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准我哭 银货两讫 清风过晓

呵,兄弟,我要劝你一句,任何真正做大事的人,不一定要处处聪明处处赢。”这一点他是在云含笑身上学到的。

云含笑从来不会到处卖弄聪明,甚至很多人和她相处都感觉不到这个女人的极度聪慧之处。

但细细品来,就会发现,于大事上,她是一点不糊涂的。

而且,真正想占她便宜,就只有强势手段让她一下子犯迷糊,只要给她足够时间思考,她做出的反应和回击,就连帝刹桀也难以招架。

更何况,她虽然看着处处不赢,其实真正是处处都赢,不仅轻轻松松就赢了他的心,依他看,连凤天肖五还有一堆同事,喜欢她的人太多太多了。

纵有些同事是有利用她的感觉,但毕竟和她相处是一件太愉快的事儿了。

一个总结,生活里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就是这样看着并不会处处赢人一头,却总能恰到好处的赢得所有人的欢心。

帝天释是和帝刹桀斗惯了的,总觉得帝刹桀说的话都是故意来挖苦他,所以也不中圈套的,“呵,那就说好了哦。”黑眸一扫,看到这屋子里有七台机舱,也够几个人用了,就做了个手势:“请!”云含笑有点乱了,一着急,她就显得胆小而无措:“那个,帝刹桀,我不行的,我不会的,我一向玩游戏就很白痴,跑路也从来跑不赢人,更不要说打架了!我自从小学毕业后就没和人打过架呢?!我不要啊……”云含笑长得本就甜美,声音又娇俏,一句一叠的语助词,更让她的尾音软得能融了别人的心。

一看就知道是个没用的女人。

林小册最看不得这种女人,虽然她身手反应让男人都望尘莫及,但在帝天释的身边却永远还是有别的女人,象云含笑这样的甜美的小女人自然是林小册这类强势打女的头号天敌!她上前二步抱起宝宝:“宝儿小姐,我们在游戏里找哥哥,到时候,我会把他抓住,随便你怎么玩都可以?”云含笑一脸的黑线!真是个不和谐的话题呢!“陪孩子玩玩,输赢也不重要。

上次就说陪少泽玩的,最近工作忙,一直没有空。”既然决定了,帝刹桀也看开了。

而正是这一句话,最终让云含笑放弃了挣扎。

唔,也许,这虚假的一家三口,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了吧。

云含笑看着少泽,心里一阵酸楚。

自己一直没能给孩子一个好的爱他的父亲,让他的人生一出世就有所欠缺。

虽然少泽最近对帝刹桀似乎有些失望,但云含笑也知道,少泽一开始是对帝刹桀包有极大的希望的。

也许,这一次能微微补偿他吧。

“好吧!”云含笑终于同意了。

帝刹桀凑近云含笑想说些什么,凤天上前拉住云含笑道:“你过会进去,不要担心,闭上眼睛,你要知道你看到的东西再真实,也是假的,游戏里死亡的受伤的都不是真实的。

只是不要太害怕,唯一会真正伤害你的是你的心。

有人被活生生吓出病来的,所以一般都是要心脏比较强劲的人才可以玩这游戏。

因为今天有二位小朋友,所以我想游戏恐怖度会调低,你不要太害怕了。”帝天释在一边听了,优雅的冷笑:“凤天,我不知道是什么误导了你,帝宝儿可不是普通小朋友,她最爱看的是恐怖片,最喜欢抱着万圣节的鬼面具到处吓漂亮的小男生,而且这个东西她玩过好几次了,所以我们是完全按着成人的度来玩的,丝毫不需要为她降低难度。”他这话等于是在吓云含笑了。

既然参加了,怕也没用的吧。

云含笑这会子反而镇定下来。

好吧,就陪着少泽和帝刹桀一起玩吧。

她不再说什么,只是对凤天笑笑:“我知道我在这里肯定是最差的,不过没有关系,我会尽力而为的,不行了,我也没办法,帝刹桀选择了我,就已经知道我是个不擅长玩游戏的女人。”凤天表情有些复杂,退了半步。

云含笑找到少泽左边的小飞机,低了头,看了机舱盖,然后,伸手,想要极为漂亮的打开……死就死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爽快一些,何必这样被人笑……可是……呃……云含笑晕了,刚才明明看少泽随便一伸手就打开了啊,怎么自己打不开的。

努力弯下腰研究下,用力的扳……扳不动,现世了……帝刹桀上前伸手,轻轻一移一拉……机舱门开了……“请进!”他的声音魅惑的吹过她漂亮的小耳垂,带来一丝丝颤抖。

云含笑逃一般的跳进机舱里,坐下。

帝刹桀替她将盖子盖上。

然后对帝小相做了个手势,自己走到少泽右边的小飞机,和云含笑一左一右,将少泽夹在中间,真的很有一家人的感觉。

“全部机组人员已就位,开启战场实录,家庭模式!”随着一声悦耳的女声。

少泽不由的闭上眼睛。

可是却发现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玩家宝宝,请选择自己的名字。”一个漂亮的女人走了过来。

