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妄言之 超时空大决战

柳盈香忙是道:“小女子不敢。

“哼!口是心非。

王医生冷笑了一声,根本不曾掩饰心中的鄙夷,道:“你们武道联盟最擅长的就是说一套做一套,一群卑鄙无耻之徒。

“王老医生的未免太武断了吧。”柳盈香辩驳道。

王医生不屑道:“女娃子,那是你太年轻了。

柳盈香道:“那我爷爷呢!你既然欠了他人情,想必他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人吧!

“哈哈哈哈。

王医生却笑了。

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红光满面的脸庞上多了几分的煞气,吓的柳盈香忍不住往后缩了缩身子,只听他道:“当初你爷爷拿我妻子之命数次算计于我,害的我背主负恩,可怜我一世糊涂,竟是许下柳东水那个老东西三个人情!哈哈哈哈!

“我爷爷若是如此!你又何必来救我!”柳盈香有些生气的喝道。

王医生当下笑容一收,不屑道:“老夫虽然糊涂一世,但一向说到做到!

柳盈香当下沉默了下来。

若是他说的是真的。

那么这几十年怕也是背负着无数的痛苦与枷锁生存着,那满头的白发,怕并非是年老所致,而是郁郁而成。

“我不相信。

柳盈香沉声道:“我不相信我爷爷是你说的那种人。

“女娃子。”王医生语气稍稍缓和了下来,淡淡的说道:“是与不是老夫懒得与你辩解,救了你之命后,三个人情我便尽数偿还,事后我定然会找你们武道联盟算个清楚!

柳盈香心灵一抖。

在这个鹤发童颜的王医生身上,她感觉到了一种极其强大的威胁感。

这足以证明,他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以卵击石。

看着王医生离去,柳盈香脸上一阵阵阴晴不定,正此时,忙活完的柳叶正走来,瞧见柳盈香状态不对,皱眉问道:“妹妹,怎么了?

“哥,你告诉我,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柳盈香问道。

柳叶眉毛一扬,笑道:“傻丫头想什么呢?爷爷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柳盈香很落寞的摇了摇头。

在她眼中,柳叶是个温文尔雅的君子,可是秦大海一事中,她觉得自己的哥哥很陌生,陌生到让她有些害怕。

柳叶道:“妹妹,千万不要多想,等你病好之后,我送你回家。

柳盈香只是点了点头。

高纯度的蒸馏提炼并不是太复杂的活,而且随着柳叶不断吩咐下去,很快有大批的药材不断空运而来,一锅锅高纯度的汤药在王医生的监制下不断熬出来。

这些并不是给柳盈香喝的。

不然她没生命殆尽而死就先撑死了。

这些汤药是用来进行药浴的,配合王医生特殊的针法,足够让她充分吸收其中猛烈的药力。

如此一来,柳盈香的气色的确好了许多,只是让柳叶有些担心的是她一直在沉默寡言,有时候像个提线木偶一般。

柳叶担心之下,找上王医生,询问了情况。

王医生对此只是冷笑了一声,道:“我只治病,心病不需找我。

柳叶当时憋的面红耳赤。

他也找过家族的老人打听过情况,对柳东水和这个王医生的恩怨也有几分耳闻,只不过他对此只是不屑一笑罢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他目前唯一的作用无非就是救治自己的妹妹。

此时听闻王医生的冷嘲热讽,当下道:“王医生,我知你心中有所不甘,但还希望你知道医者父母心,我不希望我妹妹出现任何差错,你明白我的意思。

王医生淡漠的看了他一眼。

眼中神光闪烁。

柳叶当时心里一突,忍不住退了一步。

“这个老家伙,实力这么强!

他心中颇有些骇然,毕竟家族老人说他除了医术之外简直就是一无所有,否则当初也不会被算计的死死的。

“接下来,你收购岭南山的银叶草。”王医生冷冷的说道:“依旧是越多越好,想救你妹妹,银叶草必不可少。

“银叶草?

