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之西医也种田 魔妃太狂

要知道,上次中毒事件后,水水的手,就彻底的失去了知觉。在那之前偶尔还会动弹一下,可从中毒后,就再也没了影象。如今再动,这只能说明,她的生命力正在慢慢的复苏。

欣喜,无比伦比的欣喜,令母子俩人觉得,幸福即将来临。

到了这处荒岛后,柳程利不再限.制俩人来看望水水的次数。

毕竟,这里是荒岛,没有他掌管的工.具,她们俩想要逃走,那是比登天还要困难的事情。

悄悄的探查了一段时间,飞儿悲哀的发现,除非柳程利与外界的人联系,否则,这处荒凉的地方,不会有人知道。

这处岛屿很大,也很荒。据说,在还没探明的远处,有很多末知的危险,就算在这岛上住了好几年的管家这帮人,也没敢太远的涉足更远的地方。

岛上的人,除了去狞猪以外,妇女有大部分的人还承担着种菜的小动物的任务。

毕竟,岛上的人不可能天天吃那些野菜还有动物过日子。

三天后

“露沙,别再跟着我了,你腿又短,这样跟着我很烦的!要不你就走快点!要不你就去那边和他们一起走。

果果在前面不耐烦的冲后面那个汲着鼻子的小女孩子叫着,那个小女孩走的其实很快的了,可是,她比果果要小一岁,所以再怎么快,那双.腿也没果果的长。就这么着,果果便总能在她前面走。

“哼,要是厉害,怎么不和我们比试?跟一个小家伙吆喝,算什么劲儿?

前面一个和果果相差没多少年纪的皮肤黝黑的男孩子,一脸不屑的嘲讽着果果。他是这个岛屿上最大的一男孩子,叫巴查尔。

身.体健康,手脚充满了无穷的弹跳力。据说,是这个岛屿上最有希望的加勒比种子之前,就算是柳程利,也经经常点拔这个家伙,对这家伙的喜爱之情,从来就不遮掩。

从果果来到这个岛屿上的第一天开始,这家伙没事就来找他的麻烦。动辙就冷讽于他,估计是碍于飞儿的面子,一直以来,到不敢对果果下狠手。

虽然这家伙也只有五岁多,六岁不到,不过,他的弹跳力还有野.外的适应能力,确实比果果这个在城市里面呆久了的小家伙要厉害的多。

就因为这样,所以他觉得他很有资格讽刺果果。

冷冷的看了这个巴查尔一眼,果果隐忍不言。并不是惧怕这个家伙,而是飞儿曾经警告过他,在没有一定的贪心打过那家伙的时候,最好不要轻易去耀其锋芒。

就因为飞儿的话,加上也曾经亲眼看见过这家伙把一块于他来说,那是绝对搬不起来的石头搬起来。所以果果一直不和这个家伙争吵。

身后的露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果果来了后,没事就来粘乎着他。

现在一听巴查尔居然敢这般说自己最祟拜的新哥哥,她怒了。

小胳膊小腿儿的走上前,一双手叉在腰上,挑起那双浓浓的英眉,“巴查尔,你又没礼貌了。告诉你,你要是再这样对我的新哥哥无礼,我会对你不客气的。哼哼……刚好这几天我妈咪教了我一种新的草药,只用在一头猪的身上,那只猪就痒了一天,一直不停的嗷嗷叫。这种草药我还没在人的身.体上试用过,看你这么不安分,说不定,我可以把它用在你身上试一下!

小露沙一只小手指指到了巴查尔的额角上,那神态出奇的嚣张。不远处的飞儿看着这臭屁的小毛孩子,心里暗暗发笑。看来。这岛屿上的小家伙,也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

这一群小毛孩子,她从到来二天后,就再也不敢轻视于她们。要知道,只要稍微大一点的,都有一门独特的技能。

象前面那个巴查尔,他是主打攻击还有博斗方面的。估计就因为这样所以这个家伙的斗志一直很是旺盛,没事就想找别人打架之类的。她曾经亲眼看见过他,把一个只比他小一点的小子给打的哭爹叫娘,三二下就给搞定了。而那小子还不敢吱声,更不敢去父母那里告状。

至于这个露沙,别看她娇娇.小小的,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她的母亲在来这里之前,估计是个中药师,到这岛屿上后,她发现这里居然有很多在外面找不到的草药。就这么样,成天没事就钻研这些草药。那个女人现在居然成了这岛上的知名药剂师。

而她配制的药液,总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功效。这个露沙,就这么顺理成章的继承了她母亲的瓣别配制毒草液的事业。加上这小家伙也是个天资过人的变.态,现在她在配制草药方面,居然也小有成效。