那个女人有着极长的银色头发,扑天盖地,比长袍还长,而且还随着声音不断的颤抖着。

因为是立体,感觉好真实。

可这女人长得实在太不低调了,漂亮完美精致一眼就看出是三D产品。

云少泽看了看,淡淡的道:“少泽。”“好的,玩家少泽宝宝,领取你的新手奖励。

一套防御加一的防弹背心,一把手枪六发子弹。

进入游戏吧。”女人也不废话直接手一伸,少泽就发现自己身上换了衣服,手里也莫明其妙多了一把短刀。

衣服是蓝色的紧身衣加上军绿色的防弹背心,看着超级可爱无敌。

少泽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不到那层皮肤,突然问:“有镜子吗?”会不会进来的时候自己是原形啊,那就不好了!那个女人似乎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奇怪的要求,只会甜美而机械的回答:“请玩家少泽宝宝进入游戏。”少泽宝宝反对无效,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感觉眼前白光一闪,整个人掉了下去……啊……一声惨叫!“啪!”少泽整个跌到草坪上,疼倒是不疼,就是觉得有点惊悚!这里一片黑幽幽的,谁也看不到谁。

少泽坐了一会儿,眼前才慢慢的恢复了些视线。

这里是哪里,有可能是某个山洞吧。

自己的甜心妈妈在哪里呢?就听到身边一声娇呼……“啊,吓死人了!”少泽大喜:“妈妈,你来了!”小手用力在地上一撑,整个人跳起来就象着云含笑跑过去。

一头钻进妈妈的怀里。

云含笑抱着少泽,心里立刻安宁下来:“哇,少泽你跑得好快呢?”少泽附在云含笑的耳朵边问,“妈妈你看我现在的长相?”云含笑看了看,又凑近少泽的耳朵:“嗯,没事,你放心。”帝刹桀先立在那里观察地形和掩体,一回头看到缠绵在一起的母子俩,笑道:“家庭模式比较对战的CS容易很多呢。

我们要尽快出去。

路上有很多阻击者,还有一些野兽,然后找到军部的一份特别文件。

然后运到目的地。

谁先送到就是谁先赢,但我们比赛一向比较野蛮,就是将对方杀光,那么不用找文件,你也是赢的。”云含笑缩了缩脖子:“那我肯定会被打死吧。”“呵,死亡时有一点点小小的窒息感,不过很快,你不要担心,那是正常的反应,不会对人体有什么真正的伤害。”帝刹桀温柔的说,用手摸了摸云含笑的头。

一回头看着少泽:“少泽,我们一起保护妈妈好吗?”少泽看着帝刹桀,干净的黑眼睛微微一眨,听话的点了点头。

帝刹桀笑了:“少泽真乖,和妈妈一样可爱。”云含笑脸红了红,没出声。

少泽微微低头,沉默!帝刹桀将云含笑的枪里的子弹褪下来,开始给少泽和云含笑上生平第一次的射击课。

“看,就这样,将这个拉开,然后,瞄准,眼睛准星目的物三点一线,一扳扳机,就行了。

不过才打,不太准,也可以看着时机,等到靠近开……”帝刹桀教了母子俩各二次,看着两个人做得没什么错才罢手。

因为时间真的不多,不够他这样慢慢的教导的。

他将母子两个人各留下三发子弹,多余的都放在自己身上。

明显,母子开枪的机会不多。

“现在准备好了,我们走!”几个人一起迅速向前移动。

虽然感觉很象是真人行动,但毕竟和真实的有一点不同。

就是云含笑发现自己的奔跑速度很不错,而且没有平时那样大喘气!呵,真好玩。

少泽跟着帝刹桀后面跑。

她在最后,前面有帝刹桀,似乎她就什么也不用担心。

反正天塌下来了,也有帝刹桀挡着。

轰隆轰隆……突然一只绿色的巨人从地洞的一头窜了出来,如此高大笨拙迅的身影有着惊人的威吓力,他伸着长长手臂,爪牙尖利,慢慢的逼向云含笑。

呃……好可怕!云含笑吓得大叫一声,居然就站在那里不会动了。

眼睛瞪得大大的,虽然明知道这东西是假的,但在这个三维的空间里,人物互相之间看着是那么的立体和生动,那巨大的身影和怪异的长相,都足以让云含笑吓得不得了。

杏仁儿一般动人的眼睛含着三分笑意。

那样子就是很凶残的蛇蝎美人。

凤天轻声的说给云含笑听:“林小册,帝天释的第一号打手。”云含笑瞪大眼睛,这个女人看着是有肌肉,也足够漂亮,但打手?而且是帝二少旗下的第一打手,我靠,这也太夸张了吧!帝天释的身后跟着一头熊!人熊!足有一米九的大高个,体重绝对超过二百,健壮的肌肉小山一样在身上到处鼓起来,黝黑的黝黑滴!脸很结实,虽然用结实来形容一个人的脸是很奇怪的。

