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方恒 阿尼玛格斯

“你个混蛋,我给你拼了!”说着戚烟梦嗖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段枫呼啸而去。

“喂,喂,你说清楚,我又怎么了?”段枫在看到戚烟梦的攻击后,急忙闪躲。

“混蛋,你竟然拿我的浴巾,我杀了你!”戚烟梦怒道。

段枫微微一怔,这是她的浴巾?

刚刚自己好像随手拿的并没有注意浴巾是谁的,慢慢的低下头,发现这个浴巾是粉红色的,而且还绣着卡通,这好像是真拿错了。

“停,不就是一条浴巾吗,我还给你还不成!”说着段枫就要拿下裹在身上的浴巾。

看到段枫的动作,戚烟梦顿时愣住了,这家伙竟然真的要拿掉。

“停,你还是裹着吧!”戚烟梦长吸了一口气,希望自己能够平静下来。

段枫嘿嘿一笑:“这就对了,梦梦以后我们可是夫妻,你的浴巾和我的浴巾又有什么区别呢?

“呸!”戚烟梦鄙不屑的看着段枫:“谁和你是夫妻。

段枫没有再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的纠缠,看了看茶几上的协议问道:“同居协议写好了吗?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拿起茶几上的协议递给了段枫:“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需要修改些什么?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探讨!

等段枫废了半天劲,终于把内容全部看完了,额头上的汗水都冒了出来,脸都有些发绿了,如果真的要按照这些条条框框来生活的话,他宁愿去坐牢来的痛快些,还要比这更有人权一些。

看到段枫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受的模样,戚烟梦顿时心情暗爽了起来,暗自得意的说道:“姓段的,你终于领教到我厉害了吧,本小姐可是哈佛经济博士学位,可不是你能够比的!

越是看到段枫恶心的样子,戚烟梦就越是像吃了蜂蜜一样,别提多开心了。

只是,还没有等她来得及回味,段枫就直接把协议给撕掉了,而且还把电脑上的文档给删除了!

戚烟梦脸色怒变,急忙冲了过去,可是等她到段枫身旁的时候,自己写的协议以及电脑上的备案,已经完全不能用了。

“段枫,你怎么能够这么做,这是我好不容易写出来的,你都做了什么?

她堂堂一家价值数亿的公司总裁,处理的文件都是几百几万的,如今她趴在这里写了几个小时的同居协议,她容易吗?

段枫淡淡的扫了一眼戚烟梦:“记住,这里是我的家,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所以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愿意怎么来就怎么来,我怎么舒服,怎么整,你让我大热天的,穿着长袖长裤在客厅里晃荡,还让我用完马桶的时候,清洗一番,让我每天都必须把袜子和内裤都洗干净,还要晾在我的房间,梦梦,你脑子没进水吧?

之前,段枫还能够对戚烟梦客气,毕竟这是戚鹏的妹妹,而且还是自己的未婚妻,可是当看到协议上那些条条框框的东西之后,段枫瞬间怒了,这女人竟然拿自己对她的客气当福气。

“段枫,你……”戚烟梦咬牙切齿的看着段枫,恨不得生撕了他。

“好了,协议我来规定,第一,你要保持房间的干净,记得每天打扫!

“可以!”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规定后立刻答应了,毕竟她自己也有些小洁癖。

“第二,右边那个房间是你的,属于你的私人空间,如果没有你的允许,我不是不会乱闯的,左边那个房间是我的,当然你可以随时过去,尤其是晚上的时候,我会更加欢迎!

随时过去?还是晚上?

“混蛋,本小姐绝对不会过去的。

“好,那么说第三条,在夏天的时候,你不能够穿的太暴露引诱我犯罪,我这个人可是很冲动的,若是你引诱我犯罪,到时候……”段枫嘿嘿一笑,双眼盯着戚烟梦的圣女峰!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微微有些发红,这混蛋的脸皮真够厚的,自己引诱他,这完全是做梦。

“你也不拿镜子照照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我引诱你,你做梦!”戚烟梦冷哼一声道。

“第四……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戚烟梦怒道:“我规定你的全部不作数,为什么你规定就全部要作数!

段枫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看着戚烟梦淡淡的说道:“你好像没弄明白,这里是我家,我是主人,所以我做主!

