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攻略小说 邪恶漫画之母亲睡觉2

言小诺走进城堡的客厅,侍女们早就在忙忙碌碌地开始收拾东西了。

墨西玦看到言小诺在主卧的衣柜里帮他看着衣服,这个时候,侍女匆匆忙忙地把之前的那个紫水晶花瓶拿了过来。

“少爷……

墨西玦连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挥挥手,侍女立刻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言小诺正好出来,看见墨西玦手里拿着那个紫色水晶花瓶,她惊讶地问道:“咦?你拿着花瓶干什么?

墨西玦转过身,说道:“书房里还有个花瓶,所以就拿来了。

言小诺眨着大眼睛看了看,指了一个反方向,“可是书房不是在那边吗?

墨西玦神色平静地说道:“里面的花败了,我拿去扔掉了。

言小诺笑了笑:“木芙蓉虽然好看,但是就是这样,每天都要换一次。”说着,她从他的手里接过花瓶,转身放到箱子里。

墨西玦斜斜地靠在门框上,黑眸中带着温暖的笑意。

言小诺收拾好了箱子,抬头不经意地看到了墨西玦正看着自己,心中猛跳,小脸红了红,“你看什么?

墨西玦走过去,把她拉到了怀里,轻声的说道:“感觉你除了生气、伤心之外,就连收拾东西的时候也很好看。

言小诺忍不住笑了起来,小脸更红了,“贫嘴。

“我说真的。”墨西玦的神色却是无比的认真,一双眸子像是成熟的黑色葡萄,沉甸甸地压着她的心。

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她瓷细的小脸上刮着,她笑得抓住了他的手,“别闹了。

墨西玦笑着,在她的鼻尖轻轻一点,说道:“走吧,回去了。

回到恒安整理了一番,几乎要到正午了,言小诺正要去做饭,被墨西玦拦住,“你休息吧,我已经让佣人过来了。

言小诺松了一口气,她也觉得累了,点点头,去浴室洗澡,跑了一上午又帮墨西玦整理东西,她都出了好几层的汗了。

墨西玦打开电脑,仔细地看着言小诺接受S国国家电视台采访的具体流程。

这一次的采访国内的主流媒体也十分的重视,这是她声名鹊起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机会。

墨西玦相信,国家电视台绝不会像那些八卦的媒体一样尽问一些无聊的话题。

言小诺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和墨西玦一起吃完了中饭,正要去午睡,却被墨西玦拉住。

她就看见客厅的打印机在吭哧吭哧地吐纸,墨西玦把打好的文件给她看。

言小诺接过文件,刚看了一眼,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S国国家电视台要来采访我?

墨西玦点点头,“你看一下吧,熟悉一下流程。

“可是,可是我该说什么好呢?”言小诺想到那些可怕的媒体,她就难以自制地惊慌失措。

“你放心。”墨西玦起身抚了抚她的头发,说道,“国家电视台,绝不会问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你只要拿出最好的状态,最真诚的态度去回答他们就行了。

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安稳的敦厚,让言小诺心中大定。

“那我需要穿什么样的衣服?”言小诺觉得自己又要紧张了,第一次面对那样庄重的采访,她一点经验都没有。

墨西玦淡淡地说道:“那件梨花白的羊绒大衣即可,妆容自然大方就行。

言小诺点点头,可是现在她也没什么心思去午睡了,采访定在后天早上,虽然墨西玦一再地安抚她,可是她还是觉得很忐忑。

“好了。”墨西玦见她垂头不语的样子,把她搂在了怀里,看着她的小脸说道,“你好好地休息,总不能这样去参加采访吧?

言小诺连忙去摸自己的脸,她刚才洗澡的时候也发现了,也许是这两天病了又心力交瘁的原因,自己一点精神都没有。

即便是化了妆,她也难以保证自己一直精神满满。

“采访那天我会在你身边。”墨西玦拥着她躺下,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说道,“你这两天就放宽心好好地休息,别的都不用想。

“嗯,那我睡了。”言小诺伸手去抱住他的腰,闭上眼睛睡觉。

她整整睡了一个下午,醒来的时候墨西玦已经不在别墅里,她给付璟瑶打了个电话,约她出来送礼物。

付璟瑶到了约定的地点,看到言小诺连忙跑了过去:“今天去哪里玩了?开心吗?

