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中仙方骏眉最新章节 甜蜜婚令

就在封朗打开那个橱柜的门的一刻,一个位置处,一人正盯着手里的先进终端,当看到封朗面孔出现在视线里的一刻,眼中冒出阴狠凶残的光芒,手指一刷,调出功能页面,毫不犹豫的按下了红色的骷髅图标。

轰的一声巨响,震动传来的一刻,那个身影随手将终端扔进了身边的下水道,看了看远处一闪而逝的火光,嘴角动了动,悄然消失。

封朗和纳兰朴树扑出别墅还没有十米,战狼他们三楼跳下,距离地面还有一两米的瞬间,飞奔中,他陡然感觉后背一股吸力骤然出现,身体不受控制的一顿,并向后用力,跟着一股巨大的力量狂涌而至,后背跟被疾驰的卡车撞中一般,让他一声闷哼,连手里的狐狸都没来得及扔出去,身体就被袭来的火焰卷起,翻滚着落向远处。

纳兰朴树,狐狸,同样被火焰卷起,随着碎屑,翻滚着飞了起来。

战狼等还没落地的,就跟狂风中的树叶一样,被横着吹起,翻滚飘荡的落向了四外。

云雀他们稍好一些,因为刚好落地翻滚,身体并非直立,感觉一阵炙热袭来,冲击波里,身体不受控制的翻滚了几周,耳朵里嗡的一声,世界就清净了。

这是陷阱!

云雀第一反应就是他们踏入了陷阱,锁定的目标故意留下了线索,吸引他们踏入了鬼门关。

翻滚停止,视线模糊中,她什么也看不清,但她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在硝烟弥漫中带着哭腔的嘶声大喊:“雪狼!你怎么样?!

可没有回应,自己,也听不见自己的喊声,就跟陷入了无声世界里一样,周围,根本没有任何声音传进耳朵。

“二队三队救援!”金衡在这一刻也大吼:“恢复照明!救护车进场!

栅栏边缘抱枪警戒的二队三队队员,在爆炸的一刻纷纷摔了个屁蹲,冲击波过后,一个个耳朵里嗡嗡直响中,在金衡的命令到来的一刻,纷纷弹身而起,在碎屑乱飞中,直扑烟雾翻滚,视线为零的别墅方向。

几乎同时,隐在远处的支援快速动了,一辆辆救护车猛地起步,轮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白烟冒起中,骤然窜出,直奔别墅区的大门。

消防车也跟着动了,追赶着救护车,发动机嘶吼着扑向了别墅区大门。

几乎同时,陷入黑暗的别墅区骤然明亮,除了爆炸区域周围的路灯灯泡爆了,依旧黑着外,周围在烟雾翻滚激荡中,已经亮了。

酣睡的,被巨响和巨震惊醒,一个个心脏狂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些刚刚经历了黑暗的夜猫子,这会都傻了。

这巨响,绝对不是地震之类的,他们再不明白,也知道这是爆炸。

发生了什么……

业主短暂的慌乱后,顾不上擦拭额头的冷汗,纷纷爬起,探寻究竟。

慌乱中,二队三队已经扑进了爆炸区域,耳朵嗡鸣,听什么都跟在水里一样,朦朦胧胧,但他们带着夜视仪,就算封朗他们开启着环境模拟,开启着降温功能,依旧有多少的辐射源泄出,尤其呼吸,那不经过遮掩的呼吸,热源是无法消失的。

“这有一个!”一个队员枪甩到后背的一刻,大吼。

他脚边的是薛少波,此时,薛少波已经晕过去了,并嘴角耳朵渗出血液。

跟着,一个个吼声接连响起,在远处传来发动机轰鸣中,二队三队的快速寻找着看到的热源,拉开连体服,检查伤势。

云雀脚步踉跄,焦急的寻找着封朗,心里在默默的祈祷,祈祷自己的小男人不会有事。

在她推开试图提供救护的队员,焦急的寻找中,封朗一声闷哼,回过了一口气,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吐出嘴里的血水,眼前辐射源晃动中,用力的晃了晃迷糊的脑袋,挣扎着站了起来。

他这会什么也听不见,但意识正慢慢回归。

他迷茫的看了眼周围,推开一只伸来的手,眼神陡然聚焦,大吼一声:“云雀!你在哪?!

