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战狂兵叶军浪 一战封神

以前他是真的很相信陈媚,可是自从他们结婚以后,他就发现她好像变了,何况,还有阮阮这个见缝插针就给他上眼药水的人存在,只是他的家庭已经破裂过一次了,他不想让它再破裂也就阴差阳错的容忍了下来,谁知道百密必有一疏。

见他脸色不太对,阮若水拉了拉薄承勋,示意他别再刺激秦云峰。

薄承勋低头看了她眼道:我会合理的运用这些资料的。

那就好。

秦云峰舒了口气。

阮若水看了眼时间,刚想提出离开,手机就响了。

她看了眼号码。

是申队。

说着她就接通了电话。

她拿着电话朝没人地方走去。

薄承勋紧随其后。

秦斯宇和秦云峰则站在原地看着她。

很快。

阮若水就挂了电话走了过来。

哥,我们得走了。

出什么事了?秦斯宇微皱着眉,关心道。

阮若水看了眼秦云峰道:秦芷菱在警局吵着要见我,我打算过去会会她。

秦云峰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

秦斯宇没有看他。

他道:我陪你去!

她是找我又不是你找你,你去干什么,你就不怕她借着这个机会黏上你?阮若水没好气的瞪着他,这丫头比她妈狠了不是一星半点,没你的事别瞎搅和,更何况,我有薄承勋陪我,用不上你!

秦斯宇脸倏然沉了下来。

阮阮不想让你和陈媚母女有任何瓜葛,既然我们已经招惹上她们母女了,你就别再搅合进来拉仇恨了,更何况,有我陪着她,你怕什么?薄承勋开口借助秦斯宇的话。

阎寒附和的点着头。

斯宇,阮阮说的没错,一事不烦二主,你就别搅合进来了。

我们走了。

阮若水带着薄承勋他们离开了秦家。

他们走后,秦斯宇阴沉着脸半响没有说话。

见他脸色不太好,秦云峰也没和他搭腔。

一时间。

父子俩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许久。

秦斯宇才低声道:本来应该我保护阮阮的,可这些年一直都是她在保护我,我这个做哥哥的呵呵。

秦云峰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知道这些事都是因他而起。

是他将他的这对儿女推入如今的境地的。

若不是他,他们现在应该和同龄人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可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

从秦家出来,阮若水他们就直接去了警局。

他们到的时候,申一帆已经在门前等候着了。

她现在人在哪?阮若水问道。

申一帆道:她在审讯室,不过,她什么都不肯说,一问三不知,然后,又说什么不见到你以前,她什么都不肯说,这小姑娘比我想象的更能沉得住气,阮阮,你可得当心点!

我知道。

阮若水点了点头。

到了审讯室。

她没有急于进去,而是站在外面观察着里面的秦芷菱,不知道她是知道有人在观察还是什么,独自坐在审讯室里的她眉宇沉静,丝毫不见慌张和无措,见她这样,阮若水轻笑道:还真是小看了她。

也看不惯她和男演员闹绯闻了。

大道理他们彼此都懂,但想要真正看开放开却很难,除非不爱了,但他们知道对方是真心热爱自己的职业,因此,即便不愿意,他们也会尊重彼此的职业。

听到阮若水的话,秦云峰略显尴尬。

两个女儿不合,他是知道的。

以前他处处委屈阮阮偏心菱菱,他以为菱菱是他的女儿,结果到头来,两个都不是他的女儿。

不同的是阮阮的身世,琳琳从未隐瞒过他,而陈媚从始至终都在欺骗自己。

以前他跟琳琳保证过,他会把阮阮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对待,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可后来他还是以父爱之名伤害到了阮阮,让他们的父女之情变得岌岌可危。

事到如今。

身边的人都已散去。

他的这个嘴上不饶人的便宜女儿始终都没有丢下他不管,甚至还将儿子送到了他的身边。

他的儿子,他了解。

若非阮阮她们主动开口,他根本就不会想到回到他身边陪他住。

哥,实在不行,你们就请两个回来替你们处理这些生活琐事,要不然,你们这实在是太乱了。

阮若水用脚踢了踢走廊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秦斯宇道:我知道,你要走吗?

阮若水道:你们这边不是没事了吗?

要不留下一起吃个饭?秦云峰提议道。

你做吗?阮若水反问道。

秦云峰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我们出去吃。

不用了,我妈在家做了饭,晚点回去就行,再说,我们还得去趟警局,那边还有事情没处理完。

你能帮我带个东西给陈媚吗?秦云峰问道。

阮阮微微颌首。

可以。

等着。

秦云峰转身进了书房。

等他走后,阮若水低声嘱咐秦斯宇道:我瞧着他的状态不怎么好,你这段时间尽量尽可能多的陪着他,其他的事交给我和薄承勋来办就好。

阮阮,谢谢你。

秦斯宇一脸感激。

阮若水冲他翻了个白眼。

都是一家人,这么见外做什么?

秦云峰很快就拿着一叠文件走了出来。

这是离婚协议和亲子鉴定书,你帮我转交给陈媚,告诉她,我什么都能容忍,唯独不能容忍欺骗,从此以后她们母女的死活和我再无关系。

阮若水道:为什么不自己去和她说?

秦云峰眉宇间浮现出厌恶的神情,语气冰冷生硬说道: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她们母女。

OK!

阮若水挑了下眉,脸上露出一抹了然。

换做是谁,都没办法容忍身边的人把自己当傻子般耍。

对了,这里面的东西或许能帮到你们。

秦云峰递给薄承勋一个文件袋。

薄承勋诧异的看了他眼,低头打开文件袋,顺手抽出里面的东西看了眼。

看来你也没有那么相信她吗?他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以前我确实挺相信她,但之后这些是我这些年调查的结果,以前不用是看在那谁的份上,谁知道秦云峰冷笑了两声,满脸嘲讽。

近战狂兵叶军浪 一战封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