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许多年 有趣脑筋急转弯

一个月后。

卓思瑶看着检孕试纸上的两条红色杠杠,心头还是有些许的期待。

她清楚自己的身体,于是将这个念头很快压了下去。

如果真把孩子过继给卓悦函,她无法想像这个孩子的人生会是怎样的。

父不疼,娘不在。

比她的这一生还要凄惨,悲哀……

她告诉自己,不能留下这个孩子,不能留他一个人在这人世间受苦。

医院,手术室。

卓思瑶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躺在手术台上,紧紧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等待着剐心的痛楚。

门,突然被踹开。

卓南笙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

手术室里的医生被吓得连手术刀都掉在了地上,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声暴怒的声音。

“都给我滚出去!

所有人迅速撤走后,卓南笙上前一把将手术台上的卓思瑶揪住,冷冽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他语气凶狠的吐出几个字,“你做掉这个孩子,又想上谁的床!

卓思瑶看着面前这个俊容精秀的男人,眸子里难掩阵阵怯意。

她别开脸,忽略掉他身上穿着的订婚礼服,眼角溢出一抹酸涩。

“谁给的钱多,我就上谁的床。

“我给的不够多?”卓南笙怒得赤红双眼,表情冷冽而残忍。

卓思瑶突然毫无畏惧地仰着脸正视着卓南笙。

“今天不是你和自己妹妹订婚的日子吗?还跑来关心我,难道是爱上我了?还是说瘸腿妹妹不够刺激,要我这个姑姑才能够满足你。

说着违心的话,卓思瑶一点都不痛快。

心,一点点的裂开,痛得她再一次咽下喉头涌上的腥甜。

卓南笙一双幽深的眸子比深夜还要漆黑,他慢慢逼近卓思瑶,在她耳畔残忍的说道:“你不过是我的玩物罢了,婊子还妄想得到爱,简直是异想天开。

“我不过是被包养的情妇,当然不会有这么奢侈的想法,所以,我这是在帮你善后。

手,慢慢抚上平坦的肚子。

卓思瑶清冷的脸上挂了一抹轻笑。

她仰高惨白的脸,目光在卓南笙脸上痴缠起来。

这一生,她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就是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

“既然你想流掉这个孩子,那就自己动手!

卓南笙梭角分明的脸透着绝情与冷漠。

说话间,他从身边装器皿的盘子里拿起一把手术刀,递向卓思瑶。

锋利的刀刃带着寒光,瞬间刺痛了卓思瑶的眼。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捧在心尖爱的男人会如此绝情。

她慢慢的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心底一片凄凉。

这是她从小便爱追着跑的侄儿,是她从小的奢望。

她爱他,爱进骨血里。

当年,她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去救他。

她脏了,也配不上他了……

想到自己即将灯尽的身体,卓思瑶果决的接过了冰凉的手术刀。

她身上没了力气,全靠身后的手术台支撑着。

突然,她抬头看向卓南笙,眸子里没有丝毫畏惧之意。

脸上泛起一抹绝美的笑容,渐渐的笑容越来越深……

她骤然握紧刀柄,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小腹中。

看到卓悦函脸色惨白,卓思瑶笑得更加得意,继续刺激她。

“勾引自己的侄儿,有多刺激你不会懂,更何况,他在床上爱我爱到不行。因为,瘸子,不可能让他体会到在床上被缠绕的快感,哈哈哈……

“我……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你这样做太无耻了!

卓悦函激动的胸口不停起伏着,拽紧卓思瑶的手腕,浑身都在颤抖。

“订婚又怎么样,就算结婚他照样会每晚来我的房间,夜夜与我缠绵恩爱。

卓思瑶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她甩开卓悦函的手,嫌恶的往后退了一步。

“卓悦函,你知道吗?我现在恨不得你去死,这样就再没人和我争男人了。

卓悦函瞪大眼睛,大声嘶吼道:“你太恶毒了!

“卓思瑶,你太放肆了!

甄丽娜带着众人赶来时,冲上前愤怒的伸手朝卓思瑶打过了过去。

手突然被人拽住,她回头,眉头骤然蹙紧。

“南笙?快放手,我今天一定要打死这个贱人!

卓南笙抓着她的手,斜了眼卓思瑶,眸光中一抹意味不明白光芒闪动着。

“妈,悦函身体不好,让卓思瑶生个孩子,过继给她吧。

甄丽娜震惊万分,“南笙,她有什么资格生下我们卓家的孩子!

“哥哥,我只是腿不方便,我能生孩子,能为卓家传宗接代的。

卓悦函急了,如果她不能给卓南笙生孩子,就算结婚,她在卓家也无地位可言。

“果真还是迷上了我的身体,想睡我,你直说就好了,何必拿孩子绑住我。

卓思瑶目光灼灼的瞪着卓南笙,声音温柔,不卑不亢。

她压抑着心头的恨意,手指用力的抠进木门中,脸上却依旧带着嘲弄的笑意。

“你这个贱人,要不是你,悦函会变成这样吗?你毁了她,还敢羞辱她,你给我滚,马上给我滚出卓家去!

甄丽娜气得浑身发抖,她将卓悦函护在身边目光凶狠的瞪着卓思瑶。

卓思瑶美丽的眼眸中水光轻闪,爱恨明晰。

她慢慢的蹲下来,目光在卓悦函脸上纠缠着。

所有人都说是她毁了卓悦函,说她是个恶毒的女人。

既然是认定的事实,那么,她要在自己即将完结的生命中,坐实这份罪名。

死,也要拉个伴!

“来人,快把这个贱人赶出去,不许她再踏进卓家一步!

甄丽娜用力推开卓思瑶,将卓悦函扶了起来。

“不用送,我自己会走。”卓思瑶声音很柔软,带着几许解脱的意味。

“这个家,是我说了算。

卓南笙全身气息冷肃刚硬,眸潭似海,里面的风浪暗藏很深,容不得任何人辩驳。

刚走出几步的卓思瑶脸色惨白,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她走不了了!

“南笙,你留下这个贱人,怎么对得起悦函?

甄丽娜脸色大变,拔高声音质问卓南笙。

“他当然得留下我,要不然晚上空寂寂寞的时候找谁来满足他?我上船时可是很缠人的,那个瘸子,该像条死鱼吧。

卓思瑶突然大笑起来,她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便蔓延到四肢百骸。

“卓思瑶,你闭嘴,马上滚回你的房间,没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好啊,你想要我的时候先知会一声,我好洗干净了等你……

卓思瑶挑着眉尖看向卓南笙,嘴角露出一抹极为妖媚的笑容。

随即,将裙摆撩高,露出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转身甩上了房门。

爱你许多年 有趣脑筋急转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