可惜,他听不到自己的喊声,云雀同样听不到,他们的耳朵短暂失聪了。

纳兰朴树也挣扎着站了起来,距离封朗连五米都不到。

他同样晕晕沉沉的,但却知道收起了血河斩。

他很明白,周围都是自己人,敌人不会在这里。

所以,伸来的手他没有打开,虽然不知道对方喊什么,但知道这是要帮他。

不过他还是拒绝了,摘掉头罩,眼前虚影晃动中,用力吸了口呛人的硝烟,脚下虚浮的踉跄奔向预判的位置。

那里是他的追随者该落下的地方,不会太远。

封朗喊出一声后,立刻看到了地上的一个微弱辐射源。

他大脑陡然清醒,一闪,就到了近前,一把拉开连体服的帽子,见是朴景权,大惊中快速查看,在一双手伸来的一刻,快速掏出内伤药塞进了朴景权满是血水的嘴里。

跟着,在朴景权被搀扶起来的一刻,奔向了别墅。

沿途,他又看到了三个人,一个小刀,一个巴日格勒,一个邵军。

三人没有例外的都昏迷了,被巨震震晕。

封朗焦急心疼中,还没有绝望的感觉,因为他们还有呼吸,还活着。凭借他的经验来看,邵军他们都无大碍,只是晕过去了。

另一面,云雀同样,在看到韩锐的一刻,就将寻找小男人的强烈念头压了下去。

这是她的战友,她必须优先救治!

纳兰朴树凭借感觉,踉跄的跟上了封朗的脚步,神奇的跟着他迈进了别墅破碎的房门,迈进了偶有火焰的破烂不堪的房间。

封朗四处的看着,判断着是不是有人,脚下,却直奔厨房。

他没有忘记逃遁的敌人,更没有忘记,那里会产生二次爆炸。

还好,他的担心多余了,而且,就算煤气泄漏,他也无能为力。

毕竟爆炸已经撕开了管道,而厨房本就是爆炸中心,当然不会有完好的设施了,已经彻底塌陷。

金衡,在奔向别墅区之前就一道道命令下达了,包括关闭附近的煤气,避免引发灾难性的二次爆炸。

毕竟二次爆炸会伤损到救治的人,而救治的人数会很多。

站在已经塌陷的厨房附近,残垣断壁中,封朗眼睛里冒出寒光,在纳兰朴树近乎摸着靠近他的一刻,伸手掏了掏耳朵,见还是没有声音,一片安静,遂扭头就走,路过纳兰朴树,拉了他一把,连续几个手势,率先离开了别墅。

这里,他看不到热源,收索,也不是他现在状态能完成的。

他首要的任务是知道对方为何发现了布控,是无间道,还是别的原因。

这很重要。

他没有看到云雀,云雀也没有再找他,一个忙着救治战友,搜寻伤者,一个带着纳兰朴树,寻找金衡。

金衡已经听到了封朗耳麦里的呼叫,但回答,封朗却不吱声。

他同样焦急,但也只能亲自赶往现场询问了。

不管如何,封朗起码思维清晰,就说明人没有大碍。

特警,这会也冲了进来,在碎屑中搜寻受伤的战士,控制危险。

同时,保安装扮的武警快速出动,劝解业主不要离开房间,让骚乱没有形成。就算有业主要驾车离去,也被要求返回,不得离开别墅区。

这里,还没有清理排查,怎么可能放人离去?

