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快一点 方丈我爱你

声音低沉浑厚,里面有怒火冲出来。

罗莉莉被吓得抖了一下,小心肝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她还是第一次听见他用“滚”这个字。

要知道,他这个人从来都没有说过脏话,也不会用这个不礼貌的字眼。然而他现在却在这么多人面前让自己滚……

仿佛有一盆冷水浇在头上,罗莉莉的心一寸寸冷了下去。

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无力的看着她,祈求他再正眼看自己一次。

”君言……“

“滚!

他不耐烦的重申道,一双剑眉紧紧的蹙着,脸上布满了风雨欲来的阴鸷。

一个冰冷无情的“滚”字,彻底冷了罗莉莉的心。

之前奇迹般消失的情绪不是消失了,而是被她压抑了下去。现在,那股情绪变本加厉的涌了上来,她紧紧的握住双拳,手掌都变红了。

他居然为了这个女人两次让自己滚?

这还是以前那个盛君言吗?

好,既然他对自己不好,那她也没有必要再给他面子,更没有必要在他面前维持形象了!

“我不走,我要杀了她!

罗莉莉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刚吼完,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有一个重重的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

脸,火辣辣的疼……

盛君言重重地打了她一巴掌。怒吼道:”滚!现在、立刻、马上!“

他的眼里迸射出火花,那眼神恨不得随时吃了她似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拳,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愤怒的气息,让周围的人的不敢说话。别说说话了,大家连呼吸都不敢大声,被他的气势深深的震慑到。

夏晴珊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暴怒的盛君言,她很不解。

为什么,这男人要这么生气?

她从来没有看见过他这么生气,就像洪水猛兽一样,仿佛挥一巴掌就能把人给拍死。

被盛君言身上的暴怒气息辐射到,她不动声色的后腿了一步。呆呆的看着他,想从他暴怒的眼里看出一点讯息。

然而,他的眼里除了熊熊燃烧的怒火后,别无其他。

她不清楚这男人到底是为什么生气,但她猜想,应该是他觉得丢脸了吧。

毕竟罗莉莉是他的前未婚妻,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没素质,喊打喊杀的,他肯定会生气。

不对,之前罗莉莉也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闹过一回,当是盛君言并没有这么生气,他甚至头也不回的走了。

现在却打了罗莉莉一巴掌。

难道是因为她?……

忽然,夏晴珊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在这个大夏天,她觉得很冷很冷。

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她开始不敢直视盛君言的眼睛。

心里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捂着自己的脸,罗莉莉的双唇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嘤嘤的哭着。

她的又脸此时已经失去了知觉,被打过的地方好像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脸上疼,心里更疼。

脸上只是红了而已,然而她的心里此时确实在滴血。

一滴一滴的往下滴,她对他的那些热爱都随之滴了下去……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长这么大,爸妈都没打过她。这男人凭什么打她?

如果眼前的男人不是身强力壮的话,她肯定要抡起锄头跟他拼命的!

”你竟然打我?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你是不是疯了?我们可是订过婚的。“

盛君言没有回答她,从他紧握的双拳可以看出,他在极力的压制着怒气。

他一向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失控过一次就够了。

忽然,罗莉莉一头朝旁边的柱子上撞了过去。

”让我去死吧,我马上就去死的给你们看。“

李大哥惊呼道:”快点拦着她。“

围观群众一拥而上,连忙去拉扯想要撞柱子的罗莉莉。

夏晴珊在旁边惊魂未定的看着这一切,她也不知道罗莉莉是真的想自尽还是假的。毕竟她昨晚就那么不痛不痒的闹过一次。

但是不管怎么说,她希望这件事不要闹大。虽然罗莉莉想杀了自己,但她还是希望她不要真的一头撞死,不然生活又要不得安宁了。

一转眼,看着盛君言因为暴怒而斜着的脸,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身边全是吵闹的声音,她淡淡地垂下眸去,看着自己捏紧衣角的手指。

李大哥死死的拉着她,语重心长地说:”罗小姐,你想开点,千万别做傻事。“

罗莉莉的两只手都被人拉住,她没有放弃的念头,头部死命的往前倾,想去够眼前的柱子。

”让我去死吧,做人做成这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她真是丢脸丢大发了,不仅什么脸的没了,还被人打了一巴掌。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竟然什么都没得到,还白白的挨了一巴掌,她怎么会不想死?

