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过冰壶化 鱼儿离不开水

在第一拳相交的时候,白崇琦心头一松,还以为肖军的实力不如自己。可是,第二拳的时候,肖军的实力仿佛在瞬间有了增长般,立刻和他拉进了距离。

白崇琦这才心头一紧,知道肖军第一拳只是试探,根本没有用全力。接下来,他不敢再掉以轻心,而是全神贯注一心一意的和肖军比斗起来。

十招过后,白崇琦就惊讶的发现,肖军的招式随心所欲,连绵不绝,渐渐的把他压制了下去。白崇琦越来越吃力,他知道,他不是肖军的对手。

而肖军,在完全压制住白崇琦之时,主要的精力却在桃子和童子那里,他想看出两人的底细。然而,这两人只是眯着眼睛观看着打斗,好像人在看着两只蚂蚁在为了食物撕咬,随时都会失去兴趣一般。

然而,在桃子的心里,还是有些惊讶的。他惊讶的是,肖军竟然会这么快就把白崇琦压制下去。他看得出来,白崇琦已经拼尽了全力,使出了全身解数,想要打败肖军。结果,肖军仍然轻松的把他压制在下风,根本无法反击。

另一边,胡强和老五也在观看着肖军和白崇琦之间的打斗。在他们眼中,这个比武毫无悬念,就是肖军让的白崇琦一只手,白崇琦也赢不了。

在骷髅军成员的心目中,肖军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他们一起做过无数的任务,肖军所向披靡,未尝一败。有肖军在,再危险的危险,也不是危险。

吴小六除掉那些埋伏在暗中的人之后,慢慢的从山崖下面走了上来。他静静的站立在胡强的旁边,也一起看向了场中的打斗。

老五坐在石块上,双手也按在地面上。他闭着眼睛,催动天赋第六感,在寻找着一丝熟悉的气息,他的神情有些激动,仿佛有了重大的发现。

老五旁边站着胡强,此时,胡强把双臂抱在胸前,嘴巴里吻着牙签,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正看着被肖军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的白崇琦,他觉得,肖军只要再加上一分力,白崇琦立刻就会被打倒,胡强在期盼着肖军打叙白崇琦的那一刻。

吴小六看了看场中,目光最终却停留在了桃子和童子的身上,他调查的过桃子,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隐藏很深的人。现在,当他看到了桃子,就发现,他的的直觉很准,这真的是一位隐藏很深的人。当从表面看,就和普通人无二。

而且,桃子身后的童子,也同样隐藏极深。吴小六立刻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这主仆二人身上,他还轻声说道:“强子,白崇琦的那两位帮手,好像不简单。

“管他简单不简单,军哥绝对能把他们全都干掉。”胡强对肖军非常的有信心,在他看来,白崇琦能请动的帮手,自然也不会比白崇琦强到哪里去。

黑暗世界中,武者都有自己的圈子。你有着什么样的实力,所交到的朋友,也大都相若,一般不分高下。所以,在看到白崇琦的实力后,胡强直接无视了那两位帮手。

而吴小六,却从口袋里取出几张扑克牌,捏在手心里,随时准备着。

时间在渐渐的流逝,海风也越吹越大,天空布满了云层。在双方帮手的注视下,肖军和白崇琦很快过了五十招。大家都看得清楚,白崇琦已经大汗淋漓,苦苦支撑。他只有招架之气,没有还手之力。如果继续打下来,他可能活活累死。

而肖军却轻松自如,仿佛刚刚热身般,还没有真正的发挥出他的实力。

白崇琦都想认输了,可是,他一想到认输的后果,就又拼了命的和肖军战斗着。他不能失去长海市,不能离开这里,所以,他不能失败。打到这个时候,要想反败为胜,只能依靠桃子了。所以,白崇琦期盼着桃子出手相助,当然是暗中出手相助,就像他来在来之前,商量的那样。可是,桃子迟迟没有动静,让白崇琦很是痛苦。

