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小说笔趣阁 菲梦少女第二季

做……做到发烧?

她应该没有这么能耐吧。

叶澜瞬间脑补了无数个总裁文。

精力旺盛的总裁把小白花女主给折腾病了,躺在床上如同破碎的娃娃,脸上还带着泪水。

想到这里叶澜整个人都不好了。

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眼巴巴的望着还躺在沙发上一副虚弱到不行的男人。

别说还真的有几分破碎的娃娃的既视感。

“……

妈的,有毒!

“那个……要不要给你经纪人打个电话?

叶澜强迫自己从这种有毒的脑洞中给拉回来,咽了咽口水提出了一个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靠谱的话题。

经纪人就是万能的,而纪凌辰是一个公众人物遇到这种情况又不能轻易的去医院,所以叶澜才在第一时间想到要不要联系纪凌辰的经纪人。

纪凌辰抬了抬眼皮,笑容带着点无奈。

“你是想要让大家都看到我这个模样吗……我倒无所谓,但是你要做好被调侃的准备。

叶澜:“……

并不想。

“要不我去给你买点退烧药吧,你这个温度真的很高了……

叶澜皱了皱眉头,说着就打算出门,被纪凌辰给叫住了。

“叶澜。

“啊?

“你现在能开车吗?

叶澜虽然不知道纪凌辰是什么想法,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可以。

原本还在沙发上躺着的男人坐了起来,动作有点缓慢的捡起了沙发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着,然后对站在门边儿的女人道:“去医院吧,这个温度应该退烧药不太好退。

说到这里纪凌辰顿了顿,望着叶澜又补充了一句,“我会联系医生,安全的,不会出什么绯闻,你放心。

“哦。

叶澜垂下头应了一下,心却有点乱了。

啊啊啊啊,怎么办。

小仙男都已经发烧了还在想着不会影响她,不会传绯闻,怎么好像显得她有点渣?

……

怀着这种莫名的不安,叶澜一路上显得都很乖巧。

不仅在路上给纪凌辰买了热茶,还时不时问候一下纪凌辰现在感觉怎么样,眼神儿一直在往纪凌辰那边飘。

就像是一个知道犯错的小孩儿。

而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她一句,虽然嘴上说着没事儿,但是眉眼当中却透漏着一种疲惫。

这特么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叶澜望着身边看起来有气无力的小仙男,一边默默地加速,一边在心里拼命地吐槽着。

医院很快都到了。

还是之前给叶澜检查是否怀孕的医院,还是那个熟悉的医生。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虽然叶澜也不知道为什么孕检跟急诊都可以是这个医生,但是左右这个应该跟纪家的人有些私下交情。

再说医生都是比较全面的,发烧看起来问题也不是很大,没有什么太大的技术含量,因此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纪凌辰到了按照惯例先是量了一下体温。

38。4,已经是高烧了。

给开了药医生就带着纪凌辰去另外一个房间输液,叶澜本来想跟着去的,但是被拦在了门外。

叶澜:“……”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

“不用担心,就是发烧,吃了药打了吊瓶应该很快就退烧了。

大概是叶澜脸上的焦急怎么也藏不住,小护士安慰了一句。

护士是一个圆圆脸的软妹子,看着叶澜的眼神满是好奇,在叶澜看过来的时候笑容也很友好。

要是平常的话,叶澜可能就会跟这个可爱的护士妹子聊聊人生了,但是此时此刻的心情实在是太复杂,让叶澜连撩妹的心情都没了,只是对着护士妹子笑了笑,就坐在椅子上安静如鸡。

小仙男真的是被她给折腾到发烧的吗?

这个问题又一次萦绕在叶澜的脑海里,原本就有点忐忑的心情因为看不到纪凌辰导致的更加忐忑了。

果然人就不能兴奋过度,兴奋过度之后就只有哭的份儿。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房间里面的吊钟滴答滴答的想着,叶澜也越发的焦躁。

终于门开了,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叶澜猛地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医生……他怎么样了?

叶澜还是有点心虚,指了指门的位置,脸上带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女医生别有深意的看了叶澜一眼,然后就把刚才还在房间里的小护士给支走了。

一时间偌大的房间里面就剩下了叶澜跟医生两个人。

叶澜发现女医生看着她的眼神很是奇怪,于是叶澜更紧张了。

莫名有了一股尿意。

“在里面打点滴,打完了今天要是退烧的话就没有什么了,不过今天还是要在医院里面观察一下……

“嗯。

叶澜对医生说的那些比较复杂的学术词不是很懂,但是听着也知道问题不是很大,这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上次叶老带来的就是你吧小姑娘?

