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一路的歌唱

“你是第一个敢三番四次惹我的女人。”下巴被他执起,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字字敲击着夜熙涵的心脏。

“对不起,慕先生,我知道错了!我道歉,我向你道歉!”意识到他的怒气,她有些害怕,慌乱的向他道歉,希望他不要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这个男人她真的不该去招惹的。她后悔刚才自己向他赌气了。

“晚了!”简短的两个字,他直接分开她的腿……

他身上的黑色西装却是一丝不苟的穿在身上。

“混蛋,你滚开!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她大叫,脸色倏然变得苍白,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男人。他非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么?即使是他的情妇,她也有自己的尊严。

夜熙涵拼命的推拒着他,奈何他的力气大得惊人。

“在我身边你最好学会听话,不然受罪的只能是你自己!”说完,慕凌天愤怒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大手狠狠的揪扯着她的头发。他放纵她一次两次,不可能次次都任她在自己面前耍性子。

“呜呜——放开我,混蛋!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夜熙涵惊叫,用力的挣脱。

“就凭你是我花钱买来的!”没有任何的前戏,他直接贯穿她的身体。他要让她明白,反抗他的人无论是女人亦或者男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啊!混蛋,呜呜——我不是你买来的女支女,你不可以这么对待我,我恨你,恨你!

他不是人,是恶魔,是禽兽!

慕凌天鹰眸一缩,揪着她的头发让她抬头看着他,他讥讽一笑。

“不是女支女,你以为你是什么?我的‘妻子\’?

“你不是想哭么?我这就让你哭个够!”他解开领带将她的手腕反剪至头顶。将她翻身趴在床上。他力道强大的从她的身后冲进她,不带一丝感情的狠狠撞击着她。

每一下,都让夜熙涵痛的全身绞痛。

“呜呜——不要——”她哭的哑然,连连求饶。这样的痛苦,她难以承受。

他觉得还不够泄气,继续折磨她。他冷眯着眼,欣赏着她痛苦的表情,心情愉悦极了,他就是要看到她的痛。让她明白,在他面前,她只有臣服。

一场无爱甚至是惩罚般的折磨在偌大的房间内不断上演着。

她尖叫,他就更加用力的撞击她以此让她叫的更大声,她哭泣他就更加的顶弄她让她哭到泪干,她晕厥他就更加使劲的把她刺痛醒。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她见识他的残忍,以后学会乖乖听话。

一直到晚上。

看着如死鱼般晕死过去的身体,她的身上是大大小小的青紫掐痕,身体更是惨败不堪,他拧了拧眉。他似乎有点过了可是,他不觉得自己过分这是她应得的惩罚。

他取来手机,拨通电话。

“总裁,有什么吩咐?

“去买一些消痛药顺便买一些女性衣物要最保守的那种。

放下电话,他一把将床上的女人捞起来,抱着她虚软的身体,进了浴室。

将浴缸蓄满热水,这才将昏睡的她放了进去,轻柔的给她擦拭着身体这次她最好吸取教训,不然,下次,他只会更加的残忍。

将浴缸蓄满热水,这次将她虚弱的身体放了进去,这次她最好吸取教训,不然,下次,他只会更加的残忍。

夜熙涵醒过来已经是第二日。

酸痛的全身逼使她睁开眼,入眼的一切让她立刻回忆起昨天的一幕幕残忍画面。她红肿着眼不禁瑟瑟发抖起来。

“小yao精,醒了?

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身旁响起,她反射性的回头便看到了让她恐惧的脸庞。下一秒,她迅速的蜷缩在丝被下,如同一只小鹿般害怕防备的看着他。那可怜的神情让慕凌天有丝不忍。

他也不容她惧怕,大手一捞,就从床上抱起了她。

“饿了吗?

夜熙涵本能的抱住他,惊得就连全身的毛孔都急速的紧缩了起来。

“小yao精,乖一点!

他的话语轻柔,虽然是警告的意味,却一点危险的气息也没有。夜熙涵鼻尖一酸,他怎么可以把昨天对她做的那些残忍的事情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的这幅模样让她竟然有种那只是个噩梦的感觉。但是身体上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他对她都做了些什么?

对他种种的恶性很不满很想大声控诉,可是,她真的没那胆量了她害怕他对自己做更加过分的事情。

她默不作声,仍由着他不然,她还能怎样?

