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ewell是永别吗 流兮冉小说

我计算着时间,吴晓婉和顾御阳也该回来了,现在已经晚饭的时间。

她们出去了那么久,干了什么事情,我都是不知道的,但我潜意识里是很相信顾御阳的,他对我那么好,又怎会舍得放下我不管。

可是这个吴晓婉,我总觉得有一种隐隐的不好的预感从我的心头涌上,我不知道这个吴晓婉是怎么冒出来的,她似乎很喜欢介于我和顾御阳之间。

这也是最让我不满的地方,在我意识中,顾御阳是很受欢迎的,吴晓婉的目的是什么,同为女人的我再熟悉不过。

苏佳迪也是爱慕着顾御阳,但是顾御阳并没有给苏佳迪任何靠近的机会,而这个吴晓婉,不需要要她动任何的手脚,顾御阳就会特意去接近她,甚至对她很好很好。

我希望是我多想了,顾御阳怎么会背叛我呢?他只是看吴晓婉一个人,是他的朋友,才出手相救的。

我这样鼓励着自己。

顾母叫佣人端来汤,对我轻声吩咐道:“染染啊,把汤喝了,妈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那个狐媚子休想踏进我顾家一步!

我看着顾母义正言辞的说着,就是明摆着不待见吴晓婉,要保护我的架势。

我很感动,对着顾母很是尊敬的说道:“谢谢妈!

顾母为我乘着汤,而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车笛的声音,我知道是顾御阳回来了,门被佣人拉开。我看着穿的一身光艳美丽的吴晓婉和顾御阳走进来,两人衣服颜色相近,更像是一对金童玉女。

顾母“啪”的一声放下筷子,而我也是撇过头,不愿意去看顾御阳和吴晓婉。

我看看自己身上这身朴素,小家子气的衣服,就觉得自己根本就配不上顾御阳,我略微失措。

顾母冷哼一声,起身上楼,还不忘对着底下的吴晓婉针对道:“跟狐媚子一起吃饭,我不屑这么降低自己的身价!

顾母气愤的上楼,脸都是黑的,而顾御阳细心安慰着身边的吴晓婉,就直接忽略了我。

我就跟个客人一样坐在那里,看着顾御阳和吴晓婉在我面前坐下。

我觉得这两个人纯属是来示威的,顾御阳对吴晓婉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很是不屑观看。

顾御阳从包里拿出一大堆的东西来,我看了看,是桂圆,我有些发愣,却看见顾御阳一直在看着我。

我很是诧异,你不看吴晓婉看我干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吴晓婉微笑地在一旁,很是得体的继续挽着顾御阳的胳膊,我装作没有看见。

而顾御阳已经先一步开口对我说着:“这是晓婉买给你的,味道不错,晓婉她很喜欢吃桂圆!

我这个时候就很想站起来将顾御阳骂一顿,吴晓婉喜欢什么我为什么要接受,要不是看在顾御阳是我肚子里孩子父亲的份上,我用的着这么忍吗?

我很是不屑的看着这一大堆东西,总觉得自己要是吃了,会出很大的事情,而吴晓婉这样的女人,向来不是什么善茬,吴晓婉这个时候发话了,很是热情的拆开让我吃,我努努嘴,要吃她去吃,我没有胃口。

我继续喝着碗里的汤,对吴晓婉的热情当做什么也没有看见。

那一大堆的桂圆也不是我所爱吃的,平日里我就避免吃很多东西。

怀孕了之后更加是忌口,别说桂圆我不吃,就连我爱的很多东西,现在都为了孩子没有吃。

谁知道桂圆会对我有没有伤害,我头一次觉得顾御阳他的那颗心不在我的身上。

我甚至怀疑顾御阳跟吴晓婉之间肯定发生了很多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只是这两个人都特别的能演,努力不让我看出破绽罢了,可却在不经意间伤了我的心。

顾御阳让吴晓婉不要说话,嗯看到他皱眉,似乎对我的拒绝不满,对我指责道:“这是晓婉买给你的,她的心意不要辜负了!

