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派小说免费阅读 柯学验尸官

翌日清晨,天府内已是张灯结彩,喜庆洋洋一片了。

回廊处,一袭蓝色裙装的温玉儿向着自己的香闺行去,她莲步轻摇,裙摆飘荡,柔媚的风姿无限。在她的双眸内一抹蜜意在流转,顾盼间柔情四溢,她的唇角微微上翘,挂起了一抹甜如蜜的浅笑,似乎是正在脑中偷会情郎。

昨天虽然没有和萧战双修,以偿心愿,但对他的情不自禁,仍让她夜里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只要一想到那来自彼此身体的共鸣,温玉儿就心如灌蜜,被爱的渴望难以遏制,春心荡漾,十指翻飞间,连攀爱的极致。这样的后果就是,害得她一早爬起来就忙着清洗自己贴身的衣物。

此时回想起来,温玉儿仍是双颊烧红,心如鹿撞,身子酥软得很。轻啜了一口,为了避免再换贴身亵裤,她只得强敛荡漾的春心,低声骂道:“害人的冤家,盼盼又想你啦。

行至香闺前,温玉儿的脚步突然一顿,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了,刚刚还蒙上了一层水雾的春眸,霎时寒光炽闪,杀气一闪而没!

倏地!

温玉儿的嘴角一抹冰冷的笑意微绽,当推门的一刹那,又被甜美的笑容取代。

※※※

闺房内,在案几上的一只精致香炉中,青烟袅袅,馨香四溢。

在案几的边上,一身紫色的慕容念正搂抱着一位墨绿劲装的妖娆,上下其手,忙得不亦乐乎。蚀骨的嘤咛飘出檀口,裹身的衣裳凌乱不堪,香艳的肚兜,性感的亵裤正羞嗒嗒的陈于案几上,衬得整个香闺春意盎然一片。

窗前,柳玉倚窗玉立,她一身黑色劲装,如云的秀发全盘于脑际,一枝白玉簪子斜插其中。屋内响起的呻吟让柳玉的心情异常恶劣,两条黛眉更是厌恶的靠在了一起,目光一瞥那愈加火爆的画面,她心中的杀意竟难以遏制。

“唉!

叹息一声,柳玉此时后悔之极,昨天她寻冤家不得,为何还要回去了,这真是没事找事。这次事了之后,同慕容念的恩怨情仇就此一笔勾销,她要去寻找心中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儿,待在他的身边,做他的女人。

“萧郎,你到底在哪儿?可知玉儿想你想得好苦。

“咿呀!

一声轻响,紧闭的房门被推开,笑容满面的温玉儿迈步而入,目光一触案几旁的痴男怨女时,她的笑容愈发灿烂,悄然间“玄玉诀”急转,媚术运至巅峰。

几乎是瞬间,温玉儿的魅力绽放到了极致,将屋内三人的目光吸摄而来,让他们沉醉其中,不可自拔。在成为焦点的瞬间,温玉儿的脸上绽现出青涩的笑容,随即娇羞万分的向着慕容念飘去。

此时的她就像一团火,灼热的魅力四射。

“夫君,你可害苦了妾身,没有你的日子,妾身可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哦。

说话间,温玉儿目光如水,靥面绽媚。

慕容念听着她的声音,看着她的娇态,他那来自灵魂深处的渴望,难以遏制。几乎是瞬间,他就血脉贲张,神情亢奋了。喉间爆发出一声类似于野兽的低吼,慕容念粗暴的推开了怀中几乎全裸的美人,然后猛地将来到身旁的温玉儿拉入怀中,蹂躏着她这既陌生又熟悉的身体。

青烟袅袅,春光渐现。

侵犯着温玉儿的慕容念只觉身心快要炸裂开来,体内魔功疯狂运转,真元像是脱缰的野马,在经脉中飞窜;怀中的美人仿佛化为了一团温热的水,将他的身体裹得密不透风,千丝万缕的热力透过毛孔渗入到皮肤之内,向着每一丝精华,每一滴情.欲之力侵蚀而去,吞噬着他的一切。

只在瞬间,慕容念的本命精元松动了!

这一突变,吓了慕容念一跳,顷刻间他就停止了一切挑逗和侵犯,一脸骇异的看着怀中春意盎然的温玉儿。太可怕了!这妖女的媚术怎么才几天没见,就强到了这个地步,竟让他都快把持不住了。如果再让她这么强大下去,迟早一天就要反噬于他,看来他要早一点突破至仙武才行,万一到时压制不住,那可就悲剧了。

慕容念的念头一转,还未等他付诸行动,身体猛地一震,脸上更是露出了狂喜。天!这妖女身体内的处子气息太过浓烈了,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易容术如此玄妙,竟能将一个熟妇从本质上易容成处女!