慕凌天随意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就抱着她去餐桌吃饭,这里是酒店,服务生早就将早餐送了进来。

夜熙涵看着餐桌呆愣了片刻,他不会就这样抱着他去吃饭吧!

而她的身上一件遮羞的衣服都没有。

虽然现在还是有些怕他,可是她不想就这么光着身体去吃饭。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又恨委屈更有恳求,“我还没洗澡!

慕凌天停下脚步,俯身看了眼,轻笑,“那我们先去洗澡。”昨天这小yao精一直被他折腾着,一天都没醒过来。他只顾着来填饱小yao精的肚子了。

夜熙涵微愣,她缩在他的怀里,努力探究着他刚才的神情,这个男人阴晴不定的让她捉摸不透,就在昨天他还是一个可怕的恶魔,今天就又变的这么温柔体贴。他现在的行为完全像是打她一巴掌后又给她吃块糖?

慕凌天抱着她先去浴室清洗好,然后他才抱着光裸的她走出来。细心的在她身体上擦完药膏,他将事先给她准备好的衣服丢在床上。眼神示意她穿好。夜熙涵有些难为情,因为刚才他那羞人的举动,脸颊不自然的潮红着,现在又要当着他的面换衣服,这让她觉得特别的不好意思。她很想拿着这些衣服去浴室换,可是,想起他的可怕,她就没了胆。昨晚那些痛苦的事情,她不想再尝试一遍了,那真的是非人性的折磨,在浴室洗澡的时候,她就不断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再去想那些事情,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虽然这么做有点自欺/欺人。可是,她只能用这个办法了。因为,只有一想起那些残忍的画面,她的身心都会不自觉的疼痛起来

既然这个男人想要她乖乖的听他的话,那她就照做好了,总比他一次次的狠狠欺/凌自己好通过昨晚,让她明白了一点,越是抗拒他,越会激起他的征服欲,这样受伤的只能是自己?她是血肉之身,哪能忍受的了他一次又一次的粗暴对待?他们的关系只需三年,三年之后,他就会放了自己不是么?或者他玩腻了她,也就不屑这样对待自己了。

想了一会,她抬眸看了他一眼,转而又快速的低下头,她自我安慰着,反正他们都已经那个好多次了,而且她的身体早就被他看过来甚至更过分的事情也做过了,她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这么想她也就不再扭扭捏捏了,拿起内衣内库,转过身背对着他快速的穿上只是胸衣的暗扣,她弄了好几次都没有扣好,她拧眉,有些无奈,平时自己也没这么不顺手啊,怎么今天手指只是打滑,试了几次都扣不好。

背部突然靠近的热度不禁让她身体轻颤了几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她刚才的注意力都在这上面了,她竟然没有听到慕凌天的脚步声,不过,他刚洗完澡抱着她出来时,自己清楚的记得他是光着脚丫出来的,那会她被他抱在怀里,视线还在他光裸的大脚上打量了一会呢!

他这样走进自己,没听到声音,也是正常的。

“小yao精,我帮你!”慕凌天轻笑,将头轻压着她的肩膀,邪气的在她耳际嘶磨,甚至暧昧的吐着气息。

夜熙涵的身体敏感的轻颤了几下,这个男人的声音沙哑而浑厚,如陈酿的酒般让人迷醉如果换做以前,她的心会因为这样的他而不由得跳动,可是现在,她只想守住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将心底的那份悸动消磨掉。爱上他,她只会痛苦。

他有些粗粝的手指摸索上她的胸衣后襟,一手就轻松勾上暗扣,不费任何的力气。夜熙涵有些纠结,她两只手都扣不上,他竟然一只手就能搞定,他的熟练度让人可想而知,平时都不知道解了多少女人的胸衣。

“好了!”他暧昧的咬了咬她的小耳垂,邪肆的吐出两个字。这个女人今早表现的很好,很乖巧。这让他很满意,给她扣胸衣算是对她的奖励。他第一次亲自为一个女人做这种事情,平时只有解这个的份,哪有为女人去穿这个的份?她很幸运不是吗?想做他慕凌天的女人多如牛毛,唯独,只有她留在了他身边。

她光滑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这个女人的身体很香很迷人,让他总是情难自禁,昨晚如果说是对她动粗,是因为她惹了他,他才会发狠的去强要她,倒不如说是因为身体想要她而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罢了。

该死的!他低咒一声。转而,他唇角一勾……

半夜里,夜熙涵在睡梦中感觉到身后被一股炙热的暖流牢牢包裹住,那温暖的怀抱让她情不自禁的向后缩了缩!这个怀抱是那么的温暖熟悉,让她想要多靠近一点。

慕凌天挑眉,本来打算从身后进入她,狠狠的给她点教训,但是看着她像一只猫咪般蜷缩着身子,还不自觉的往她怀里钻,他突然心尖一软,打算放过她。

这个小妖精即使是睡觉都有本事折腾他……

衣服下撑起的帐篷,清楚的提醒着他,他的想要她。昨晚,病房的床太小,他根本施展不开。虽然她累得够呛,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尽兴。

此刻,他很想不管不顾,卸开她的小裤裤直接横冲直撞的进去,可是——他就是没有这么做!