但除结实,云含笑找不到任何形容词形容这个男人的脸。

帝氏兄弟本来都一米八左右的傲人身材,这会子一下子显得是瘦小多了。

云含笑有点害怕,退了半步,抓紧了少泽的手立刻缩身到帝刹桀和凤天的身后。

少泽却抬头,看着人熊脖子上套着的玉白色的围脖。

这个天气,穿得这样少,还戴个围脖,显然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那围脖动了一下,然后呲溜呲溜的爬上来一个小小的人儿。

一张黑麻麻的小脏脸,脏到已经看不出原来的肤色,但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黑白分明,却仍让人看得出这个孩子的绝色。

肥到几乎成为规则的圆脸,感觉用圆规一角顶着她的鼻子当圆心,顺边一划,就是她那可爱的不行的小脸。

红红的唇边挂着一抹血色,不知道是吃了什么的,张了嘴,嘿嘿一笑,牙齿白得要命,还在灯光下闪着光……好寒的小宝宝。

那个小宝宝一眼看到少泽,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啊漂亮哥哥,我喜欢!我要,要抱抱,漂亮哥哥……”那声音刺耳的要命,让帝刹桀都颤抖了。

帝天释看了看少泽,问帝刹桀:“这位,是……”帝刹桀看了看云含笑,云含笑看了看少泽,少泽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凤天接话了:“这是……云少泽!”那个宝宝在人熊身上坐不住了,七手八脚吱吱啊啊的叫着要下来。

人熊低了头,那个小炮弹就闪过来,双手直直的伸着,手指叉开,向着少泽招呼过来。

那样的热情让人不知道她想要抱少泽还是想要打少泽。

少泽机灵的一闪,躲开。

小宝宝立刻尖叫道:“不要跑,给我抱一个。”少泽哪听啊,看到小宝宝脏脏的样子就不愿意。

他的衣服是浅色调的弄脏了妈妈要洗很久唉。

两个孩子就在那一个跑一个追……大人都瞪着,也是没办法。

如果是别人家的孩子,估计帝天释早让人逮住让自己家的小公主想怎么抱就怎么抱,想怎么么就怎么摸,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少泽愤怒了,他一向和云含笑呆惯了的,性格还算温和,但本性里的桀骜是不容他人挑战的。

跑着跑着,就不跑了,一抬腿,最近肖五抽空也教了他一些小巧的防身术,现在活学活用,恰到好处的抵住宝宝的肩膀。

谁知道宝宝也不嫌弃,抱着少泽的鞋就低了头香了大大的一口:“啵……”所有的人都晕了。

强大如少泽也不行了,卟通一声,给吓跌一屁屁到地上。

雷得风中凌乱了。

少泽一跌倒,腿一抬,小宝宝也被带倒了,肥肥的身子扭啊扭的直接爬向少泽的胸口……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啵……”我们如花似玉人见人爱的天才宝宝少泽的初吻……就这样……没了!云含笑都不知道哭好笑好,也不会帮着儿子。

毕竟对手是个小宝宝呢,而且云含笑一向是那种超信任儿子能摆平这些小事的人。

一般的时间她喜欢做一个静静的,微笑的旁观者。

少泽怒极了,愤怒的想要推开宝宝。

但宝宝软软的小身体,好象力大无穷一样。

饶是少泽算是有力气的,一时也挣不开。

只能眼睁睁看着宝宝用嘴巴在自己的脸上盖印印……啵啵……“呵,亲嘴嘴,打勾勾,不给反悔哦,你是宝宝的小宠物了。”宝宝呵呵呵呵的笑……少泽一边用力的用手背抹着嘴,一边瞪大眼睛怒道:“胡说,胡说胡说……”愤怒却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从来都是冷静的小大人的面具一撕开,少泽也如一般的七岁小男孩子一样可爱且蛮横起来。

“走开走开了,脏孩子!”大力的推开这个粘乎乎的妖怪!

