cami利用自己的地位,强势的夺去了自己所有的一切。这让苏柏颜,如何能够甘心,几次当面的挑衅,也让苏柏颜,想要跟她一搏高下。

不知不觉,其实cami也成为了苏柏颜想要竞争的对象,因为这个人,对顾辰琛的怒气,也是很重的。可是,乍然一听,才发现,原来隐藏在背后,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故事?

青丝?

其实之前,苏柏颜也听说过,对于这个女主角,她从来没有肖想过。觉得自己,还不够优秀,无法胜任这个强大的角色。可现在,便当的一席话让她知道,这个角色居然是为她而留。

看着顾辰琛的目光,五味具全。benjamin的声音又缓缓地响了起来:“还是感谢,顾先生的慷慨解囊。我当然会接受你的好意,不过现在,并不是谈这件事情的时间。我也不喜欢,在公司以外的地方继续谈公事,来这里也算是散散心,让自己轻松一下,不想将自己的情绪绷的太紧。我们还是好好的给小米,庆祝一下生日吧!

顾辰琛赞同的点点头:“也对,既然不在公司,又何必继续谈公事,一切顺其自然,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别的也尽管开口。

“自然,毕竟我还属于一个菜鸟,在这里,肯定还会有很多需要你帮助的。

“benjamin无需这般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

很客套,也很热情的话,但在苏柏颜点耳中,却听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儿。总感觉,两人之间,就连这平凡的话,也带着几分较量。

不过他们话中的含义,苏柏颜是无法理解的。看着他们的目光,觉得他们的身上,都带着商人的气息,商人代表这里,利益代表着竞争与冲突。这两个人,真的会大打出手吗?

小雷已经替小米换好了衣服,一身粉红色的公主裙,穿在小米的身上,和泼朝气。而旁边的,之易也怀上了一身帅气的小西装,打着领结,简直可以上杂志的封面。

帅的不得了,苏柏颜也不禁,自我得意了一番。昂起骄傲的下巴,好像在说。瞧瞧,我的儿子儿媳,都般配呀!

季文青从厨房出来,赶紧迎了上去,像一个世界上,最慈爱的父亲,在小米的额头上,亲上一吻:“宝贝儿,真漂亮。

那温暖的笑容,想整个人,都要酥掉。苏柏颜悄悄的看了看墨米,现在看着这一幕,也有些动容,似乎眼神中,还分出了一些亮光,像是沾了水一样,在灯光的照耀下,特别的亮眼。

“来,看看爸爸为你做的生日蛋糕,一定会让你,非常喜欢的。

小米最依赖的人就是季文青,紧紧的抱着季文青的肚子,奶声奶声唤着,“爸爸……我要蛋糕……”声音细如蚊丝,清雅到不行,好个秀气的女孩儿。

感觉就连小米的声音之中,也带着她本来的气质。虽然她现在,年龄很小。但五官已经能够看得出,将来必然是一个美人胚子。

苏柏颜不禁又觉得自己的儿子,很猜测。早早的就给自己找了一个漂亮的老婆,先一步就定了下来,强势的宣布了自己的拥有权,其他人,别想抢过。

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太过早熟了呢?

苏柏颜有注意到,墨米在看着季文青与小米的同时,还观察着小雷。这个同样优秀,也非常亮眼的女孩,正在季文青的面前,却显得有些娇艳如火。

其实只是一条淡淡的白色裙子,但在平凡的季文青身边,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一个浓墨如画,一个淡雅如水。两人的气场完全不同,虽然站在一起,也给人眼前一亮,更加凸显季文青气质,但在有些人的心里,依然觉得,季文青的眼中,少了一份热情。

完全看不出,他与小雷是夫妻。

虽然季文青牵着小雷的手,缓缓地走了过来。但苏柏颜还是想说,他更渴望,墨米能够站在季文青的身边。想起墨米第一次将季文青带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季文青,对待墨米,无微不至,隐身虽然淡墨,却有几分宠溺。

因为对墨米好,爱屋及乌,就连在对待自己的时候,也显得特别的用心。

灯,啪的一声被关掉。室内瞬间陷入到了一片漆黑,旁边,推过来一个餐车,穿着上是一个美丽的大蛋糕,三成,别出心思。

吃苏柏颜见过,独一无二的蛋糕,蛋糕上的图案,就像是一个童话世界,美丽而炫彩,丰富多彩的娱乐世界,应刻得非常细腻,生动,看着看着,仿佛融入其中,刚才那些跳跃不已的动物门,一起欢歌,沸腾。

舞台中央,悬挂的布帘,大在的写着:“小米宝贝儿,生日快乐。

所有的人都感觉,整个大自然,都在为小米庆祝的生日。几十只猴子,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嬉戏打闹,跳着最欢腾的舞蹈,正在庆祝着小米宝贝的生日。

