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天辟地5 真夏夜的银梦

整个房间内抽泣不止,悲痛气氛压抑的不行,无论熊风的这番话,还是吴林騑的反应,都引不起众人的重视。

娟姨被叶青和穆小秋搀扶,仿若瞬间苍老了许多,大病初愈后缓解回来的精气神,早不见了踪影,整个人目光呆滞,好像痴傻了一样。

当初李逸飞被人围攻重伤逃离,和梅姨一起担惊受怕,日夜为他的生死而担忧,那种感觉似乎再次涌现。

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总算得到李逸飞尚在人世的消息,又看到视为己出的唐飞归来身边,虽然经历几次危险,娟姨却十分欣慰。

以她这把年纪来说,最少在余生之年有了盼头,即便嘴上不言语,心底里也期盼着李逸飞能重归华夏,解了当年的宿缘。

早把何嘉怡看做儿媳,又见唐飞身边有这么多美女,更想看到有那么一天,亲手抱上几个孙子。

可是这一切想法,此刻在杨淑娟心中彻底灰飞烟灭,用老一辈人的话说,现在的她已经没了心气!

感受到娟姨手臂发抖,叶青加重了些搀扶的力度,可是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她的手掌也在颤动,指甲险些抠进肉里,拳峰骨节攥得失去了血色。

在这人杰地灵的金陵城里,让人闻名丧胆的竹叶青,处事果断杀伐决绝的女人,同样有她最脆弱的一面。

想起和唐飞青梅竹马的往事,当年两小无猜的童真历史,叶青只觉得心头绞痛,似乎被人用刀不停的切割。

虽然唐飞去而复返后,从云海见面那一刻起,就知道唐飞身边有了女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可叶青从未放弃过。

没有舍弃心中那份姐弟情,以及隐藏在心底,连她自己都不愿承认的爱恋,不愿和任何人去抢去争,只想静静的守护,哪怕孤独一人了此余生。

但是命不遂人愿,叶青着实没想到,唐飞经历这么多凶险,两次大难能够不死,却还是会出现这么一天!

站在叶青身边,和姐姐相偎在一起,呆滞的目光落在叶青脸上,注意到叶青面无表情,两行清泪冲毁了妆容,何嘉欣才有了反应。

情绪再不能抑制,慢慢松开姐姐的手肘,身子无力地滑了下去,蹲在那里靠在姐姐腿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时候家庭破裂的伤痛,在大洋彼岸受到伤害落下的阴影,承受精神治疗的那段灰暗时光,都被唐飞身死的消息勾起。

尤其是想到偷跑回国,在云海山顶庄园的房间里,阴差阳错下发生误会的一幕,心下痛到无法正常呼吸。

何嘉欣可以接受自己爱上的男人,无法真正走到一起,毕竟在她的心底始终坚持,平日里也一直在做,把唐飞当成了姐夫。

不过她无法接受,唐飞为了她的事,为了拯救她的老妈,身死在大洋彼岸,连尸身都葬在海底,何况与唐飞一起的,还有爱她极深的母亲。

如果此刻她有的选择,若是时光能够倒流,何嘉欣情愿当初没有回国,以换回唐飞的性命!

听到嚎啕大哭的声音,注意到何嘉欣病体未愈就瘫坐在那,穆小秋心下捉急想去搀扶,却又无能为力。

看出叶青神情恍惚,根本借不上力气,只要她松开了手,娟姨就在倒下去,泪珠断了线般滚落,整个人急得不行。

目光掠过站在熊风身边的吴林騑,落在他血肉模糊的拳峰上,穆小秋死死的咬住红唇,恐怕此时在房间中,只有她更在乎的是吴林騑的安危。

只是看着吴林騑心意已决的目光,想到唐飞对吴林騑的恩情,以及平日受到何嘉怡的照顾,剧烈哽咽下脖子上青筋绷起,抬手抹去了满脸的热泪。

吴林騑话说完的瞬间,房间里悲恸的有如灵堂般,就连门外路过的孩子们,也纷纷停下脚步,无知的目光看向房间,受到了影响。

踏踏!

