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妻这职业 黑子的篮球之球王

我和冯老大沟通好后,便是站在了房门的一边,等着外面的看守把房门打开。

“来人呢?有没有人?我肚子痛!”冯老大冲着外面发生的喊道,声音中充满了痛苦。

这时候,我听到了外面看守人的谈话声。

“你听到了吗?里面的那人在喊?

“是的,我也听到了。

“要不进去看看?

“不好吧,小心让营长知道惩罚我们啊,

“怎么可能?营长可是要我们好好的看好他的。

“这样吧,我进去看看,你在外面等着。

“那好吧。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端着枪的人来,缓缓的向着冯老大那边去。

而我这时候,趁着他开门的时间,就这样溜了出去。

当我溜了出去后,便是按照原来的路线,静悄悄的向着外面而去,还好的是,一路上有惊无险,还算安全的出了庙宇。而这时候,天边的乌云已经漂浮了过来,而且还刮起了风来,要看就要下起雨来了。

等到距离庙堂很远的距离,再也看不到后,我便把隐身衣脱了下来,露出了我的身子,向着来的方向跑去,我要去寻找那两位年轻的守卫去。

我顶着风一路小跑似的向前冲,突然旁边的一句话令我一惊,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在。

“是谁?

我隐秘的拿出了手枪,正要对他回答的时候,一人突然从路边的草丛中走了出来,有些惊喜的说道,“火主人,是你啊。

我一看,这人正是那两位守卫中的一人。

“你怎么会再这里?”我有些诧异的道,毕竟这里并不是之前他们待的地点。

“我们担心你的安全,想要来看看。”他说道,“我们一商量,便由我寻了过来,他还在那里等着呢。

“哦,是这样的呢。”我心中听到他的话后,有些激动,这是好人呢。

“那我们快走吧。”我说道,“看这时间,我想着冯碟姑娘应该快要来到了,正好去接应她。

“好的。”接着他又问道,“怎么样?火主人,你是否找到了我们老爷呢?

我一边跑着一边说道,“是的,冯老大就在里面,不过暂时的他并没有危险,正好趁现在这个时间把他救出来?

“实在是太好了。”他激动的说道,“只要老爷安全就好。

一路上我发现了这小家伙话很多,而且问的问题都是关于绑架冯老大情况的事情,虽然跑的我有些气喘,不过我还是一句一句的回答他的话,就这样,一路上,他问我答的,时间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再次来到了当初离开的地方。

而这时候,当我们靠近当初离开的地方后,才发现,这时候冯碟已经带领了黑压压一片的人,已经来到了,正在向着那守卫问着什么。

现在,不但天色已经晚,最重要的是天空中乌云密布,很快就将有一场雨下来,令的视线有些看不清,不到近前看不清楚一切。

天气虽然让人恼,不过就是这样的天气,却是最是适合救下冯老大的,而且还是顺风方向,想到这,我便感觉,这天公也在帮助我们呢。

显然,冯碟他们也发现了我们,冯碟不等我们走到近前,便是问道,“火大哥,怎么样?有没有我父亲的消息。

“冯姑娘,冯老大就在庙堂中的一间房内,”我说道,“由于那地方,隐藏着的人实在是太多,一个人无法救下来,所以我们需要从长计划。

“有我父亲的消息就行,”冯老大一听她父亲就在里面,心中虽然也着急,不过确实安静了不少,她说道,“里面的情况我不清楚,你说吧,怎么救援,我听你的。

“你带隐身衣了吗?”我问道。

“带了,这东西我一直随身携带着。”说着,她从怀中拿出了隐身衣来。

“好,那咱们就这样。”我蹲*子来,找到一个木棒在地上画着说道,“在前面不远处,有一小股人正在那里埋伏着,我们这样,正好趁着这天色把他们除掉,不过要注意,千万不要开枪,也不能让他们开枪,更不能让哪怕一个人逃脱,不然的话,对我们接下的行动很不利。

“好,这个你放心,我这回带来的都是好手,这很好能够办道,那接下来再怎么做?”冯碟十分着急的问道。

“冯老大并没有在地道之中,而是在庙宇后院之中的一个房间之中,不过那后院之中埋伏的全是人,四周的房间中有,而且在地面之下也有!”这时候,我在地上画出了后院的图以及潜伏的地点来,再次说道。“你既然拿着隐身衣的,那就好办了。到那时候,我带着隐身衣进入后院,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冯老大救出来就可以了,不过你必须要牵制住梁勇一行人才行!

“好,就听你的。”冯碟接着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就把后院埋藏的守卫给炸出来。

听到这话,我瞬间大吃一惊,吃惊的道,“你拿来大家伙了?

“没有,就是自制的手榴弹而已?”冯碟说道。

听到这我心中竟然有些失望,暗想着,如果有着一些大家伙的话,那么这不但可以把人给救下来啦,而且还可以铲除牺牲营呢,即便铲除不了,也可以令他们元气大伤啊。

计划沟通好后,再找了一些好手出来,救下剩余的人在原地警戒后,我们便渐渐的向前挺进,由于天气的掩护,倒也没有令前面的那帮潜伏的人发现我们,虽然他们看不清楚我们,不过我此刻已经开启了火眼精金来,对于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看的清楚。

甚至我都已经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嘴唇在动,面色十分的苦恼,像是在咒骂这多变的天气一般。而且,他们的警戒并不严格,可以说的上是十分的松懈,这对我们的袭杀更加的有利了。

随着天气的掩护以及周围灌木树木的遮掩,很快,我们便是到了他们的身边。哪怕是到了这个地步,还没有人发现我们。可见他们的警惕性是多么的差。

同周围的人预定好手势后,我们瞬间爆起,手中的匕首瞬间飞向了他们的咽喉以及身子的其他部位。

梁勇等人从地道之中出来后,便是向庙宇的后院中走去,去见冯老大,而我在进入后院之中后,却是发现了这后院之中却是充满了危机,心中也是感到了对救出冯老大的机会再次难上加难。

“冯老大不愧是冯老大?都到这个时候,还是这么的镇定!”梁勇称赞道,“我梁勇佩服!

