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怀桑是好是坏 阿伦艾弗森

“爱她。就带她去蹦极!

站在高台之上,扁小阙满头眩晕,杨岚紧紧的挂在他的身上,扁小阙答应过她,要陪她快乐的度过剩下的日子。

“看你这个怂样,你要是害怕就回家带孩子去。”高台风大,杨岚显得很激动,大声的对着扁小阙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小爷为了风流不要风度了,把安全带扔了,我们一起跳吧。

扁小阙说着真的把安全带扔开了,望着下面大片的潭水,杨岚赶紧又帮他跨在了身上。

大声的喊道:“你大好青年,为什么要浪费在我这样的孤寡老人身上。你小心将来连后悔药……

杨岚还想要说什么,扁小阙已经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杨岚抬手打了他几下,无奈的任由他拥吻。

扁小阙抱着杨岚往前跨了步,轰然尖叫声,两人向着下方如同炮弹般的坠去。

杨岚惊慌之余,特很兴奋,只从扁小阙知道她的病情之后,她忽然感觉很轻松。

从来没有过笑容的杨岚,在这个小男人的开导下,已经笑过很多次了,忍不住抱紧了扁小阙。

良久二人唇分,在急速下降中心脏压力就跟飞出来似得,只能靠紧抱着对方来减弱那悸动。

忽然杨岚抬起了满是泪水的眼睛,扁小阙吓了跳,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哭了。

“我不想死了,我舍不得你,我舍不得思思。小阙,我不想死……

在这个只有二人的空中,杨岚终于说出了她这么长时间都不敢面对的事情,扁小阙把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怀里。

“岚岚,我向你保证,就算我扁小阙走遍万里千山,我也要帮你找到治疗的办法。杨岚,看着我。

扁小阙把杨岚的脑袋摆正,杨岚朦胧着眼睛看向了扁小阙。扁小阙喘了几口气,喊道:“我爱你……

暴虐的表白声传遍天际,杨岚一阵剧烈的咳嗽,她绝对相信扁小阙的真诚,但是她却不能接受。

“小阙,找个小女人结婚吧。我走以后,照顾好思思。会有人接她走。

杨岚并没有把思思的具体情况告诉扁小阙,人都是自私的,她想要让扁小阙像照顾她的孩子那样照顾思思。

跟杨岚看了日出日落,玩了摩天轮、过山车、海盗船等等,游遍了金陵市的大小景点。

终于到了晚上了,猎鹰出现在了扁小阙的视线中,随后告诉扁小阙,明天准备手术。

“岚岚,答应我,等我回来。只要你病好了,我们就结婚。”扁小阙抓着杨岚的双肩认真的说道。

杨岚点了点头,把钥匙递给了扁小阙,说道:“从此以后,这个家就是你的家。放心,我这里有备用的。

在扁小阙认为,杨岚这是接受了他,认可了他。只是没有发觉,杨岚笑的有点苦涩。

就是因为他的这丝疏忽,让他后悔自责了那么久,而他与杨岚的感情,也受到了很大的考验。

传闻借酒消愁是最佳的办法了,所以伏特加就成了扁小阙的首选,在这家叫做鹿台酒吧的角落里面。

抱着十几瓶酒,没有杯子。就那么狠狠的往嘴巴里面灌。

就在离扁小阙不足十几米的地方,艳无双正跟一个美女喝着交杯酒。

坐在扁小阙旁边的几个男人,小声的叨唠了阵,接着扁小阙就迷糊着眼睛看到一个光头往酒杯里面到了些粉末。

随后端着酒走向了艳无双,艳无双正跟那个金发美女准备接吻,嘴巴都在下颚啃了起来。

“美女,赏个脸喝杯酒嘛。女人就算是再美,她也没那个功能啊,要不让哥哥疼疼你。

光头长得还挺俊朗的,把杯子递向了艳无双。艳无双对着光头亲昵的笑了笑,接过了杯子。

扁小阙打了个酒嗝,心想这女人真烂,没有听说过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喝吗?今晚上估计是要被轮了。

谁知道艳无双在鼻子前面把杯子滑过,用力的吸了口,随即冷笑着说道:“黑寡妇春药,好喝吗?

