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时佩林和蓝小棠 天子传奇漫画

林源拨通何俊的电话,很快就被接听,何俊笑呵呵的声音传了过来:“喂,林医生,回江中了?

“今天刚回来,顺便给何秘书问声好。”林源笑着道。

“回来就好,我还说有机会和林医生一起喝个酒呢。”何俊笑着道,林源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他也知道林源打来电话的意思,不等林源开口就道:“老板这会儿闲着呢,您等着,我问一下老板。

说着话何俊就握着手机走进了宋方成的办公室轻声道:“老板,林医生回江中了。

“林小子回来了?”宋方成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告诉他,今晚上来家里吃饭。

“我知道了。”何俊应了一声正打算往外走,却被宋方成叫住了:“告诉他,别忘了我的礼物,要是没有礼物就不要来了。

“放心,绝对不能忘,我提醒她。”何俊呵呵一笑就握着手机走出了宋方成的办公室。来到办公室外面,何俊这才松开捂着的话筒道:“林医生,老板说了让您晚上去家里吃饭。

“我知道了。”林源笑着道:“谢谢和秘书了。

“有什么好谢的,举手之劳。”何俊呵呵一笑,有些酸溜溜的道:“老板可是说了,去的时候别忘了给他带的礼物。

“放心,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绝对让老板满意。”林源笑着道。

挂了何俊的电话,林源不由的有些摇头,宋方成竟然向他要礼物,幸好他这次准备了合适的礼物,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拿什么好。

当然,林源也知道宋方成向他讨要礼物并不是真的稀罕什么,而是一种态度,表明没把他林源当外人,要不然以宋方成的身份愿意送礼物的人多了去了。

不过对林源来说,给宋方成送什么礼物他还真有些拿不准,拿的轻了有些不合适,拿的重了也不合适,这个度一定要把握好,值得庆幸的是这次林源还真有一件非常不错的礼物,他相信宋方成绝对会喜欢。

省政府办公室,何俊进去给宋方成添水,宋方成很是随意的放下手中的笔问道:“小林怎么说,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

“林医生说了,他准备的礼物您一定喜欢。”何俊笑着道。

“呵,他倒是很自信嘛,要是我不喜欢,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宋方成笑呵呵的开着玩笑,让何俊真的很是羡慕,宋方成可是很少在那个人跟前如此。

林源走出办公室,在外面的待客室并没有见到林可人和孟馨涵,走出待客室,两人正有说有笑的回来,见到林源出来,孟馨涵笑着打趣:“林医生真是大忙人啊。

“劳碌命,歇不下啊。”林源笑道。

“说你胖你还喘了。”孟馨涵哼了一声道:“我明天也休息,今晚上我们一起出去玩玩,这一阵可儿可是被你剥削的很可怜,你这个领导难道不应该出点血?

“今晚我有事,这样下次,下次我一定怎么样。”林源急忙赔笑,同时向林可儿道:“可儿姐,要不你也休息一天,这一阵你也累得不轻。

“别听小涵瞎说,这几天你不在我可是天天早早下班。”林可儿急忙道,这几天林源不在她可是心慌的紧,林源好不容易回来,她怎么舍得休息,谁知道林源什么时候又要出去。

“你这丫头没救了。”孟馨涵摇头看着林可儿,林可儿这几天几点回家她可是清清楚楚。

这一阵心源慈善正经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琐事却不少,林源不在,林可儿每天都是忙到很晚才回家。

“就这样定了,明天你休息,和馨涵姐一起逛一天。”林源果断道。

见到林源这么说,林可儿也只好点头,只是偷偷的瞪了孟馨涵一眼,责怪孟馨涵多嘴。

下午五点,林源就向林可儿和孟馨涵打了招呼,离开了写字楼打算去省政府大院,去宋方成家中,林源自然不敢耽搁,让宋方成一位大省长等他。

虽然当初何俊传话的时候说让他和宋小萌一起,不过林源却没有给宋小萌打电话,真要和宋小萌一起,林源觉得反而放不开,还不如他一个人。

出了写字楼,林源随手拦了一辆出租,向司机吩咐道:“去省政府家属院。

司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人长的很是实在,有些不苟言笑,听到林源报了地址也没多问,直接启动了车子。