据目前的情况看,估计那个巴查尔曾经在小丫头手上吃过亏。或许,还不止一次二次,所以巴查尔对于小露沙总是很隐忍的样子。

就如现在,他敢在果果面前嚣张的讽刺他,但在露沙的面前,却不敢吱声。

联想到昨天听到的那头猪不断的嗷嗷惨叫声,还有那块被摧毁的不成样子的猪圈,他闭上了嘴巴,只是不甘的看了一眼果果。

这个新来的小子,是从有着很多先进东西的城里来的,他懂得也看见过很多的东西。这一点,令他很羡慕,也很嫉妒。可是,他长的细皮嫩肉的,一看就不会打架的那种。

最令他巴查尔气愤的是,这家伙还总是一幅臭屁的样子。以于自己最尊敬的岛主柳,他也总是出言不逊的,这一点最让他感到气愤。就因为这样,他最想的,就是把这个不可一世,还臭屁自大到让他看着就生恶心的男人给压.在身下痛揍一顿。

可惜,这小子有太多的护身符,那个看着很漂亮的娇媚而清冷的女人,是柳岛主捧在手心的女人,他惹不起。而她,也最护着那小子。

至于露沙,他一直想和讨得她的欢心的,眼看就将有好的现象了。没想到半途上杀出这么一个小子,把露沙的心神全都吸了过去。露沙现在不爱弄她那些草药,最爱的,就是缠.绕着那个小子。

还动不动的就做出,这个人是我的人,你们谁也不能碰他的架势……

果果不理会这俩人,对于那个总是拖着鼻涕,却又没事就来缠着自己的小露沙,他没好感。而那个没事就指着自己,对自己出口恶语的家伙,他理没有好感。在这破岛上,他除了和笨女人还有水水是亲人,另外的人,都不能走进他的心里。

可是,他想是这么想的,但是,人家小露沙却很会缠人。

虽然她总会拖着鼻涕,可是,小模样儿长的很乖,尤其是那双亮灿灿的眼睛,更是如天上最亮的星星一样。

在这个岛屿上,哪个对她不爱,不疼!

就算是飞儿,也对她喜爱有加的,时不时的还会和她说几句话。偏偏,这个长的很好看的新来的漂亮哥哥,他就是不爱搭理自己。

这一点,令小露沙很有挫败感觉。不过,小露沙是什么人啊?

那是久经失败,也不会放弃的人。

你讨厌我,闪躲我是么,我就非要缠着你,反正,你注定是我看中的猎物了。

呃,就是这么着,所以无论果果要去哪里,小露沙都会紧撵着他屁.股后面走。

象今天,果果和飞儿听说这帮人要上山去狞猎,她们俩也想跟着一起去。

小露沙一听果果要去山上,好坏话的和她妈咪说了一大堆,愣是缠上了这支队伍。并且,象她计划的一样,她就缠死了果果。

“那个大块头那么喜欢你,你和他一起走嘛!

虽然还是讨厌这个难缠的家伙,不过,刚才这小丫头怎么也是维护着自己的,所以果果这次对她说话,语气就不再那么冲。

小露沙再次吸了吸鼻子,看的果果一阵皱眉。“鼻涕虫!”好恶心啊!

听他这么嫌恶自己,小露沙赶紧伸手把自己的鼻涕擦拭了一下。可是,看见袖子上的鼻涕后,她又面色绯红起来。这个,漂亮哥哥恐怕又要说她不爱干净,好脏的了。

果果看她眼神怕怕的看着自己,原本真打算要说她二句的话,这时候反倒是不好意思说了。

拧眉,把包里的一张纸巾掏出来递给她,“用这人擦拭,衣服上擦,看着就恶心!

果果是个素有轻微洁癖的小家伙,就因为这样,所以对于小露沙才不会喜欢的。

接过他递来的这张纸巾,闻着上面香香的气味儿,露沙面上有些陶醉。“好香啊,极漂亮哥哥的东西就是好,身上香香的也就罢了,就连这纸巾,也是香香的,露沙喜欢。

被人说成身上也是香香的,果果有些愠怒。回头,没好气的瞪她一眼,“那是你不爱洗澡的缘故,要是天天洗澡,也会香喷喷的。

一本正经的给这不爱干净的小丫头解释,果果觉得真是郁闷透了。这个破地方,好多人都不怎么洗澡,身上也有股子难闻的味道,他不喜欢,非常的不喜欢。

小露沙微噘了嘴巴,悄悄的嘀咕,“才不是呢,我很勤快的了,三天就要洗一回澡澡。难不成,要天天都洗啊!那多没必要!

