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较好人流贞德惟一 遍地黄金 混元灵杖

“黑染,你给我站住!”李醇孝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喝道。

李醇孝的吼声让黑染的脚步顿了一下,他一脸不解的看着李醇孝。

“李少,你是要阻止我去救爷爷吗?那很抱歉,我做不到,他是我爷爷,我怎么可能不管他呢?

不等李醇孝开口解释,白罡上前一步,拦在了黑染的面前,蹙眉说道:

“他是你爷爷,也是我们的爷爷,我们怎么可能不管他呢?李少叫住你,只是不想你贸然行动,你以为你一个人去乌克兰就能救下黑爷爷吗?黑大哥胆敢从城滨直接掳了黑爷爷去乌克兰,一定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你觉得他会没有准备防着你?黑染,你平时挺精明的,怎么现在反而傻了呢?

“他这是关心则乱,你别理他,你们是不是早就做了什么计划了,跟我说,我配合你们行动。”李精致从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话,这个时候听见白罡数落黑染,微蹙眉头开口说道。

黑染知道李精致也是为自己好的,他感激的看了一眼李精致,垂着头坐在了她的身侧。

白罡微怔一下,偏头看向李醇孝,他们二人都有些诧异黑染的反应,什么时候在欧洲黑道上让对手闻风丧胆的雷神居然也会有这般听话的时候了。

“乌克兰那边的情况我们不清楚,但是也不能让阿染一个人去冒险,所以我的计划是等一个人来了之后,我们一同前往。”李醇孝严肃的说道。

“等一个人?”李精致对李醇孝要等的那个人产生了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让李少甘愿等待?

“是,那个人是我在坦桑的同伴,也是个亚洲人,我们此行乌克兰,还需要借助他的帮助,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明天就能赶过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乌克兰。

黑染一脸感激的看着李醇孝,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六神无主的时候,李醇孝居然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乌克兰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就算自己有一身武力,到了那边也算是两眼一抹黑,自身都难保更别说是救人了,然而李醇孝将一切安排好,不但要陪着自己一道过去,还安排了熟悉当地环境的人一起,那必然是事半功倍。

经过一夜的焦急等待,在第二天的晚上的时候,终于等来了李醇孝的通知。

一架私人飞机,在黑夜的掩护下升空,机舱内,李醇孝、白罡、黑染和李精致都一脸的严肃。

“阿致,其实你不用去的。”昏暗的光线内,黑染蹙眉看着李精致。

此次前往乌克兰,凶险是未知的,原本黑染是不准备带李精致的,可她执意要跟着一起前往,用她的话说,黑爷爷并不是黑染一个人的爷爷,她既然是黑家的孙媳妇,为老爷子的事情出点力也是应该的。

开始的时候黑染是不同意的,后来李精致说这是一次讨好黑老爷子的好机会,黑染犹豫了一下,便同意李精致一道前往。

乌克兰某城市的郊区别墅的后院,直升机缓缓下降,停在了平坦的草坪上。

看见直升机下降,一个身穿风衣的男人快步走进,等待着李醇孝等人下机。

“嗨,苍狼,很久不见。”李醇孝一下机便拥抱了那个男人,带着笑意打招呼。

李精致对这个等在这里的男人也很是好奇,之前就听黑染听过李醇孝的雇佣兵生涯,他说这人是他之前的伙伴,想必曾经也是雇佣兵,李醇孝的丰功伟绩李精致是听说过的,所以对他这个同伴,李精致很是好奇。

“有三年没见了吧。”叫苍狼的那个男人哈哈一笑,说道。

“这次乌克兰之行,还请你多多帮忙。”李醇孝道。

“接了你的电话之后,我就叫人打听了一下,在乌克兰想要找一个亚洲面孔实际上根本不难,麻烦的是你们要找的人现在在壮汉卡瓦特手中。”苍狼蹙眉说道。

“那是个什么人?”黑染一路过来都在揪心黑老爷子的事,这会听见苍狼提到老爷子的位置,顿时急了,他蹙眉问道。

“说起这个人,就要说一下乌克兰黑夜下的三方势力了,壮汉卡瓦特就是其中一方势力的头领,目前乌克兰三方势力鼎力,目前来看倒是平和,不过如果拉瓦特和黑力联合起来,三方势力势必发生变化,到那个时候,估计乌克兰又要乱了。

说道这里,苍狼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听到这里,李精致的眼眸闪了一下,开口说道:“那是不是说明,如果我们阻止了黑力跟卡瓦特的合作,实际上也是帮助了乌克兰政府呢?

苍狼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这样的。

这个时候李醇孝也听出了一个机会,他挑了挑眉头,道:“既然是这样,就算是为了维持社会平稳,乌克兰政府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吧。

“乌克兰政府倒是一直想要剿灭他们,可是卡瓦特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他们打一枪跑一个地方,根本无迹可寻,所以这件事也就一直拖着呢。”苍狼蹙眉说道。

“呵呵,指望政府,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你以为哪个黑帮没有打通政府官员,所以他们想要剿灭他们,呵呵,估计难啊。”白罡咧嘴一笑,一语点破了其中奥妙。

“你们看这样行不行,黑老爷子咱们救,不过倒是可以给他们透点风声,他们要是有心叫剿灭这群人,可以配合咱们行动,这样的话,咱们的胜算更大呢。”李精致看着李醇孝,挑眉说道。

李精致会挑选李醇孝说这件事,是因为她发现李醇孝的脑子还是挺活络的,这种跟政府合作的事情,虽说是自己想到的,可是真正要操作起来,还是需要李醇孝在其中周旋。

关系到身边最亲的人,谁都会着急心乱,黑染这个时候就已经完全陷入混乱当中,他愣愣的听着李醇孝的安排,他只知道这个时候听李醇孝就对了。

“黑爷爷走的时候一定很失望。”辛梓琳站在黑染身侧,轻声说道。

她的话遭到了李精致的一记白眼,李精致最讨厌说风凉话的人,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她难道就没有看见黑染很难受吗?