“啊!”白崇琦大吼一声,再次拼尽全力,硬生生的抵挡住了肖军的拳头。

肖军淡淡一笑,说道:“再接我一拳。”然后,同样的一拳,再次朝着白崇琦的胸膛打去,白崇琦已经被累得气喘吁吁,双腿虚浮,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摔倒。他实在无力再抵挡肖军那汹涌澎湃的拳头;同时,也没有力气避开肖军的拳头。

要是被肖军一拳打中胸膛,白崇琦就算不死,也要丢掉半掉命了。白崇琦的脸色都吓绿了,此时,他心头已经一片绝望。

只到这个时候,桃子才觉得是时候了,只见他伸手一弹,只见一个细小的黑色物体突然化成一道黑色闪电,在空中划过一条黑色的轨迹,朝着十米外的肖军射去。

暗器,竟然是暗器。这破空之声,这速度,显然已经快过了子弹。

肖军终于感觉到了桃子的情绪波动和那边空气的变化。他虽然背对着那边,虽然没有看到,但是他知道,那是暗器,是用浑厚的内劲发射出来的暗器。

肖军之所以和白崇琦交手了近百招,就是为了引蛇出洞。因为他知道,白崇琦既然找来了帮手,这帮手就不可坐视不理。现在,蛇已经探出了头来,就要看自己人的斩蛇行动了。

肖军根本不在乎背后的暗器,仿佛不在呼自己的生死般,他的拳头突然力气大增,这时,他终于显露出了自己的恐怖力量。只见这一拳,猛然打中了白崇琦的胸膛,白崇琦的胸膛就整个凹陷下去,仿佛棉花上面落了一块砖头。只听‘咔吧咔吧’的声音响起,清脆而悠扬,就像打破沙袋的声响,给人一种莫名的快感。

白崇琦的胸骨就这样被肖军打断打碎,连同五脏六腑,一拳之后,粘满了骨头。白崇琦的身子猛然倒地,把地面的石块都砸碎了。然后,白崇琦弹起了一下,就再也一动不动了。

打死了白崇琦之后,肖军这才转过身来;而那射向他的暗器,早已经被吴小六的扑克牌挡下了,暗器对上暗器,桃子这才注意到吴小六,这是一个被他忽略的人。

现在他才猛然发现吴小六的过人之处,双手过盖,长而有力,这无形中加大了暗器的力量,可以说,吴小六是天生就善于使用暗器的人,这是暗器天才。

白崇琦大骇,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仿佛一边黑一边紫,中间还带着一丝苍白;突然之间,他的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水。那童子的话语,他可以嗤之以鼻,可是这桃子的话语,却给他带来了深深的恐惧。他不知道童子是什么人,却清楚的知道桃子是怎样的存在,他对桃子的话,深信不疑;也可以说,他几乎没有胆量怀疑桃子。

“这可怎么办?”白崇琦张了张嘴巴,却因为喉咙痉挛,并没有发出声音。

但是,桃子完全看明白了白崇琦的疑问,只听他继续说道:“你既然已经和他订下了比武之约,那就和他一战吧!也好让我看看他的底细。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

“好,有劳二爷了。”白崇琦心头稍定,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他也已经无路可退了。如今,也只有暗暗的鼓励自己,和肖军一战。

而这个时候,肖军带着胡强和老五,也已经来到了望海崖的顶上,并站在了离白崇琦十米远的地方。这是高手间的安全距离,肖军已经感知到,站在白崇琦身后的桃子和童子,都是超越白崇琦的存在。

“小白,既然我们约定要比武,为何还要搞这样的小动作?”说着,肖军大手一摆,只见从远处的草丛中突然飞出来一个包裹,这包裹就像炮弹一样的飞到了崖顶上,并落在了肖军和白崇琦之间的空地上,然后,朝着白崇琦的面前翻滚。

白崇琦一看,这正是自己为肖军准备的炸弹,眼看着炸弹就要滚到自己的脚下,白崇琦双腿一抖,再也站不住了,只见他轩身就跑,却被桃子一把抓住。

桃子皱了皱宽大的眉头,不悦道:“老七,你想跑?