果果不再理会这丫头,他觉得吧,和这样的小野丫说话,那简直就是在侮辱他蓝果果的智商。

看着飞儿憋屈的咽着那根乳猪腿,柳程利与柳管家说起岛上的事情来。

“当年少爷……哦,程利你的决定是正确的。这种地方,只能是那些成家立业,又不想在外面漂泊的人才能呆的下来。

那些有着特殊背景的男人女人,在这岛上被安置下来后,都找到了他们喜欢的对象。嘿嘿,其实,他们也没选择的范围,因为当年你送来的人,就是二十个男人,二十个女人。只不过他们是看谁对眼儿,最后剩下的,没办法也凑合成一对去了。

“那不错,我看他们有的都有孩子了。想必现在岛上的孩子也有不少吧。

柳程利的眼神悠远莫测,飞儿心里一动,这个男人,似乎,也不象是表面表现的,只是来这里隐居的。难道,他也想建立一个从小就忠心于他的杀手王朝。

要知道,这种由亲信的子弟,从小就对他们进行死忠训练的杀手,会比从外面招收的更要忠心厉害。

人的潜力,都是被激发的,可以想向这些原本就是他的手下。在被他送到这里来配对的男女,应该是原就基因不错的男女。若真的是这样,那只能说明,这个男人,目光很长远,心思也太过于奸诈了。

“对,二十对年轻人,居然有十一对在第一年就怀孕产子。有几对没产下子女的,现在也有了动静。今天你们看见的门口那二个怀孕的妇女,她们是第二胎有一个甚至是第三胎了。

这些孩子们平时白天都被家长们带到野.外去训练,让他们参观守猎的过程。以后再大的时候,就会让他们一起参加守猎活动。

那管家把这些年岛上的大概情形说了一遍后,飞儿的猪腿也吃的差不多了。不远处还有俩个女人抱着孩子在阳光中散步,看她们的脸上,浮现着满意的笑容,不难看出,这些人对于现状是很满意的。

“走吧,我现在带你们去看她。

看飞儿抚着肚子在看着自己,柳程利把嘴角擦拭了一下,抬头招呼飞儿和果果和他一起走。

母子俩人住的是二楼,这幢楼房总共就修建了三层。想不到他们居然把水水也放到了二楼,距离果果的房间也就间隔了三间房。

推开房间后,看见的仍然是那位医生,护士也有俩位。在几个人进屋后,那俩名护士便走了出去。

柳程利看了那位医生一眼,原本想留下的医生,也赶紧走出去了。

床.上的水水,一如既往的安睡着,在她的手腕上,扎着针,上面的点滴还在滴滴答答的流动着。这些,是维持水水生命不息的生命精华。可惜,就算有这些营养液,水水也瘦成了皮包骨。

“水水……

果果好些日子没看见过水水,此时一见面,心情自然就激动起来。不顾一切,他想要扑上去。

却被飞儿扯住,回头,她淡淡的看着柳程利,“我想和女儿小聚一会儿,你能出去吗?”她这明显的把柳程利排斥在外。

柳程利有些忍无可忍了,他胀红了脸,“水水是你的女儿,从理论上说,她也是我的女儿,我这个当父亲的和你们一起守候在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我们的父亲只有一个!”令飞儿惊讶的是,果果在此时愤恨的开腔了。看来,那件卡布其被摔死的阴影,很快就要从他心海里消除了。

他,又是一只全身长满了刺的小刺猬。这样的他,才是一个小小男子汉应该有的表现。

柳程利气正没处发,现在听果果这般强调,他的怒火蹭的就被彻底的点燃了。回头,怒目横眉的看向果果,全身的骨骼也在格格的响。

这样的他,看起来很可怕,令果果想要往后退动。可是,不远处的水水,还有飞儿昨天晚上对他的劝导,令他再次抬起脑袋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你不能对我怎么样的,因为你是男人。

柳程利顿住,飞儿也在此时插话,“你一个这么大的男人,还和小孩子一般见识,真让人无语。出去吧,我们不想让你打扰我们。

这一次,飞儿连和气的样子都省了。反正,对于这个男人,她原本就厌恶到极点的。这会子,都被掳掠到这里了,当然就没必要再对他虚情假意的。

柳程利的眼神在飞儿和果果的身上轮流的转动,最后哈哈一笑,“小子,不错,以前看你觉得不顺眼。现在你成了我儿子了,我到是对你有了极大的兴趣。若是调.教的好,说不定,将来你能带领我手下这帮童子军在索马里称王称霸。

话落,他转身往外面走。

留下震憾不已的飞儿,她没想到,刚才在餐桌上的猜测,这么快就有了证实。这个男人,他真的想训练出一帮杀伤性能很厉害的高手出来,想要在索马里当数一数二的海盗头子。

海盗,听名字不好听,可是,索马里海盗,却是很富有的一帮人。这一帮亡命之徒,什么船都敢打劫。这么多年下来,那些财富,也就可想而知。

果果不解,看向一脸若有所思的飞儿,“女人……他说的索马里是什么意思?