一道轻盈却又沉重的脚步声,慢慢从门外传来,走到门前看到房间内的一幕,来人猛然瞪大了眼睛。

青葱柔嫩的手掌攥住门框,目光从所有人脸上掠过,瞬间猜到发生了什么,五指骤然发力,实木打造的门框,都落下深深的指印。

听到传来的嘎吱声,众人慢慢转过头去,打量站在门前的纯莱子,没有人言语一声,只有熊风重重的叹了口气。

抬脚走进房间,纯莱子目光中满是杀气,一袭白袍更加冰冷,仿若从冰山中走出的女人,面无表情道:“证实了吗?

方才若不是心生感应,也不会从童童墓地匆匆赶回,注意到众人一言不发,纯莱子慢慢扭过头,看向了面色比她还要冷上一些的何嘉怡。

整个房间里,只有何嘉怡还保持清醒,刚才瘫倒被扶起后,再没落过一滴眼泪,恢复了高冷总裁的气质。

如果有人能细心观察会发现,此时何嘉怡的双眼,竟然布满了血丝,而且目光中还充斥着一种,与她身份不符的杀机。

浓重的杀机让人触之胆寒,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与她为敌,满身的杀念为了她的母亲,更为了她何嘉怡的男人。

对纯莱子的话置若罔闻,直到看见吴林騑重重点头,咬牙转身就走的一刻,何嘉怡才有所反应,猛的转过身来。

俯身单手硬生生搀起妹妹的臂弯,看向吴林騑杀意凛然的背影,蹙眉道:“小騑,等一下!

说完看到吴林騑脚步顿住,倔强的扭头不语,补充道:“帮我转告你们那个军师,不惜代价把唐飞的遗体找到,我要看到他的人,举行属于我们的婚礼!

唰!

听到何嘉怡这么说,房间内所有人都愕然愣住,扭头看向满眼血红的何嘉怡,面色吃惊的不行。

吴林騑更是猛然转身,一眼不眨的盯着何嘉怡的双眼,足足看了好一会,目光不停的闪烁,重重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气氛压抑的房间内欢脱的手机铃声响起,注意到众人的目光,何嘉欣拿出手机本想挂掉,看到来电的号码,再次痛哭失声。

手掌颤抖着接通放在耳边,脖子抽搐着哽咽不停,听到对面甜甜的声音喊的那句嘉欣姐,瘪嘴道:“薇、薇儿,姐夫他死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不等何嘉欣说完,听到是唐薇儿打来的电话,何嘉怡急忙伸手夺了过去。

“嘉欣姐!你说什么?我哥他死了?这不可能,你别吓我呀,嘉欣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唐薇儿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已然出现了哭腔,还没得到何嘉欣的回应,却再次惊呼道:“爷爷!爷爷……

嘟嘟!

电话仓促挂断的一刻,隐约听到对面重物倒地的声音,以及许多杂乱的呼喊声,何嘉怡闭眼咬紧红唇,默默的叹了口气。

感受到妹妹拉扯着她的手臂站起身,为她擦去眼角溢出的泪滴,蹙眉道:“不能让唐老倒下,他若倒了,这偌大的华夏,谁还能尽力?