救援的速度相当快捷,消防车和救护车进入别墅区,开到事发地点,前后一分钟那样,所有的队员就已经集中。

急救,在救护车到来的时候,已经完成了,所有昏迷的都被救醒,并服用了内伤药。

在金衡随后赶来的时候,伤损情况已经统计出来。

封朗松开云雀的手,点了点头,跟着大吼汇报伤情。

他跟云雀见面,都极力的克制了没有拥抱到一起,但还是情难自禁的伸出了各自的手,最后也只是用力攥了攥,就松开了。

金衡在进入别墅区,靠近事发地点的一刻,为避免交通被堵影响救援,下车徒步奔来,听到耳麦里的吼声,他心里一揪。

一队,还能站立的一共六个人。

云雀、封朗、纳兰朴树、狐狸、飞鼠,以及哈日图。

其他的,都受到了剧烈震荡,不同程度的伤及了内腹,震晕过去刚刚苏醒,正抬上救护车,快速离去。

一队一共十七个人,竟然一下子伤了十一个,这是一队自组建以来,最大的损伤了。

要不是都有双层连体服,别说破片碎屑这些东西了,单单炙热的火焰熏烤的半秒一秒时间,也足以将所有人烤成焦炭了。

还好,新型的连体服有降温防火的功能,让队员的皮肤只是起了一些锃亮的水泡,倒是没有太大的灼伤出现。

但战斗是别惦记了,他们这伤半月好不了。

金衡在封朗的吼声中循声找到了他,一把拉住,连续几个手势,告诉他不要说话,声音太大。

封朗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耳朵里依旧一片静音。

云雀,狐狸,纳兰朴树同样,什么也听不见。

封朗点了点头,立刻将自己的疑问说出,让金衡着手分析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抓捕目标已经不用惦记了,不管吕寒梅是不是影子,这会已经打草惊蛇,对方都能设计陷阱,那就说明对方有了确切的消息,知道有行动针对她。

所以,排查隐患这会才是最重要的。

一辆物业的巡逻车闪烁警灯,在别墅区域的街道上行进着,例行巡逻。

柔和的路灯光线里,绿化带一侧,一队队人影悄无声息的跟进,借助巡逻车的遮挡,靠近了目标别墅,将周围的别墅秘密控制,锁定了目标别墅。

这里的邻居全部探查过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初步排除了地下通道连通,狡兔三窟的可能。