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他以完全占有的姿势将她锁在怀里。伸手摸了摸她嫩滑的小脸蛋,发现她的眼角有些湿润。

这个小妖精难道哭了?他轻柔的擦拭去她眼角的泪痕,然后与她相拥而眠。今晚,估计他会睡不踏实。

翌日清晨,夜熙涵醒来身边已经没了慕凌天的身影。

昨晚她做了梦,梦里有他……

她摇摇头,苦涩一笑。他怎么可能搂着自己睡觉?他应该是和那个美丽的少女睡在一起吧?

夜熙涵想到这里,心里更加的难受了,她吸吸鼻子。克制住自己胡乱猜想的大脑。起身去了浴室,今天她得去学校上课了,再不去,恐怕要被学校通报批评了。这个学期她误了很多课,而这个学期又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学期。她不能慌了学业。

十分钟,快速的打理好自己。拿起东西就下了楼。现在是早上八点,她以为自己起来的够早了,没想到下了楼就看到慕凌天和那位美丽的少女坐在餐厅前温馨的吃着早餐!

看着他们亲昵的互动,她心里酸酸的。

不想被他们发现自己的存在,夜熙涵小声的向门的方向走去,她把脚步压的很低,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就在她快要踏出门时,慕凌天沉冷的声音穿透空气传入她的耳朵里。

“去哪?

“我去上课!”夜熙涵停下脚步忤在那里。

“吃了早餐再去!”他说着,声音依旧冷冰冰的。

“我不饿!我先走了!”夜熙涵鼻尖一酸,声音有些哽咽。如果换做以前她真的会为他这样的话语心生悸动。然而——现在,她不会天真的以为,他是在关心她?

望着那匆忙逃跑的身影,他冷眯着眼,唇角抿成一条薄线,这女人,三番四次不领他的情……真是该死!他慕凌天对一个女人好,还没有哪个不女人敢不接受。

他看的入神,心里的愤怒油然而生。然而,一旁的夏雪则是轻唤着他,企图拉回他的视线,姐夫看那个女人的眼神让她嫉妒。

夜熙涵走后,慕凌天匆匆咬了几口面包,他要追上那个小妖精狠狠教训她一顿,看来昨晚他太心慈手软了。

“雪儿,姐夫去工作了,有什么事情就找管家。”……匆匆交代完一句,他起身就出了别墅。他要去那个小妖精……

夏雪委屈的追了出去撇嘴想要撒娇,只是已经不见慕凌天的踪影。她握紧拳头,那双原本纯净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诡异之光。

夜熙涵一出来别墅大门,强忍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从眼眶里掉落了下来。

她边走边哭,把心里的委屈统统发泄了出来。泪水迷蒙了她的视线。看着那个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就特别的想哭。既然不喜欢她,干嘛还要对自己那样。

慕凌天一路飞车,黑眸紧紧的搜索着公路两旁。拐角处,他注意到了夜熙涵的背影,他放慢车速,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小小瘦弱的身影。

他不禁凝眉,这小妖精还真是瘦小!每天都是这副学生装扮,一点都不像现在的大学生,打扮那么妖里妖气。

这样的她给人一种舒心之感。

这样也好,不是胭脂水粉的她就已经够勾人了,要是每天再把自己打扮的光鲜照人点,那还不知道要勾搭上多少男人。

想到这里慕凌天有些吃味。

悄悄的跟在她身后,他紧紧盯着她看。

她很冷么?怎么肩膀一抖一抖的?该死的,她难道是在哭?他好心让她吃早餐,她还觉得委屈了?这个女人还真的越来越让他愤怒了。

慕凌天不耐烦的敲了一下。

嘀嘀嘀——

夜熙涵听到声后像个不停的喇叭声,擦了擦眼泪回头去看,当看到车里的人时,她下意识的拔腿就跑。

她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慕凌天,他急速刹车,也不管车是否停在公路上,会不会造成交通堵塞,直接跳下车就追向夜熙涵。