“我还是这里的女主人呢!”戚烟梦看着段枫那张坏笑的面孔,心中充满了怒意,但是却拿他没有丝毫的办法。

“那好,既然你承认了你是女主人,那么我是否应该行驶男主人的权利?”说着段枫就要解开身上的浴巾。

“停!“戚烟梦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败下了阵:“一切你说的算!

“这就对了!”段枫得意的说道:“第四就是以后每天由你来做饭。

“可以!”戚烟梦小脸气的煞白,这个四条完全都是针对她的,没有一点对段枫不利的:“还有吗?

“暂时没了,等我那天想到在加吧!

“好,那么我是不是也能说两条!

“可以,但是不能够太过分!

经过两人再三探讨,同居协议,算是落下了帷幕。

段枫心满意足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而戚烟梦则是心中憋了一口恶气:“你等着,今天本小姐忍了,等到了公司之后我在和你算账!

说完之后,戚烟梦就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怒气冲冲的杀到了自己的房间。

——————————

砰!

“你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掏枪出来恐吓民众,你还拿不拿自己是警察,还是以为自己是流氓,是罪犯!

叶菩提此刻快要气疯了过去,本来已经要下班了,可是突然警局的电话一直响不停,让他这个局长一个头两个大,就连上面的领导都打电话来过问是怎么一回事。

“对不起,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实在是那混蛋太无耻了!”此刻张舒婷将段枫恨死了,要不是他的话,自己大半夜的怎么会被叫来警察局挨批!

“无耻?无耻又不犯法,你管别人无耻不无耻做什么?

叶菩提再次的拍了一下桌子,他已经被张舒婷气的肺都要爆炸了,要不是看在自己和他父亲是忘年之交,他还真想把她给停职了。

叶菩提的话让张舒婷一阵无语,怎么叶菩提说的话和那混蛋一模一样,难不成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共鸣?

“可是那混蛋不是普通人!”张舒婷极力的为自己辩解着!

“我管他是蜘蛛侠还是反穿着内裤的超人,总之你今天当着大批民众开枪就是你的不对,我不想听这么多的解释,明天早晨我要看到你的检讨报告放在我的桌子上!”叶菩提再次的拍了一下桌子。

张舒婷一脸委屈的说道:“知道了,明天早晨我会将检讨放在你的桌子上!

其实叶菩提不想如此的动怒,可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可大可小,警察当众开枪,这又不是在追捕穷凶极恶的罪犯,若是有人那这件事情做文章,肯定会出大事。

但是这些并不是最为重要的问题,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张舒婷年轻气盛,前段时间她才刚升职,如今搞出这样一件事情,也正好是给她泼下冷水的时候,让她清醒一番,不要翘尾巴。

“好了,没什么事情你下班吧,记得以后遇到事情不要这么冲动,鲁莽!”叶菩提摆了一下手说道。

“我知道了,叶局!”张舒婷也知道叶菩提是为她好,但是一想到自己今天挨骂,都是拜段枫所赐,小嘴不自觉的撅的老高,一脸的不爽。

看着慢慢走出去的张舒婷,叶菩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苦笑:“老张啊,你这个女儿脾气好像和你一样……

“怎么又挨骂了?

林飞看到张舒婷从局长的办公室走出来,一脸不爽的样子,已经是说明了一切,脸上带着笑意问道。

“要你管!”张舒婷瞪了一眼林飞:“你是不是皮痒了,想让我给你松松皮?

林飞在听到张舒婷的话后,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谁敢和她打,别看张舒婷是一个女人,但是综合战斗力,放在警局只有他们的局长能够降服,他们在张舒婷的面前只有被虐的份。

“不,不是,我是想说今晚请你吃顿夜宵怎么样?”林飞急忙摇头说道。

“没空!”今天张舒婷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哪怕是给她吃海鲜她都没有胃口。

说完张舒婷也没有再理会林飞,大步的向前走去。

“林队,不得不说你非常的有勇气,明明张队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你竟然还敢和他说话,也不知道你的勇气来自那里?”一名警察将手搭在林飞的肩膀上,看着张舒婷消失的背影说道。

“滚,我那里来的勇气需要你过问吗!