“你为什么不愿意继承黑家的产业,你知道那些意味着什么吗?那可是将近一百亿美金的资产,可是你现在资产十几倍不止呢。

辛梓琳偏头看向黑染,咄咄逼人的问道。

李精致这会可是受不了了,她蹙眉瞪着辛梓琳,道:“就算那有一百亿美金,那也是黑家的事情,你操什么心?

“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为阿染好,我想让他明白,他放弃的究竟是什么,是,你倒是不希望他继承,那样的话,你们之间的差距就会更大,你是怕自己赔不上阿染吧!”辛梓琳瞪着李精致,大声说道。

“我怕配上他?我有什么好怕的,他不管变成什么样,他都是黑染,爱情里面没有什么谁配不上谁。”李精致蹙眉说道。

辛梓琳冷哼一声,道:“那不就结了,你别跟我说你会嫌钱多,没有人会嫌弃钱多烫手的,所以李精致,你就别假惺惺的了,其实根本就是以退为进吧,先得到黑染的心,再撺掇他去继承产业!

“你别把所有人都想成你那样好不好,我尊重黑染的决定!”李精致道。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继承不继承是我的事情,梓琳,我不管你打了什么样的心思,总之我告诉你,我继不继承都跟你无关,我的事情也不用你来指手画脚,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说罢,黑染拉起李精致的走,走出了房间。

辛梓琳看着黑染和李精致的背影,她的眼中满是恨意,她一手轻抚自己的小腹,心中生出一个计策。

在回去李精致公寓的路上,黑染的手机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阿染,你现在在哪里?”电话一接通,李醇孝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来。

“怎么了?”黑染微蹙了下眉头,眼中闪过疑惑。

李醇孝平时冷漠惯了,可以说从来没有过这么焦急,今日他如此反常自然让黑染有些担忧。

“你跟黑老爷子在一起吗?”李醇孝追问道。

“没有,爷爷早上已经离开了,怎么了?”听李醇孝提到黑老爷子,黑染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一把方向盘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焦急的问道。

“坏了,你赶紧想办法,找白罡,查所有的航班记录,一定要把黑老爷子留在城滨,你大哥这边出事了。”李醇孝急促的声音从电话传来。

挂断了李醇孝的电话,黑染双手微微颤抖着,李醇孝的话李精致也是听到的,她知道事情紧急,关系道黑老爷子,黑染一定很担心焦急。

李精致推开车门,快步走到驾驶位,拉开车门,说道:“你坐到旁边去,我来开车,我们现在去机场,路上你给白罡打电话,我们分工,速度快点。

黑染愣愣的看着李精致,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快,不是时间紧迫吗?”李精致蹙眉拉了一把黑染,说道。

这个时候黑染也反应了过来,他慌忙下车,小跑着上了另一边。

李精致一脚油门,车子急速往机场的方向奔去。

李精致和黑染到达机场停车场的时候,白罡也正巧从车里走出来,看见黑染,他快步迎了上去。

“我已经查过所有的航班了,黑老爷子乘坐的那一班次一个小时前已经起飞了,奇怪的是,并不是前方巴黎了,而是飞往乌克兰的,你家在乌克兰还有产业?”白罡疑惑的看着黑染,问道。

“我在在乌克兰有没有产业你不清楚啊,最近时间飞往乌克兰的航班是几点?”黑染蹙眉瞪了一眼白罡,追问道。

“晚上七点,你要去乌克兰?”白罡蹙眉问道。

“是,李少说我大哥那边出事了,我总觉得这件事跟我大哥有关,我要去乌克兰弄清楚。”黑染回答道。

“不行,乌克兰虽然也地处欧洲,可属于俄国佬的地盘,我们跟他们没什么合作,你贸然前去,很危险的。”白罡皱着眉头道。

黑染听罢有些着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呢?难道我就放任我爷爷过去不管了?

“你也别着急,在等等李少那边的消息,李少下午的飞机就回来了,一切等他回来再说好不好?”看到出来白罡也很着急,但是他依旧安慰着黑染。

李精致看看白罡又看看黑染,上前一步,轻轻的拍了拍黑染的肩头,说道:“阿染,现在急也不是办法,还是等等消息再说吧,就算你要去乌克兰,也要弄清楚爷爷过去是干什么的吧,你这么冒然跑去,乌克兰那么大,你身边又没什么人,这不是白去的吗?

黑染蹙眉看这李精致,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垂下了头,他当然知道李精致说的是对的,他真真是急疯了头,才会说出这么冒失的话。

看见黑染终于平静了下来,李精致再次拍了拍黑染的肩头,拦着他上了车。

李家山顶别墅的书房内,黑染沉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李醇孝也皱着眉头坐在书桌前。

“比伯那边已经把发布悬赏那人的Ip地址给我了,我找人查过,那个Ip来自法国,当时我就怀疑怀疑是黑力,这次回法国,我就找人留意了一下他,发现他跟乌克兰那边的俄国人联系频繁,乌克兰那边是做的生意可不怎么正派,黑家目前还在黑老爷子手中,黑力要想跟乌克兰那边合作,必须拿到确实的控制权,我怀疑他会对黑老爷子动作,早上我临上飞机的时候,得到确切的消息,黑力乘坐私人飞机前往乌克兰,所以我才打电话回来问你黑老爷子人在哪里。

听罢李醇孝的话,黑染顿时炸锅了,他猛然站起来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行,我要去乌克兰,我不能不管爷爷。

太原较好人流贞德惟一 遍地黄金 混元灵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