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之巅峰 穿越艳曲 呼和兰传

流苏仙帝娇躯一颤,她终究心境非同常人,很快就镇定下来,瞪了唐正一眼,娇斥道:“没大没小!

不过语气中的欣喜,却是掩饰不住的。

唐正的出现,自然瞒不过这些仙帝的感知,凤惜从原地消失,便是出现在唐正身旁,毫不避讳的直接挽住了唐正的胳膊,像是个小女生一样,那张足以魅惑万千众生的脸蛋,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娇声喊道:“夫君!

唐正原本看到凤惜恢复修为还有些欣喜,结果直接被这一声夫君给喊得一个头两个大,一脸无奈的撇开距离说道:“请这位姑娘自重!

凤惜柳眉倒竖,然后又拿出了小女生撒娇的姿态,泫然欲泣道:“夫君,你好狠的心!上次你脱人家衣服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这话让流苏仙帝都是有些目光不善和狐疑的看着唐正,凤惜她自然是认识的,论起辈分,人家可是和龙祖一个辈的,恐怕整个仙界,能在辈分上压她一头的,就只有辟邪山庄的那位了!

唐正是怎么和这位搭上线的?

而且,看凤惜那样子,虽然有自己逗弄唐正的因素在里面,但也不似完全作假,也就是说,唐正真和这凤祖,有过露水情缘?

唐正举双手投降道:“我说凤惜姐姐,你好歹也自恃身份一下好不?

“我才不!”凤惜任性道:“我没有什么身份,反正有夫君在的时候,我只是一位妻子嘛!

唐正嘴角抽搐,以前怎么没发现凤惜还有这么一面?

难道是活得久了,所以想要装一下嫩?

当然,这想法他是不敢说出来的,不然凤惜非得分分钟和他翻脸不可。

仅凭一道分身就牵制住了赵元阳的辟邪仙帝,这时候也是冲唐正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

对于这位,唐正可不敢怠慢,连忙回礼,感激道:“这些年,多谢前辈庇护了!

“你能从轮回中走出来,虽说有柳浮沉的帮助在里面,但你自身想必也有所悟,今后的路,将不会需要庇护,也算是可喜可贺了。”辟邪仙帝笑道。

唐正点头应允,而后才看向了贺道中。

这位一直从师祖辈,传到他这一辈的仇人。

“邪宗所属,退回插天峰!

唐正的声音,如同天威,滚滚四散,让驻扎在此处的邪宗众人,在听到唐正的声音的时候,都是浑身剧震!

樵木老泪纵横,抬头望天,那是一片虚空,连他这种巅峰仙王,都是看不透几位仙帝的所在,但有这道声音传出,就什么都够了!

“天不亡我邪宗!”樵木激动怒吼,而后下令,率众返回插天峰!

伍堂和娄勇曹良清等一众长老,也是眼眶通红,这二十余年,尽管他们始终坚信,宗主不会就这么消失,但也架不住时间的摧残。

没有唐正这位宗主,他们就少了一个主心骨,而且邪帝的位置,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坐的!

就算是笑苍天,他在下界为邪宗之主,但在仙界,也是不如唐正的,只有唐正,才能真正让邪宗上下一条心!

笑苍天和映梦小白等一众唐正的亲人,此刻也是露出了惊喜的神色,笑苍天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二十余年的坚持,总算是没有白费!

“走吧,那里的战斗,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了,回插天峰,他会回来的!”笑苍天当机立断,带着杜杰彬轩辕剑山和叶曼青冷情等人,随着樵木返回插天峰。

正是因为唐正知道仙帝层次的交手,他们插不上手,才会让他们撤走。

这不比上一次,这一次几乎是整个仙界的所有仙帝,都齐聚一堂了,一个不慎,便有可能爆发最终大战!

这等战斗,来再多的巅峰仙王,都是无用!

在唐正看向贺道中的时候,贺道中的目光,也是放在了他的身上。

“没想到,你居然能从那无尽轮回中走出来!”贺道中的语气,带着意外和不可思议,到了他这种高度,情绪已经不需要刻意的去掩饰了,意外就是意外,没有必要装作一副淡然的样子。

因为,就算是让他感到意外,唐正也不会给他什么威胁之感。

“拖你的福,若不是这百世轮回,本帝如今也不会踏入仙帝之境!”唐正眯着眼说道。

他倒是有些跃跃欲试,想要跟贺道中交手一下。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是在唐正心里生根发芽,怎么也驱逐不出去,既然如此,唐正便遵守本心,豪气冲天的笑道:“一直听师祖说前辈天资纵横,当年若不是他侥幸,也胜不了你,而世人之所以将你排在师祖母之后位列第三,不过是你故意为之罢了,上次得见投影,本帝实力尚弱,今日倒是要找前辈讨教几招了!