柳叶皱了皱眉。

显然他也听说过这种草药,自然也知道这草药虽然少见但着实没什么用途,家族内部甚至都没做什么储藏,当下便是疑惑道:“王医生,据我所知银叶草药力平平,单单可以替代的药草就有贝母,商路等数十种。

“你想说什么?”王医生淡淡的问道。

柳叶道:“救我妹妹,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野生三七,百年黄精我都可以提供,还希望王医生不要随意。

王医生嗤笑了一声,道:“无知,你妹妹生命力殆尽,用在多好药也没用,需要以银叶草为引,方能药入膏肓,辅以老夫的续命药方才能重铸基本,你在怀疑我?

“小子不敢。

柳叶拱手道:“既然如此,我这就去收集。

而此时。

在鹏海海域一艘船只上。

秦大海望着满船舱的银叶草,啧啧叹了两声,抓在手里闻了闻,道:“好东西。

“少爷。

王才颇有些疑惑的问道:“这玩意有什么用?这么一船舱也才几万块钱而已。

秦大海笑道:“对大部分人的确没什么用,但是才爷你要明白,任何事物生长都有它存在的本意,银叶草可算是一朵奇葩,奇葩到几乎没人在意,虽然药力平平,可是对某一小部分人来说是最不可多得的绝佳药引,尤其是病入膏肓之人,当年扁鹊神医曾说病入膏肓不可治,那么青囊书上记载银叶草就足以打破这个绝对定论,不过华老神医遭遇不测,青囊书失传之后,数代医圣均为曾在意银叶草。

“一直等到了我师父偶然得到青囊书方才了解,除了咱寻龙一脉,知道的人估摸不会超过三个,而且还会跟咱寻龙一脉颇有些渊源”秦大海道。

“那还真是好东西。

王才叹了一声,又问道:“可是对咱有什么用?

秦大海示意别说话,而后接了个电话,待挂断后,脸上带着几分冷笑,道:“现在有了,柳盈香病入膏肓,柳叶正在寻找银叶草,看来是有高手相救,帮我查查是哪个老家伙出手了,说不定还是个故人呢。

“你说什么?

柳叶眼睛圆瞪。

刘三叔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就在先前有人收购了这批药材,我们储备包括各大店铺的药材均已经一扫而空,柳先生,实在遗憾,不如您去别的药店看看?

柳叶脸色发寒。

仁和堂的药材储备在全国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王医生没有说要多少,但是越多越好让他真不敢缺斤少两,沉吟了片刻,他淡淡的说道:“刘先生,这批货还没有交付吧?

刘三叔心里一突,但还是点了点头:“一部分还未交付。

“剩下的我要了。”柳叶起身,道:“刘先生可以把剩下的药材交给我了。

刘三叔眉头一皱,道:“柳先生,这不符合规矩。

“规矩?

柳叶冷笑了一声,但紧随后又收敛了脸上的冷意,和煦的笑容让刘三叔都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只听他道:“刘先生,这件事就这般定了,如何?

刘三叔差点答应了下来。

可是很快心里又是一阵机灵,颇为为难的说道:“柳先生何必为难我一个生意人?

“好一个生意人。

柳叶顿时一笑。

虽然依旧和煦,但这办公室内的温度却是出现了骤降。

刘三叔背后不禁一阵冷汗流淌,而后道:“这件事我当真不能做主。

柳叶冷哼了一声。

脸色阴沉不定,而后道:“买家叫什么名字。

刘三叔苦笑道:“只知道姓秦。

柳叶脸色当即大变。

姓庞的姓他都不在乎,可是偏偏姓秦,这让他很容易联想到秦大海这个疯子,也让他心神不宁,他当下寒声道:“我要你立刻马上将所有药材全部全部运过来,这不是要求,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刘三叔咽了口口水。

心里一阵苦涩。

而这时候,一阵阵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是柳叶的手机,他拿出手机接通后,脸色一变在变,在挂了接通新来电时,脸色在度一变,如此七八个电话后,他脸色已经极为难看,随后阴森森的看着刘三叔。

鹏海各大县市,王医生所列举的药材竟然被扫荡的差不多了,这让他很是难受,虽然以武道联盟柳家的地位,折腾出这些草药来并不是难事,可是这让他一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刘三叔被盯的心里发毛。

不过这时候一个电话救了他,接通没多久,他就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待挂了电话后道:“柳先生,我马上安排。

“如此最好!

