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头怪蛇 双手绑在头顶羞辱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若惜你不用担心,我会和你哥哥说清楚这件事情的,我们的关系不会变得,但是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帮帮我。”骆昇睿低声的说道。

“你说。”陆若惜低声的问道。

骆昇睿贴着陆若惜的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陆若惜忙说道:“不,不可以。

“若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永远的在一起。”骆昇睿摸着陆若惜的脸颊低声的说道。

陆若惜抬起头,看着骆昇睿的脸颊,随后点点头,最后拥抱住骆昇睿,低声的说道:“骆昇睿,我不想和你分开,我就想和你在一起,不管谁阻止我们,我都会努力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会用尽全力的,骆昇睿,我爱你。

“我也爱你。”骆昇睿低声的说道。

陆若惜看着漆黑的一片,感觉所有的人,都已经睡着了,她快速的走到书房那边,打开哥哥的电话,将里面所有的资料都拷贝出来,随后快速的离开了,黑夜中,那一双眼眸,格外的亮眼。

“若惜,你信我,我们可以在一起的。”骆昇睿看着资料笑着说道。

“骆昇睿,我只有你。”陆若惜低声的说道。

骆昇睿一愣,随后看着陆若惜紧张的眼眸,他走到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低声的说道:“你那么爱我吗?

“是,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以为,我们时间短,应该不会爱的那么深刻,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我的心,我就是喜欢你,我就爱你,我就想和你在一起,骆昇睿,我不想你离开我,我想时时刻刻都陪伴在你的身边,我就想照顾你,我想嫁给你,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但是面对你的时候,我就想,骆昇睿,我想嫁给你,呜呜,我想嫁给你,谁都不该阻止我们,呜呜,我就喜欢你,我就爱你。”陆若惜也不知道为何会哭,但是总是觉得,心里空空的难受,也许是因为做了对不起哥哥的事情,难受吧。

骆昇睿看着怀里的女人,梨花带雨的样子,很是惹人怜爱,他狠狠的吻住了陆若惜的红唇,今天的陆若惜格外的主动,用力的回吻着骆昇睿,随后紧紧的抱住了他。

骆昇睿火热的吻落在陆若惜的脖子上面,随后骆昇睿将陆若惜抱进休息室的大床上,大手拉扯掉她的衣服,火热的吻落在她的胸口,随后解开裤子,快速的进入陆若惜的身体里面,用力的律动着,每一下都快要了陆若惜的命。

陆若惜没有喊疼,只是用尽全力,去承受,骆昇睿,只要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的,因为我爱你,骆昇睿每一下,都差不多要了陆若惜的命,也只有如此,才能将他们紧紧的融合在一起。

“骆昇睿,我爱你。”陆若惜咬着红唇,艰难的说道。

“我要你。”骆昇睿说完之后,将所有的一切,都射入陆若惜的身体里面,两人颤抖着身体,这一刻,他们属于彼此的。

“骆昇睿,我爱你。”陆若惜紧紧的抱住骆昇睿低声的说道。

“若惜,你累了,你休息一下,我还有事情要出去一趟。”骆昇睿摸着陆若惜的脸颊说道。

“好,我等你。”陆若惜闭着眼眸,她真的累了,想休息了。

骆昇睿穿好衣服,走出去,拿着手中的资料,开心到了极点,陆乘宇这一次,我要让你好看。

两人抵达伊家集团之后,骆昇睿笑着说道:“希望这一次,我能打败你。

“没可能,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陆乘宇低声的说道。

“那这一次,我们就拭目以待吧。”骆昇睿低声的说道。

陆乘宇开始将方案,可是当他开始讲的时候,骆昇睿就发现不对了,和陆若惜给他的资料完全不一样,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而且这个方案,根本就是他原本设计好的,为何会在他那边呢?如果,如果这样的话,他要如何呢?

“我的好了,骆总,到你了?”陆乘宇笑着说道。

“不好意思,我的方案,没有带来。”骆昇睿低声的说道。

“没带来?你意思是说,要放弃这一次机会?”陆乘宇笑着说道。

“你确定吗?”伊总问道。

“是。”骆昇睿低声的说道。

“那么没有办法,陆总,我们合作愉快。”伊总握着陆乘宇的手,笑着说道。

骆昇睿走出来,该死的,竟然被这个男人设计了,好,你陆乘宇厉害。

“骆昇睿,你等一下。”陆乘宇大声的叫道。

“有事?”骆昇睿不悦的说道。

“我和伊总说了,这个方案是我偷来的,是你的,伊总说会和你合作的,这一次,我输了。”陆乘宇低声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骆昇睿不解的问道。

“求你放了陆若惜。”陆乘宇低着头,乞求道。

“到底怎么回事情?”骆昇睿不悦的问道。

“昨天晚上,若惜偷偷的进入书房,偷取了电脑里面的一切,我看着她做的,我很失望,我的妹妹竟然会为了一个男人背叛我,可是后来我当她的房间门口,我听到她在哭,一个晚上,她都在哭,我知道,她在内疚觉得对不起我,若惜很善良,是男人就不该伤害他,我买通你身边的助理,要了你的资料,只是想告诉你,若我想要赢,我自然有办法,但是我不想看到我妹妹受伤,这一次,我不和你争,只希望,你放了我的妹妹。”陆乘宇低声的说道。

“放了她?”骆昇睿低声的说道。

“是,你不爱她,我知道,你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报复我,为了得到想要的资料,我可以保证,以后,只要你骆昇睿公司的单子,我都不会参与,即使是良性竞争,我都不会加入,我只要我妹妹幸福,你没有真心爱若惜,不会明白,若惜的好,骆昇睿,我也希望你像个男人一样,不要将我妹妹牵涉其中。”陆乘宇再度说道。