其他的动物,也在猴子的圈中,尽情地挥洒着自己的热情。而舞台的中间,站着的人正是小米。还是这身粉色的裙子,虽然人物刻画得很小,但大家还是一眼就认出,那就是小米。

这个蛋糕,很大很大,每一层上,都有着不同的欢腾气息。苏柏颜再一次震惊,画家的巧夺天工,这些甜腻腻的蛋糕,在他的手里,竟然变成了一幅幅艺术字画,就连那音符,也飘荡了起来,显得活跃,激清。

没有音乐,但他们的耳边,就像有着欢腾热闹的声音一样。直到生日缓缓响起,这才将苏柏颜拉回了现实,又一次打量起了这个蛋糕,觉得小米真的很幸福。

墨米更是酸酸的,怎不住地小声嘀咕了一句:“小米,你可比我这个大米,幸福多了。”虽然声音很小,但苏柏颜觉得,在场的人,应该都听到了吧,只是,他们是怎么想的呢?

苏柏颜无法猜测,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她知道,墨米的心里,一定有着她的遗憾。

如果这一刻,站在季文青身边的人是墨米,吐得相信,这个沸腾的蛋糕上面,一定会出现墨米的身影,那样的画面,相信会更加的和谐。

来到季文青家,开门的竟然是墨米。弄得苏柏颜吃惊不已。苏柏颜一脸郁闷,好像有些不太高兴。

“你怎么在这里?

墨米闷闷不乐的说道:“还不是被人强拉过来的。”不甘不愿的样子,好像自己有多么不想来一样。

“不想来?”墨米动了动眉,又慢慢的说道:“小米,你不是很喜欢吗?今天可是她的周岁,为什么不想来?

“不是不想给我的干女儿过生日,只是不想来这里……而已。”声音小小的,带着怨气,似乎不想被其他的人听见一样。

苏柏颜的目光,从门口,穿透了进去。又看到了那个,满身带着光辉灿烂的男人。benjamin。开着它与季文青热络地聊着,吃惊地问道:“他们是朋友?

墨米没好气的说道:“谁知道呢?好像是有什么事我做吧!”抱起之易,狠狠地亲了一口:“小之易,有没有想我啊?

之易受不了墨米的热情,将他的脸推开。嫌弃的说道:“米姨,我都多大了,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请我啊,让人看着,多不好意思。

惨被嫌弃的墨米,内心受到了强大的打击。本来心情就不爽,想要从之易的身上寻求安慰,没想到,之易竟然这般的绝情。那的墨米,无法忍受:“你什么意思?臭小子?”伸出自己的魔爪,狠狠的掐了掐他的脸。

“你小子,翅膀长硬了,要知道你可是,我米姨从小带大的,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摸过,现在来嫌弃,你是不是忘恩负义了?

声音有点大,语气中带着很多的不爽,弄得之易有些愧疚。小小年纪,连忙道歉:“米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

“那你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说,有了媳妇?就不想让我这个米姨,还是说,怕你的媳妇儿看见了会吃醋?

怨念很深的语气,却又带着调侃,弄得之易一脸的红色,苏柏颜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上前,跟benjamin打起招呼:“benjamin,这么快又见面了?

benjamin抬起头,看着她,言笑吟吟,温润而雅:“知道你回来,所以可以腾出时间,过来一趟。”不含虚假的掩盖,仿佛在说,但是可以,为了她而来一样。中的苏柏颜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傻呵呵一笑,转移话题的说道:“你们认识?

“来这里之前,他可是我的下属,当然,也是我的学弟,我们不但认识,还是很好的朋友合作伙伴。

双眼透过墨米,对着他身后,带着强势气息的顾辰琛打起招呼:“顾总,你好。

“既然我都叫你benjamin,也何必这般客气,叫我名字就可以了。”顾辰琛不卑不亢,能不能轻轻地说出这番话,这才继续招呼道:“这么快又见面了,确实很有缘分。

要看向了季文青,礼貌的说道:“没有收到你的邀请,冒昧打扰,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算冒昧呢?邀请了苏柏颜,更邀请你不也是一样的吗?”这句话,而且很喜欢听,嘴角勾起了一点弧度,像是在挑衅,但更有着几分得意。

“也对。”拿出手中的礼物,轻声的问道:“寿星小米呢?这是刚刚挑的礼物,希望她能够喜欢。

“下来带她上去换衣服,一会儿下来,你们给她买个礼物,她一定会喜欢的,谢谢!

