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最强纨绔 我的妹妹恋人

办公室里的温度似乎在顷刻间下降了好几度。

姚倩转动了一下眼珠子,下意识地看了眼中央空调,难道温度被他们不小心调低了?

“直接送她进去,太便宜她了。

傅薄笙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击了两下,薄唇轻启。

姚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张了张唇,正准备说些什么,手机震动了起来,她看了眼号码,接起来,随后对傅薄笙说:“楼下前台的电话,说沈苏来了,要上来找你。

“就说我不在。

一楼大堂,沈苏头发凌乱,像个女疯子一样,不管不顾地要往电梯口冲去,被两名保安一左一右地拉住。

“放开我,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到时候阿笙知道了,肯定饶不了你们!

“如果我们放你上去,我们才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前台小妹看着这混乱的场面,很头痛,对着保安使了个眼色,“行了,别说这些废话了,直接把她扔到外面去。

“你敢?”沈苏听到扔这个字,面目瞬间狰狞了许多,“阿笙说过,我随时可以上去找他,你现在拦着我就算了,居然还要把我扔出去?

“沈小姐,你记错了吧,那是以前,这个特权老早就不属于你了。”前台小妹听到座机响了,不想再说废话,对着保安比了个手势,就去接电话了。

原本使劲挣扎的沈苏,听到这话,瞬间安静了下来,任凭保安把她带去了门口。

看着缓缓关上的玻璃门,沈苏像个傀儡一样,慢慢地往外走。

傅薄笙站在窗前,清楚地能看到沈苏离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后又是深深地苦涩与悲伤。

叶楠,我发现的太迟,还能得到你的原谅吗?

那八年的时间里,他一心只想要找到叶楠,可因为一直都没有她的消息,渐渐地开始害怕触碰她以前的一切。

所以,他像只鸵鸟,把自己藏起来,不去调查从前发生的种种。

那样,只会让他觉得,她离开自己是正确的,会让他缺少一个将她找回来的理由。

直到她回来了,得知她着手对付莫晟霖的那一刻,他开始调查两人之间的矛盾,渐渐地,越查越多,沈苏当年做的那些事情也浮上了水面。

他才直到,一开始,自己错的到底有多离谱。

把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当成宝贝,宠在手心,却用尽各种方法,去折磨最爱自己的那个女人!

在知道一切的那一刻,他恨不得扇死自己,公司办的再好,再成功有什么用?

他始终是一个失败者!

安致泽将刚刚调好的水果沙拉放在了茶几上,“肚子有点饿了吧,先吃点水果,晚饭应该还要一会儿。

“好,谢谢安大哥。”叶楠接过叉子,叉了一块苹果送进嘴里,“你用酸奶拌的?

“嗯,你们女孩子不是都觉得沙拉酱怕胖吗?放心,这酸奶是我今天自己做的,很健康。”安致泽宠溺地看了她一眼,叉了一块桃肉,送到她嘴边,“尝尝看,今天刚买的,不知道甜不甜。

她咬下,“很甜。

她开着玩笑,“安大哥,你这么会照顾人,到时候和你分开,我会伤心的。

“那就别分开了。”安致泽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生活。

“可是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呀。

叶楠边说,边吃,不知不觉已经解决掉了一半,没有注意到安致泽的眼神。

他弯了弯唇角,看着她没有说话,心中却是低语了一句,阿楠,我早就已经舍不得放开你的手了,可是,你始终会有离开我的那一天的。

从决定将她留在身边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预见到了那一天的到来,但很显然,那一天,仿佛比想象中,要更快到来。

叶楠打了个饱嗝,放下叉子,“再吃下去,估计我晚饭都要吃不下了。安大哥,我听说你昨天晚上三点多了才睡的?