“哼!”冯老大把头一扭,生气的说道,“别在这个和我假惺惺的,你不配!

“你是不是想死?啊,我兄弟给你好声好气的说,那是看的起你!”这时候,王戈看不下去了,不由的大声说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识好歹!

“哎,大哥,冯老大初来这里,可能还有一些不适应,没闹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呢。哈哈。”这梁勇也不生气,而是看着冯老大哈哈大笑了起来。

“梁老大,这老家伙就是欠收拾!只要让我修理他一顿准服服帖帖的!”纹虎冲着冯老大恐吓道。

“哼,我入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怕你不成?”冯老大很是硬气的说道,“来啊!老子要是眉头皱上一皱!我就不姓冯。

在一旁看着的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平时看不出来什么的冯老大竟然在这个时候会这么的硬气,令我不由的刮目相看起来。

“哎,不要急,毕竟是这么大的年纪了,骨头肯定没有方面那么硬气了嘛。”梁勇说道,“要先礼后兵,慢慢来。

他说道,“我敬你是一个人物,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说吧,翡翠你的镇店之宝藏在了哪里?说出来,你任何事情都没有,否则又你的皮肉之苦受得。

“什么?你们是冲着那翡翠来的?”冯老大大吃一惊,问道,“你们怎么会知道我有着一块翡翠的?

既然这人都已经把冯老大给绑在了这里,冯老大肯定也是明白,此刻他们肯定对于冯老大的一切消息都调查清楚了。

“哼!不要以为你隐藏的多么严实!实话告诉你。”梁勇说道,“现在,你拥有价值连城的翡翠的事情已经传的满城风雨了。”梁勇这时候点起了一直雪茄来,抽了一口,吐出一口烟圈,“你也不想想,想独吞这财富,那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啊,就凭你还没有那个能耐可以对付的了全天下的人吧。

“哼。对付的了对付不了,那是我的事情。”冯老大说道。

“呵,还挺嘴硬的呢?”梁勇把雪茄一摔,双手拽起冯老大的衣袖,把冯老大拽到了身前阴森森的说道,“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我梁勇还没有怕过谁?都是刀口上做买卖的人,我图的是钱不是你的命,但是,你不识好歹,也不要怪我刀下多一条冤魂!

当梁勇把冯老大拽起的时候,我当时的吓了一跳,就怕这梁勇突然之间奋起把冯老大一掌喀嚓了,不过好在,他只是恐吓冯老大一番。

梁勇把冯老大往床上一摔,再次恐吓道,“你这一家老小人数可不少啊,如果你不识好歹的话,我不介意提供一些线索,让其他江湖上人来你家里光顾一番,到那时候,会发生什么,不要怪我没有告诉你!

“你敢!”冯老大听到这,瞬间呵斥道。

“我敢不敢做就看你是否实得抬举了。

冯老大听到这,我看到他的头低了下来,沉默了片刻,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在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说道,“容我想一想。”像是臣服了般,声音的充满了萧索。

梁勇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好,我给你*的时间,明天一早我会再来找你。到时候,希望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的话……”说着便向外走去。

“贤弟你真厉害!”王戈跟在他身后巴结道,“没想到,你只是说了这么些话,竟然就把这个老顽固给说服了。牛!

“是啊,梁老大,我纹虎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如果是我的话我也就只是会用刑来逼迫他说出来,没想到,你只是几句话的时间就把他给说服了,太厉害了。

“上兵伐谋,这个道理要明白。”梁勇心情有些愉悦的说道,虽然他知道,这两人也是为了巴结他而这么说,但是他心中还是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都出去,让这老家伙一个人在这里好好想一想。”梁勇说道。

我看到他们要准备出去,身子隐藏在了柱子后边,虽然我此刻穿着一个隐身衣,但是心中还是不由的发悚,还是感觉着用一些东西挡着比较好。

房门被关起,我听到了梁勇在外面找来了几个人站在门外看着冯老大,而这时候我并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在原地再次等待了有一段时间。

我感觉着此刻并没有任何危险后,慢慢的走向了床前,这时候,冯老大正闭着眼睛,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冯老大,冯老大。”我轻声呼唤到。

冯老大听到了声音,睁开了眼睛,四处扫视了一遍,“是谁?

“是我!冯老大,火帮主。

“火帮主?”冯老大眼睛瞬间瞪大,不由压低了声音道,“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你?

当听到这后,我便是明白,冯碟并没有把我有隐身衣的事情告诉冯老大,那冯碟有隐身衣的事情是否告诉了冯老大我也就不知道了。我想着,既然冯老大还不知道,那就先不知道吧。

随即,我说道,“冯老大,你不用管我在哪里了,现在我有几句话对你说,能否救的你出去,你一定要配合啊。

“好的,你说。”冯老大四处扫视着,说道。

“冯碟现在应该就在来的路上,你自己注意安全,不要和他们硬碰硬,他们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就行,一切以你的安全为准。”我说道,“待会,我会再回来,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就是救你出去的时候,到那时候,冯碟会同梁勇他们打起来,我正好趁这段时间救你出去。你明白吗?

“好,我听你的。

“你现在想办法,让门外的人把门打开,我需要出去。”我说道。

正妻这职业 黑子的篮球之球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