“林队,不如你去追张队吧,我们全部支持你,怎么样?”另外一名警察打趣说道。

林飞在听到话后,浑身上下冷汗直冒,追张舒婷?那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如今,他发现自己把自己看的太高了,在段枫的心底闪过一丝害怕,害怕她突然看到自己,害怕自己再次的见到她那笑却眸中带伤的眼神。

“很高兴,今天好多小朋友……”她身边的那个女孩一脸兴奋的对着她说道。

而就在这时,她轻轻的拨弄了一下自己拿飘逸的秀发,抬头向前看去。

希望自己这几年的大变化,以及晦暗的灯光,让她认不出自己,此刻段枫的心中忐忑不安,就像是做贼被主人抓到了一般。

但是,自己能够一瞬间认出她,她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

当她的眼神,扫过段枫的脸庞时,脸色顿时一僵,心口就好像有一把锤子,狠狠的敲了她一下,不经意间双手捂住了胸口,本来红润的脸庞,一下子变的煞白,眼神迷惘却充满了痛苦!

看到她此刻的神情,段枫只感觉自己心中猛的一疼,就像是针扎一般。

她果然和自己一样,一眼就认出了彼此。

段枫刚想像她走去,去扶住她,但是那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也发现了她的异常,急忙抱住了她的腿,焦虑道:“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小女孩的话,犹如五雷轰顶一般,轰在了段枫的头上,让他浑身颤抖了起来。

妈妈?她竟然已经……段枫想去扶她,可是已经嫁为人妇的她,怕是不可能再让自己碰她了。

段枫太了解她了,她是一个高傲并且传统的女人,只要她嫁人了,那么她就会对哪个男人一心一意!

哪怕不爱,也会如此。

仿佛是这个小女孩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般,让她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丝的血色,拉着女孩的手,轻声说道:“惜君,妈妈没事!

她的眼神已经从段枫的身上挪开,仿佛很不经意的样子,拉着小女孩的小手,低着头与段枫擦肩而过。

时间放佛在这一刻停止。

两人的身影就像是四年前那般错过!

有人说人生就是一场错过,一场蹉跎,他和她不完全演绎了这句话。

看着已经消失的背影,段枫的心很痛,那种滋味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嗜咬一般。

本来她应该是段枫的妻子,可是如今……

惜君,这个女孩叫惜君,想起那个小女孩的名字,段枫只感觉心中猛的一抽,虽然她已经嫁为了人妇,但是还是没有放下他,不然为什么叫做惜君!

段枫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嘴角露出了一丝的苦涩,向着家里走去。

过去的已经过去,人不能够活在过去。

想起家中的戚烟梦,段枫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快步的像家中走去,段枫抽着烟,懒洋洋的走了进去,朝着坐在沙发上,正在写同居协议的戚烟梦淡淡的说道:“梦梦,协议写好了吗?

“混蛋,不许你喊我梦梦!”戚烟梦在看到段枫后怒道。

“梦梦,你现在是在我的地盘,所以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当然你要是觉得不公平的话,你也可以喊我枫哥哥!”段枫丝毫不在意一脸愤怒的戚烟梦。

“协议没有写好!”戚烟梦说完之后,便不在理会段枫,她知道梦梦这两个字已经无法摆脱。

“那你慢慢写,我先去洗个澡!”段枫说着就直接走进了卫生间,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直接扔进了洗衣桶里面,麦芽般的肤色在灯光的照耀下,就像是苏杭最为华丽的绫罗绸缎,被冷水浇灌后的肌肤外层透着健康的柔性光泽。

那充满着爆发力的肌肉,从脖颈到脚踝与第一块骨骼都完美的搭配在了一起,就像是经过最苛刻的数学家精雕细算才完成的。

要说瑕疵,那么就是他身上布满了道道疤痕,盘根交错,就像是一副不华丽,不荀灿,却透着一股古朴气息的图腾。

最为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胸口的伤疤以及胸口上的纹身!

在他的胸口上纹着一只狼,一只雪狼,一只白色皮毛但处处都染着血的狼,而这一头狼瞪着一双幽蓝的眼睛,张嘴露出了锋利的牙齿在仰天咆哮着,样子非常狰狞可怕。

而在这头雪狼的胸口前有着一个巨大的疤痕,就好像是被什么纯物透体而入所留下的疤痕,足足有十公分,可想而知,当初这伤口有多么的严重,但是他竟然还能顽强般的存活下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任凭凉水浇在肌肤上,段枫轻轻的抚摸着雪狼胸口那一块巨大的疤痕,脸上不由的泛起了一丝的痛苦,一道道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活下去,活下去就有希望……

“老大,你一定要努力活下去……

…………

砰!