太不可思议了!

以前慕容念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很简单,那就是在得到苏盼兮时她已不是处女了,可现在这易容术竟弥补了这一遗憾。如此好事光想想就让人激动,更何况遇到!

采她!今天一定要采她!

让这妖妇再次尝试由处女向熟女蜕变的滋味!让她痛在身下,乐在心头!

哈哈哈,终于可以替这妖妇破身了!

就在慕容念欲更进一步时,苏盼兮的嘴角微绽,忽然挂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凤眼内更是闪过一丝森冷的幽光。几乎是瞬间,她贝齿抿咬着下唇,娇羞无限的道:“夫君,现在还不可以哦。

“为……为何?

妖妇突然的变化,让慕容有些吃不消。

温玉儿含羞带怯的道:“夫君,今天可是天月儿大婚之日,妾身必须保持完璧之身,不然会穿帮的哦。

“那你这骚货还勾引为夫。

慕容念感到体内有股邪火在乱窜,只让他双眼冒火,情难自控。他一巴掌宣泄似地抽在苏盼兮的翘臀上,可“啪”的一声肉响过后,他心中的涟漪四起,身体内的邪火反而更甚了,始料未及的他不由急喘道:“快想办法帮为夫泻火!

“咯咯咯!这屋子内不就有现成的嘛,夫君何须心急。

说话间,苏盼兮猛地从慕容念的怀中挣脱出来,将一旁几乎全裸的美人推入他的怀中。然后一边整理衣裳,一边媚笑道:“夫君,你可要记得留些体力哦,今夜还有一个美人等着你去临幸了。

慕容念被弄得有些失去了理智,几乎是在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美人入怀的瞬间,战火就被点燃了,而去战况很快升级。这一幕只让倚窗玉立的柳玉看得玉脸羞红,双目内满是愤怒,恨不得拿枪戳死这对狗男女。

真是不可理喻!

这样危机四伏的地方,他们竟还有心情乱搞!

羞恼之际,柳玉很想夺门而出,不过她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跺了跺玉足,扭头继续欣赏着窗外的景色。恰好这一幕被活案几旁的温玉儿看到了,立时她的笑容微绽,然后扭动她那水蛇般的腰肢,向着窗边飘去。

“玉儿,你好像有心事儿哦。

柳玉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来到身边的温玉儿,然后继续欣赏着窗外的景色。温玉儿眼中的笑意更浓了,只见她身后揽上了柳玉的腰肢,神态十分亲昵的道:“说出来听听,姐姐兴许能够帮你哦。

柳玉俏目瞥了一眼苏盼兮,旋即摇头道:“姐姐帮不了妹妹的。

此时,案几旁的战火愈演愈烈,让人心慌意乱的声音更是愈奏愈响,声声震耳荡魂,好不销魂。温玉儿俏脸含笑,回头看了一眼升级的战况,附耳腻语道:“玉儿,何不过去顶替墨玉,放开身心享受一番,忘却一切的烦恼。

柳玉黛眉一蹙,淡然道:“没心情啦。

温玉儿戏谑的道:“唉哟!怎么突然转性了,以前的玉儿可不是这样哦?

柳玉俏脸一红,怒道:“哪有的事,玉儿只对心上人才会那样。

瞧着她那羞涩的模样,温玉儿那颗色心一跳,揽住腰肢的手微微下移,一边摸向她的翘臀,一边附耳腻语道:“乖玉儿,你不会另有情郎了吧?

柳玉身子一颤,脸上一抹甜蜜的醉笑绚丽绽放,只是让人分不清她是因为被人扶摸翘臀,还是因为被人揭破了心事才会如此。不过柳玉这番媚态,让好女色的温玉儿看得一阵眼热,另一只闲着的玉手探出,将她搂入怀中。

“告诉姐姐,你那情郎是谁?

如兰的香气扑鼻,性感的红唇近在咫尺,柳玉有些不适的将脸扭往一旁,目光闪烁间,嗔道:“哪有什么情郎,姐姐可别瞎说。

温玉儿现在已和柳玉胸贴胸,脸贴脸了,挤压厮磨间,强运媚术,挑逗般说道:“骗谁啦,说出来嘛,说不定姐姐认识哦。

男女通吃的媚术威力无边,身体起了反应的柳玉极度吃不消,她只得羞红着脸,强辩道:“姐姐根本就不知道,一定是在胡说。

温玉儿双目绽火,传音入密道:“他叫萧战,十五岁的样子,姐姐说的可对?

柳玉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向温玉儿传音道:“啊,姐姐怎会知道?

