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兄妹 鲤鱼乡重生文专题2017

老人的话微微带着酸涩,任谁听了都会不舍。

严晓妍依旧沉默,只是低着头,感觉心里难受。其实心里是动容的,谁能愿意有这样子的事情发生,谁不愿意和自己的亲人变成这番,而且二十几年了,其实她最缺少的就是亲人的爱。

严家人从未给她好脸色,除了当年严学森要将她卖给易凯的时候,苦口婆心,说尽了豪华,每一次都是带着奚落。

直到易凯都觉得她不会开口叫,打算要放弃的时候。

严晓妍突然一句,“外公。”惹的在场另外两人错愕不已。

老爷子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睁大了眼睛。

“什么表情,不想应着就算了。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好,好,晓妍,外公听到了,外公就是死也心甘情愿了。

“说什么呢,别说这些有的没的,都要好好活着,接下去可是还有一场仗要打呢,劳伦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一旦发表了声明,那边一核实,就会知道的。

“你放心,外公给自己,也给你留了后路,我已经联系过美国那边的老股东了,那些人都是和我一起拼过来的,只要我开口,他们不会轻易将股份交出去的,所以你放心,而你手中的持股比例现在是公司的大头,就算他在甩花样都不行。所以相信外公。

“最好是这样子,不过,医院已经不安全了,我怕到时候他会回来,要不,你跟着我们回去吧。

“不用了,我回去自己住的地方就行,到时候多派点人手就可以了。

“那行吧,那等一下我就去给你办理出院手续了,这个地方不能呆着了。

不知道为何,叫了一声外公之后,再开口叫第二声的时候,倒是顺溜了许多,果然,什么事情都一样,一旦开了第一口,那么接下去就会好很多。

他们送老爷子回去的时候,就听到新闻上报道着,美国莫顿家族继承人更换这件事情,看来这件事情的影响力还是挺大的。

“那你们赶紧回去吧。

“好,那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立刻打电话。”或许是刚刚认回了亲人,心中多半有些不舍和担心,太多的事情没有想明白,一下子又豁然开朗的,心情也是好了许多。

回程的路上,易凯看着她一直笑,一等红灯的时候就笑。

“你怎么了。被点了笑穴了,一直笑。

“不是,我是想说,你是不是现在心情很好,你能做到今天这样子的地步,我觉得我的晓妍又长大了。

“我本来就长大了好不好,不过我觉得劳伦斯应该很快就发现了。

果然。

这边劳伦斯一回去,还沉浸在这样子的喜悦之中的时候,就接收到了这样子的消息,老爷子发出去的消息那是经过莫顿家族官方发布的,可是所谓的继承人并非劳伦斯,而是严晓妍,最重要的是,官方表明,老爷子将所有名下的财产。都转移到其外甥女的名下。

但是却并未公开表明这外甥女到底是何方人物。因为知道严晓妍的人并不多,应该是少之又少。加之,莫顿家族这二十几年来都没有公开过什么外甥女的事情,大家这好奇心一下子就上来了。

“混账,居然敢耍我。

劳伦斯发狠的砸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手上的这份文件也被撕烂。

律师站在一旁看的胆战心惊。

“那个。劳伦斯先生,那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滚,都给滚。

他愤怒的双眸之中带着杀戮。“严晓妍,好一个严晓妍,敢跟我来阴的。

易凯和严晓妍这边还没到别墅,在路上就出了点事情,车子才刚准备拐进别墅,突然窜出来一个人,若不是易凯车子的速度不是很快,或许人已经撞上去了。

“快下去看看。”严晓妍一阵紧张。

6点多的天不算太黑。

严晓妍下去的时候,之间许洁云抱着易凯,在叫儿子,那一刻,脑子一愣,有什么东西闪过。

可是却不敢多想。

“许总,你先放开,有什么话好好说。

但是很显然,许洁云完全没有将他们的话听进去,嘴巴里一直在嘀咕着,“儿子,儿子。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也是迫不得已。

易凯的脸色有些不好,不由的提高了音量,“许总,麻烦你先放开。谁是你儿子,你找错人了。

“没有找错,你就是我儿子,儿子,是妈妈对不住你,委屈你了,当年不是故意要丢下你的。

一番话,让严晓妍楞了楞,看着许洁云的状况,倒像是有点精神不正常。她拿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给白沈洛。

“白大哥,你母亲在我这里。麻烦你过来带她走。

经过了上一次许洁云的事情以后,即便是面对白沈洛,严晓妍都觉得有些东西发生变化了。

很快白沈洛来了,看着许洁云,在看着易凯,眼神之中好似有怨恨。

“妈,你认错人了,我在这里,儿子在这里,你打扰到别人了,赶紧跟我回去吧。

“你走开,你不是我的儿子,这个人才是我的儿子,你走开。

白沈洛抬头,看着易凯和严晓妍,“这下子你们满意了,搞垮了我母亲的公司,现在让她变成这个样子,你满意了,易凯,你真是个人渣。

“白大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母亲的公司变成这样子,那并不是易凯的错,那只是你母亲自己种下的恶果,人总是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晓妍,你也变了。

白沈洛带走许洁云的时候,只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但是这句话太重了,好似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砸到人的心头。

默默的,承受。

“上车吧。

接下去的几天,老爷子一直陪着严晓妍跟美国那边的老股东们开视频会议,因为一旦这件事情落实下去了,可能下一步,就是要计划着,怎么将劳伦斯赶出莫顿家族。

他们不会允许那么大野心的人继续留下来的。那是一种隐患。绝对要扼杀。

“晓妍,你怎么回来了,赶紧回去,这里没有你的事情。”老爷子急急忙忙的呵斥住,他甚至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想着,若是不行,大不了就同归于尽。