“打了,可是没有接,爸爸妈妈对不起。”陆若惜抱歉的说道。

“既然不来,那我们先吃吧。”陆乘宇说完之后,直接上菜了,随后他们直接吃下来了,陆若惜继续拨打电话,但是就是没有人接。

骆昇睿你不是说要来的吗?为何现在要反悔呢?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一顿饭陆若惜一口都没有吃,而陆乘宇却直接站起来,说道:“吃好了,回去吧。

“不是哥哥,我已经和骆昇睿说了,这里。”陆若惜快速的说道。

“谁?”陆乘宇快速的问道。

“骆昇睿,我男朋友。”陆若惜快速的说道。

“你说骆昇睿是你的男朋友?”陆乘宇有些惊讶的问道。

“是。”陆若惜快速的说道。

“今晚他不会来了,我们回去。”陆乘宇说完之后,快速的起身。

陆乘宇和雪儿也起身,陆若惜则是不解的跟在陆乘宇的身后,随后问道:“哥哥,这话什么意思?

“回家。”陆乘宇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走着,随后上车,打开,直接回家。

四个人坐在沙发上面,陆若惜再度说道:“哥哥,我想骆昇睿肯定是有事情的,他不会这样失约的。

“你和他开始多久了?”陆乘宇问道。

“一周。”陆若惜很老实的说道。

“分手。”陆乘宇直接说道。

“哥哥,你说什么呢?”陆若惜大声的问道。

“骆昇睿那样的男人,不适合你,还是分手最好,不要问原因,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一周而已,没有深爱,现在还来得及。”陆乘宇直接说道。

“不,我不和他分手。”陆若惜大声的说道。

“若他真的爱你,今天为什么不出现呢?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在于一些细节上面的事情,他答应你的事情都做不到了,你还指望他将来能做到别的事情吗?这样的男人是不配得到你的爱,若惜,从小我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需要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听哥哥的,骆昇睿不适合你,哥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陆乘宇拉着陆若惜的手,很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哥哥是为了我好,但是哥哥,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想和他在一起,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我就想和他在一起,今天的事情,我会问清楚的,这一次,我不想放手,我知道,我很任性,我也知道,我不听话,但是哥哥,我就喜欢他,他对我真的很好,日子是我们两个人过的,你不是我,你也不是他,所以你没有办法,感受我们的感受,我累了,我去睡觉了。”陆若惜说完之后,快速的离开了。

“陆乘宇,到底怎么回事?”陆乘风不悦的声音传来。

陆乘宇坐在沙发上面,低声的说道。

陆若惜则是坐在床上,看着手机,还是打不通他的电话,他到底去了哪里?在这个关键的时候。

而突然电话响起来了,陆若惜快速的接起电话,忙说道:“骆昇睿,你在哪里去了?你为什么不出现?

“若惜,对不起,我来的时候太着急了,出了电视前,脚受伤了,抱歉,我赶到的时候,服务员说你们已经离开了。”骆昇睿的声音传来。

“你没事吧,要不要紧?”陆若惜紧张的问道。

“没事,只是小问题而已,若惜,对不起,我今天抱歉了,很对不起你。”骆昇睿抱歉的说道。

“没事,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丢下我不管的,骆昇睿,我之前还在想,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要和我分手了,你才会这样做,现在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怪你,你早点休息吧,对了,你和我哥哥认识吗?”陆若惜忙问道。

“做什么这样问?”骆昇睿不解的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哥哥让我们分手,说你不适合我,具体的哥哥也没有告诉我,所以我不是特别的清楚。”陆若惜低声的说道。

“可能是因为我今天没有去,你哥哥觉得我以工作为主了,你哥哥也是担心你,毕竟谁愿意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以工作为主的男人呢?你放心没事的,等过一段时间,我会亲自和你哥哥说对不起的,你不要放在心上了,早点休息吧。”骆昇睿低声的说道。

“好。”陆若惜说完之后,挂掉电话,幸好,她也松了一口气。

“我没有想到,陆总会那么快速的找我。”骆昇睿笑着看着陆乘宇说道。

“别碰她。”陆乘宇看着骆昇睿的眼眸说道。

“你指的是?”骆昇睿笑着问道。

“我妹妹是我最爱惜的女孩子,若你敢动她,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涉及到我妹妹,你最好快点和我妹妹说分手,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陆乘宇不悦的说道。

“可以,只要你给我想要的一切。”骆昇睿笑着说道。

“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解决就好了,何必伤害牵涉到我妹妹。”陆乘宇不悦的说道。

“给你路了,就看你如何选择?”骆昇睿似笑非笑的说道。

“骆昇睿,你最好不要伤害我妹妹,否则我让你死。”陆乘宇再度说道。

“我不用伤害,她心甘情愿。”骆昇睿笑着说道。

陆乘宇看着骆昇睿的样子,随后转身大步的离开,陆若惜看着哥哥从骆昇睿办公室里面走出来,随后说道:“哥哥,你没事吧。

“马上辞掉这边的工作,回家。”陆乘宇不悦的说道。

“哥哥,我不要。”陆若惜拒绝道。

“若惜,听哥哥的话。”陆乘宇再度说道。

“为什么啊?”陆若惜很不解的问道。

陆乘宇刚刚想要说话,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他淡淡的说道:“辞职是必须的。

“哥哥,哥哥。”陆若惜对着陆乘宇的背影叫道,可是没有任何的感觉。

“骆昇睿,你和我哥哥到底有什么过节?你们怎么了?”陆若惜看着骆昇睿不解的问道。

九头怪蛇 双手绑在头顶羞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