五点这会儿已经到了下班高峰,前往省政府的一段路有正好位于江中市的交通要道车子比较堵。

不过司机的水平还是不错,一路上开的很稳,一有机会就急忙开动,倒也没怎么耽误时间。

眼看着距离省政府大院已经只剩下十多分钟的路程,坐在车上的林源只觉得车子突然一震,出租车车身一晃,车子迅速的停了下来。

林源透过车窗看去,发现原本边上的一辆劳斯莱斯可能因为前面太堵,打算变换车道,变换车道的时候竟然直接撞到了出租车上。

司机看到边上的车子是劳斯莱斯,脸色已经有些微微发白,向林源歉意的道:“不好意思,出事了,您要不重新拦一辆车吧,也快到了,走着也就二十分钟不到。

林源看了看表,上面显示的是十八块五,他从身上掏出二十块递给司机,司机摆手道:“没把你送到,这钱我就不收了,你走吧。

司机虽然这么说,林源倒也不会真的不给这点钱,强行把钱塞给司机,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正打算离开,边上劳斯拉斯的车门打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车上下来,对着出租车吼道:“你他么怎么开车的?

听到对方的这一声吼,原本打算离开的林源索性不走了,就站在边上看着,刚才他就在车上,这个事故很显然是劳斯劳斯的责任,没想到对方竟然恶人先告状,开这么好的车子,和一位出租车司机计较。

出租车司机也是老司机了,自然也知道什么车什么价值,这一辆劳斯劳斯少说价值七八百万,这么一辆车,真要是他的责任,随便蹭一下,把他卖了都赔不起。

司机下了车,看了一下两辆车的情况,开口道:“这位先生,明明是您变道的时候没注意撞了我的车,我可是直行,而且您看看撞的位置,正好是中央。

要说劳斯莱斯撞的是车头,还有可能是出租车的责任,毕竟那个时候出租车没有避让也说的过去,可是撞的是车的后半身,这明显就是劳斯劳斯的责任。

“我的责任,你再说说是我的责任?”对方伸手一指司机:“我开着这么好的车找你一个开出租车的碰瓷?真是笑话。

“我也只是就事论事。”出租车司机显得有些底气不足,正所谓钱是人的胆,倘若对方是一辆七八万元的车子,出租车司机或许还不会心虚,可是对方开着七八百万的车子,即便是对方的责任他也底气不足。

“就事论事?”中年人冷哼一声道:“好,那就让交警来评评理,我这个车少说八百多万,你要是好好说,这事也就算了,既然你说是我的责任,那我们就好好说说。

因为两辆车发生事故,使得原本就拥堵的道路显得更加拥堵,不远处的交警早就大步跑了过来,中年人却依旧拿着手机打着电话:“喂,张队长嘛,我是钱同虎,对,我的车被人撞了,就在丈三路这一块……

钱同虎刚刚打过电话,两个交警就到了跟前,看了看情况问道:“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们长着眼睛不会看?”钱同虎大咧咧的哼道。

其中一位二十七八岁的交警再次仔细的看了一下情况道:“这辆黑色的车子是从这边变道过来撞了出租,很显然是全责,这样你们先把车开到边上,把路让开。

“什么,我是全责?”钱同虎眼睛一翻:“你搞清楚,我这可是劳斯劳斯,八百多万的车子,我会讹一个破开出租的?

“八百多万的车子怎么了,这很显然是黑车的全责,车子值钱就能翻过来?”年轻交警竟然不买账。

边上的另一位交警急忙拉了一下对方,陪着笑道:“不管怎么说先让开道路吧,情况我们已经看了,让开交通再说。

“今天我还就不让了,怎么滴吧。”钱同虎直接往车门上一靠:“我的车还就放这里,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已经给你们张队长打过电话了,他很快就到。

看到这里林源有些看不下去了,走上前道:“两位警察同志,刚才我就在车上,是乘客,情况确实是黑色莱斯莱斯的责任,这会儿正是下班高峰,两位还是尽快解决。

“你有算那根葱?”钱同虎一指林源,顿时大火,他还就纳闷了,今天这事怎么回事,怎么随便一位阿猫阿狗都敢出来和他咋呼。

“我算是目击者。”林源淡淡的道:“这件事我可以向司机大哥作证,再说,您开着这么好的车,也不差那点钱,何必和开出租车的计较,堵着路也给大家造成不便。

“嘿,我怎么着要你管,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猪鼻子插大葱装象,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林源回到江中不过是中午十二点多,到了江中之后他先送着宋小萌回了住处,然后安顿了渡边一木,这才和王占军一起回到了小区。

这一次去沙洲一走就是十天多时间,回到房间,房间却收拾的很整齐,林可儿有着这边的钥匙,看样子天天都会过来打扫。

放下行礼,林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中难得的放松,在外面虽然他也没有干什么累人的工作,然而出门一趟,回到家才算真正的放松,外面再好也绝对没有自己的小窝温馨,虽然这个小窝依旧是租住的。

林源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就听到有人敲门,打开房门,孟馨涵穿着一身睡衣,披散着头发走了进来“大医生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孟大小姐今天没上班?

