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捕鱼 全民娱乐汇 恶意小说

肖奇媛发完金条,又对着杜洛温柔说道,“给家里佣人和保安一人两块银元,那些干活的工人一人一块,去分分吧。

杜洛一脸的幽怨,“咋没我的金条?

还看看方明月喜滋滋的拿着金条和银元看,意思是你这是大方的过头,怎么给了外人。

肖奇媛白了他一眼,“家里什么不都是你的,那么小气干嘛,赶紧的去分银元。

说完他还拿起沙发上一个包,把包里东西倾倒出来,用手将好多银元划拉进包里,又递给杜洛。

看着她完美诱人的笑容,杜洛差一点将你也是我的吗说出口,笑着拎包走了出去。

“小飞,过来下!

看到裴小飞在院子里,他高喊一声,随着裴小飞靠近,把手里拎的包递给他。

“家里人一人两块,那些工人一人一块,让他们管住嘴,别乱说。

裴小飞往敞开的包里一看,竟然是刚才送进去的银元,暗叹还是老板大方笑着点头去给人们分,隐龙居里立刻欢腾一片。

可惜的是随着夜幕降临,工人们离开,阿豹众人又挖掘一番也没在看到挖出其他箱子,只能是作罢去吃饭。

肖芸儿为了能找到藏宝图的确切位置,拉着苏小婉和杨巧凤跑去书房还打开电脑查找,更是自己照着作图,去掉那个圆圈,打算发到网络上,看有没有高手认出是哪里。

为了这件事情,三人今晚脸药浴液都不泡了,晚饭后杜洛想去大浴室,可肖奇媛拉着方明月一起去泡药浴,只能是作罢。

返回自己屋里看书,看烦了拿出手机看新闻,网民果然都是善忘的,他和方明月的新闻已经消失不见,头条是一个新的新闻。一个只有初中的小女孩因为网络暴力,被很多网友咒骂,同学也取笑,结果在学校跳楼自杀了,那孩子还是隔壁县农村的留守儿童。

一个年轻的生命逝去,杜洛唏嘘不已,他也挺痛恨那些网络喷子和键盘战士,自己上新闻时何尝不是骂声一片,甚至还被人众筹买命,太特么恶心了。

看了看评论,一些人还是恶习不改,在评论区大放厥词秀存在感,没看几眼就厌烦了,忍不住对几个喷子留言破口大骂,结果引得那些网络喷子又开始回骂。

特么的,哥也成网络喷子了!

杜洛意识到不能理那些傻逼,越理他对方越感觉优越的存在感,干脆的关了手机,懒得在理会,免得被拉低智商,被他们用丰富脑残经验打败。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看到三个小妞打着哈切下楼,昨晚折腾到大半夜,也没能找到藏宝图的具体位置,到了饭桌上又有说有笑,肖婉约也心情开朗很多,似乎真遗忘了杜洛跟肖芸儿的事情。

不过中午又去了学校后门,把杜洛叫出来在悍马车里好好折腾了他一下,连续两次,弄得他腿发软才轰下车。

杜洛简直无语,肖婉约这种惩罚办法虽然香艳,可每天都连续两次,铁打的汉子也扛不住啊,而且都不想跟肖芸儿或是苏小婉合体修炼了,时间长了那俩小妞肯定也闹气。

打算翻墙过去,猛然想到好几天没跟田美茹联系,该给她在治疗一次了,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没接通,很快发来微信。

“我开会呢,这几天有大案子,过几天再找你。

杜洛无语,只好手机装兜里,翻墙跳回学校,结果肖芸儿又噘嘴在等他。

“生气啦?”他走过去温柔询问。

肖芸儿不满的娇哼,“我哪敢打扰你和小姨幽会啊,人家就是个小三!

说完扭身气呼呼的迈步前走,杜洛只好无奈的跟在后面,肖芸儿又停下脚步看向他。

“哼,她想榨干你,本姑娘不开心了,你说怎么办吧?

杜洛眨眨眼睛看着她,不知道她想干嘛,肖芸儿脸微微一红,“笨蛋,下午第一节课的任课老师没来,班主任已经在黑板上写着上自习。

听她这么说,杜洛苦笑,“你意思是逃课去篮球馆的杂物间?

肖芸儿迈步走到近前挽住他的胳膊,“那里又脏又乱,不去。

杜洛这次明白了,她这是埋怨肖婉约连着两天中午在找自己,有点闹气,更是豁出去了,不让肖婉约如愿。

伸手轻轻一刮她挺巧的琼鼻,“小色妞,那你想去哪?

肖芸儿先是咬咬嘴唇,这才鼓起勇气,“我也要去车里试试!

说完还献宝似得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你看,我已经找巧凤姐要了车钥匙。

“佩服!

杜洛向着她双手抱拳,在肖芸儿嗔怒的表情中拉着她走向学校的停车场。不就是换个人在大战三百回合吗,男人不能怂,该硬时就得硬,这种事绝对不能退缩,被女人看不起的事情杜洛可不干。

拉着肖芸儿的小手一直走,肖芸儿既紧张又隐隐期待,这丫头越来越玩的开,怕自己不如小姨诱人,更怕时间久了会被杜洛嫌弃,心里暗暗较着劲。

到了车边,开门上车,坐到副驾驶的杜洛看肖芸儿开门去奔驰越野车的后座,眨眨眼说道,“你去后面干嘛,过来开车啊?