但那也不是大意的理由,后面,特警抱枪跟进,构成了第二道拦截网,防止对方从地下进入其他别墅,借机逃脱。

封朗在靠近目标别墅仅有三十余米的一刻,隐身绿化带里,略一观察,随之弹动耳麦。

随着他的命令,负责进攻的一队启动了连体服的伪装功能,随之,跟绿化带融为了一体。

几乎同时,整个别墅区用网的,还是手机,都接到了移动公司紧急故障通知,两秒后断网。

正在上网的,打游戏的急忙储存,聊天的赶紧道别,弄得夜猫子们手忙脚乱。

可他们大部分才刚刚做出反应,网络戛然中断,跟着在一片诅咒声中,黑暗突兀降临。

这下这些人傻眼了,纷纷呆滞了一两秒开外,才纷纷寻找照明的工具。

就在黑暗降临的同时,封朗纵身而起,直扑目标别墅的铁门。

纳兰朴树紧随其后,他寸步不离的跟着封朗的脚步,前后脚,一闪就到了铁门近前,在夜猫子惊呼声中,跟封朗先后飘进院内。

狐狸动作同样不慢,几乎跟纳兰朴树前后脚飘进了院落。

同时,二队三队也先后跟着扑向了栅栏,枪口瞬间锁定房屋的玻璃,并纷纷翻进院内,抱枪半蹲做出防御态势。

远处高层,狙击手纷纷探出了枪口,锁定了千米之外的别墅三楼和二楼的窗口。

战狼,云雀各带一组追赶着封朗的脚步,无声无息的扑进了院落。

到了这,目标别墅里的人都没有警觉,客厅里的人站起一个,点燃了打火机,显然是要寻找照明设备。

三楼的一动没动,狙击手依旧趴在那里,狙击枪放在一边,用望远镜收索着外面。

另一个人坐在沙发里原本看电视,这一刻手也抄起了一把突击步枪,但同样没动。

“目标正常!”飞奔中,封朗耳麦里传来指挥车提供的信息。

封朗脚步不停,几个闪烁就到了目标房门前。

纳兰朴树紧接着贴到了他身后,靠在了墙上。

狐狸迅速上前,在不多的别墅里零星的亮起微弱光线的一刻,迅速接上线,短短一秒那样,终端的刷屏瀑布流随着他回车敲下停止了。

密码防盗门锁咔哒开启声中,狐狸一收线,顺手拉开了房门。

封朗和纳兰朴树各自兵刃入手,一闪,就进了卸开的门缝,在云雀和战狼带队跟上,狐狸进入门户的同时,闪烁着,直扑二楼。

“目标无异常!”耳麦里再次传来指挥车提供的信息。

信息传入封朗耳朵里的同时,他的脚已经踏上了二楼的楼梯,刀光一闪,在一个手电刚刚亮起的瞬间,扑向了拿着手电,打着打火机的身影。

纳兰朴树不用吩咐,直接扑向了沙发里的那个女的。

封朗全身肌肉紧绷,精神高度集中,手里的鬼刃虚晃一招劈向对方,左手,已经做好了随时点穴擒拿的准备。

可就在即将的手的瞬间,他心里突然冒出不详的感觉。

不对!

他的手指在念头掠过的一刻,点在了那人的乳根穴上,在那人僵立,纳兰朴树得手的瞬间,他低吼一声:“一楼安全,目标错误!

吼声中,在纳兰朴树站起,同样疑惑的看向沙发那女的同时,在战狼追着狐狸的脚步飞扑而上的一刻,不管不顾的直扑楼下。

楼上的人根本就不会武功,他扑上去,对方面对面都没能做出反应,在他手指点中对方的一刻,对方才露出惊慌害怕的神色,却并没有一个武者该有的表现。

而且体型虽然差不多,可根本就不是,不用验证,封朗也确认这不是目标。

那不在楼上,云雀就危险了!

她负责的是楼下的花匠和厨娘,既然楼上不是目标,目标六人又不缺少,那就只有一个解释,目标在楼下!

战狼并没有停顿,在纳兰朴树和狐狸先后冲过身边,跟着封朗扑向楼下的同时,脚步不停,依旧直奔楼上,在楼上发现异常,那俩人纷纷动的一刻,一个飞踹,嘭的一声巨响,连人带门就冲进了房间。

狙击手这一刻一个翻滚就试图离开趴伏的位置,抽出手枪抵抗。

沙发里的那人同样做出了反应,身躯还没站直,枪口就抬了起来。

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战狼翻滚进入,飞鼠跟着扑了进来,锁定目标,脚下骤然发力,在沙发里那人枪口抬起的同时,一把抓住了扳机的位置,手指伸进扳机,挡住对方扣下,一肘扬起,嘭的一声,在对方没能开枪的短暂错愕中,一下子击中了对方的下颚,在对方闷哼一声,头猛地上扬,意识陷入黑暗的一刻,错愕了下。

这么弱……

他错愕的同时,战狼翻滚中一个飞扑,空手,一下子扑在了那个狙击手身上,在对方手枪抽出,保险都没来得及打开的同时,一个漂亮的擒拿,将对方的手肘反拧,膝盖压在了对方的脊柱上,利索的控制了对方。

这么弱……

战狼得手,同样出现了零点几秒的错愕,跟着在耳麦里说道:“二组控制目标,三楼安全!