“很显然没上班嘛。”孟馨涵大咧咧的在林源的对面坐下,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道:“出去了这么多天,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什么才是好玩的事情?”林源笑问道。

“切,没意思,你这人真的很无趣。”孟馨涵打了个哈欠道:“刚才听着这边有动静,所以过来看看,本小姐美容觉都被你打扰了。

“大小姐,已经一点了,你还睡着。”林源哭笑不得。

“昨晚睡的晚不行?”孟馨涵说着话站起身道:“吃饭了没有,没吃饭等着我,我去换衣服,一起去吃饭。

“我还以为你打算亲自下厨呢。”林源笑道。

“想得美,你以为我是你们家可儿呢。”孟馨涵哼了一声,就耷拉着拖鞋走出了房门。

林源回来之后还确实没吃午饭,就索性在房间等着,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孟馨涵这才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走了过来。

林源和孟馨涵一起出了小区,在附近的参观吃过饭,出门的时候这才向孟馨涵问道:“吃过饭了孟大小姐打算干什么,又回去睡美容觉?

“不睡了。”孟馨涵摇着头:“你打算去干嘛?

“自然是去上班了。”林源笑着道。

“你一个老板,上什么班。”孟馨涵打趣一声道:“别说,这么久了我还没去过你的基金会,今天正好有时间过去看看,顺便看看你怎么剥削我们家可儿。

“这话说的,我这可是慈善事业,又不是资本家。”林源哭笑不得。

“都一样。”孟馨涵摆着手:“你到底欢不欢迎啊。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林源笑着道。

走出饭店,林源想着王占军也跟着他奔波了好几天,因此也没有叫王占军开车,而是和孟馨涵拦了一辆车直接去了写字楼。

来到十六楼,里面井然有序,眼下的心源慈善是越来越像样了,林源一路和孟馨涵进来,认识林源的都客气的打招呼,不认识的也都点头示意。

林源和孟馨涵来到办公室,林可儿正在门口的办公桌上整理着东西,见到林源,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回来了。

“刚回来,过来看看。”林源笑着点了点头。

“我去给你泡茶。”林可儿急忙起身。

“哟,这眼中如今只有林源了,我这个闺蜜直接被忽视了。”跟着林源一起进来的孟馨涵笑呵呵的开口打趣。

“怎么可能忽视你这么一个大活人,坐吧,我给你倒茶。”林可儿白了孟馨涵一眼,就起身去泡茶。

“态度啊态度,这差距太大了。”孟馨涵摇着头。

林可儿端着两杯茶,一杯放在林源边上,一杯放在孟馨涵边上笑骂道:“闭上你的臭嘴,说话阴阳怪气的。

“靠,你这妮子,还没嫁人呢就胳膊肘往外拐。”孟馨涵不依道,她这张嘴当真是不饶人。

林可儿在办公室,也不好和孟馨涵闹,只好不搭理他,而是向林源问道:“听说你在沙洲出了点事,怎么样,解决了没有?

“已经解决了。”林源笑着道。

“那就好。”林可儿这才放心,当初林源在沙洲出事,她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她的消息毕竟不怎么灵通,事情最后究竟怎么样了,她却不是很清楚。

“出了什么事了?”林可儿的问话瞬间点燃了孟馨涵的八卦之心。

“没什么,就是出了点意外,已经解决了。”林源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桌面上的文件,他走了这十多天,心源慈善这边同样变化不小。