温玉儿幸福一笑,“当然知道啦,因为姐姐的心也被他勾走了。

柳玉俏目炽亮,传音道:“姐姐,你有没有和他好过?

温玉儿戏谑的传音道:“玉儿难道和他好过了?

柳玉摇头,“玉儿只是用嘴服侍过他而已。

温玉儿眼中妒火一闪,随即笑着和柳玉继续传音入密,悄悄诉说着知心话,而此时屋内缠绵的一对已经将阵地转移到香榻之上,继续演绎着男女间最原始的战争。

在战谷整整一天下来,萧战都是跟随在嫣姨的左右,扮演一个儿子的角色,不过当夜幕降临时,他发现并没有达到预期中的效果。虽然萧战极力融入绝色中,但假的毕竟是假的,外表装得再像,也无法蒙蔽自己的心。

现如今在战谷除了年青一代的两万多族人外,五个世界中的族人都在陆续赶到,使战谷显得异常的热闹。这一天的时间内,萧战从未离开嫣姨半步,对于战族的美女数量和情况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战族的怨妇非常的多,而且个个都风情无限,貌美如花,这一日来暗送秋波者无数。要不是正处于大庭广众之下,边上还有嫣姨和岳母天萌的坐镇,他怕是早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给吞了。

回到嫣姨的小楼时,萧战发现这次天灭也来了,在问明其女儿天宓为何没有过来后,拍着他的肩膀道:“小子,您尽管放心,今天有你岳父我坐镇,保证没有女人能够摸上你的床,夺去你的初夜,你就放心的睡吧。不过你小子也要快点儿将嫣嫣那丫头给摆平了,我还等着抱外孙了。

闻言萧战一脑门黑线,被女人摸上床他在战谷都待了八年,还从未遇到过,不过昨天夜里他倒是摸上了人家姑娘的床。萧战也懒得去理会这个极具自杀倾向的岳父,免得他老人家突然大发神经,那他就彻底的悲剧了。

回到三楼,谢绝了秦思和秦月的侍寝后,萧战独自盘膝坐在床上,寻思着一个解决之道。通过这一天的相处,萧战发现他要拿下嫣姨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虽然八年的相处,让他对嫣姨充满了依恋,但他却难以将她定位成自己的母亲,那个所谓的母子恋很难成形。

根据和嫣姨的闲聊,萧战了解到要想达到要求,有一个很简单的判断标准。那就是见面时第一感觉嫣姨是他的亲身母亲,然后才是恋人。这种感觉并非是强迫性质的,而是要从内心深处视她为母亲,将她是他母亲这一关系看做铁一般的事实。

假的毕竟是假的,在明知事实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将其无视的。萧战发现就算他的媚术再强悍些,达到第四境,也休想达到要求。

可是就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每天面对一群可以任他采摘的美女,这么强行憋着他迟早会憋出问题来不可。唉!要是这谈恋爱也能向修炼武技一样,只要进入“战神意识”状态,任何难题分分钟就能搞定那该多好。

突然!

萧战整个人愣住了,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他的脑海,刹那间就像一盏指路明灯照亮了他前进的方向。

天!

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到这一刻才发现!

虽然“战神意识”状态对于谈恋爱没有一点儿帮助,但《梦》进入第二篇的修炼后所产生的复制和模拟功能,却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既然可以进入“战神意识”状态,那么照样可以进入一个有关母子恋的状态。现在只要萧战能够找到一个具有母子恋倾向的狂热男子,然后将他复制一遍,到时岂不是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了。

哈哈哈!

萧战突然大笑起来,这么简单的问题竟然困扰了他这么久,真是当局者迷啊!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找到一对身陷母子恋漩涡的母子,然后将这名男子复制一番即可。

想到这萧战跳下床,飞速的跑下楼,在大厅内众人错愕间,他一把抱住战嫣嫣,猛亲了她数口,就在她欲要发怒之际,兴奋的道:“娘,孩儿想到了!孩儿想到了!

战嫣嫣额前满是黑线,瞪着恼怒的双眼道:“成何体统,哪有做儿子的这么抱着母亲亲的,还不快点儿放手,再敢乱来的话,看娘怎么抽你!

萧战不为所动,一脸兴奋的道:“娘,您切莫生气,孩儿已经想到了一个完成约定的方法,只要一试,保证立马就成。

战嫣嫣愕然道:“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萧战得意的道:“只要找来一对身陷母子恋的母子即可,到时孩儿保证做得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差。

一旁的天灭出声道:“别人高母子恋和你有什么关系?

天萌亦是出声道:“没错,这样的事情可不是观摩一番就能办到的,如果你心里不够变态的话,是玩不出那种禁忌之恋的。

你才心里变态了!