“唐正,不可!”流苏仙帝跟凤惜都是俏脸一变,可不等她们阻止,唐正已经对贺道中出手了!

三位一体,唐正的修为、肉身、神魂,都已然踏入了仙帝之境,如今的他,单论战力,怕是凌天境之下无敌手!

就算是天道境的仙帝,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这一点,当初柳浮沉也告诫过他,凌天境,不是天道境所能想象的,而贺道中,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就算是现在的唐正,也绝对没有取胜的可能!

不过,仇人就在眼前,什么都不做的话,唐正也不会甘心!

赤霄剑带着一道剑气,如同蕴含着某种天地至理,斩向了贺道中。

而贺道中站在原地并没有动,仅仅只是屈指一弹,那剑气,便是被定格在虚空之中,不得寸进!

唐正目光猛然一凝,佩服道:“不愧是轮回之术,果然让人绝望!

话虽这样说,唐正却没有丝毫就此收手的打算,他双手结印,眉心处,一抹印记,悄然浮现。

邪帝烙印!

一股蕴含着亘古命运的沧桑气息,随之涌现!

看到这邪帝烙印,流苏仙帝娇躯大震,在其内,她感受到了柳浮沉的气息!

只是,此刻柳浮沉的气息,已经和唐正融为一体了,而这种气息的源头,就是邪帝烙印中的命运之术!

唐正宝相庄严,如同神邸,周身被一层金光笼罩,如同镀金的大佛,那是命运的能量,在庇护他不受宿命影响,可以逆天改命!

在邪帝烙印中,有一缕命运之力,打在了那一缕剑气之上,而后,原本被轮回之力定格在虚空中,不知道被打入了哪个轮回的剑气,威势陡然大盛!

而后,破开了贺道中的轮回之力,去势更加凶猛的斩向了贺道中!

“嗯?”贺道中眉头微挑,稍稍有些正色起来,他大手一挥,一片轮回之镜,便出现在自己身前,在那一片镜面中,无数生灵的一生,都被显化了出来。

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到死亡后进入下一个轮回,而后周而复始,有人在轮回中彻底消亡,也有人历经无数个轮回始终长存!

而贺道中,便是这一片轮回的主宰!

唐正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只能看到一丝残影,数息之后,唐正面色凝重,沉喝一声,眉心处的邪帝烙印,如同被火焰燃烧起来了一样,一条命运长河,竟然凭空从虚空中浮现!

那是一条大河,只不过其中的河水,都是芸芸众生正在经历或者即将经历的一幕幕,那是他们既定的命运,有人从一个普通人成为王公贵族,有人身负真龙天子命格成为一代皇帝霸主。

亦有人纵横天地成就一方隐士,诸多画面凝聚而成了这条大河,其中甚至有一些仙王的命运片段画面!

“命运之河?!

赵元阳大惊失色,失声惊呼,脸上,写满了惊容!

曾几何时,唐正还是在他手中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蝼蚁,可如今,唐正的再一次出现,竟然已经领悟了浮沉天帝的命运之道,更是将命运之河都祭炼了出来?!

说起这命运之河,当初伴随着柳浮沉,可是大放了异彩的!

据说,但凡是被这命运之河沾身的生灵,都逃不过命运之河的束缚,而只要掌控命运之河的人一个念头,就可以改写此人的既定命运,堪称真真正正的杀人于无形!

就是你死了,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还以为是倒大霉,实际上,是有人在你的命运上面动了手脚!

如果修为足够强的话,便是仙帝,也难逃其中!

千年前的那场大战,柳浮沉便是靠着这命运之河,强势震杀了数位仙帝,那些仙帝,可都是凌天境的!

这命运之河不仅是只有修炼命运之道所能领悟的神通,其本身更是一件法宝,传闻当年柳浮沉还未成为天帝的时候,就几乎踏遍了仙界各个角落,收集无数生灵一生的命运之力,方才炼就出这条命运之河!

试问,赵元阳如何能够不惊?

别说他了,就连凤惜和水流苏,乃至是辟邪仙帝,都是眉头一跳,看着此时的唐正,带着匪夷所思的神色。

似乎这家伙每一次出现,都能给人带来强大的震撼!

