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浮屠入骨30章 毛刺发型 惹婚上门

嗡嗡…

宣宁连忙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声音很喧闹。

“对不起,我没有追回来。保险箱被一个叫乔琳的女人带带上的直升机,这个女人就是宣总身边新招聘的秘书。怎么办?我们找不到她!”保镖跟宣宁说。

乔琳?

宣宁眼里的杀意浓的让她险些失去理智,她努力的让自已冷静了下来。

“给我去查保险箱去了哪里,宣家的保险箱除了我,谁也打不开。找到了不要惊动,去江城盯着苗、伊两家。”宣宁说完就挂了。

宣宁抬头望着天空上的朵朵白云,她转身看了眼门口的血渍。虽然被水管冲刷过,但是痕迹依旧很清晰。

既然是桥琳混进了父亲身边,她很有可能是伊征或者是苗景天派来的。其他的人都没这个胆量,会是伊征吗?

宣宁的脑袋里乱极了,她突然有些累了。

这么多年了,她终于感觉累了。

宣宁看着自已这双白皙的双手,在阳光下闪着健康的光晕。

宣宁苦涩的笑了,她的这双手沾满了罪恶。但是那又如何,她必须杀了伊征,只有这样她才能给父亲一个交代!

或许是给自已一个交代,伊征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苗露的未婚夫。

他们都该死了,都该死了…

不管是谁要了父亲的命,她都会斩草除根!

财务在紧张的统计着,宣宁一直在办公室里等着。

叩…

“宣小姐,这是数据,我已经停止了业务的往来,这些是赔偿、工资之后剩下的钱。但是公司已经没有钱了,现在申请破产吧,如果您不愿意接手继续经营的话。”财务大姐说。

“申请破产,我对生意见到一窍不通。剩下的事情交给你去办,我要处理我父亲葬礼的事情。你办完了给我说一声。你的工资我是不会少你的,我会补偿你的辛苦费。”宣宁现在没有时间去办理这些繁琐的事。

“好,宣小姐您客气了。请节哀,我出去了!

宣宁出门的时候,她站在走廊里看着公司里的职员在财务处领工资。

哎!

宣宁开车回家了,她刚进门就就看到了父亲已经收敛在了棺材里了。

“尽快下葬吧,葬礼取消。”宣宁的母亲说,她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为什么?简单的办理一下吧。”宣宁小声说。

女人的眉眼间跟宣宁长的很像,她认真的看着女儿的脸。她突然变的很慈祥,让宣宁有些恍惚起来。

“宁宁,这些年来是妈妈疏忽了你的感受。我从来不知道你爸会做出这样的事,你应该是告诉我的。停下来吧,就让这一切结束吧。不要再错下去了,你伊伯伯并不你爸说的那样。听我一句,放下。否则你的命…宁宁,你就听妈妈一回,行吗?”女人耐心的劝解着女儿。

宣宁看着母亲眼角的皱纹,黑发里突然多了一些白头。在父亲去世前母亲还是一头黑发,一夜母亲居然的了头发。

“我听您的,妈您快去休息一下。我去联系一下殡葬,我一会儿就回来。”宣宁跟母亲说。

“女儿啊,我都联系好了。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来处理,明天就下葬。我给你做了些吃的。你陪我点吧。我饿了,你也尝尝我的厨艺。

宣宁感觉母亲今天很奇怪,母亲从来不下厨的。

客厅里跟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宣宁突然觉得很冷清。

“谢谢妈,这些都是我喜欢的?”宣宁坐了下来说。

女人就这样看着女儿吃饭,她眼里闪过一丝不舍。

“以后要好好的照顾自已,你答应过妈妈的。你能做到吗?”女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她还是想确定一下。