“嗯,处理一点事情,弄得有点迟了。”安致泽摸了摸鼻子,看到叶楠有些沉下来的脸,立马轻笑了一声,“放心,以后我会注意的,肯定在十二点前就睡觉,别生气了。

“安大哥,如果你再这么迟,你别怪我又用回以前的老方法。

成功的人,看似光鲜,但背后的辛酸是许多人无法想象的,尤其是安致泽,手下有这么多家公司要管理,可身边实际上能帮助他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很多重要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所以,他以前的睡眠时间,都是在凌晨四五点,一天往往只能睡四五个小时。

那时候,叶楠不管多困,都要陪着他,一定要看他放下工作,选择回房间睡觉了,才会回自己的房间。

安致泽见她等得辛苦,也就渐渐地将作息时间重新调整过来了。

听到这话,安致泽嘴角的笑意更盛了几分,“败给你了,你放心,以后我就算是再忙,也会按照你给我制定的那个时间表休息的。

话音刚落,茶几上的手机振动了起来,连带着放在边上的叉子也跟着抖动了好几下。

叶楠拿起手机看了眼,忙接了起来,“哥,有事吗?

“什么?

安致泽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是看到叶楠的神情倏地凝重了起来,见她挂断了电话,忙追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楠边起身去拿车钥匙,边说:“叶沁儿知道沈苏对我做了什么事情,现在去找沈苏了。我哥现在在外地出差,赶不过去,我必须马上过去一趟。

“我陪你一起去,别着急。”安致泽抓住她的手,叶楠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她一个人过去,或许没办法控制住这件事情,有安大哥在,或许会容易解决很多。

驱车赶到了叶知恩发来的地址,叶楠看到房门虚掩着,正准备推门进去,安致泽拉住她的手,将她护在了身后,推门进去,只见客厅里一片凌乱,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被扔在了地上。

“小心点,这边有玻璃碎渣。”安致泽扭头提醒了一句。

“嗯,安大哥,怎么没声音啊?”叶楠觉得奇怪,从她们进来到现在,房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安静得仿佛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到。

安致泽心有同感,凝眉点了点头,“你先站在这里,我去里面看下。

没一会儿,安致泽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有些凝重,“小叶,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救护车?

叶楠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卧室走去,只见叶沁儿躺在了地板上,动也不动,脸上全部都是血,看着好不恐怖。

“应该是额头被什么东西砸到,晕过去了。”安致泽冷静地查看了一下情况,宽慰着叶楠。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叶楠和安致泽坐在车里,紧跟着救护车往医院驶去。

脑子里,是她满脸是血的样子,叶楠的双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微微有些发抖。

叶沁儿即便有再多的不是,但始终是她的妹妹,是爸爸的另外一个女儿。

安致泽扭头看了她一眼,握着她的手,“别担心,没事的,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怪你,我们是一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

“我知道。”叶楠抿了抿唇,“我知道我已经尽责了,我只是担心我爸爸。他岁数已经这么大了,身体也已经这个样子了,实在是禁受不起任何的惊吓了,要是叶沁儿出了什么事情,我真的是不敢想象。

“放心,不会有事的。

一到医院,叶沁儿便被推进了抢救室里,他们进不去。

安致泽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瓶矿泉水。

他刚走,叶知恩的电话随之打了进来,叶楠将赶过去看到的情况复述了一遍,顺便告诉她,叶沁儿还在抢救室里。

电话那头,叶知恩沉默了几秒后,随后轻轻地叹了一声。

“哥,我过去的时候没有看到沈苏,她应该是打伤叶沁儿之后逃走了,你要不让人查一下她的下落吧。

“行,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交给我。沁儿的事情,就先别告诉爸爸了,有什么情况,你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叶楠捏了捏眉心,她真的觉得好累。

她知道叶沁儿的性格,所以从一开始便没打算告诉她,沈苏最真实的目的。但世界上终究还是没有密不透风的墙,还是被她知道了。

现在还被打伤送进了医院……

安致泽手拿着两瓶矿泉水回来,就看到她愁眉不展的样子,轻轻地叹了一声,走到她身边坐下,帮她拧开了盖子,才递给她,“累的话,靠在我肩膀上休息一会儿。刚刚来的时候,医生也说了,不是很严重。

“我知道,可心里还是会有点担心。”叶楠靠在安致泽的肩膀上,低声道。

“等她的情况稳定下来了,我们回去,安氏这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从国外的总部抽调一个人过来负责。”安致泽在她的发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可她却一下子应不出来,心中生出了丝丝的犹豫。

“我知道你不想承认,但就血缘上来说,我是你姐。”叶楠看到叶沁儿的眼眶突然发红,心中突然咯噔了一声。

虽然以前大部分的时间里,叶沁儿都是和她作对的,可以前在她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经常会跟在她的身后,拉着她的衣服,糯糯地叫上一声姐。

叶沁儿别过脸,轻嗤了一声,“你还知道是我姐?是我姐,就不应该在八年前把我和爸,还有哥就这么扔下不管,现在我不过就做了这么点事情,你就以姐的身份来教训我,你觉得你够格吗?