季文青的语气,非常的亲和。他和benjamin一样,都是属于温暖的男人,但很明显,季文青却给人一种干净的气息,benjamin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难以猜测的神秘。

季文青平淡的就像空气一样,大家无法注意到他,可是生活之中,却觉得缺少了,就无法呼吸。但benjamin,他却就像是,天上的太阳,太过光芒,只要大家看见他,就会受到它的光辉照耀。

再一次看到benjamin,真切的内心,又一次经受到了考验。

亲爱的走了过来,礼貌地跟两人打了招呼,benjamin像是一个长辈,揉了揉他的头:“又长高了。你的干奶奶很想你,整天嚷着要回来看你,叮嘱我让你给她打个电话,偶尔陪她那个老人家聊聊天。

“她还让我给你带了礼物,在车上,一会儿回去给你。”说完正事还不忘叮嘱一句:“不要像你米姨一样,冷落了你的干奶奶哦,平常有空的时候,记得给你的干奶奶打个电话。

之易听话的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打,顺便去看看小米。”大家忍俊不禁的笑了,恐怕这句话的后面,才是真正的重点。

墨米一脸不悦,担着benjamin,质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就事论事,说出你目前的心声罢了。你也知道你天远地远,她没办法对你说教,只知道偶尔在我的面前抱怨两句,难得我过来的自然要传达一下她的心意,你觉得呢?

墨米不爽的,抱起胸,怒目相瞪,“我觉得你就是针对我。

“若真的是针对你,你就没办法在这边自由潇洒的生活了。

墨米的小嘴又撅得老高,很是不服气benjamin说的话,但是却也无力反驳,只能很是不爽的拉着苏柏颜,走到阳台,噼里啪啦的开始抱怨。

“颜颜,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要被我表哥那虚假面貌所蛊惑,他不过就是一个人面兽心,骨子里,比一只狐狸还要狡猾,坏透了。

苏柏颜扬起眉,饶有兴趣的问道:“你不是希望我弃顾辰琛,选择你表哥吗?让我们俩人亲上加亲,从此不离开吗?”怎么才多久的功夫?出尔反尔,实在不是墨米的风格。

“虽然,我的想法是渴望的,但我也不能够将你推向火坑,我也终于明白,外表看起来光芒四射的平淡,为什么迄今为止,依然找不到女朋友,其实……”笑得一脸阴邪,“他就是一个混蛋。

接着,就是墨米我指定的抱怨:“我跟你说,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高深了,他只是进了我的小窝,看了两眼,就将所有的事情都分析出来,得出一个结论,他不喜欢兰利。

说到这里,看着苏柏颜微微变的神色。又连忙解释道:“我只是通过事例向你说出本质,你不要太过在意,我刚刚所说的事情。总之,就是我这个表哥,太过敏锐,太过高深,没有人能够逃过他的法眼,只需要在他的面前一亮,他就能够猜测出你的所有心思,这种男人,可怕到令人畏惧,又怎么可能,敢轻易的靠近呢?

当benjamin的女朋友,感觉就像是一个透明的人。所有的心思都被对方猜透,是问,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他才回来多长的时间,到现在,不过才六个小时的时间。你知道吗?你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苏柏颜配合的摇了摇头,兴奋的问道:“什么事啊?

墨米慷慨激昂,一副视死如归:“我的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彻彻底底的,仅仅用了几个小时,焕然一新,不要说找不到兰利的很紧,就连自己的气息,都已经完全的消失。

踏进自己的小屋,有种错觉,这只是一个新的地方,早已经失去了自己家的意义。

“颜颜,我要离家出走。”最后,墨米振奋地说出了自己下的决定。可怜巴巴的看着苏柏颜,悲催的哀求道:“你能收留我吗?

苏柏颜想也没想,连忙摆手:“不,我不能。

苏柏颜满脸失望:“为什么?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怎么可以让我流落街头吗?

苏柏颜无语的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安抚她那虚假的表情:“不,有你表哥在,你怎么也不会落得个流浪街头?只会奢华无比。

刚刚他们去逛家具店,能够想象,墨米这番话,意味着什么?很兴奋的,还嚷着要去参观:“一会儿我去你家看看。

墨米凄惨地唱起了一曲:“我早已失去了家……”凄凉的语气,就像在唱白毛女一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抹了抹自己,没有泪痕的眼,又低低的倾诉,“他……他甚至霸占了我的房间,买下了房子的产权,从今以后,完完全全地侵入了我的生活,颜颜,你说,我真的还能够在他的掌控下?有命可活吗?

听完了墨米的倾诉,苏柏颜还忍不住的看几了客厅里正在跟顾辰琛聊天的扁豆。打了一个哆嗦,原来,温柔表象下的这个人,如此恐怖。

赶紧再一次强调,将冷漠进行到底:“墨墨,你也体谅一下我的难处,我要是收留了你,我可不敢保证,我的家落得跟你一个下场。

“可你也不能够这般绝情啊?”墨米气势汹汹,但也觉得苏柏颜说的很有道理,如果他跑到西苏柏颜的那里去,估计,明天苏柏颜的家,也会被这个男人给霸占。

苏柏颜依然,没有丝毫的同情,从包里摸出五百块钱,塞进了她的手里。好心的建议道:“钱虽然不多,但取本店,开个普通的房间,住个两晚应该还是够的。

墨米的手中紧紧的插着这五百块钱整个人的身上,带着浓浓的黑气,吓的苏柏颜,赶紧开溜。给予最后的祝福:“墨米自求多富吧!”忍不住的后怕,看来,这benjamin远远比他想象中,还要来得猛烈。

三碗不过岗的意思 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