小手,伸到水水的手上,轻轻的触摸了一下,冰冰凉凉的,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把他拉到水水的床前,俩人一起坐下,“索马里是海盗的天下,这些人拥有现在代高科技武器,对各种过往的船只进行抢劫杀伐。是一群,很残暴的穷凶之徒。妈咪不希望你成为那样的人。因为,那种人都是双手沾满了鲜血的人!

摸摸果果的脑袋瓜,飞儿轻声解释着,眼神却落在水水的小脸儿上。看着她的睫毛,时不时的扫动一下,这才让她明白,女儿,还是活着的。

“海盗,真的有海盗吗?我前段时间听莫非讲过一个故事,说海盗们总会藏匿着大量的财富,还有数不尽的财宝。那时候我就萌生了想要去寻宝的想法,看这荒岛上,到处都是荒山说不定也有那些能藏匿财宝的荒洞?

果果一幅热情激动的样子,说到寻宝,那双漂亮的猫儿眼,更是灼灼发光,看的飞儿情不自禁的就想笑。

怎么样成熟,他也只能是个小孩子,一说到那些虚无飘渺的藏宝地,这家伙居然兴奋的一点样子气也没有了。

轻轻的弹了他脑袋瓜一个,“小子,你就做梦吧,那是以前的海盗才会藏匿着大量的财宝,现在的海盗,全都可以私底下把钱洗干净,到时候再找一个户头把钱存进去,他们没必要象古代的海盗那样,还需要费力的把钱给藏匿起来。这样的发财梦,你就慢慢的做吧。不过,你对钱一点好感也没,怎么会想着要那么多的钱了?

儿子表现的象一般的小孩子一样,飞儿到觉得很是宽慰。毕竟,他也应该拥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特有的童年期。而不是从小就被人训练成那种少年老成的总裁样人物。

“那是以前,现在我喜欢钱在手里的感觉。因为有了钱,就可以造就一个象现在这样的世外桃源。因为有了钱,就可以让很多人替我卖命,也可以让我有希望把现在这个恶魔给收拾掉。有了钱,还可以给水水找最好最优秀的护理。有了钱,可以做很多我不能做到的事情。

飞儿瞠目,这才分开多久呢,怎么儿子去他奶奶家呆一会子,就变的钻到了钱眼儿里面去了?

飞儿结结巴巴地问他,“儿子,这一套一套儿的,是谁给你说的?

果果不理会她的问题,只把眼睛挪到了小水水的面上。只是,飞儿却惊诧的发现,果果这小子,他的脸红到了耳朵那里。

看来,这一套关于钱的问题,确实不是凭空而来的。这里面,肯定有诡谲在内。

唇弯了弯,可在看见水水闭着的眼睛后,那抹笑意,又消失无影。

“你说,她怎么就这么贪睡呢?我对这小丫头这爱睡懒觉的习惯,真的是很不满意了。

果果嘴上抱怨着,小手儿,却把水水的手指头在手里轻轻的捏啊捏,那动作轻柔的很。

这时候的飞儿,敢确定,以后这娃,会变成那种毒嘴,心儿软的坏男人一枚。

飞儿看着儿女这样,已经有些个期待,这一对儿女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的。估计,他们的人生,会很有趣吧。

“女人……

想到美好处,飞儿再度勾起了唇瓣儿。哪知道这个时候果果却一脸惊骇,似受了惊一样的扯她的衣服。

看的出来,这家伙很紧张。不解的看向他,却见他骇然而惊喜的指着水水的手。

“怎么了?”心里一动,飞儿就差没跳起来。

一股即将来临的幸福感,令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你感觉一下,她,她在动,在动俟!

果果的小脸,此时兴奋的通红的,那双眼睛更是如有光在里面映出来。飞儿把手握到水水的小手,轻轻的感应着。

果然,那小丫头的手指头,在轻轻的动弹着。

看来,再过不久,这小丫头醒来的可能性,真的很大。

穿越古代之西医也种田 魔妃太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