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总裁小小妻 悲歌一曲

江笑到医院的时候,肖锐还忙的焦头烂额。

本来他平时的时候已经够忙了,这次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搞得他有些分身乏术。

知道江笑来了,他匆匆过来跟江笑打了声招呼,便又打算走。

江笑一把拉住了他。

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吃晚饭了吗?

肖锐怔了一下,还真没吃,没事,我不饿。

江笑无奈的叹口气,走吧,我饿了,陪我去吃点去,今天程砚不一定回来,所以我回去也没饭吃,陪我去吃点吧。

她说完就转身往外走,肖锐无奈,也只能跟了上去。

晚上十点多,医院这一片却依然热闹的厉害。

两人随便选了一个干净点的小店,点了两个菜,要了两份粥。

对不起,连累你了。等菜的间隙,江笑说了一句。

肖锐愣了一下摆摆手,你说什么对不起啊,要说对不起也应该是我,这事是在我们医院出的,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该你来说对不起啊,这事只是刚好跟你有关罢了。这事不管患者是谁,都跟我们医院的管理脱不了干系,跟你无关。

说完肖锐就笑了一下,以后不要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你现在这样的关键时期,保护好自己,就是对大家最大的安慰了,什么怪不怪你的,那人是你派来的吗?还是你亲自上去害了林姨啊?是不是这段时间有点太忙了休息不好,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产前忧郁症了?想那么多!

江笑皱了一下眉:产前忧郁症?至于吗?

肖锐笑了下,你可别不当回事,这个东西就是来的无声无息的,你这段时间应该压力挺大的吧?

江笑勾了下唇,还好吧。

说完她无声的叹了口气,确实这段时间的压力确实是有点大,马上要生了,再加上对楚越的事情进行到了最后阶段,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她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却一直觉得心里就像是压着一块石头一般。

更重要的是,她这段时间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一般,而且她还一直担心程砚那边出了什么事。

不过,虽然压在心里的事情比较多,但是她却从不觉得自己会的什么抑郁症,只是这段时间想得比较多是真的。

江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到了林曼曼的病情上。

肖锐,你跟说实话,林姨现在的情况,还有几分醒来的可能性?

肖锐眉头皱了皱,看着江笑思考了片刻才开口,这个,我现在确实是说不好,一般这种情况,我们是都不抱希望了,但是,也往往有很多植物人好多年还能醒过来的案例,笑笑,我虽然不赞成你抱太大的希望,但是也希望你不要放弃希望。

江笑大概明白了肖锐的意思,心里不免一阵难过,当初**的时候,虽然说希望渺茫的厉害,但是肖锐到底是给了她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是林姨这边,肖锐却连个答案都没办法给她。

国外的专家联系了吗?怎么说?

肖锐摇摇头,联系了,他们说这几天会尽量安排过来看看的,但是,他们听到这边的情况以后,说辞也跟我差不多,只能说是,你别抱太大希望,其实江阿姨那都已经算是奇迹了。

江笑笑着点点头,知道了。虽然是笑,但是这笑却苍白的让人心疼。

吃完饭,肖锐又急匆匆的去了保安室,虽然说那一层的录像出了故障,但是还有别的楼层的录像可以先查一下,肖锐今天从手术室出来就一直在忙着查录像的事,一直到现在,但是却依然没有丝毫线索。

而此时是江笑不在,江笑若是在的话,她一定会从肖锐一遍又一遍的翻看的监控视频中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江笑在医院又呆了会儿才回去。

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程梦已经早早的过来,此时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听到动静,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江笑才刚回来。

嫂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没事吧?

江笑笑了下,没事,能有什么事啊,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房间睡?你哥回来了吗?

程梦摇摇头,一边打哈欠一边说,没呢。

她伸着懒腰,往楼上走去,嫂子你吃饭了吗?厨房还帮你热着饭呢,是妈过来给你做的,她知道我哥去部队了,就颠颠的跑过来了,这不才刚走没多长时间。

江笑愣了一下,妈过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她不让我打,说让你忙你的,说你不容易,还顺便贬低了我两下,气死我了。程梦表情虽然郁闷,但是语气却听不出任何的不愉快,我就说她,你夸嫂子就夸嫂子嘛,干嘛还连带着我给批评了?