指挥车里,金衡神情凝重,在战狼汇报得手,控制目标,收索三楼的一刻,快速下令周围做好应变准备。

他意识到了,目标在他们眼皮子地下换了位置,是否消失还不得而知。

可紧接着到来的消息让他心里一紧。

云雀不等封朗赶到,就冲进了厨娘和花匠的房间,并将俩人控制在了被窝里。

目标金蝉脱壳!

封朗前后脚冲到了门口,看到目标被控制,眼睛一虚,暗道不好。

六个人,一个没少,男女都不差,可是,没有一个是目标,那,目标哪去了?

定位,不会出现偏差,甚至精确到米,怎么可能定位错误?

眼睛一虚,他连多余的停顿都没,念头一闪,就直接冲向了厨房。

要是金蝉脱壳,那问题肯定出在厨房。

狐狸和纳兰朴树也一个急转身,脚步都没停就追赶封朗。

他们必须跟上封朗,一旦封朗发现敌综,他们的存在将成为成功抓捕的关键。

封朗扭头飞奔中再次低吼:“云雀,审讯二楼目标,动作快!

云雀接到命令连犹豫都没,立刻挥手下令带走这俩人,自己跟小刀快速奔跑,在封朗消失在厨房里的一刻,先后扑上了二楼。

剩余队员立刻展开了收索,但所有都不再那么流畅,在这一刻,有点乱。

他们紧张的准备应对高手,却意外的没有遭到丁点起码的抵抗,这让他们就跟奋力一拳,却打在了一堆棉花上的感觉一样。

封朗冲进厨房,在狐狸和纳兰朴树跟上的一刻下令道:“狐狸,找到厨房里的暗室,或者暗门!

“是!”狐狸应声领命,跟着掏出设备开始收索电子信号。

纳兰朴树没有乱动,拎着血河斩静静的等候。

封朗也仔细观察厨房,寻找有可能存在的暗门。

看到大容量的双开冰箱,封朗眼睛虚了虚,先是查看靠墙的距离,确定没有猫腻,就是独立竖在那里,目光又移动向有可能存在猫腻的灶台,在狐狸也抬头看向灶台的一刻,他隐隐确定,那一溜的橱柜灶台必然存在秘密通道。

他缓慢的收起鬼牙,示意了下,上前小心观察,随之慢慢的打开了一个柜橱的小门。

确认小门后没有机关后,这才全部打开。

一打开,里面一个红点让他瞳孔骤缩。

那是摄像头!

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心悸猛地袭来,让他呼吸一滞。

不好!

封朗汗毛炸立,一把拉着狐狸就向外飞奔,同时大吼:“马上撤出别墅!快!

他的大吼所有人听得见,令行禁止,不容半点犹豫。

靠近门口的立刻飞奔向门外,二楼,云雀刚刚施针,接到命令毫不犹豫的抽出手枪,一手抓住审讯的目标,抬枪就扣动了扳机。

三楼,战狼同样的动作,突击步枪一顺,噗噗的声音里,一手抓住一个目标,人已经纵身而起,在玻璃满是窟窿的一刻,跟队员纷纷扑向窗户,跟着毫不犹豫的撞碎了玻璃,跟二楼挑出窗外的云雀先后在漫天玻璃碎片中冲出了别墅。

队员动作都不慢,整个别墅立时玻璃尽碎,纷纷有人影扑出别墅外。

封朗一口气都没有喘出,带着狐狸,跟纳兰朴树先后先后扑出了别墅房门。

冲出别墅的身影还没落地,尤其战狼他们还在空中,云雀等刚刚落地翻滚,轰的一声巨响,火光猛地腾起,剧烈的震动中,火焰从别墅的窗户和房门向四外猛烈喷发,裹夹着碎屑和一些身影,摧朽拉枯的席卷向四外。

“不好!”金腾腾地站起,盯着骤然明亮的屏幕,大惊失色。

从封朗喊出撤离到火光腾起其实就是一秒那样。

封朗他们危险了!

剑中仙方骏眉最新章节 甜蜜婚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