我真的很想把桌子给掀了,一口一个晓婉的刺激我还不够,还要来逼我。

我现在开始后悔要是刚刚跟顾母上楼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了。

可现在倒好,被两人一前一后加攻,就好像夫妻一唱一和似的。

我拒绝不了顾御阳,只好忍着不适吃了这些桂圆,顾御阳对我很是高兴的点点头。

我将顾母给我乘的汤喝完,就直接跑上楼,我才不去做什么电灯泡。

碍他们的眼,我将门反锁,不让任何人进来,一觉过去了,顾御阳还是没有回来,等我下楼的时候佣人已经做好晚饭。

而我看到粥里的桂圆就觉得胃里难受,我问着佣人,“怎么还是桂圆!

佣人好像看出了我的不爽,对我说道:“是先生说吴小姐喜欢吃桂圆,所以让一日三餐都备着的!

我皱着眉头,无奈地坐到座位上,吃着那些桂圆,心里面竟然泛起了一丝苦涩的味道,是吴晓婉喜欢桂圆。

然后顾御阳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换成带桂圆的,我就要被迫接受她所喜欢的东西,这怎么听,都是特别的具有讽刺的的味道。

我吃完后上楼,所幸没有碰到吴晓婉,这接连几天,天天吃的都是桂圆。

我已经吃腻了,而且我的肚子也在吃完桂圆后开始了不适的症状,只是我不愿意去麻烦顾御阳,所以才没有告诉顾御阳。

而顾御阳一颗心全在吴晓婉的身上哪里会顾及到我这个孕妇。

我回到房间,摸着自己的肚子,桂圆能不能吃我不知道,可我吃了那么多天也只有今天身体出现了眩晕的感觉。

我悄悄的忍着,就连顾母都瞒过去了,然而就在我继续吃着桂圆的时候。

我的筷子掉到了地方,而随之而来的是我肚子的阵阵剧痛,顾母立马跑下来扶着我,我肚子开始难受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桂圆的影响,隐隐之中,我仿佛看见了吴晓婉在朝我讥讽。

我摸着已经大了一圈的肚子,神情变得惨白无比,背后却是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我觉得从刚才我问他,他一直就心不在焉的一直在逃避我的问题,顾御阳的脸色也不是很自然。

“别试图逃避我的问题。”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顾御阳。

“乔染,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顾御阳有些生气了。

“我无理取闹,她一个陌生人来了那样对你妈妈说话,你都没说她。”我生气的说着。

“她有事才来找我的,你不要胡思乱想了。”顾御阳对我说道。

“她到底是谁?你告诉我。”我大声的问道。

顾御阳没有回答我的质问,则沉默起来。

这时,吴晓婉从楼上走了下来,“御阳,房间我都收拾好了,我很喜欢。”她面带着微笑。

顾御阳见她下来了,便起身站了起来,“你喜欢就好,如果缺什么东西的话,一会出去买点就好。”顾御阳说道。

“好,一切都听你的。”吴晓婉已走下了楼梯来到了顾御阳的身边。

让我没想到的却是吴晓婉竟然用右手挽住了顾御阳的手臂。

“御阳,好久没和你这样亲切的走在一起了。”吴晓婉用着妩媚的眼神看着顾御阳。

从她一进门我便对她的一举一动一忍再忍,我心中的怒火在燃烧着,脸色便得苍白。

顾御阳很不自然,用手将她的手拿来,“晓婉,别闹了。

吴晓婉并没有松开她的手,反而挽的更紧,“以前我就是这样挽着你的,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你适应下就好了。”她柔声细语的说着。

顾御阳没有办法也只得随吴晓婉去了,他见我生气便解释道:“乔染,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希望你不要介意。

