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距离by公子优 名少的神秘老婆豪门枭宠aa制

眼前乔医生和林生两人,在车里车外形成了僵持的局面,乔医生虽然没有丝毫的胆怯之色,但是毕竟林生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不一样,我担心他会对乔医生动手。

“林生,就让乔医生跟我一块去吧,有乔医生在我身边,我也比较放心。”我开口道,一是为了维护乔医生,二也是为了自己,毕竟林生知道我怀孕的事情后,他可能会有的反应是我无法预测的。

对上我哀求的目光,林生沉黑眼眸中有异样的光芒在波动,可是他下颚绷紧,迟迟都没松口。

在这个时候,林明上前,对着林生说道,“生哥,不过是一个女人,让兄弟们看牢一点,不会坏事的。

林生闻言,脸色低沉,思忖片刻之后,不发一言的关上了车门。

他随即又跟林明说,“把这个女人的来历去查清楚,要是有什么不干净的地方,立即带走。

“是的,生哥,我这就去办。”林明利落的点头。

******

我又被带回了之前林生囚禁我的那个别墅,换了一个季节看这个别墅,熟悉又陌生着,心口阵阵酸涩。

林生一直观察着我,“临夏,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别墅,我们可以换地方,我在别的地方也买了房子,你可以挑你喜欢的,我们搬过去。

“我对这里都熟悉了,也习惯了,不用再换地方了。”我摇了摇头,勉强笑了笑,脑海里闪过的是跟厉丰年住在这里时的画面,他现在是陪在江清妍的身边吗?他的戒指已经交给她了吗?

再次想起他的名字,我像是被寒风带走全身的温度了一样,全身冰冷。

进入别墅之后,一个女佣过来带我和乔医生上楼,“小姐,我叫做阿桃,以后您有任何的需要,都可以吩咐我。

我和乔医生住两个相邻的客房,在房间里的时候,避开了阿桃,我偷偷跟乔医生说,“乔医生,这里太危险了,你别跟着我留下来,还是快点离开吧。

乔医生无所谓的笑了笑,安抚我道,“越危险我才越要留下来,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也会把你照顾好。

我迟疑的看着乔医生,她甚至比我还自在,将房间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让阿桃调整了一些摆设品的位置,才算是满意了,然后写了一份长长的列表,交给女佣。

难道乔医生是霍建元安排来照顾我的吗?我不敢肯定,如果是这样的话,霍建元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些是我需要的药品和医疗工具,你去交给你老板,让他派人准备好,送过来。

阿桃收下了单子,正要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又叫住了她。

“阿桃,别墅里之前有个叫做美心的佣人,你认识吗?知道她在哪里嘛?”我问道。

阿桃想了想,回答道,“没有……小姐,我是最近才来的,要不要我问一下全体的佣人们,或许他们知道。

“不用打听了,我问了一下林生就知道了。没事,你下去忙吧。

阿桃出去之后,我却有些担心,美心上次那样对我,而我又对着林生说尽了绝情的话,林生不会对她做什么吧?还是美心怕我怨恨她,所以知道我来了,就故意躲起来了。

我心里有各种猜测,越想越不安,还是直接下楼找了林生。

客厅里,林生坐在宽大的单人沙发椅里,林明就站在他身边,好像是在跟他汇报事情,我隐约听到一些字眼,什么码头啊,什么货物啊,应该是林生运营的生意。

林明一听到我的脚步声,马上停下了话音,眸光抬了抬,直直的看向我,那一刻,我对林明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又窜了起来。

还是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难道是上次来别墅里的时候?

林生缓缓地转过脸来,柔声的问着我,“房间我让人有重新整理过了,跟之前的不太一样,你还满意吗?如果有什么缺的东西,直接吩咐阿桃,我会让她准备好。

林生起身,走到楼梯边,小心翼翼的扶着我下楼。

我被林生关切的举动弄的有些紧张,眼神闪烁了下,“林生,你不用这样的,我——

林申显然是明白我接下来要说出口的,都是拒绝的话,他笑了笑,径自打断了我的话,“别叫我林生,跟以前一样,叫我阿生就好了。

林生一面扶着我往沙发上坐,一面给了林明一个眼神,林明将乔医生的那张单子收进口袋之后,就出去了。

林生见我的目光一直跟着林明,跟我介绍道,“他是林明,是我的远方表亲,现在是我最信任的左右手。

“你不是孤儿吗?”我还是记得小沫曾经跟我说过,林生从小是从孤儿院长大的。

“小时候村子里发洪水,最后活下来的,没几个人。林明跟我一样也是孤儿,我们小时候是同一个孤儿院的,他年纪比我小,当时被人领养走了,是最近才又见面的。

“你们兄弟可以重逢,那真的是太好了。”原来是这样,我心想了下,我对林明的熟悉感,可能是因为他跟林生有些相似吧。

“倒是你,怎么生病了,是什么病?”林生语气急切的关心着我的“病情”。

我不敢告诉林生我是怀孕了,既而转移话题,问他说,“美心呢,她还在这里吗?不会是怕我怪她,躲着不敢出来见我了吧。

林生的脸色突然紧了紧,“美心被我派去别的地方了,不在别墅里。

我细细打量着林生,见他眼神闪躲,心中不由得沉了沉,“阿生,你是不是在跟我撒谎?