“你现在给我滚,马上滚!”叶沁儿突然激动起来,歇斯底里地吼了一句,脖子上爆满青筋。

叶楠刚皱了皱眉头,正准备出声,叶知恩的声音从楼道里传来,“到现在了你还有资格喊阿楠滚吗?

话说的很重,他步步靠近,凝蹙的眉头带着丝狠厉,“你知不知道你这次错的有多离谱,多过分?

“我怎么了?我不就耍了她一下嘛,她缺胳膊还是少腿了?现在还不是完整地站在这里!”叶沁儿话对着叶知恩说,眼神不屑地上下打量了一眼叶楠。

话音刚落下,空气中突然响起了“pia”的一声。

叶楠反应过来,一看,叶知恩的手还举在空中,没有落下,叶沁儿捂着脸,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他。

怔楞了几秒,“你居然打我,叶知恩,你别忘了,这女人把我们都抛弃了!

楼下叶父听到动静,已经出声开始询问了,“你们在楼上干嘛?有什么事下来说,别在楼上说。

“都是兄弟姐妹的,吵什么吵,是看我现在自己走不上来了是不是?

叶楠听到楼下传来一些声音,似乎是叶父打算从轮椅上站起来,忙扯了一下叶知恩的衣角,“哥,算了,她要是知道的话,自己慢慢会懂的,没必要现在惹得爸爸担心。

叶知恩点头,瞪了叶沁儿一眼,“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

到了楼下,叶父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楠自然没有告诉,只说是起了一些小争执,叶父听完,叹气又是摇头,“沁儿心里也苦,自从她妈离开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句话也不说。

“后来,知恩忙着公司的事情,我因为走不动了,脾气变得很差,对谁都是一张臭脸,动不动骂人,她几乎天天被我骂,也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到底她也是你们的妹妹,有的时候,你们也多让着她一点。

叶父的话,无异于在叶楠平静的心里扔下了一块石头,泛起了层层涟漪。

老实说,那些童年时候的感情,对于她来说,早已被后面叶沁儿的针锋相对消磨光了。可现在听到叶父这么说,心中依旧还是不免酸涩了几分。

“爸,以后我们会注意的。”这话,是叶知恩回答的。

即便说过以后不会再管叶沁儿的事情,不过此时面对着叶父带着一丝恳切的目光,他没办法说出那些狠心的话。

叶父听到这回答,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回去,是叶知恩送叶楠回去的,顺便在路上粗略地了解了一下昨天的事情。

叶知恩也是从朋友嘴里得知这件事情的,但也只是一个大概,具体的并不清楚,但仅仅是朋友说的那些大概,就足以让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所以才会在刚刚情绪失控,对着叶沁儿直接甩了一巴掌。

“哥,或许,我们是应该好好了解一下叶沁儿了。”叶楠推门下车的时候,抿了抿唇说道。

虽然之前听傅梓楠说过,叶沁儿在这几年的改变很大,但老实说,在她内心深处,或多或少,还是将她看成了当初那个蛮不讲理的女孩。

可今天她质问的这几句话……

无疑在叶楠的心里敲了一下警钟,或许,叶沁儿只是一个小孩子,想要得到自己爱的人的关注,只是用错了方式方法。

“改天,约她出来,我们在外面坐下来好好聊聊。”叶知恩点头表示同意。

正是有了这么一个提议,所以,叶楠在第二天回了公司上班后,便看了一下这段时间的行事安排,看看这段时间哪天的时间相对比较空闲一些。

在她看来,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

低头看着日历,手中的笔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面。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叶楠抬头朝门口看去,“进来。

“在忙吗?

办公室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杨珊探进脑袋,“叶总,有没有时间聊两句啊?

“当然有。”说着,她起身,杨珊走了进来,勾起唇角,俏皮一笑,“不会怪我上班时间来找你说点私事吧?