言小诺愣了一下,说道:“我也没有去哪里玩,礼物已经准备好了。

说完,言小诺拿出了那个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礼物盒子递给付璟瑶。

付璟瑶看到精致的盒子就已经按捺不住惊喜的心情接了过来,眼睛亮亮地看着言小诺:“我可以,现在就打开看看吗?

言小诺笑着说道:“当然了,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付璟瑶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一个纯白色的沉香木雕成的芭比娃娃,连娃娃的眼睫毛都根根分明,显然言小诺下了很大的功夫。

“婉蕖,这是你亲手雕刻的吗?”付璟瑶高兴得都快要跳起来了,放在鼻尖闻了闻,“纯白的沉香木,很贵的吧?

那是墨西玦给她的无数东西中其中的一件,只不过是十几厘米的一小段,纹理均匀,质地坚硬,伴着淡淡的令人舒服的香气,已经是价值连城。

然而沉香木虽然是上等的雕刻材料,却比一般的木更加难以雕刻,所以言小诺用了很久,才一点一点地把这件礼物做成。

付璟瑶也是见惯了富贵的,这个白沉香木雕的价值有多大,她一清二楚。

她最看重的是言小诺亲自为她做礼物的心意。

付璟瑶的手指摩挲了一遍又一遍,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地把它放到礼物盒子中放好。

言小诺见她实在喜欢,心里也就放下了心,不知道多久了,她好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付璟瑶笑得这么开心了。

看来自己的努力还是很有用的,言小诺心里想着。

付璟瑶挽住她的手臂,轻声地说道:“婉蕖,我们一起走走吧。

言小诺自然是欣然同意。

傍晚的微风中,夜色渐渐笼罩在前面的湖上,湖边灯光璀璨闪烁,这个点大家几乎都要回家吃饭了,所以湖边的小路上几乎没有多少人。

言小诺静静地等待着付璟瑶开口说话,她知道她一定有话对自己说,那么自己就不要再说那些无关紧要的了,免得打扰了付璟瑶的心情。

“婉蕖。”付璟瑶终于开口,“做这件礼物,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吧?

言小诺没有否认,自然也没有承认,只是浅浅地笑着说道:“只要你喜欢就好,费一些功夫也值得,就是让你等得久了。

付璟瑶笑了,娇俏玲珑不可方物,她的声音有些低,“你真好,既漂亮,又有才,还那么会说话,别的不说,就冲能在沉香木上连裙子的花边都能雕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错了一刀,这块木头就毁了。

言小诺谦虚地笑了笑,“哪有你说的那么神。

“婉蕖,有时候我真的好羡慕你。”付璟瑶望着她,语气真诚,“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一点用都没有。

言小诺大惊:“璟瑶,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付璟瑶淡淡一笑,笑容中充满了苦涩。

言小诺看着心都有点颤,连忙安慰她:“你一个人在美国读完了初中和高中,背井离乡的,难道是没用的人能做出来的事吗?”顿了顿,她继续说道,“你还会好几国的语言,跟你相比,你是翱翔蓝天的白鸽,而我,就是坐井观天的青蛙。

“见过的多,听过的多,那又能怎么样呢?”付璟瑶非但没有释怀,反而更加的难受了,“一直以来,我都只敢远远地看着他,明明好几次,他都近在咫尺,可是我连,我连跟他说话的勇气都没有,甚至连看他一眼,也要经过考量。

言小诺站在那里,双手僵硬,指尖冷凝成冰。

“我从来没见过那样好看的男人,可是他太高了,太远了,我根本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付璟瑶捂着嘴,紧紧地闭着眼睛,“不知道我哥是怎么认识他的,他还是我哥哥的朋友,可是我却……

“这还不是最难过的。”付璟瑶说着,回头看着言小诺,“我明知道他不会看我一眼,可我还是会想着他,越想,就越绝望。

言小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此刻也是没了语言,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付璟瑶,有什么资格去安慰付璟瑶。

她若是开口说话,那么每一个字都是虚伪的笑话。

言小诺斟酌了许久,轻声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付璟瑶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总要试一试的,不然我不会甘心。

“试一试?”言小诺微微地皱了皱眉,“你要怎么试?