“能,等爸的事处理完了。我就带您出去度假,好不好?”宣宁等父亲下葬了之后,她就把母亲送走。

“好,我们来喝一杯!”女人到了两杯红酒。

宣宁以为是母亲受了刺激,任谁都会接手不了。

“好!”宣宁跟母亲碰了一杯。

宣宁一杯酒下肚子,她很快就趴在了桌上没再起来。

女人疼惜着摸着女儿的脸。

“把另一副棺木搬到大厅里来,快去!”女人吩咐着身后的几个男人说。

棺木跟宣盛的并排靠在了一起,女人起身走到了宣盛棺木跟前。

“宣盛,你毁掉了我女儿的一生。也许你知道了,他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但是你没有必要这么的恨我吧?宣盛,如今你死了。我还是很难过,难过的是你把宁宁变成了一个恶魔,所以你的现在就是你的报应。是我利用了你不假,你就报复在我女儿的身上。对,你猜的没错。宁宁就是伊阳文的女儿。宁宁是伊征的妹妹,你就让宁宁去杀了伊征,你好狠的心啊!”女人对着宣盛的遗像呢喃着。

女人死死的盯着宣盛的遗像,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宣盛会知道女儿的身世。

是她害了女儿的一生,他恨宣盛!

女人转身她看着棺木里的宣盛。

“宣盛,你是杀不了伊征的,因为我会阻止这一切的。

大厅里又安静了下来,女人再次站在餐桌前。

“把小姐扶到房间里,以后要好好的照顾她,知道了吗?”女人说。

“是,太太。您这是怎么了?”保姆总感觉今天她很怪。

女人回到了自已的卧室,她拉开了梳妆下的抽屉。里面放着一部老式的手机,已经是老掉牙的那种款式。

她机械性的开机后,她突然睁开眼拨出了一个仅有的手机号。

嘟嘟…

女人在耐心的等着,她眼里有着惊喜,也有着苍凉!

电话响了很久,那头的电话依旧没有人接。

也许这就是她跟他之间最后的通话了吧,女人最后又拨了一次。这回通了,她听到了久违的声音。

“喂,哪位?”伊阳文看着已经有些想不起来的号码问。

“我是年丽雯,你还好吗?”女人的声音一下子就变的柔和了起来,她眼里泛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着。

“丽雯?怎么会是你?你,你还好吗?”伊阳文很是惊讶,他的声音中充满着惊喜。

伊南一直在办公室里,他的午饭也是在办公室里吃的。最近他有些疲倦了,不喜欢去外面晃悠了。他一直在等着苗景天的答复,苗景天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难道他不明白吗?

苗家的财团对于伊氏集团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他要不要都无所谓,既然苗景天愿意奉献,他也是愿意接受的。

“保险箱不见了,谁拿走了?”宣宁质问着宣盛的保镖。

“不清楚,我们的人都几乎死光了,剩下的也活不了多久了。您看怎么办?”保镖硬着头皮问。

“把财务的人给我叫来!

宣宁对总公司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一直都是宣盛负责的。对于这些生意她一无所知,对于现在的财务状况她根本不了解。

宣盛突然离世,再加上新闻四处播放。总公司已经大不如从前了,一些高层已经离职了,公司里的员工也是寥寥无几了。

没几分钟财务的人就到了。

“账务上还剩下多少钱?我的意思是把公司里的人全部遣散之后,账面上能剩下多少,给我一个总数,公司有没有负债,你把所有的都算清楚,给我一份清单。”宣宁跟财务说。

“好,您等一下。您这是要解散公司吗?”财务大姐问了一句。

宣宁已经没有精力去管理这一切了,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公司的事情她已经顾不上了,她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谋害了自已的父亲。

虽然她怨恨父亲,可是随着父亲的离世。她已经不恨了,她一定要揪出这个人。

“嗯,你去办吧!把所有的业务全部停止。”宣宁说完就出去了。

宣宁站在楼前看着昔日的辉煌,今天看上去萧条了许多。曾经的辉煌随着父亲的去世,一切都终止了。

宣宁虽然恨父亲,她的一生在父亲绑去那个训练基地的时候。她再也回不了头了,那两年是她这生中最痛哭;最难熬的两年。

两年后,她终于得见了天日。就在她回到家的那刻才是她恶梦的开始,父亲似乎已经不再是两年的父亲了。

“杀了他,以后不许再跟他的任何的关系。我们的搬迁都是因为他,你明白吗?”宣盛给她下了命令。

“为什么?为什么让我杀了他?他是我这生最重要的男人,爸爸,我求求你,放过他吧,你们的恩怨口跟伊征没有任何关系。我不能让你伤害他,你不能伤害他…”宣宁的祈求并没有得到父亲的怜悯。