“扣工资可以吗?”叶楠把水杯递给她,“想跟我说什么事啊?

“扣不扣工资随便你,反正我没钱了,到时候没饭吃,就来找你,吃你的用你的玩你的。”杨珊接过杯子,润了润嗓子。

两个人靠在办公桌前,不由对视一笑。

这一刻,叶楠觉得,这八年的时间,对于她们之间的友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原因说明后,她还是那个爱跟自己贫嘴的杨珊。

她拿出手机,“我看到这个新闻了,就迫不及待地想过来找你了,终于动手惩治沈苏那个贱人了?

叶楠拿过手机,指尖在屏幕上滑动了几下,“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傅薄笙先快我一步了。

“他啊……”杨珊拉长了语调,看了眼叶楠,欲言又止,连着喝了好几口水,还是忍不住开口,“阿楠,你也知道,以前我对他有很重的偏见,巴不得他赶紧从你身边消失,滚得越远越好。

“可是这几年,他的改变我也算是看在眼里了,就这样一个男人,这么多年,竟然一条绯闻都没有,你说,这还不神奇啊?

叶楠轻笑一声,“没准只是没有泄露出来呢?

“不可能。”她回答的绝对,就像是时时刻刻都处在傅薄笙身边,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般清楚,“他妈给他不知道介绍了多少个,说难听点,条件都比你好,可他愣是连看都不看一眼,你不知道,外面都在传,他是不是不弯了……

三条黑线从叶楠的额头滑落下来,脑海里不由浮现出那天晚上,她靠在傅薄笙身上的清晰触感。

仿佛此时此刻,他还在身后,抱着自己。

脖颈处顿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叶楠连忙打断自己的思绪,“他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了,杨珊,我打算将这里的事情安排一下,陪安大哥回去了。

“回去?”杨珊声音倏地拔高,把杯子重重地放在了桌上,“现在莫晟霖的事情都解决了,你为什么还要回去?

当中的原因,她改怎么开口?

垂下眼睑静默了几分钟,叶楠抿了抿唇,“安大哥的身体不太好,需要回去调养,我是他的妻子,得陪在他身边。

“其实你是怕控制不住你的心吧?你说对傅薄笙没感情了,其实你都是在自欺欺人。

听着她的话,叶楠不敢去看杨珊,她的目光仿佛能洞悉自己心中所有的想法。

是的,她怂了,她怕了,怕所有的一切都会重蹈覆辙,怕经历过这么多事,过了这么多年,始终还是逃不开那条轨道。

最后,杨珊是带着丝怒气离开的,叶楠知道,她是在生自己的气,可是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

看着电脑屏幕上自动弹出的关于沈苏的新闻,叶楠突然觉得心头好乱。

沈苏已经躲进了卫生间了,此时,她根本不敢踏出这里一步,办公室里全部都是记者。

她低头看着手中拿着的律师信,上面明确写着,一个星期,她必须要将挪用的公款补齐,否则对博公堂。

一个星期,将近上千万的漏洞……

她要去哪里找这笔钱,要怎么才能补齐?

拿着手机的手不停地哆嗦,沈苏按出陈默的号码,可对方却提示,这个号码已经是空号。

“混蛋,混蛋,混蛋!

她一连骂了三声,这上千万的公款几乎全部落入了陈默的手里,现在东窗事发了,他却人间蒸发,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卫生间的隔门被她踢得发出吱呀的声音,沈苏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重新拨了一个电话。

傅薄笙看了眼震动的手机,接起,“阿苏,有事吗?

“阿笙,怎么办啊?”沈苏带着哭腔,“为什么新闻没有控制住啊?而且今天公司还发了一封律师信给我,怎么办啊?

“啊?律师信?”傅薄笙假装刚刚才知情,“我打电话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说着,就把电话挂断了,看着黑下去的手机屏幕,傅薄笙冷笑了一声,沈苏,你应该不知道吧,给你发律师信的这位律师,还是我介绍给你们公司老公的。

他最擅长处理经济方面的案子。

姚倩看着犹如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傅薄笙,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傅总,其实直接报案,不是处理的更快吗?像沈苏这种金额巨大的,应该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大宋之最强纨绔 我的妹妹恋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