他的脾气被这个该死的女人激到最佳愤怒状态,大有下一秒追上她就狠狠的撕碎她的冲动。

没跑几步慕凌天便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把她给曳了回来,他的动作突然又有股狠劲,夜熙涵猝不及防,身体一软就撞进了他冷硬的胸膛里。

她吃痛的皱眉,小脸因为撞击,而磕的疼痛。

“该死的,你再跑试试看?”他怒目瞪着她看,直接拽着她往车的方向走去

“放手,你弄痛我了!

狠狠将她甩在副驾驶座里,砰的关上门。

狭窄的车厢里,气氛紧张的让人几乎难以呼吸。

“闭嘴,不准哭!”他烦躁的大吼,从他把她拽上车时,她就开始哭,他本来想狠狠的在车里教训她一顿,但是一蹙及她的眼泪,他的怒气就烟消云散了。只是她哭个没完没了,这让他烦躁极了。他最见不惯女人的眼泪,除了雪儿,他讨厌任何一个女人的眼泪!

夜熙涵捂着脸,伤心的哭着,她也不想在他面前哭泣的,可是,他一吼她,她就没来由的哭的更汹涌。

“该死的,让我说多少次,你才可以闭嘴不哭!”慕凌天眉心皱紧。握着方向盘的拳几股青筋隐隐酢现。

夜熙涵哭的有些累了,加上他吼了几次,她也就不敢再哭了。咬了咬唇,泛白的手指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刚才自己太伤心,现在哭完了,也就好多了。她很少会哭泣,唯独因为这个男人

透过后车镜,看了看一脸菜色的慕凌天,夜熙涵心脏咯噔了一下。刚才自己又惹他了?但是这次她莫名的竟然一点都不怕他。

她觉得有必要和他摊牌一次,既然他有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何又要将她留在他的身边。不怕他心爱的女人伤心吗?她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希望自己和其他的女人共同拥有一个男人的。而他也应该对自己的爱情专一点。不然伤害的会是两个女人。

“慕先生,我们谈谈好吗?”她试探的开口,声音很弱细如蚊蝇。因为之前哭过,嗓音微微的有些沙哑。

“说!”慕凌天微眯着眼,一字如金。他倒是想听听这个小妖精想要说些什么?最好别惹他,不然……

夜熙涵鼓足勇气,深吸一口气。

“慕先生,既然你有自己喜欢的人,何不就此放过我?你将我留在身边,你心爱的女人会伤心的。看的出来你很爱她很在乎她。

慕凌天皱起眉来。面色越发阴冷,浑身散发的冷气让夜熙涵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心爱的女人会伤心?

真好的借口。

“小妖精。想离开我投进詹姆斯的怀抱?”他讥笑,“看来,我太放纵你了!

“慕先生。”夜熙涵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当慕凌天突然掉头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去时,夜熙涵不经意看了看车外,这里根本就不是去学校的路。

“你带我去哪里?我要去学校。”她惊恐的开口,心里乱了神。

慕凌天沉默不语。只是冷冷的扫了眼夜熙涵,将车速飙到最大。

车子在一处高档酒店前停了下来,慕凌天直接将夜熙涵揪下了车,一路走进,直接入了专属电梯然后直达他的下榻总统房间。这里是他平时为了方便专门订的套房。不回别墅住的时候他通常会来这里。找女人泄/欲的时候,他也会来这里。

这个女人是她自找的。

门大力的甩上,一手托着她,一手不耐的松了松领带。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她惊恐的看着慕凌天。这样的他让她害怕。他带自己来酒店干什么?

“酒店?

她心里的警钟敲响看着他眼里显满的情/欲,她的心脏漏了半拍。

“干什么?”慕凌天启唇,眼底一片阴鸷之光,凌空架起她的身体就将她狠狠甩上床。

“我这就让你知道惹怒我的代价!

下一刻,她的身体便被他欺身压上。夜熙涵下意识的抵住他的胸膛。眼里显满了恐惧,这样的他,她不是第一次见识,然而,这次,却让她更加的惧怕。那隐藏在眸底的血雨腥风让她全身不住的颤抖。

她望着他,眸底泛着哀求,他想强她么?

“慕先生,求你不要这样!

然而,房间一片死寂。除了那清脆的拉链声。

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一路的歌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