这命运之道和轮回之道,果然还是轻易沾不得啊!

唐正收回思绪,看着这一方名为天苍大陆的世界,也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影。

“也罢,终究是母子一场。”唐正叹息一声,伸手一指点出,在那黑衣人影惊骇欲绝的恐惧下,这一指,让他们来行刺的所有杀手,全都消失了!

凭空消失!

唐正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再次伸手,以大道之力,将自己这一世的母亲,救活了过来。

这并非是他可以死而复生,而是以大道之力,维持她的生命,想要真正复活女子,只能领悟这一方世界的天道,改变女子这一生的轨迹,才可以办到。

“娘,我先去前线寻父亲。”唐正笑着说了一句,而后一道光芒闪过,没入了女子的眉心处。

这是关于他的记忆,想必女子能够理解。

“杀!

喊杀声震天,这是一片战场,两国交战,数十万的大军,冲杀在一起,血腥和肃杀之气,弥漫在上空,心志不坚定者,在战场多待片刻,都会受到影响!

将人屠坐在马上,遥望着敌国的大军,面沉如水。

但就在这时,将人屠愕然抬头,与此同时,在他身旁,云鹤门门主也是鬼魅般的出现,而后看向了高空。

那里,突兀的出现了一道人影。

一道他们都很熟悉的人影。

正在冲杀的大军停止了,诡异的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数,要知道,这可是数十万人啊!

有人提剑欲砍,当在砍中敌人的瞬间静止不动。

他们的意识还清醒着,而正是因为清醒着,才会这么恐惧!

“此战作罢,都回去吧。

一道轻描淡写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清晰的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不管是将人屠这边的,还是敌国的。

而后,他们便惊骇莫名的发现,原本的将军将士,竟然就这么分开了,他们不受控制的往后疾飞,就像是下人雨一样,密密麻麻,不消片刻,就全都回到了各自的阵营!

唐正下降了一些,让这些人都能够看到。

“本帝唐正,会在此界停留一段时间,三日后,会在云鹤山感悟天道,所有修炼中人,可前往悟道。

他的声音,像是洪雷,席卷八荒,不只是这一片战场,竟是远远传出了数万里,诸多在洞天福地深山老林隐修的一些隐士高人,这一刻也全都是震撼的睁开眼睛,而后尽皆激动起来!

做完这一切,唐正才身影一闪,落在了将人屠和老者面前。

“爹,师祖。”唐正笑着喊了一声,而后同样将自身的记忆,精简过后渡入到了他们的识海。

两人此刻都有些呆滞,那是被震撼的。

直到他们接收了唐正渡过去的记忆后,两人才都是一脸复杂的看着唐正。

“一切随缘,轮回中能成为父子师徒,也是一番缘分。”唐正随和的笑道,而后朝两人点头致意后,一步便是回到了将军府中。

此时,女子还站在原地,遥望着前线的方向,并没有因为接收了唐正的记忆,就对唐正有丝毫的生疏。

唐正落下后,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微微一暖。

“天儿!”女子看到唐正后,惊喜的喊了出来。

“娘。

女子娇躯一颤,竟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即便不修炼,也知道唐正所处的高度,绝对不是他们这个世界的任何人能够接触到的,他们这里只是下级位面,而唐正所处的仙界,却是四大高级位面之一!

三日时间,眨眼即过。

唐正和老者一路来到了云鹤门,这座云鹤山,便是因此成名。

三日间,唐正会再次感悟天道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天苍大陆,无数顶尖势力之主,无数豪门帝国皇帝,都是不远万里,赶赴到了云鹤山。

可谓是一大盛事。

唐正一路上行,看到从山脚一直到半山腰乃至是山顶,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后,也是有些错愕,随即便是哭笑不得。

“若能领悟天道,这一方世界方才有资格与上界交轨,本帝亦会传下修炼之法,尔等修炼中人,今后切记轻易不要插足俗世,期待在上界有朝一日能够与诸位相会!

唐正说完后,便是直接在空中步步高升。

他脚下彷若有阶梯,逐步登高,这一幕,看得那无数目睹的人,都是神情激动,更是有一大片人,当即跪倒在地,高呼神仙!