就在罗莉莉和一帮人陷入拉锯战时,不远处走来了一对夫妻。

这两个人正是罗莉莉的父母。

她的爸爸穿着一身西装,身材有些微胖,还有这发福的啤酒肚。

她的妈妈身长穿着一件真丝衬衫,手上拿着一个闪瞎眼的名牌包包。

在两人身后的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

罗母看见有一群人在那里,一猜就知道肯定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她走进一看,果然在人群中间发现了要寻思的罗莉莉。

罗母呜呼哀哉的喊了一声:”莉莉,你这是做什么?快点停下来!“

听到妈妈熟悉的声音,罗莉莉忽然停了下来。

”爸、妈,你们怎么现在就来了?“

再次看见妈妈慈祥的面孔,她哭的更凶了。

罗母含着眼泪伸出双手说:”快到妈妈怀里来,我的傻孩子。“

看见妈妈展开的怀抱,罗莉莉跑出人群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

她在罗母的怀里吧=哭诉道:”妈,我好苦啊。“

罗母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妈妈知道,妈妈知道你委屈。“

罗莉莉哭的越发凶了起来,才一会儿就沾湿了罗母的真丝衬衫。

这时,罗爸爸听不下去了,冷声呵斥道:”哭什么哭,刚刚的事我都在车上看见了,就差没跳窗出来拦住你。还不快点给这位姑娘道歉。“

”我跟她道什么歉?她抢了我的男人,有没有跟我道歉?“

这个爸爸也是没谁了,老是说她,怎么不说说那个狐狸精?她的照片都躺到她未婚夫的抽屉里去了,怎么不说她?

这么想着,罗莉莉越发觉得委屈,一个劲往罗母怀里蹭。

罗母斥责道:”你呀,别说话了!一开口就是向着外人。让女儿好好哭一会先。“

”妈,我真的真的好伤心,如果不是你来了,我现在可能在地府了。“

她撅着嘴说道。

但是好在妈妈来了,在妈妈温暖的怀里,她的眼泪也快流没了。刚刚那份强烈的想死念头也渐渐消失。

所以,她暂时还是不想死好了。

毕竟有爸妈在这里,她才不会傻傻的选择自尽。

”傻孩子,别说傻话了,妈妈在这里呢,会没事的。“

罗莉莉和罗母相拥着,身体一阵一阵的抽着痉挛。这是因为伤心过度了,即使停止了眼泪,也停不住痉挛。

罗爸爸走到盛君言旁边,拿了一根烟出来递给他:”君言,我们两家也算是交情不浅,这件事你不要往心里去。“

盛君言没有去接那根烟,摆了摆手道:’伯父,我没事的。

虽然对罗莉莉不是很待见,但在她爸爸面前,他还是保持着基本的礼貌。

不远处,罗莉莉还在和罗母抱着,就像个缺奶的小孩子似的。

她的有脸上,那道红痕还依稀可见。

随着怒气渐渐消散,看着罗莉莉红肿的脸,他有些愧疚。然而如果她再做同样的事,他还是会选择打那一巴掌。

但是以后,他不会允许那种事发生了。

这个女人的命是他在车轮下救出来的,还轮不到别人取!

她想上去扯盛君言的领带,却被他无情的闪开。

痛苦的罗莉莉抱头痛哭起来,整个人都跟个疯婆子似的,头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乱了。

她的内心……有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这么久以来所受的一切委屈都积攒在这座火山里,一点一滴,全部都倒了进去。

现在,她忍受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那座火山里的岩浆也呼之欲出。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么倒霉?

如果不是这个贱女人的话,她现在也许在跟君言拍婚纱照。而现在的,她却跟个大笑话似的人围观。

都怪这个女人,她毁了自己的好生活!

哭着哭着,忽然,罗莉莉大叫一声:”你这个贱女人,看我不打死你!“

声音大而尖细,让人恨不得捂上耳朵。

大家还没来得及反应,罗莉莉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不远处拿起锄头。

那是一个路过的村民放在这里的锄头,他原本是要去做农活的,但是看见这里有热闹看,就停下来了,锄头也被放在一边。

罗莉莉在之前就注意到了这把锄头,够大够锋利,要是砸在那个贱女人的头上,一定很很爽!

然而,她一再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希望在君言面前保持最后一点优雅。但是没想到他对自己那么绝情,她受不了了!

今天,她要是不把这个该死的女人给狠狠教训一顿,她就不姓罗!