光头愣了愣,心想遇到高手了,竟然能够闻出来春药的种类,下意识的说道:“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猛然间艳无双出手,一把捏住了光头的嘴巴,紧接着一整杯倒进了光头的嘴里。

光头想要吐出来,艳无双捏着他下颚的收顺着脖颈用力的按了按,他就忍不住全部喝了进去。

艳无双旁边的小美女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艳无双转身捏住小美女的下巴亲了口,扁小阙在旁边差点没吐出来。

就在扁小阙又把一整瓶酒灌进去的时候,艳无双手里已经提了两个砸碎的酒瓶,被七八个男人围住了。

“敢跟老子们过不去,不把你屎草出来,爷就不是大韩帮的金光彪。

大韩帮与小山口组并不都是棒子国人跟倭国人,国内有许多崇洋媚外的痞子都加入了他们,这就让他们越来越猖獗。

这金光彪就是其中之一,好好的华夏人,愣是跟人家姓了金,还做的那么心安理得。

“来啊,老娘好久没有尝尝男人的味道了,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艳无双提着酒瓶轻笑着说道,几个痞子愣了愣神,紧接着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金光彪思密达了声,抬手就向艳无双的脸上摸去。

艳无双眨巴着魅惑众生的眼睛,就在金光彪的手碰触到她脸蛋的刹那,狠狠的一个前冲。

艳无双手中的半个酒瓶狠狠的扎进了金光彪的小腹内,金光彪惨叫了声,剩下的痞子一拥而上。

?今天如果上架的话,会爆更,希望大家支持我。上架的话也花不了多少钱,大家都来订阅一下子嘛。

液体是张雅兮拿来的,满面煞白的她比被质问的女人还要紧张,床上的艳子峰哼哼唧唧。

杨绍骋上去揭开了他的氧气罩,艳子峰用力的喘了几口,说道:“给我电话,我要跟老板说话。

艳子峰很清楚他现在处在了漩涡之中,要不是前天有记者包围整个重症监护室,估计那时候就有人下手了。

杨绍骋把电话递给了他,艳子峰努力的抬起手点了几下,看来他术后恢复的不错。

“老板,我的保镖都出车祸死了,有人想杀我,配人保护我。”艳子峰声音虚弱,但是非常尊敬。

电话那边沉吟了片刻,随即传来一个慵懒如同天籁的声音。“对方要杀的不是你,而是中医。保镖我很快配给你,让杨绍骋注意点。

杨绍骋就在旁边,听的真真切切,瞬间明白了过来。拿起地上的瓶子碎片看了看。

是中药人参制剂,但是被换成了上了色的水。如果这瓶水进去,艳子峰这样的公众人物嗝屁了。

那么中医绝对会成为被进攻的对象,人参都能吃死人,那中医肯定就是毒医了。

“查,不查出来,人民医院永远都不会安宁。”杨绍骋冷冷的看向了额张雅兮,张雅兮后退了半步。

这个老头的眼神很犀利,忍不住悄悄的把电话打给了扁小阙,扁小阙正准备陪杨岚在天台看日出。

听说这边出事,骨子里负责的他在杨岚的催促下,最后还是赶到了医院。

他跟艳无双见面的时候,是他人生中最低落的时候,也是他最邋遢的时候。

雪白的中山服脏兮兮的,上面还挂着血迹。胡子好长时间没有刮了,黑不拉唧的。

大背头已经凌乱到随意的在额前晃荡,因为吻过杨岚那满是血的嘴巴,唇上都有血迹。

“小阙,你怎么了?”张雅兮掏出手帕给扁小阙擦拭着脸蛋,扁小阙心力憔悴的把脸在她手上蹭了蹭。

艳无双的冷笑了几声,扭动着身子,晃荡着两颗炸弹挤在了扁小阙面前,围绕着扁小阙轻佻的笑着。

“这就是你找来的姘头,也就是个屌丝而已,他怎么来证明你的清白。”艳无双翻脸比翻书还快。

刚刚还跟张雅兮姐妹相称,转瞬间就毫不犹豫的怀疑。更可恶的是探手轻佻的摸着扁小阙的下颚。

说道:“屌丝别哭!”艳无双的举止气的艳子峰剧烈的咳嗽着。

“无双,扁医生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我早就死了,你不要为难他。