唐正一直到高空,才盘腿坐下,他就这么坐在高空,像是老僧入定般,堪比仙帝的神魂,渗透到这一方世界之中,感悟着这一方世界的天道。

相比于仙界的天道,这一方世界的天道,无疑要脆弱许多,唐正没怎么费力气,就直接和天道建立了联系,他甚至能感受到天道传递过来的忐忑情绪。

天道是众生意志,如今这天苍大陆的众生,对他都是尊崇若神仙,连带着天道,也是对他没有什么排斥。

一连七日,唐正都是始终一动不动,直到七日之后,唐正方才忽然化作点点光芒,消散在天地间!

只留下一道传遍整个天苍大陆的声音不停回荡:“修炼之法,本帝已经传下,能否走到那一步,就看诸位的造化了。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莫名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突然多出来了一些东西,那赫然正是修炼之法!

无数人跪伏一片,高喊着恭送神仙。

唐正自行兵解,自堕轮回,开启了下一世的轮回之路!

而此时,东方仙界之中,同样在爆发着惊天大战!

邪域边境,诸多邪宗弟子,全都驻扎在此,此时在他们头顶的虚空之中,正时不时溢出令人心悸的恐怖能量!

虚空内,流苏仙帝一袭紫裙,如同仙子,让人为之迷醉。

而在她对面,贺道中亦是有些无奈的看着她,颇为头疼的说道:“流苏,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还要打么?

流苏仙帝凤目涌出怒意,冰冷道:“贺道中,我没想到,你已经变得这么自私自利了!

“随你怎么说好了,总之那小家伙已经堕入了轮回之中,就算有浮沉庇护也没用,我无意对邪宗动手,你若是再不可理喻,可就别怪我了。”贺道中也是有些淡漠的说道。

他毕竟是当今天帝,感情之事可以有,但不能占全部。

流苏仙帝大怒,可却强忍着没有出手,距离当初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这二十余年里,唐正被贺道中打入了轮回中的消息,也早已封锁不住的传了出去。

也因此,引得仙界又是一阵暗流涌动。

而且因为牵扯到了当今天帝身上,这场风暴漩涡,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有资格插手的。

在两人之外的虚空中,同样有几人,在不停交手。

已经恢复到仙帝修为的凤惜,正在和鬼巫仙帝缠斗,鬼巫仙帝当然不是凤惜的对手,凤惜当初可是被誉为凤祖的,和龙祖乃是一个层次的人物,若非是她的修为只恢复到了大道境,这鬼巫仙帝又如何是她的对手?

“还要动手么?现在的你们,可是讨不到半点好处哦。”凤惜周身被深白色的凤凰真火缠绕,魅惑万千道。

巫夏冷哼一声道:“那不过是天帝没有出全力罢了!

凤惜不甘示弱的娇笑道:“那你倒是让他出全力啊!他跟流苏的事儿,你这个鬼巫一族的叛徒,肯定知道得不详细吧?

叛徒二字,让巫夏的俏脸,也是变得有些阴沉起来,但贺道中那边都停了手,她也不好继续动手。

这里只有赵元阳最憋屈,因为他被一道化身给震得不敢动弹。

那化身不是别人,正是辟邪仙帝的源种所化,他并未动手,应该说,只要赵元阳不动手,他也是不会动手的。

“若是唐正真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拼着这一生修为不要,我也势必要将你斩杀!”流苏仙帝带着强烈的不甘心说道。

她一直都将唐正当成自己的后辈看待,这其中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唐正是柳浮沉的传人,但还有一部分,也是因为接触之后,她也是对唐正这个后辈有些喜爱。

尽管柳浮沉早在千年前就死了,可在流苏仙帝心里,他却一直还活着,活在自己的心里,如果自己连他的传人都保护了,他一定会很失望吧?

贺道中有些愠怒的问道:“为什么他都已经死了这么久了,你还对他念念不忘?如今更是不惜为了他的一个传人,就与我生死相向?!

流苏仙帝还未说话,这时候,虚空中却是响起了一道声音。

“我师祖当时不是说过嘛,他说你比他还不好看!

听到这道声音,流苏仙帝不可思议的豁然偏头,看向了自己身侧。

而贺道中也是目光猛地一凝,眼皮跳动,颇有些意外。

在流苏仙帝身侧,虚空一阵扭动,而后,一道人影,凭空走了出来。

不是唐正又是谁?

察觉到流苏仙帝的目光,唐正偏头,冲她飒然一笑,而后贱贱的说道:“师祖母,多日不见,有没有想我……师祖啊?

斗破之巅峰 穿越艳曲 呼和兰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