“炸弹,炸弹。”白崇琦的意思是,自己要躲避炸弹。

“这炸弹的威力,你最清楚,如果真的会爆炸,你能跑得掉?”桃子的眼睛眯了眯,又把白崇琦推到了最前沿。

看着笑眯眯的肖军,白崇琦心头在狂跳。以前,在他的眼里,肖军就是一只随时可以被他捏死的蚂蚁;他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指头,就是想利用肖军搞乱长海市,他可以趁机抢到天刀会和红阁会壮大自己的势力。谁知,世事难料,结果,肖军却是一头猛兽。

面对这头猛兽,白崇琦有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小白,你准备这炸弹,是要炸我呢?还是吓你自己呢?”肖军被白崇琦的表现逗笑了,这真是出乎意料。他还以为会和准备充分的白崇琦来一场苦战,想来白崇琦的帮手一定很多。却怎么也想不到,白崇琦竟然已经吓破了胆;帮手更是只有两人。

“姓肖的,你别得意,昨天你杀了长丰道士,我就不相信,你没有付出一点代价。”白崇琦很快镇定了下来,面对炸弹他会恐慌,但是,面对肖军的时候,这种恐慌就渐渐的平息了。这肖军就算再厉害,给他的感受,也强横不到炸弹的地步。

“小白,今天是我们之间的比武之约,而且,生死不计,你准备好了吗?来吧!”说着,肖军进着白崇琦勾了勾手指头,并向前跨了三步。站定后,他注视着白崇琦,能清楚的看到白崇琦的胆怯。

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人真正的不怕死,这白崇琦也一样。特别是在肖军说出‘生死不计’四个字的时候,他的心里明显紧张了几分;这种紧张的波动,肖军能清晰感应到。

这和三天前,两人在很多人的见证下,签署比武协议的时候,很是不同。

当时,白崇琦说出‘生死不计’四个字的时候,还发出一阵狂笑声。在白崇琦的眼里,肖军就是个蚂蚁,他要趁此机会,把肖军除掉。

然后,当他得知,肖军打死了长丰道士之后,就再也没有了除掉肖军的信心。

此时,他更是没有一点这样的想法了。他曾经面临过很多无法办成的事情,这‘除掉肖军’,已经成了他最难办成的事情之一。

面对肖军挑衅的手指,白崇琦也向前跨了三步,他面色凛然的朗声说道:“打败你,还用得着准备吗?来吧!

白崇琦特意把‘打败’两个字加重了语气,这显然是在提醒肖军,打败就行,最好点到为止,千万不要打死。当然,要是肖军没有打死长丰道士,要是桃子刚才没有对肖军进行评价;白崇琦或许早都安奈不住了,也早已经和肖军打斗在一起。

而且,还会拼尽全力,要把肖军置于死地。

然而现在,他连先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他摆出了一个迎接招式的姿势,也拿目光注视着肖军,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交,进行着别人无法明了的交流。

而肖军的心思,显然并不在白崇琦身上。因为在他的感应中,白崇琦的情绪一直在波动,这是失去信心心中不安的表现,对于这样的对手,肖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最是让他担心的是桃子和童子,那两人的心性之艰,就连肖军也感应不到一点情绪波动。

这是真正见过大场面大事件,真正经历了岁月磨砺的心性。可以说,这种人也一定经历了生死,早把一切都看得平淡了。就在炸药飞过来的时候,就在白崇琦吓得落荒而逃的时候,他们都是非常淡定的站立在那里,一点都没有紧张。

肖军知道,如果桃子和童子全力帮助白崇琦的话,今天必将发生一场苦战。

面对白崇琦摆出的姿势,在肖军看来,就像孩子撅起屁股,等待大人打一般。

肖军微微一笑,身子猛然向前一跳,就如同流星一般的冲向了白崇琦。两人的拳脚刚刚相交,就立刻清楚了对方的实力。

肖军有点意外,这白崇琦敢只是三十多岁,实力竟然比长丰道士还强上一筹。不愧是白家的后人,一定得到了白家的培养。肖军不由得加上了一分力,立刻和白崇琦打得难分难解。两个人仿佛化为了两个线条,彼此交织在一起,却永远乱不了。

仿佛有一双无形的神力之手般,总能把纷乱的线头理顺,经是经,纬是纬。

火过冰壶化 鱼儿离不开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