夏晴珊被她吓了一跳,下意识躲到人群当中。一双素白的手冰凉冰凉的,轻微的颤抖着。

她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但是她想……罗莉莉应该不会真的用锄头伤害自己。毕竟这里有那么多人,除非她真的智商欠费,不然不会伤害自己。

见到罗莉莉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围观群众躁动起来。

其中有几个胆大的男人冲了上去,齐心协力的想拦住她。

”哎,使不得。“

他们三三两两的拦着罗莉莉,不让她去夏晴珊那里。然而,罗莉莉根本就不怕他们,她的手里有武器,只要有人拦着她就乱挥舞。

虽然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但毕竟手无寸铁,面对罗莉莉这般疯狂的攻势,很多人都选择退缩。

有人大嚷道:”快拦着她。“

然而说的比做的轻松,真正敢上去拦罗莉莉的很少毕竟这里的人都跟夏晴珊无情无故,要是替她挨了一锄头,那岂不是傻?

人群乱成一团,在这个慌乱的时候,盛君言不知道哪里去了。

夏晴珊只是在人群中淡淡的寻了一下他的身影,觉得只有他才能管住罗莉莉,发现没有后她就没再找了。

赵闻升这时也慌了,他很想冲上去,但是两条腿就是退缩了。只能大声地喊:“珊珊快跑。

其实,他完全是打的过罗莉莉的,但是她身上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其实让人望而却步。她的脸上无比倔强,看起来什么都可以豁出去。

虽然手中的武器不是最致命的,但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跟阎王爷很接近。

趋近疯狂,让人恨不得立马躲得远远的,仿佛只要站在她身边就会被她伤害一样。

夏晴珊被罗莉莉追的跑了起来。

因为两人的追赶,人群陷入更大的骚动中,大家就跟群龙无首似的乱了,每个人都害怕罗莉莉会跑到自己这里来。

很快,人群就因为害怕而四散开来。

夏晴珊的头上冒出了冷汗,手心也被汗湿了。

眼看着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少,能帮助自己遮掩的人也越来越少,她心脏开始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现在她才真正意识到,这件事不只是闹闹而已。

她一边跑一面喊道:”救命!不要过来,你真的误会了……“

罗莉莉咬牙切齿的打断了他的话,”通奸的证据都有了,还狡辩?看我不打死你!“

每一个字都是从嘴里嚼碎了再吐出来的,咬牙的那股劲之大,让她的脸都快扭曲了。

就好像夏晴珊就在她嘴里似的,恨不得把她咬个稀巴烂,再一口吐到垃圾桶里去!

只要能教训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就是坐牢也无所谓。反正,她看不下她,眼里也揉不下这颗沙子!

忽然,夏晴珊被地上的一颗石头绊住了,整个人朝地上栽了下去。

”啊——“

罗莉莉没两步就追上了她,她已经来不及起来,更来不及闪躲。

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罗莉莉高高的举起了锄头,用足了力气对准夏晴珊的头,砸了下去……

夏晴珊惊恐的看着锄头锋利的刀边从高处落了下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心里一直在喊“快逃”,然而她的身体却不听使唤。

一动也动不了,双腿软的跟棉花糖似的。

她微张的樱唇和惊恐的眼神,向极了一直待宰的羔羊。楚楚可怜。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

锄头停滞在半空中。

夏晴珊因为紧张而收缩的瞳孔里,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微风吹起他的衣边,深邃的五官阴沉的可怕。从这个角度看,他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就像天上降下来的天神一样。

原本紧张到失去知觉心脏也在这一刻恢复了跳动。

心里涌上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个感觉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感觉很微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她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迟迟忘了站起来。

也忽略了,她的头顶还悬着一把锄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这个男人在,她可以不用怕了。

罗莉莉的眼睛瞪得无比巨大,嘴唇控制不住的在发抖。

看着眼前的俊脸,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的怒气奇迹般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虚和害怕。

盛君言强而有力的手紧紧的握着锄头把,衬衫下来看见他紧绷着的肌肉轮廓。

可恶!

他在心里暗咒一声。狠狠的把锄头从罗莉莉的手里抽了出来,粗糙的木质锄头把把她的娇嫩的手蹭的生疼。

他重重的把锄头往地上一扔,刀锋和水泥地面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响声。

罗莉莉被这个声音吓得浑身一颤,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想跟他解释,然而她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只能用自己招牌式的眼巴巴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他能像别的男人那么怜悯自己。

盛君言丝毫没有把她的可怜巴巴看在眼里,怒吼道:”你给我滚!“

老公快一点 方丈我爱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