看到她笑咪咪的靠在帝天释的怀里,凤天一动,她就嗖的窜出来,长手一伸,将宝宝捞回自己的怀里。

凤天本就不准备怎么样的,只要这个恐怖小怪物离开少泽就行。

所以不进反退,蹲下去,拉起狼狈不堪的少泽。

那个孩子还在叽叽喳喳扭动小身体:“放我放我,不,我要哥哥,我要漂亮的哥哥……”帝刹桀骇笑:“小宝儿,怎么还是这样啊,难不成家里的漂亮哥哥还不多吗,还要在外面找?”那个孩子是帝宝儿,帝老太太娘家妹妹的外孙女儿。

因为这孩子的父亲为了救帝老太爷离世的,孩子的妈妈悲伤过度也去了。

所以帝老太太把这孩子看得是比亲孙女儿都重。

所以特别换了帝姓,让帝天释的妈收养了。

人抬船高,帝老太太喜欢这孩子,那全家宠爱的程度可见一班。

女孩子,外姓的,也不争家业,自然是没什么人暗算。

加上帝老爷子年纪大了,就是喜欢这胆大的小宝儿。

所以在家胡天胡地的,胡作非为惯了的。

才不过五岁,也不知道遗传了谁,十足小色女一枚。

最是颜色控了。

看到漂亮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想带回家去。

为这,帝老爷子特别为帝宝儿收了二个漂亮的小孤儿做哥姐。

这孩子今天看到少泽了,生平没看过比少泽更漂亮显眼的人物,自然是喜欢的很。

帝宝儿直吵着要:“不要,我要漂亮哥哥,我要漂亮哥哥……”两眼睛一直瞪着少泽,眼眉之间无限的霸气,完全不是一样普通五岁女孩子能有的。

少泽才不理她。

自己整理了下衣服,站到云含笑跟前。

虽然说也是胆大的孩子,但给帝宝儿这么一弄,也是有些怯了。

决定不要再被这丫头抱住了,一抬手,打开一个机舱盖,吱溜坐进去了,伸手盖紧。

帝刹桀是第一个笑的,这二个孩子太宝气太可爱了。

一个人笑了,其它人也忍不了,帝天释,凤天,帝小相,一起都笑了……云含笑忍住,同情的看着儿子。

早就听说世上一物降一物,却一直觉得自己儿子没什么天敌的来,原来是没遇上呢?!帝宝儿扭着下地,小短腿登登登,跑得好有力,一直跑到少泽面前:“漂亮哥哥,漂亮哥哥……开开门儿,我不是大灰狼的说,我是宝儿,可爱的小宝儿,放我进来!”那声音有力度的很,让几个大人愈发笑得不行了。

少泽脸都气红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小嘴儿一掀,嘟声道:“你是女灰狼!”“不对不对!”丫头用力的踢着脚,生气的大声道:“我是可爱的宝儿,天下最可爱的宝儿。

放我进来放我进来……”两个低智力孩子进行低智力的顽强拼搏,话语反复也没个新意,但看得出将来都会是坚强的让人头疼的家伙。

帝刹桀本来就不想把云含笑拉入这场奇怪的战斗里,错着这由头,淡淡的道:“带了宝儿出来,还是要顾忌下孩子的安全,不如换个时间吧。”帝天释笑笑,他是向来不爱和这位优秀的哥哥合作的,“宝儿也不是第一次玩这个了。

要不然,换个玩法,不实战了。

也不要这么多人。

反正两边都有孩子,不如我们来开启玩家庭模式,听说那个也好玩,还没玩过,我也不说你占我便宜了,毕竟你带的是男孩子,而且比宝儿大。”帝天释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也不想想,林小册的体力耐力反应力,那一样是云含笑能比的。

帝刹桀皱眉,如果拉上凤天,肖五,虽然云含笑弱些,整体实力也不会差太多。

毕竟帝小相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但如果换成这样,两边宝宝自然是玩儿的,实力可以不算。

自己和帝天释平分秋色,自己纵是强些,也强不太多,但林小册和云含笑,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人选啊。

“呵,哥哥,难道没有绝对胜利的把握,你就不敢比赛了?”帝天释嘲笑着。

“我参加一个行吗?”凤天笑咪咪的上前。

帝天释挑眉:“无论你多漂亮,和帝刹桀凑成一对还是太惊恐了吧。”凤天弯了弯眉:“可是,把我的朋友借给帝刹桀,我觉得不太好呢。

她可是一位普通的家庭主妇,不要说和林小册吧,问题是她不一定愿意参加比赛呢?”帝天释看向云含笑。

云含笑无辜的回视……“她参加不参加由帝刹桀来搞定,与我无关,我们可以预定了比赛时间,还有三分钟,帝刹桀不想让这位小姐上场,我想他完全有时间在外面拉一位女子来作陪,以我哥哥的魅力,这样的事也是很容易办到的吧!”帝刹桀哼笑:“你永远都喜欢玩弄小聪明,进行这种不公平的比赛。

他不准我哭 银货两讫 清风过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