“外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这是你的干儿子,好歹在名义上也是我的舅舅,这你们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商量事情,好歹也要让我知道点吧。

她笑着,甚至拉开了老爷子窗前的椅子,不动声色的坐下了。

劳伦斯从一开始的一惊,到后来也是恢复了神色,“说的对。不过晓妍,恐怕你流落在外那么多年,有些情况你可能不知道,现在的莫顿家族可是不比以前了,现在这公司上面出现了很大的危机,我这不是和老爷子商量着,让我去执行一些事情吗。”劳伦斯笑着,可是眼底的深邃都是让人看的毛骨悚然。

严晓妍在心中冷哼一声,双手放在老爷子的手上,轻轻的拍了拍,“是吗那么说来,我是要感谢舅舅你的深明大义。帮我处理掉了这些事情,不过你刚才有句话说的确实很对,我流落在外那么多年,这本该属于我的东西,现在不属于我,你说,假如是你,你会怎么想。”她笑着,继续说道,“亲爱的舅舅,你想得到财产是吧。可以呀,我觉得这财产是应该要给你的,毕竟舅舅劳苦功高吗。为莫顿家做出那么多的贡献,你说是吧外公。

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配合着严晓妍恩了一声。

严晓妍之所以会那么说,只因为她手中的那份东西此刻在她的手里了,这就像是一张王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出来。

“看来,还是骁妍懂事,那就劝说一下老爷子,赶紧将手中的东西转让给我,这样子,我也好在大家面前有说服力不是吗,现在我手上没有东西,就算想有所为也不行。

“是是,那我就帮着舅舅劝说一下外公才是,这事情做的不对,这外公也到了一定的年纪了,再拿着这些东西确实也没什么意思,是时候享清福了。

劳伦斯心里一喜,然后叫律师拿出来了东西,“来来,我东西都准备好了,只要老爷子一签字就立马生效。

“是吗,舅舅真是想的周到。外公,你签吧,你这么苦苦撑着也不是办法,这东西迟早也是别人的,与其在这里被舅舅这么苦苦逼迫着,还不如签字了好。

严晓妍笑着拿起老爷子的手,“外公签吧,签完字,一切都好了,你放心,该是我的就该是我的,不该是我的也绝对不会是我的,你要相信我。

这话听在外人耳中,好似只是一句普通的话,可是事实上这句话话里有话。带着不一样的深意。只要反复去咀嚼就该知道。

只可惜呀,这劳伦斯,只沉浸在这种喜悦之中,完全没有想到这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

老爷子终于是签上名字了。

劳伦斯兴奋的拿着那个东西反复看了好几遍,然后看到严晓妍,甚至是充满笑意的说道,“晓妍呀,是舅舅以前误会你了,想不到关键的时候,还是你帮了我,你放心,以后你若是有什么事情,舅舅一定是帮到底,你只管说出来就好。

“好。

劳伦斯开心的走了,看到门外站着的易凯,还有那些被撂倒的人,眼睛都没有眨巴一下,“这些蠢货,还不赶紧起来。

“老板。可是这两个人要硬闯。

“马上带人走。

人有时候一旦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往往就不会想到一些实在的问题。就好像劳伦斯完全没有想到,为什么老爷子会那么快的签字,为什么严晓妍会一下子改变了态度。

“怎么回事,我怎么看到他开心的走了。

“恩,签字了,就开心了呗,不过那份东西不会有什么用的,只不过是一些废纸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聪明如易凯,毕竟是商场上混过的人,这种尔虞我诈,岂能会不明白。

“既然这么做了,那么就麻烦老爷子赶紧通知人,发布一份声明,赶在劳伦斯之前就行。

“好的,我明白了。

老爷子拿起电话交代了一些,却是目光紧紧的盯着严晓妍,“晓妍,你刚才是在叫我外公吗。你能不能在叫我一声外公。

刚才只是因为情况所需要,所以才会那么做,可是现在。要真的叫出一声外公,还真的有些叫不出口,主要是感觉太尴尬。

她站在那边,好半天没有反应,只是因为在想着,是不是要那么做,其实从老爷子昨天吐血住院到现在,她内心里面已经不怨恨他了,到底是年纪大了,可能就如易凯所说的,再活也活不过几年了,又何必斤斤计较,再说她母亲的死已经成为定居,伤心的也不止是她一个人。

看到她的沉默,老爷子虽然眼神里闪现过一丝失落,但是却也没有表现出来,“没事,没事,不用叫了,没事的。

“你就那么相信我是你的外甥女,你们有钱人家不都是喜欢验个DNA什么的。

“因为你长的和你母亲很像,你的面容遗传了你母亲七八分,只是在性格上相差太多,你母亲的性子比较软,在做决定方面,显然没有你那么果断,你母亲在没有遇到你父亲之前那就是温室里的一朵花,我从未让她淋风雨,可是认识了你父亲之后,她的决定也让我惊讶,可是晓妍,你不一样,你做事情果断,聪慧。外公就算年纪大了,但是这些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的。孩子,你很厉害,在面对劳伦斯的时候,你能在他的眼皮底下耍心机,这份智慧,就是连我都要敬佩。

“刚才我只是将计就计。若不是我好奇先过目了你给我的东西,而非等到回去,我可能也没有办法做出这些决定。

“但是在外公心里,你还是聪明的,我也知道,可能让你一时之间接受我,有点困难,但是没关系,只要能在外公死之前叫上我一声外公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不求了。

契约兄妹 鲤鱼乡重生文专题201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