顾御阳显然对于吴晓婉的行为很抱歉,他们都这样了,为了不让顾御阳难堪,我只得勉强说道:“怎么会呢,妹妹喜欢就好。

“乔染姐姐果然是大气呢,御阳就喜欢大方开朗的女孩,想必姐姐就是。”她在向我挑衅。

“吴小姐和我相貌有些相似,怪不得御阳把你当妹妹看待了。”我生气的说道。

“姐姐好好在家呆着吧,我们去去就回。”吴晓婉对我说,看似在关心我,实则没安好心。

“晓婉,你别和乔染说那么多了,让她好好休息吧,一会我带你出去。”顾御阳阻止她继续刺激着我。

“乔染,你回房间好好休息吧,别想那么多了,我带晓婉出去一下。

我示意他点了点头,吴晓婉则挽着顾御阳的胳膊,两人打开门离开。

看到他们离开,我便回到一楼自己的房间,心里在想着吴晓婉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她又有什么目的。

顾御阳对于我的追问一再的躲避,我很生气,我准备等他回来时再单独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顾妈妈生气回到自己的房间也出来过,我想她一定知道御阳和吴晓婉的事情,顾妈妈正在气头上,我也不敢去打扰她。

我在上楼时,却因为走神,胳膊不小心的碰到了楼梯,我疼痛的叫了一声。

我看了看胳膊上的伤,被撞青了,我忍着痛上了楼。

他和吴晓婉已经离开了,我不再想太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从柜子里的药箱里拿出了消毒药水,在伤口上喷了些,疼痛好些了。

我起身坐在了床上,想着他到底隐瞒着什么,我拿起枕头准备坐在床上休息。

一张照片却从枕头底下掉落下来,我拿起来看了看。

我的心情很郁闷,我看到了那张照片上正是顾御阳和吴晓婉,照片上的两人很亲密,吴晓婉搂着他的脖子。

我的心里更加愤怒,细想着怪不得之前他对我遮遮掩掩的,这张照片又怎么会到了我床上。

我的脑里完全乱了,胡思乱想着。“咚咚咚。”我听到了敲门声,便起身去开门。

“伯母,你来了。”见到顾母脸色好多了,我让她进了屋。

“乔染,那个女子走了吗?”她问道。

“御阳带她出去了,一会就回来了。”我小心的说着。

“永远别回来更好,看到她我就糟心。”她一脸的嫌弃样子。

而后她坐在了床上,看到了那张照片,很显然很不悦。

“伯母,你也别生气,我相信御阳自己会处理好的。”我安慰着她。

“看得出来,你很爱御阳,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个女人对御阳怀疑什么。”顾母拉着我的手说道。

“怎么会,伯母,我相信他,同时也谢谢你答应我和御阳的事。”我笑着对她说。

“你能这样想最好,只要你对御阳一心一意就好,现在对于你来说最重要的是安心的养胎,然后把孩子生下来。”顾妈妈说道。

“我很爱御阳,我会相信他,安心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我摸了摸我腹中的孩子。

“之前我对你有些刁难,希望你不要介意,作为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没有一个母亲不会袖手旁观的,我只希望御阳幸福。”顾妈妈说道。

“虽然我出身低微,没有大小姐的地位,也没有什么背景,但是我觉得通过自己的努力我也会有自己的一番事业的,请伯母相信我。”我恳求的说着。

“之前我对你不喜欢,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你,既然你和御阳都有孩子了,你们便好好过日子就好。”顾妈妈拉着手真诚的说着。

听她这么说,我大致明白了,顾妈妈对我不再怀有敌意了,相反倒对我有些关心,我心里一阵惊喜。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晚上伯母给你做好吃的。”顾妈妈安慰着我,并且将那张照片拿走了。

“伯母,那张照片?”我疑惑的问道。

“我拿走了,你就当没看到过它,它只会影响你和御阳的感情,你休息吧。”安慰着我。

在她即将走出房间时,她回头看了看我,并且对我说:“你要特别小心吴晓婉那个女人。

我点了点头,顾妈妈便离开了,她小声的关上了房门。

她走后,我一直在想着,连顾妈妈都让我小心那个女人,看来吴晓婉并不是那么单纯的来看看御阳。

我坐在床上休息,打开了电视,无聊的看着。

farewell是永别吗 流兮冉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