艳子峰心想自己英明一世,没想到最后生了这么个妖孽,荡名远扬不说,还忤逆非常。

“闭嘴。老流氓。说不准还是你小亲亲设计陷害你,想要图谋你的财产呢!

艳无双很犀利,快步走向了她继母跟前,这个年轻的继母估计平常也不好过,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扁小阙从张雅兮那里听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心里清楚不断的阴谋,跟中西医竞争脱不了干系。

“兮姐,是不是你做的?”扁小阙转身问道,他的声音中带着丝丝沙哑,眼睛也布满了血丝。

张雅兮愣了愣神,眼睛里面满是水雾,委屈的说道:“我以为你会相信我!

“杨绍骋,以后张雅兮是我的特护,你给她工资翻倍。还有思思是怎么回事?

脑癌是不能生孩子的,等我从基地活着回来,你给我答复。”扁小阙拉起张雅兮往外面走去。

只是张雅兮没有给他答案,而且艳无双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直接用那两个炸弹挡道。

“蓄意谋杀未果就想走,你当这里是驻马店啊?”艳无双丝毫不让的直视着扁小阙。

扁小阙压抑了那么久,被屡次三番的挑战男人的尊严,用力的吸了口气。忽然对着艳无双咧嘴笑了笑。

就在艳无双愣神的刹那,扁小阙出手,抬手就是一巴掌,伸腿就是一脚板,艳无双被毫不留情的踹在了地上。

艳无双嘴角变了变,委屈的骂道:“你他娘的连女人都打,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就在艳无双脱下高更鞋,爬起来准备撒泼的时候,扁小阙探手就是两根银针扎了上去。

胳膊腕处的曲泽穴,膝盖上的犊鼻穴。艳无双的半个身子立马软了下去。

艳子峰在床上甭提多高兴了,终于有人能制住女儿了。果然是恶人还要恶人磨。

杨绍骋站在那里沉默不语,他是知道自己妹妹有病的,而且思思的问题也的确是有。

扁小阙把张雅兮带了出来,刚准备开口,忽然从旁边过来一群人,身上戴着孝,大哭大闹的。

“焦医生改用中药制剂帮人治病,忽然就有两名病人中毒身亡。现在院方正在跟家属协商。

张雅兮见扁小阙疑惑,开口说道。扁小阙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是出事了,上次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兮姐,你不要有压力。去忙吧,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你按照我留下的方子治疗病人。

扁小阙现在顾得上的,就只有杨岚了。杨岚的病情太严重。

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有等到后天给老元戎治疗之后再想办法。

“小阙,谢谢你相信我。”张雅兮点了点头,说完忽然踮起脚尖在扁小阙的脸上亲了口。

张雅兮的唇顺着扁小阙的脸颊往下滑,扁小阙探手挡住,说道:“再继续下去,友情就变成色?情了!

“孩子可以改姓。只是我们要坚守初衷。”扁小阙勉强的笑了笑,张雅兮上手捏了捏他脸蛋。

“如果我说我的初衷是勾引你呢?”张雅兮半开玩笑的说道,扁小阙愣了愣神。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的勾引吧。

张雅兮笑了笑,说道:“开玩笑的了,看把你美的。不管遇到什么事,姐都支持你。答应姐,活着回来。

扁小阙看着张雅兮风韵犹存的背影,忽然对金陵市有了万般不舍。

自己也真是够贱的,为什么非要去基地做那生死未知的手术呢。搞的现在生离死别的。

聂怀桑是好是坏 阿伦艾弗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