付璟瑶握住了言小诺的手,轻轻笑着说道:“我要到他的身边去,我要陪在他的身边,他一定会注意到我。

言小诺被她的话惊得瞪大了眼睛,连连往后退。

付璟瑶连忙拉住了她,不明所以地问道:“婉蕖,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乍然看见言小诺过来,墨西玦感觉到自己呼吸一窒,两天不见,她似乎更加瘦了,晶莹剔透的小脸越发的白,只有那双乌黑的眼睛看着他。

“砰!”墨西玦一把关上了车门,车子立刻在两人之间离开。

言小诺看着他一步步地朝自己走过来,微微地低了低头,她心里七上八下的,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要说点什么,可是说什么呢?

然而墨西玦只是从她身边经过,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连停留的意思都没有。

空气中还带着他的凉香,可是言小诺觉得,自己如果就这样让他走,那么他就真的会离开了。

她几乎是没有经过任何的考虑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墨西玦低下头,看着她额前飘落的碎发,黑眸微深,“你要做什么?

言小诺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打开了手里拿个精致的纸袋,拿出了那条蓝黑色的围巾,小声说道:“给你的。

墨西玦深深地看着那条围巾,围巾上没有商标,显然是她亲手织的。

言小诺见他没有说话,拿出围巾踮起脚帮他戴上。

墨西玦一身黑色的风衣,长腿、窄腰,锋利的轮廓如斧削刀刻,精致的眉眼似画笔描绘,配上她的围巾,简直完美得如同神诋。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声音低低的,“你可知道,送一个男人围巾,是什么意思?

言小诺的眼睛中闪过迷惑之色,“什么意思?

他的手顺着她的手腕轻轻往上,五指穿过她的,紧紧握住,然后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拉,低下头,薄唇几乎要贴上她的。

墨西玦的声音低沉如大提琴,“意思就是,她要围住那个男人一辈子,给他唯一的、永远的爱。

他每说一个字,言小诺就石化一分,她喃喃地说道:“我,我不是……”她立刻伸出另外一只手想要去把他的围巾拿下来,却被墨西玦拿住。

“你……”言小诺一双眼睛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墨西玦淡淡地说道:“给我戴上了,又要拿下来?有这么便宜的事么?

他话中有话,言小诺不是没听出来,她微微地低下头,表情颓然。

墨西玦的唇角勾起一丝莫测的笑意,然后放开了手,言小诺的双手无力地落下。

他的声音被冷风传了过来,浸染着一种泠泠的冷意,“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吧,事情做完了,你走吧。

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言小诺终于转过身来,喊了一声:“墨西玦!

墨西玦的脚步顿住,微微侧头,他的鼻梁如山峰一般,长长的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言小诺轻声地说道:“墨西玦,我想跟你说说话。

墨西玦转过头来看着她,那样柔弱的眼神,如同路边风中的枝叶,很美,很让他动心。

“如果你是想让我同意陆霆回来,那就别说了。”墨西玦的眼神如利剑一样穿透她的心底,不再看她的眼睛,转身离开。

言小诺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墨西玦,难道你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就是这样的吗?难道你一定要去伤害别人吗?

墨西玦蓦然回首,她眼神犀利,大声地指责着自己:“你是为了证明你比他们都厉害是吗?你比他们都厉害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是吗?拆散别人的家庭,毁掉别人的荣耀,这就是你要证明的东西是吗?

言小诺说完,看着墨西玦,而他却一言不发。

这样的沉默让言小诺的心里开始发毛,许久,墨西玦冷笑一声,把脖子上的围巾拿了下来,扔给了言小诺。

那条围巾,在风中飘飘荡荡,最终落在了她的身上。

围巾轻飘飘的,但是她却觉得重的要命,她木然地伸出手,接住了要落在地上的围巾。

墨西玦往前走了一段路,终于忍不住回过头来,见到的却是言小诺呆呆地低头站在那里,瘦弱的手指紧紧地攥着那条围巾,如雕塑一般。

言小诺觉得胳膊都是酸痛的,刚要转身离开,就被他拉住。

她心中又恨又痛,狠狠地挥了挥手,却被他禁锢在怀里,只听见他的声音,“你听着,我唯一要证明的就是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别的我都不在乎!

“墨西玦你这个混蛋!”言小诺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狠狠地捶着他的胸口,“你给我滚,给我滚啊!

墨西玦抓住她的手,黑眸沉沉,“我不会再派人监视陆霆,他要不要回来,能不能回来,看他自己的本事。

言小诺惊讶地看着他,“你……你说什么?

“还有那个声优,我保证他不会出事,如何?”墨西玦继续说道。

墨西玦居然松口了,他居然松口了?他居然会对她妥协,言小诺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言小诺看着她,喃喃地问道:“你为什么会同意?