正在叶澜想着是不是要进去探望一下病号的时候,女医生又一次开口了,推了推眼镜打量着她。

“昂。

叶澜不想承认也得承认,毕竟这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医生的语气就是“别装,我知道是你”。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精力都很旺盛,这种事情我也不能说什么,但是身为一个医生,本着为你们负责的态度,我还是要说年轻人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体好就不节制。

“什么时候不行,还偏偏挑着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你看看这不就出事儿了嘛……

……

女医生说的那叫一个苦口婆心,那叫一个愤慨,给了叶澜一种她是色魔的既视感。

叶澜面红耳赤:“……

怂成一团。

好不容易女医生说累了,拿起一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朝着叶澜挥了挥手,“行了,进去看看他吧。

叶澜被教育的恍恍惚惚的,每一步都仿佛走在云端。

要说之前她还抱着一点想法纪凌辰发烧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次真的完全赖不掉了。

满脑子都是刚才女医生说的——年轻人要节制。

……

突然涌出了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虽然两者不同,但是本质上差不多。

在推开门前叶澜甚至有一股掉头就跑的冲动。

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但是想想脸上泛着不正常红晕的男人,叶澜觉得要是跑了就真的渣的彻底了,于是咬了咬牙,还是给推开了门。

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人是她睡得,还能怎么样?

叶澜开门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床上躺着打点滴的纪凌辰。

他的眼睛紧闭着,脸上红晕没有刚才那么严重了,但是整个人都透漏着疲惫,跟平时气的她牙疼的那个屌屌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还怪可怜的……

要是纪凌辰的状态好点儿,叶澜也许还没有这么愧疚,但是他这幅模样让叶澜越发的自责了。

感觉特别对不起他。

大概是听到了动静,原本还闭着眼睛的男人睁开了眼,朝着她这边望了过来,有气无力的道:“你来了?

“嗯……

叶澜目光躲闪了一下,然后像只小兔子一样凑到了纪凌辰的身边,扯了扯嘴角,“那个……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儿?

“好多了。

纪凌辰话说完了一直在看着她,倒映着叶澜那张怎么也藏不住愧疚的脸,“我没事儿,不用担心,你要是有急事儿的话可以先回去了。

“那怎么行……

叶澜的话没有说完,纪凌辰就是一阵咳嗦。

他的动静很大,俊朗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看起来很是难受。

把叶澜吓得赶紧把水给纪凌辰给递过去。

“你这样子我怎么能走开呢,你不用管我,你好好休息吧,这里不是还有一张床嘛,我在这里凑合一下就行,等你打完针我们一起回去。

纪凌辰躺在床上抬了抬眼皮看了叶澜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妥协了还是因为药效太猛,合上了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叶澜本来想要问的话也只能给憋着,盯着纪凌辰的睡颜望了一会儿,然后缩到了那张小床上。

手机拿着也没有玩的心思了。

在困得不行睡过去的时候,叶澜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把人给做到医院,估计也没谁了。

最重要的是她是个女的!

女的!

……

值得安慰的是纪凌辰第二天烧就退下去了,但是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气无力。

医生给纪凌辰配了不少的药。

在他们一行要离开之前医生还特地的拉住叶澜嘱咐了一通,无非是让叶澜好好的照顾病人。

当然叶澜更相信,如果不是纪凌辰还在身边的话,其实医生更想让她节制。

现在叶澜已经无法直视这个词了。

几乎是在医生的注视下落荒而逃。

她发誓,在她有生之年,她再也不要来这个医院了。

并且到了这边都要绕远!

太特么的丢人了。

……

一路上沉默无语的到了纪凌辰的家,纪凌辰是因为没有力气,而叶澜纯属尴尬。

长这么大都没有过的尴尬。

一进门叶澜就打算张罗着做点吃的,昨天晚上她给纪凌辰买了一些吃的,但是他看起来没有什么胃口,就是勉强动了动。

“你先坐一下吧,我给你去煮点粥什么的……

不管怎么样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只是在叶澜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了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沙发上还是一片狼藉,昭示着昨天的战况有多么激烈。

于是那句经典的“年轻人要节制”又出现在了叶澜的脑海中。

“你要不……先去一边的椅子上坐一下,我这就收拾……呵呵。

简直尴尬到爆了,叶澜觉得可能世界上真的存在着一种尴尬到死。

叶澜甚至已经想好了纪凌辰怼她的一百零八招了,而且这次她是罪魁祸首还偏偏不能怼回去。

理亏。

正打算默默地当一个受气筒的时候,那边纪凌辰已经捞起脚边的肥猫坐到了餐桌面前的椅子上,“去忙吧,不用管我。

虽然嗓子还有点沙哑,但是语气却是出奇的温和。

他瞥了一眼沙发,“等我一会儿收拾。

小仙男这是变性了?