毕竟心源慈善才成立不久,几乎是一天一个样,这十天多医疗慈善又多了十几张生面孔,同时也接到了一个医疗申请。

这个医疗申请是一个小地方的意外灾难事故,这样的申请林源早有交代,只要核实就可以适当的拨款,不过款项必须落实,绝对不能被人中饱私囊。

林源在办公室坐了没一会儿,徐文斌和甘云峰也都得到消息来了,一方面是见一见林源这个大领导,另一个自然也是汇报一下这几天的情况。

徐文斌和甘云峰到来,林可儿就和孟馨涵很是识趣的去了外面,林源办公室的套间还有一个待客室,两人就坐在待客室闲聊。

林源走后,医疗慈善这边的事情基本上是徐文斌负责,甘云峰则负责落实纪王镇的医疗救助站。

这十天时间,除了江绕市的一个山区发生了泥石流造成十多人伤亡,慈善基金拨了十万的款项之外,倒也没什么大事。

至于纪王镇救助站的事情这一阵已经差不多了,虽然说医术比较好的医生不好找,但是治疗一些小病小灾的医生还是比较好找的,慈善基金这边的待遇也算不错,眼下纪王镇已经建立了近十个救助站,才招到的十多位医生也都已经前往了纪王镇工作。

听过甘云峰的汇报,林源很是满意的道:“很好,这件事办的不错,同时这次普华县的事情你也可以帮着去解决,而且也可以告诉这些医生,我们心源慈善已经在筹备下辖的医院,一旦医院成立,他们这些医生中表现好的人就有可能分配到医院工作,而且我也会想办法解决他们医师资格考核的问题。

“太好了。”甘云峰笑着道:“眼下这些医生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时间长了难免人心浮躁,有了这个消息我想他们的干劲就会大很多。

“不仅仅是这些医生,即便是在心源慈善的这些医生也会有很大的干劲。”徐文斌笑着道。

这一点林源自然清楚,这也是他努力解决这件事的原因,要知道无论是什么企业,想要对员工形成凝聚力,最简单的就是给员工希望和足够的晋升空间。

一个没有前途没有晋升空间的企业绝对是一汪死水,这世上人心是最没有尽头的,即便是心源慈善眼下的待遇再好,十年如一日没有出头的机会,没有进步的空间,也绝对没几个人愿意长期干,最多也就是眼下混个温饱,骑驴找马。

就拿现在的救济站来说,林源这边给的待遇绝对不低,可是要是长期以往这些救助站的医生估计也没多少激情。

眼下林源已经开始筹备心源慈善下辖的医院,虽然只是普华县的中医院,但是随着林源资金的到位,普华中医院到时候也会空出不少职位,如此一来这些医生也就有了盼头。

最主要的是林源打算解决他们医师资格考核的问题,这个问题绝对是所有行医人最关心的,医师的职称往往就代表着一位医生的水平。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医疗行业制度的森严,医疗行业,特别是医生和护士方面,就好比一个金字塔,层层递进,每一层和每一层的待遇都截然不同。

从最开始的实习医生、住院医生、主治医生、副主任医生、主任医生以此类推,每一次的医师职称考核都是医生晋升过程中的关卡。

因为医生这个行业的特殊性,就更加造就了医生这个行业职称的等级和考核难度,有时候职称考核不仅仅要有相应的水平,还要有相应的资历。

全国的医师职称考核中,公立医院的资历是最吃香的,私人医院方面反而要卡的严格一些,至于开一些私人诊所的医生基本上是没有参加医生职称考核资格的。

大多数的医生其实都知道,想要尽快的晋升医师职称,最好的选择就是一些三甲医院,这也是为什么一些三甲医院的医生指标竞争激烈的原因,有些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了进三甲医院甚至不惜送出巨大的好处,托关系走后门。

林源倘若真的能够解决医生职称考核这个方面的问题,别说这些救助站的医生,就是甘云峰也绝对会很眼热。

别看眼下心源慈善的人手越来越多,有着不少江州省中医药学会的医生加入,但是其中大多数其实都是混的比较落魄的,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多少晋升空间,在一些三甲医院或者大医院工作的没几个人愿意放弃前途来心源慈善工作。

“这件事我会尽快解决,等有时间我会前往一趟燕京,和谢老商议这件事,所以你们可以告诉大家,让大家不要丧气,只要在心源慈善好好工作,我这边绝对会尽量给大家争取更多的好处。

送着徐文斌和甘云峰离开,林源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当初桑田正五的事情解决之后宋方成的秘书何俊给他打过电话,让他回来之后前去宋方成的家中,林源想了想,既然宋方成特意说了,怎么也要表示一下,因此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给何俊拨了过去,打算先问一问何俊宋方成的时间安排。

小说时佩林和蓝小棠 天子传奇漫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