段枫的脸上尽是痛苦之色,拳头用力的砸在了卫生间的墙壁上,眼中同时泛起了冰冷的杀意,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一滴泪水夹着水珠从脸上滑落了下来。

“兄弟,为什么?

段枫的嘴里发出了嘶哑般的低吼,过往的记忆和外部的感官变的一片片,就好像无数黑白彩色的胶片,倒映在破碎的玻璃镜子之上,慢慢的变的越来越清晰……

“如果我们这些人有只有一个人能够活着,那么我们希望那个人是你!

“混蛋,你们别乱来,我们还有机会!

…………

“砰砰——”一连串的敲门声,伴随着戚烟梦不满的声音传来:“段枫,你在里面做什么呢,这么大动静!

“没什么,只是不小心弄碎了镜子!”段枫的思绪被敲门声给打断掉。

听到段枫的回答,戚烟梦才慢慢的走回了沙发,继续去写同居协议。

感觉到戚烟梦已经离开,段枫紧紧握住了拳头,心中暗道:“戚鹏,你可以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

段枫的思绪再次的被拉到了往昔。

“如果我去了,你一定要去娶我妹妹,保护好她,我妹妹可是个美女!

“你丫的胡扯什么,我有心爱的人,怎么会去娶你妹妹。

“我知道,但是估计等你退役嫂子已经嫁为人妇了,考虑一下我妹妹吧,我妹妹可是美女。

“滚你丫的,有你这样诅咒人的吗?

“呵呵,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吗!

………………

段枫回忆起戚鹏的话。脸上泛起了阵阵的苦笑,没有想到他这话竟然真的成了现实。

自从四年前那次任务后,段枫足足在床上躺了八个月,当时受伤如此之重,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够活下来,但是上天好像对他十分眷顾,那么重的伤他竟然还是挺了过来。

伤好之后,段枫带领存活下来的兄弟开始了复仇的计划,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报仇。

而在这之后段枫就回到了华夏,回到了这个阔别已久的国度,同时也带着戚鹏临死前的嘱托,去找了戚烟梦。

段枫慢慢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看到戚烟梦依然还在写这协议,这让段枫一愣,这女人都写了这么长时间这么还没有写完。

“协议好了没有?”段枫淡淡的问道。

戚烟梦抬起头看向段枫,顿时愣住了,短暂的愣神过后传来一道尖叫声。

“啊——

听到这声凄厉的尖叫声,把段枫吓了一条。

“你干嘛,想吓我啊,我胆子可肥的很!”段枫慢慢的向着戚烟梦走去。

“你别过来!”有点呆滞的戚烟梦在看到段枫向着自己走过来,忽然反应过来,尖叫了一声,然后捂住了脸,双脚缩到了沙发上,一副看到恶魔般的表情。

段枫被戚烟梦搞的有点糊涂了,这女人怎么了?干嘛这幅表情?

不过很快他想到了什么,低头一看,也仰头大叫了一声。

原来段枫洗完澡之后,直接穿了一个大裤衩走了出来,完全忘记了此刻自己的家中还有一个女人。

“你叫什么!不要脸,还不快找衣服穿起来!”听到段枫的尖叫,本来尴尬的戚烟梦,不由的微微有些恼怒,自己惊叫是因为她看到了段枫的身体,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尺度的异性身体,惊叫后人都呆住了;而段枫尖叫肯定是在学自己。

“被你看光了,我还不能叫?”段枫笑眯眯的看着戚烟梦。

而此刻一向如同女王一般的戚烟梦,就好像看到了老鼠、蟑螂一般恶心!

“哼,不要脸!

“好了,我围起来了!”段枫脸皮厚,并没有什么尴尬,但是见到戚烟梦尴尬,只好随手拿了一个浴巾把下身围了起来:“不过,我怎么不要脸了,这可是我的家,我洗完澡之后没有穿衣服就叫不要脸了,那你洗澡还不脱衣服吗?

戚烟梦缓缓的睁开眼,看到段枫果真裹着一条浴巾,心中缓缓的松了一口气,但是瞬间她的脸色再次变的难看了起来。

因为段枫身上的浴巾是她刚刚用的,此刻却在段枫的身上!

顿时一股无名的怒火再次在心底攀升,这个可恶的混蛋,从遇到他到现在,她就没有笑过,如今他又拿自己的浴巾,裹住了他……

绝世邪神方恒 阿尼玛格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