即便何嘉怡没有明说,可话外之音在场众人都听了出来,吴林騑无声咬了咬牙,直接拉走了纯莱子,快步走出了房间。

看到姐姐睁开眼睛,接过递还的手机,何嘉欣也反应过来,既然许胜利都能收到消息,总部的人不会不知晓。

唐薇儿就在唐老身边,在这种时候给她打来电话,得知唐飞身死的消息那么惊讶,足以证明总部所有人,都没有告诉唐老。

毕竟事情还没有彻底证实,如果唐老那样的功勋人物受不了刺激,就此一命呜呼,那将是整个华夏的损失。

只是无论是她,还是两眼更红的何嘉怡都没想到,唐家大宅刚乱作一团,总部的李海平和海里那位老人,电话便同时响起。

而为了孙子两次闯入总部的唐老,并非所有人想象的那样脆弱,向所有人证明了,廉颇虽老尚可一战。

远赴公海的赌船被炸沉海底,弑神殿上下震怒准备集体出击,可金陵福利院里的何嘉怡,还在静待着唐飞归来的消息。

即将迎来晚高峰的金陵城,大街小巷一派祥和,唯独秦淮老区的福利院附近,气氛不是一般的紧张,普通百姓都察觉到出了大问题。

几辆军车疾驰而来,距离福利院几十米远慢慢停稳,下车的战士换上了便装,消散在街头巷尾的角落里。

与门外广场上的静寂相比,房间内的空气都显得沉闷,何嘉怡和叶青一起坐在娟姨身边,看着侧倚在床边的妹妹,还在不停的安慰。

“姐,你别说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不该瞒着我好嘛?我不止是你妹妹,也是老妈的女儿!

何嘉欣没好气的摆手打断,看到娟姨要开口,也完全不给机会,蹙眉道:“若不是小娟儿没守住秘密,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老妈如果真的……你准备怎么告诉我?

说完见何嘉怡蹙眉叹息,面色慢慢舒缓了许多,按住姐姐手背不住摩挲,眨眼道:“好啦,知错就好呢!还好姐夫他英明神武,把老妈救了出来!

听到妹妹这么说,何嘉怡抬手打量腕表,从清早得到消息开始,就连她自己也不记得,这个动作重复了多少次。

把姐姐的表情看在眼底,何嘉欣暗暗的叹了口气,看向娟姨吐舌轻笑,晃动着手掌道:“别担心了,我现在可是强行出院的呀,总要为我考虑考虑吧?

看到何嘉怡苦笑着摇了摇头,故作轻松道:“姐夫出了那么大的事,都能大难不死,有他在,老妈不会有问题的!

话音落,见娟姨和叶青同时点头,何嘉怡也适时的松了口气,呲牙道:“对了,给我说说,姐夫他大难不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被妹妹这么一说,何嘉怡紧张的心情真的缓解了许多,虽然右眼皮依旧不停跳动,还是反握住了妹妹的手掌。

“这种事我怎么知道?他直接从那去了大洋彼岸,要问也要问小騑呀!”何嘉怡没好气的白了妹妹一眼,转头在房间内打量一周,蹙眉道:“小騑怎么还没回来?

刚走进房间的穆小秋,对上何嘉怡看来的目光,想起方才看到的一幕,不由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察觉到何嘉怡蹙眉,似乎张口准备询问,心慌意乱下忙不迭道:“师母,小騑好像和熊大,在商量什么问题,要不,我去叫他?

想到刚才在院外,看到吴林騑抬拳砸在墙上,不顾拳峰上刮蹭出的鲜血闷声嘶吼的样子,心下更加紧张。

还好看到何嘉怡摇头苦笑,穆小秋才暗暗松了口气,不过还没等走上前,听到熊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惊恐的瞪大眼睛。

面色阴沉仿若要滴下水来,熊风死死攥着手机跨入房门,左右打量了两眼,凝眉道:“小騑人呢?

听到熊风这么问,不止何嘉怡两姐妹愕然愣住,就连娟姨和叶青也转过头,目光同时落在穆小秋脸上,下意识的蹙眉。

尤其是注意到往日性格活脱的穆小秋,此刻面色犹犹豫豫,两手捏住衣角不停揉搓的模样,不约而同的发现了问题。

感受到众人的注视,想起吴林騑的交代,穆小秋低头死死咬住红唇,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见何嘉怡起身走到面前,惊慌的后退了一步。

何嘉怡一眼不眨的盯着穆小秋,看到她做出这种反应,直接抓住穆小秋冰凉的小手,蹙眉道:“小秋,到底怎么回事?小騑人在哪里?