林生看着我,神色陡然转冷,然后又飞快的敛了敛,我便知道情况不好了,美心一定是出事了。

我在顷刻间就急了起来,美心当初说过,他是因为有了林生的庇护,才有了安安稳稳的日子,如果林生都对她弃之不顾,美心要怎么办啊。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我焦急的质问着林生。

“临夏,你先别急,我没有对美心做什么。但是她做错了事情,就必须接受惩罚。”林生跟我解释着,但是我根本不想听。

“就算美心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情,她伤害的是我,我对她的确是有怨言,但是我并不恨她。而且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报答你,你怎么可以还对她下手。她人呢?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我要见她人。

黑社会做事的手段,就算我没有亲眼见过,也看过电视剧电影,肯定是比演出来的那些更加血腥和暴力。

我心里拔凉拔凉的,我身边的人,小沫、妮娜一个个都走了,剩下跟我还有联系就是美心和朝颜了,我绝对不希望美心会出事。

我情绪激动的逼迫的林生,林生终于开口答应带我去见美心,他很快交代林明去调查美心现在的住址。

******

林生的确没有对美心做什么,他只是把美心赶出了别墅而已。

可正是因为他的什么都没做,才害美心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美心离开别墅之后,她的那个赌鬼丈夫就知道她已经没有林生这个保护屏障了,从而又缠上了美心。

为了有钱赌博,为了有钱吸毒,美心的丈夫把美心当成货物,一次次卖给不同的客人。

那些人,可不比有钱上天上人间找小姐的客人,他们个个不是有特殊怪癖,就是喜欢群交或者其他非正常*方式的人。

美心处处波折,一直被*折磨着,甚至染上了性病。

当林明找到美心时,她因为性病而奄奄一息的躺在冰冷的出租屋里,满身疮痍,骨瘦如柴,她的丈夫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连一个可以照顾她的人都没有,就让她这样孤零零的缩在角落里,任由她自生自灭。

只是听林明这么说着,我眼眶一酸,眼泪就扑簌簌的滑下来了,明明上次见面还好端端的人,不过是从秋天到了冬天,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我要见美心,我现在就要去见她。”我边掉着眼泪,边说着。

见我情绪激动的模样,林生更是不敢带我去看美心,怕我身体撑不住。

乔医生也在一边劝我,“你自己的情况也跟以前不一样了,那边那么的脏乱差,要是感染了什么细菌怎么办?

我闻言怔了怔,可是神情依旧悲凉愧疚,如果不是我的出现,美心就不会做这种事情,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现场的众人中,还是林明最镇定,他进一步传达了消息,“宋小姐,您别太担心了,我已经派人送美心去医院,等医院那边诊疗结束了,你就可以去看她了。

“临夏,你先放宽心,好好休息,等医院来消息了,我马上送你过去。”林生上前拉住了我的手,被我体温的冰冷震惊道,忙转头对女佣呵斥道,“你们怎么照顾人的,还不快去拿毯子过来,快给小姐盖上。

我的情绪又不受控制的大起大幅着,小腹的疼痛又一次席卷全身,佝偻了起了身子,斜斜的倒在沙发上。

林生见我面色苍白,又疼痛难忍,一下子就将矛头对上了乔医生,“你说她生病了,到底是什么病?她怎么会痛成这样?

乔医生正忙着安抚我的情绪,哪有空理会林生,任由他咆哮着。

林生眼神一冷,对林明说,“把这个庸医给我拉出去,去请新的医生来。”他说完,俯身将我抱了起来,沉沉的生呼吸之后,语气和缓的开口道,“临夏,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医生马上就来了,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林生抱着往楼上的房间走,越过他的肩膀,我看到乔医生被林明抓住,她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又怎么可能挣脱的了林明厚实的大掌。

美心已经出事了,我不能在连累乔医生了,而且等其他的医生以后,我怀孕的事情就彻底的无所遁形。

我痛苦的皱着脸,双手牢牢地抱在自己的肚子上,一边小口小口抽着气,一边跟林生说,“阿生,我不是生病,我只是怀孕了而已。

林生的身子一下子就僵硬了,他站在楼梯不上不下的地方,气息冷冽,下颚绷得好紧好紧,他一手抱着我的上半身,一手抱着我的腿,几乎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以为他会把我摔下去。

你的距离by公子优 名少的神秘老婆豪门枭宠aa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