她竟然说,也就龙九能受得了我了,嘿嘿,龙九就能受得了我怎么着吧!

江笑挑了下眉,看着程梦的春色满面目光闪了几下。

她不饿,所以秦诗蓉给做的那些饭终究没有吃,直接跟程梦一起上楼去。

上楼洗漱完以后,江笑便拿起手机给程砚打了过去。

但是电话响了半天,直到自动挂断,都没有人接。

江笑皱了一下眉,看了眼表快十二点了,难道还在忙?

其实在忙也正常,但是就算忙,也不应该不接电话啊?她心里一阵阵不安升了上来,接下来又打了一个还是没有人接,她便没有再打,而是给程砚发了条短信。

不忙了给我回电话。

而后伸了个懒腰,往书房走去。

嫂子,你还不准备睡觉吗?程梦洗漱完以后出来见江笑又要去书房便问了一声。

江笑点头,我这边还有几封邮件要回复一下,回完了就回来睡觉。

说完她顿了一下,对了,梦梦,今天你哥走的时候你在他旁边吗?

程梦点头,在啊,当时我跟龙九都在,他也刚跟龙九一起回了程家,屁股还没有坐稳,就接了个电话急匆匆的走了,怎么了嫂子?

江笑迟疑的摇摇头,没事。

说完她便皱眉往书房走去,希望这种不安是跟程砚没有关系的。

虽然说是几个邮件,但是都是今天下午他们研究了半天的总结报告,所以,江笑看的并不快,等看完以后,已经是快三点了。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边空空的,既没有信息,也没有电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拿起手机,回房间睡觉去了。

次日。

虽然睡的晚,但是江笑醒的却是一点都不晚。

她早早的起来以后看了眼依然没有动静的手机,便进卫生间洗漱去了。

洗漱完,正准备跟程梦一起吃饭,就见程梦接了个电话,神色有些匆忙的跟江笑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嫂子我有点事先走了,等会儿妈过来陪你。

江笑眉头皱的死紧,发生什么事了梦梦?

啊?程梦眼神有些躲闪,哦,那个什么,我同学那边有点急事我需要过去一趟,嫂子你今天还去公司吗?等会儿妈带着司机过来,去公司的话注意安全哈,我先走了。

说完她也不给江笑反应的时间就急急忙忙的跑了。

江笑看着她的背影皱了下眉,最终只安安静静的下楼去吃饭去了。

秦诗蓉来的很快,江笑饭还没有吃完,她就匆匆赶了过来,见到江笑正在餐桌前安静的吃饭,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妈,吃饭了吗?

秦诗蓉赶紧点点头,吃了,没事,你慢慢吃,现在时间还早,你今天是直接去公司?

问出这句话,秦诗蓉微微有些紧张,生怕江笑说一句,先去一趟医院吧。

结果她问完,就见江笑点了点头。

嗯,直接去公司。

说话间,江笑已经从餐桌前站了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往外走。

秦诗蓉也跟着往外走,而江笑却制止了她,妈,司机送我就行了,您就不用跟着了。

那怎么好,你现在这状况

没事的,若是真有事,路上我让司机直接把我送医院不就得啦吗?而且我这两天觉得挺好的,应该不会这么快。

江笑说着快步出了别墅。

路上,江笑一边用手机看着新闻,想从新闻里看出点什么端倪,又一点状似无意的问了司机一句。

今天看我妈过来的时候急匆匆的,路上赶的很急吧?

司机点了点头,确实挺急的,当时在医院接到电话以后,夫人就让我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的,中间还闯了两个红灯,说是生怕你一个人在家有什么事。

他说出第一句的时候,江笑的心累就猛的一沉,医院?怎么回事?谁病了?出什么事了?