不过谁也没想到,整个房间内反应最大的人当属熊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穆小秋身边,皱眉道:“不想小騑出事儿,就赶紧说,他是不是离开金陵了?

唰!

还没等穆小秋回应,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落在熊风身上,察觉到了他这番话里的玄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看到何嘉怡身子摇晃,叶青猛然起身走上前来,抬手搀扶了一下,转头道:“熊大,发生什么事了?

熊风闻言死死咬牙,注意到穆小秋抬起手来,泪珠在眼圈里打着转,向院外胡同方向指去,更是闭上了眼睛。

重重的叹息一声,以熊风这样铁血的汉子,眼角也滚落了两行热泪,把手机塞给了叶青,一双铁拳攥得咯嘣乱响。

看着熊风和穆小秋两人的表情,想起从早到晚右眼皮不停跳动的事情,何嘉怡心中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劈手夺过了手机。

按亮屏幕打量信息,瞳孔猛然放大咬紧红唇,声音仿若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一字一顿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扑通!

倚在床头看着这一幕,注意到姐姐的反应,何嘉欣瞬间想到了最坏的结果,猛然起身从床上栽落,身子重重砸在地上,却不顾疼痛挣扎站起。

和目光呆滞的娟姨相互搀扶,短短几步的距离,两腿好似灌了铅般沉重,来到姐姐身边抢过手机翻看,身子一软就要昏迷倒地。

“嘉欣……

看到这一幕,何嘉怡从心如死灰状态反应过来,和叶青齐声呼喊了一句,同时伸手将将搀起瘫倒的妹妹。

“也不知是谁传出来的,不过华夏黑暗界里的大佬,大多收到了这个消息,而且还有人向海外求证!

熊风眼神空洞的看着地面,抬手下意识扶住娟姨,漠然道:“三藩外的公海上,确实有一艘赌船被炸沉,只是山姆大叔的国度,现在还没向外通报原因!

说完感受到娟姨身子摇晃,急忙抬头两手扶稳,凝眉道:“不过消息还没彻底确认,很可能是谣传,你们千万……

碰!

话还没说完,听到身后敲打门框的声音,熊风忙不迭的憋了回去,和众人一起转头向外看去,眼中满是惊讶的目光。

扶门走进来的吴林騑一身酒气,右手拳峰血肉模糊,双眼血红众人身上依次打量,眼中除了森冷的杀机,不含一丝感情。

目光从所有人脸上掠过,最后停留在何嘉怡脸上,两行虎泪扑簌簌滚落,却死死的咬牙忍住,扬起下巴道:“师母,师父他……师父他……陨落了!

话音落,看到何嘉怡两姐妹同时瘫倒,就连娟姨和叶青两人,也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吴林騑瞬间懵逼,急忙弹身窜进房间。

三人手忙脚乱的搀扶,掐按人中一番施救后,看到四人悠悠醒转,吴林騑双膝跪倒,目光倔强的扬起了头。

对上四人悲痛欲绝的目光,硬生生的捏爆了抓起的酒瓶,咬牙道:“同时葬身海底的,还有楠师母,外面许胜利已经派来重兵守护,这里的安全暂时无忧!

说完抬起手来擦去挡住视线的泪水,却蹭上了满脸血迹,眼睑抖动道:“我要赶去大洋彼岸,为师父报仇!师母和太师母保重好身体,若是有望,我一定把师父带回来!

看到吴林騑说完面对娟姨就要叩头,打量手机发来的信息,熊风猛的瞪大双眼,伸手挡在吴林騑前额。

对上吴林騑皱眉疑惑的目光,把手机直接递过去,凝眉道:“小騑,若真是为你师母和太师母考虑,还是留着这里!

说完一双铁拳攥得青筋暴起,磨牙道:“小飞刚出事,黑暗界就出了乱子,许胜利的人守得了一时,不能守在这一世!

碰!

看过了信息内容,吴林騑咬牙怒摔手机,扶膝站起闭眼重重的喘息,霸气凛然道:“犯我恩师,全部该死!

开天辟地5 真夏夜的银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