叶澜几乎没有见过这么好说话的纪凌辰,感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其实想想好像从昨天纪凌辰把猫递给她的时候都是出奇的温柔。

叶澜有点不适应,甚至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纪凌辰,她一边慌忙的去收拾着沙发,一边冲着纪凌辰摆摆手,“不用,你是病号,你坐着就好。

因为慌乱,叶澜甚至差点被沙发给绊倒,匆匆忙忙的收拾好沙发就跑去厨房捣鼓粥去了。

椅子上的男人安静的抱着怀中的猫,顺毛的动作有一搭没一搭,眼睛却一直盯着在厨房忙活的背影。

……

“话说……你昨天是不是一开始就有点不舒服了?

男人喝粥的动作无比优雅,叶澜知道这种话问出来有点尴尬,但是憋了一整天了,还是憋不住了。

在纪凌辰喝完一碗,并且放下勺子明显结束的时候还是给问了出来。

叶澜现在依稀记得纪凌辰给她开门的时候头发是凌乱着的,一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模样。

要知道他睡觉一向很有规律,那不是睡觉的点儿,现在想想应该当时纪凌辰就不太舒服这才又睡了一觉。

而且当时她提出要做的时候,纪凌辰好像还顿了一下。

甚至在过程中他缓慢的动作……

其实很多细节都已经能够看出他当时就不舒服了,叶澜现在想想几乎都是BUG。

只要她当时稍微上点心的话就完全可以避免。

但是当时她满脑子都是要看纪凌辰出丑,或者是沉浸在肉体的享受当中……

叶澜问出这样的话,纪凌辰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她,虽然没有吭声,但是一切都在不言中。

就是叶澜想象的那样子……

“妈的,你……

叶澜本来想骂纪凌辰一声,但是想起来当时还是她主动的,还是把话给吞了下去,闷声闷气的道:“其实你真的不用这样,完全可以拒绝我的……

“你这还真的是舍命陪君子了啊。

叶澜的头几乎都要埋进了碗里。

那边纪凌辰的声音也懒洋洋的从她头顶响起,“我自己有数。

“你有个屁……”叶澜下意识的抬头骂人,但是一触碰到对方苍白的脸,叶澜什么话也骂不出来了。

“你有数你还进医院了。

小怼了纪凌辰一下,叶澜又发觉自己的语气有点太差了,于是她挤出一个笑容,清了清嗓子,艰难的说出了已经酝酿了好久的话。

“最近让我来照顾一下你吧,还有……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

饶是叶澜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但是说出来这句话还是觉得羞耻度极高,叶澜恨不得现场找跟绳子吊死。

主要是这不是别的事儿……

这事儿不一般啊!

见纪凌辰皱着眉,一副想要拒绝的模样,叶澜也豁出去了。

“啊啊啊啊,你别拒绝我,要不然我良心不安,我这不光是为了你,我也是为了我自己心里求个踏实好不好?

即使要自己求个心安,也是一副霸道的模样。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纪凌辰也没有办法拒绝了,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既然这样的话,那谢谢你了。

叶澜:“……不用客气。”继续尬笑。

而原本叶澜以为对话到此为止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喝了一口水,问了这么一句。

“不过你打算怎么照顾我呢?

叶澜:“……啊?

怎么照顾?

叶澜还真的没有想好。

……

不过如果实话实说的话,那就显得太没有诚意太草率了,不过这种套路的话,叶澜也不是不会说。

“在你好了之前,我会给你做饭,提醒你吃药……嗯……你应该不需要什么睡前童话故事的吧?

纪凌辰:“……

忽略掉叶澜突如其来的脑洞,纪凌辰有条不紊的提出了漏洞。

“但是你不住在这里,是不是不太方便?

庆余年小说笔趣阁 菲梦少女第二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