司机猛的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说漏嘴了什么,他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少夫人,您就别问了,他们不想让你知道,你现在就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夫人说,别的事尽量都不要去打扰你。

江笑目光冰冷的看着他,可是我现在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是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你说我若是一直憋在心里的话,会不会到后来忧思成疾啊?

司机:少夫人,你可不可以不要为难我了?

江笑笑了一下,我没有为难你,只是有些事,我早晚要知道的。

那司机叹了口气,半晌后才诺诺的咕囔了一句:具体我也不清楚,我就知道,今天凌晨老爷子从军部回来以后就病倒了,到医院直接下了病危。

什么?

江笑瞪着眼睛,爷爷?病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司机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夫人过来的时候还正在抢救,具体,我也不清楚。

去医院!江笑忽然间说了三个字。

啊?司机郁闷的叫了一声,少夫人,您还是别去了,省的到时候大家又

我说了去医院!江笑似乎在竭力压着心里的怒意一般,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司机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最后只能乖乖的调了个头,往医院开去。

快到医院的时候,江笑给秦诗蓉打了个电话,妈,我知道爷爷病了,现在马上到医院了,您不用在家里等我了。

秦诗蓉听到她的话,先是愣了一下,而后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傻孩子,你知道不知道现在你的安危也很重要啊!

江笑笑了下,来医院看看爷爷又没有什么危险,妈,我没有那么脆弱的。

秦诗蓉最终没有说什么,只能是无奈的应了一声,最后还又仔细的叮嘱了她几句,到了医院无论怎么样,一定要保持情绪稳定。

江笑笑着应了下来。

但是挂了电话,她脸上的笑容就又淡了下去。

爷爷怎么就会好端端的病了呢?

虽然说年纪大了,这些情况都不可避免,但是这个时间也未免太巧了。

昨晚凌晨从军部回来就病倒了,而且还一下病的那么眼中。

而程砚,昨天去了部队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到现在连个短信都没有。

江笑不放心的又给程砚打了过去,这次直接关机了。

她心里一沉再沉,总觉得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医院里,江笑到的时候抢救还没有结束。

江笑一来,大家都愣了一下,尤其是程凯麟和程梦。

看到江笑过来眼中都闪过一丝失措一般。

最后还是程凯麟先回过了神,坐吧,坐着歇一会儿,你妈呢?

江笑:应该等会儿就过来了。

程凯麟也没有多问,只点了点头,又赶忙去手术室外边等着去了。

程梦见机赶紧坐到了江笑身边,嫂子,你怎么也来了,妈不是说,不是说先不让你知道的吗?

江笑目光沉沉的看着她:不让我知道的话,爷爷脱离了危险还好,若是爷爷出了什么事,我心里会一辈子都有个遗憾。

程梦一窒,剩下的话便说不出口了。

楼道里又安静了下来,程家其他人也都守在外边,此时都在悄悄的偷看江笑,那目光中,有探究,有幸灾乐祸,还有些是同情。

各种各样的目光往江笑这边扫了过来,有些甚至连掩饰都不带掩饰的。

江笑脸上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感觉不到那些目光一般。

手术室时不时的有护士进出,每一个人出来一次,大家的心都跟着紧一下,生怕从里边带出来的,是什么不好的消息一般。

江笑的心情也跟着这些人进进出出的起伏不定,心里乱成了一团。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手术室的大门忽然嘭的一声打开,医生从里边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众人一窝蜂的涌了上去,江笑却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只看着那边医生的口型,她甚至觉得现在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一般。

手术很成功。

手术很成功,这五个字,让所有人的心都放下了一般,江笑看着医生的口型,微微笑了一下,而后踉踉跄跄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程老爷子被推进了监护室,她才松了口气。

妈,既然爷爷没事了,我就先去公司了,那边还有事情要忙。

秦诗蓉看着江笑欲言又止想要劝劝她,要不就在家休息一天,虽然来了趟医院不算多累,但是在这等着的一分钟,就像是一年一般,实在是件耗费心神的事。

但是看着江笑此时轻松而坚定的样子,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去就去吧,总比在这里守着,听到一些乱七八糟的风言风语的强。

神秘总裁小小妻 悲歌一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