柳叶说完后,当下离开了此地。

而刘三叔则是松了口气,确保他离开后,忙是敲了敲一旁办公室的暗门,很快秦大海走了出来,他埋怨道:“可真是吓死我了,我还真怕他敢动手杀我。

“他敢动,我就敢在他杀你之前宰了他。”秦大海笑道。

刘三叔翻了翻白眼,道:“你这次打算怎么做?那批草药并不是多珍贵,柳家完全有能力搞到。

“恶心恶心他而已。”秦大海笑道:“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我命都差点没了。”刘三叔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而后问道:“我家小姐怎么样了?

秦大海笑道:“好多了,过几天就可以痊愈了。

“这就好。”刘三叔道,顿了顿,问道:“接下来怎么做?

秦大海道:“你知道在岭南山有一种独特的草药叫做银叶草吗?

“当然知道!

刘三叔道:“这种草药跟大熊猫似的,就岭南山独一份,全球各地找不到同样的出来,只不过成熟银叶草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成长,现在每年的产量也不过十余株而已,怎么?你想要这个?

“大范围的购买,最好把所有存货全部给我收集过来。”秦大海道。

刘三叔皱了皱眉头,道:“银叶草虽然少见,不过药性平平,能取而代之的数不胜数,你收集这玩意没什么用吧?

秦大海嘴角一扬,道:“你不用管了,只要知道这对你家小姐有益无害就行了,两天之内,没问题吧?

刘三叔掂量了一阵,道:“没问题,银叶草在市面上就跟鸡肋似的,想买肯定一收一个准,两天没问题。

“那就马上,我就告辞了。”秦大海道。

刘三叔点了点头,当下安排下去。

仁和堂集团可是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中医药集团,直属店铺在全国个县市均有分布,而且单收岭南山一处的银叶草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不出两天就足以将这市面上极为少见但又没什么价值的玩意全部送到秦大海面前。

且不说秦大海的安排。

柳叶在回到别墅后,很快手下都是将所购买的药材纷纷送了过来,王医生扫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怎么这么少?

柳叶无奈道:“之前有人大批购买。

“哦?

王医生眉毛一扬。

这方子可不多见,所列举的草药之中不乏药性冲突的,这玩意还是有人收,要么是胡闹,要么是有意为之,不过估计后者可能性比较大,王医生一阵冷笑,旋即道:“这些还不够,要想救那个女娃子的命,还要多三十倍。

“没问题!

柳叶当下道。

有眼力见的属下急忙吩咐下去。

王医生则是检查了一遍药材,而后道:“将所有的药材全部熬制成汤在进行高纯度蒸馏提炼,我只要最后的一锅,去吧。

柳叶只好在忙活下去。

而王医生则是回到屋内,柳盈香此时气色稍微好了一些,看了眼王医生,道:“王老医生,您对我哥哥,好像并不满意?

王医生冷笑道:“若不是你爷爷的人情,我连你也不救。

柳盈香咳嗽了一声,道:“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王医生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闪过回忆之色,带着仇恨与愤怒,还有几分的无奈,随后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你不需要知道了。

柳盈香思索了片刻,道:“可是因为当初寻龙一脉?

王医生手轻微的一抖,而后冷笑道:“你这女娃子知道的倒是不少,莫非是想把老夫卖给武道联盟的那群畜生?

姑妄言之 超时空大决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