萧战在心中强力的鄙视了一番自己这位彪悍的岳母,而他的脸上却露出了赞同的表情,附和道:“岳母大人说的没错,孩儿只需观摩一番就能将他那变态的心里模拟出来,然后再化为自己的心态,到时凭你们的媚术造诣一定能够辨出真伪的。

屋内几人面面相视,完全不明白萧战何处来的信心,还是战嫣嫣率先问道:“是什么让战儿如此自信?

萧战得意的道:“孩儿有一项独特的天赋技能,就是可以用精神力扫描一个人,然后在脑中形成一个独特的模拟体,完成后只要将这个模拟体融入己身,到时就能具有他的心态,最长可以持续一整天的时间,不知这样是否能够达到娘的要求。

战嫣嫣双眸一亮,惊喜万分的道:“战儿此话当真?

萧战自信的道:“是否属实,只要一验便知,孩儿立马就能给娘演示。

战嫣嫣点头道:“那战儿就快点儿开始吧,娘等这一天可是不知多久了,早一点儿完成约定,也少操一天的心,现如今窥视之人与日俱增,如果不早点解决,就凭我们几个也难以压制了。

萧战翻了翻白眼,对于她的说法不置可否,很快他的目光扫过屋内几人,兴奋的道:“那我要模拟谁呢?

屋内几人对视了一眼,最终天灭点头道:“这里也就我和你是男的,你就摸你我吧。我倒是要瞧瞧,你这小子是否真的能够模拟我的心态。

萧战非常忐忑的看了一眼天灭,心下更是暗自祈祷,待会儿一定要控制住自己自杀的念头,千万别发生什么悲剧的事件。整理一番心情,萧战立马开启了“真实之眼”,然后开始对天灭进行复制。

天灭的实力非常的强,萧战的复制比他意料中的困难多了,他不但开启了龙戒的一倍增幅,还将战神铠穿上了。当萧战的实力暂时性的暴涨到堪比仙武的境界时,发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他总算完成了复制。

当萧战将天灭的复制体融入身体时,他的气质陡然一变,数个呼吸过后,除了气息差距太大之外,不论是神态还是玄功都同天灭一模一样。这一情况只让屋内几人瞪大了双眼,满是震惊之色。

天灭吃惊的看着萧战,仔细观察了一番后他才不得不承认道:“你小子这能力还真没有吹嘘,气息、气质都跟我一模一样,不过你是否能够模拟我的心态这还很难说?

萧战脸上挂着天灭那招牌似的笑容,戏谑的道:“岳父大人的修为居然达到了玄武的巅峰,《灭世魔经》和《涅槃轮回经》都大有收获啊,竟然自信悟透了后能够更上一层楼达到传说中的斋武。

看着震惊的天灭萧战嘴角一勾,一个邪笑立绽,只听他得意的道:“啧啧啧!岳父大人还真是老当益壮啊,都这么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能再续前缘,昨天竟和那个什么天叶……

天灭急道:“该死!臭小子你可别胡说?

一旁天萌的脸色瞬间阴沉了,看向天灭的双眼内充满了杀气。

虽然震惊于萧战竟会知道他昨天见到了天叶,但现在明显不是追究的时候,如果这一关过不去的话,他这段时间就有得受了。因而天灭满含暗示的瞪着萧战,一副气急败坏的道:“臭小子,你说话可要负责,不然就算是你是宓儿的夫婿,也别怪我这做岳父的翻脸不认人。

天萌冷笑道:“战儿,别怕他,有娘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此刻萧战完全处于天灭的心态中,根本天不怕地不怕,看到天灭居然怕老婆,他的心中竟充满了整人的恶趣味。因而他极力装作一副实话实说的模样道:“孩儿这个天赋能力不但可以复制心态,而且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下将他的所思所想复制下来,那个天叶就是这样知道的,不过岳父到底有没有和她重圆旧梦,孩儿就不敢妄言了。不过……

天萌咬牙切齿道:“不过什么?

萧战有些后怕的看着黑着脸的天灭,然后小心翼翼的道:“岳父大人曾夸‘叶姑娘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连我家那位也略有不及。’

天萌厉声喝道:“天灭!你行啊,竟敢说老娘比不上那骚狐狸。说!你昨天有没有背着老娘和她上床?

看着几乎暴走的天萌,天灭此时恨不得捏死萧战,不过现在还不是打击报复的时候,他先得将起火的后院安抚下来再说。

看着天灭吃瘪的模样,此时正处于天灭心态状态的萧战笑得很是得意,只是不知当他退出这种状态时,在想到天灭的恐怖传说后,他是否还能够笑得出来?

逍遥派小说免费阅读 柯学验尸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