墨西玦轻轻地笑了笑,手指抚上了她的脸,说道:“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愁眉苦脸,歇斯底里的样子,陆霆就算回来又如何,你已经爱上我了,我还怕什么?

“喂!”言小诺跳了起来,急急地说道,“你胡说什么啊?谁爱上你了!

墨西玦从她的手里接过那条围巾,手指万分珍爱地抚过上面的每一分,微微扬起了脸,“这就是证明。

“你……”言小诺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墨西玦继续说道:“我送你玫瑰花,你送我围巾,你情我愿,我们是真心相爱。

言小诺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她刚想开口说话,唇就被他堵住,他的吻激烈得像是要把她拆分入腹一般,带着无比的想念和渴望。

墨西玦握住她的手,声音暗沉:“再给我戴一次。

“不要!”言小诺傲娇地转过头,“你都扔了它的,我不要。

墨西玦握着她的手把围巾往自己的脖子上面放,“我错了,这次绝对不会再扔掉。

言小诺瞪着他没有说话。

“来。”墨西玦的声音充满了磁性,轻声地哄着她,“再给我戴上。

言小诺看了他一会儿,动作迅速地把围巾缠上他的头顶,然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墨西玦反应过来的时候,某个女人已经得意万分地抱着手机跑了。

“言婉蕖你给我站住!”墨西玦把头上的围巾一把扯下来,胡乱围在了脖子上,去追那个得意洋洋的女人。

言小诺见他追上来,拔腿就跑。

可是她哪里是墨西玦的对手?没跑两步就被他追上。

墨西玦托起她的手一看,差点晕过去,刚刚拍的照片上面,他的头顶围着她的围巾,看上去就像个傻帽。

“把它删掉!”墨西玦黑着脸说道。

言小诺立刻把手机收好,帮他把凌乱的围巾整理好,俏皮地眨了眨大眼睛:“我不要删掉,这是你欠我的。

墨西玦难得地睁大了眼睛,“我欠你什么了?

“你刚才把围巾扔了啊。”言小诺理所当然地说道,眼神要多纯洁就有多纯洁,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总之把墨西玦堵得哑口无言,只好无奈地捏了捏她的脸蛋:“你从哪里学到的这些坏招数?

“对你这样的坏人,就要用一些坏招数。”言小诺晃了晃手机,“你要是再丢我的东西,我就把它放大,张贴到你们公司的电梯里。

墨西玦只觉得自己的额角有汗,他貌似昨天晚上就把她精心准备的花瓶给丢到了仓库。

当然他是不会不打自招的,只能乖巧地点点头:“以后再也不会丢掉你的东西了。

既然说了是以后,那以前的肯定都不算了,墨西玦有些侥幸地想着。

言小诺当然没有发现墨西玦的那些心理活动,而墨西玦轻咳了一声说道:“我们回恒安。

“等一下。”言小诺阻止了墨西玦,说道,“那边没有你用的东西啊,你要回去也要先把东西拿走吧。

墨西玦的表情很不自然地说道:“我用你的就行了。

“衣服,牙刷,毛巾,你都要用我的啊?”言小诺吓了一大跳,“不会吧你?

墨西玦被她的话呛到,“咳咳,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没什么,那些东西再买就行了。

“墨西玦,你不能因为你自己很能挣钱就去浪费钱。”言小诺伸手一指,“东西就在你的城堡里,我们直接带过去就行了。

“这个……太麻烦了吧。”墨西玦还想做着最后的挣扎。

言小诺笑眯眯地拍着胸保证,“不麻烦,我可以帮你收拾啊,你昨天拿走多少东西,我心里都知道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进了城堡,墨西玦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从前他怎么没发现这个丫头这么的难缠?

不行不行,他绝对不能让她发现那个花瓶不见了,要是照片贴了出去,他干脆别见人了。

墨西玦随手招了个侍女,“去,把昨天放到仓库里的紫色水晶花瓶拿出来重新摆到书房去。

“啊?”侍女很惊讶,“少爷您不是说再也不要见到那个花瓶了吗?

墨西玦黑眸一瞪,“啰嗦什么,赶紧去!

侍女连忙去了,墨西玦看着已经走远的言小诺,想着怎么拖延时间。

庶女攻略小说 邪恶漫画之母亲睡觉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