“宣宁,如果不是伊阳文跟苗景天串通好。我怎么会逃到这个地方,是伊阳文吞掉我的地盘。现在的伊氏大楼是我宣盛先看上的,是他利用手中的权利。如果不是伊家下狠手,你的爷爷就不会离世你的奶奶就不会被车撞,现在的伊家就是我们宣家的,只有伊征死了,伊阳文才知道什么叫伤心…

宣宁不相信,她压根都不会相信。可是父亲笃定,他的凶残让她不得不妥协。

“宣宁,如果你不杀了伊征。如果让他知道了你已经是杀手了,他还能容得下你。这是我给你啊后的机会,我查到了伊征跟伊大出去留学。这是最好的机会,自已把握!”宣盛狠狠地将宣宁推到在了地上。

宣宁当年不知道她是如何离开家的,她也不知道自已如何登机的。

当他看到伊征跟伊大在学校报道的时候,她很想上去打招呼。她很想问问他过的好吗?可是她只能躲在暗处,她就像魔鬼一样的盯着伊征跟伊大。

宣宁对伊征下不了手,结果宣盛派去的人扫荡了伊征的公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宣宁对着电话朝宣盛怒吼着。

“你没有听我的话,既然已经开始了,你觉得你还能停下来吗?”宣盛冷笑着挂了电话。

宣宁就这样躲在暗处看着伊征跟伊大受了伤,她第一次发现伊征身边四处都是保镖。

在后来的几次交手中宣宁就发现,伊征跟伊大有身手非常的好。有好几次她差点成功,但是都被伊大舍命相救。

杀红了眼的宣宁已经找不到了曾经的善良是为何物,她为了能早点摆脱父亲的威胁。她一次次的对着伊征下了狠手,但是每次都被伊大保住了性命。

那次伊大受了重伤,让她没想到的是他最后活了过来。

宣宁在那之后就停止了对伊征的杀戮,只有杀戮才能让她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她喜欢上了活在刀剑尖上的生活,整日生活在了黑暗中。

琳达其实是宣宁送到伊征身边的丫鬟,专门伺候伊征生活起居的。

本来温子晋的一家不用死的,只可惜温子晋来找伊征的时候看到了她的脸。那晚她亲手了结他们的性命,只可惜温子晋姐弟被伊征带走了。

宣宁偶然发现了伊征的势力在不断的雄起,伊征对她已经恨到了极点。尤其是那晚伊大受了受了重伤,她本来可以一并解决了伊征跟伊大的。

谁知道那晚她被伊大击中,她不得不暂时离开。

那晚之后,宣宁受了很重的伤,一抢击中她心脏的位置,而另一枪在她的腿上。

伊征很快就回国了,宣宁在同一时间抵达江城机场。她亲眼看着伊征上车离开,她就知道以后伊征已经不是她所以能接近的。

宣宁修养了很久,她派出去的人再也没有找到温子晋姐弟的下落。而她开了一间经纪公司过起了正常的生活,从哪之后宣盛再没有为难过她。

似乎他已经有些后悔了,毕竟她浑身上下的伤痕不计其数。她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伊征也受到了惩罚。

伊征留学的这几年他一直活在恐惧中,而他并不知道罪魁祸首是她宣宁。

后来的这几年,伊征掌管了集团。

伊征的势力已经到了宣宁忌惮的地步了,她血洗了伊征的别墅。可是她依旧没能解决掉伊征的性命,她一直在寻找着机会。

就在那场雨,她设置了爆炸装置。伊征那次还是躲过了,宣宁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了。

直到…

爱似浮屠入骨30章 毛刺发型 惹婚上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