刚坐下的肖芸儿一愣,“我哪会开车,你不会?

额……

杜洛一脑门的黑线,这下不会开车成了心里永远的痛。

看他的表情肖芸儿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着急说道,“你怎么这么笨连车都不会开啊?这可怎么办!

“你记得你知道我不会开车哦!

杜洛辩解一身后眼睛看向车窗外,这个时间段停车场没人,远处倒有些学生在闲聊,而且马上要上课了。

“讨厌你,我不管啊,必须把车开走,要不没下次。

肖芸儿甩胳膊蹬腿撒娇,杜洛又看看这辆车的黑色车膜,立刻从后驾驶钻到后座,直接将肖芸儿压在上面。

“你疯啦,这里是学校,让人看到怎么办?

肖芸儿娇呼出声,很快变成了呜鸣,一只手拍在车玻璃上又慢慢滑落。杜洛虽然不会开汽车,开肖芸儿这辆美女车绝对没问题。黑色奔驰车开始上下晃动,好在两侧都有教师的车挡着,很快上课铃声响起,这才没被人发现。

临近下课,黑色的奔驰越野车才停止晃动,肖芸儿这下终于解气了,不在那么郁闷,休息几分钟后慢条斯理的穿衣服。

穿好衣服两人开门下车,就在这时从一侧绿化带后面突然跳出了一个人,把他俩吓一大跳。

“胡婷婷,你在这干嘛?”肖芸儿质问出声,心里有点不秒的预感。

胡婷婷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你们干的丑事都被我拍下来了,清纯校花和继父儿子在学校停车场车震,你们想想后果吧。

“赶紧删了!

肖芸儿一下就急了,要冲过去抢夺手机,却被杜洛抓住手腕,他低语安慰,“傻妞,咱们这车的车膜可是高级货,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顶多拍上车在晃而已,无所谓啦。

肖芸儿扭头一看,确实车窗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里面,心里放心了,扭头看向胡婷婷摇了摇头。

“没想到你跟你爹一样的不要脸。

这话说的胡婷婷脸色立刻难看,她刚要说什么,杜洛提前开腔。

“芸儿算了,这种女人不用理会,稍后去趟校长那里,把她开除就可以了。

说完关好还敞开的车门,拉着肖芸儿就走,肖芸儿向着胡婷婷摆摆手,笑盈盈的发出话语,“永远不见。

胡婷婷傻在了那里,她是看到杜洛和肖芸儿上车后跑来的,原本是相求杜洛放过自己父亲,把他弄出看守所,要不然过些日子就要开庭宣判了。

见到车晃动才意识到这俩人竟然胆大到公然在校园里干这种事情,就偷偷躲在绿化带的一棵松树后拍摄,想用视频威胁杜洛。可她万万没想到杜洛根本不在乎,而且还要让校长开除自己,知道他有这个能力。

前面开车的杨巧凤和副驾驶的苏小婉简直无语,不想看又忍不住从后视镜偷看。

好在杜洛和肖芸儿俩人没在更进一步,快到学校时杜洛将肖芸儿放开傻笑,实在是越来越喜欢这丫头了,没想到她考虑的这么周全,暴露后还搞定了肖婉约。

肖芸儿这才意识到前面有人,羞的脸蛋通红,又狠狠捶了杜洛一拳。

“你个臭流氓!

说完又在他耳边低语,“这事还是得瞒着妈,你平时多注意点,要是被她知道那可不得了。

“我又不是傻子,你就放心吧!

杜洛点头保证,可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那次荒唐的夜晚和肖奇媛散发着熟透气息的娇躯,赶紧摇头驱散。

车开进学校停车场,几人有说有笑的下车,肖芸儿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好在杨巧凤和苏小婉也没取笑她,这才面子上好过些。

半路跟杨巧凤分开,三人进入教室里,同学们对他们三个同时亲密出现已经有点麻木,不再像以前那么无法接受。班里那些可怜男生只能是对其他姿色差很多的女同学下手追求了,校花梦彻底的破碎。

上课时杜洛依旧是没听讲,开始主攻初三下半学期的课程,有信心短时间内拿下,过阵子就开始追赶高中课程,甚至有信心超越那些学习一般的同学。

当第四节课下课铃声响起,三人要去食堂跟杨巧凤汇合,杜洛的手机响起,掏出来一看是肖婉约打来,赶紧接听。

“你个混蛋,我在后门呢,赶紧滚过来……

杜洛立刻一脑门汗,看向肖芸儿,“婉约后门等我呢,你们吃吧。

肖芸儿风情万种白了他一眼,酸溜溜说道,“别累坏了腰,也别耽误下午上课,赶紧在本宫面前消失吧。

她还故作潇洒的一摆手,杜洛脑门滴汗的走向后门,心里琢磨着怎么哄肖婉约,要翻墙时一拍脑门,哄什么哄,没有一炮解决不了的问题,有的话就两炮!

他翻墙跳过去,立刻看到了那辆加长悍马车,愕然的是上面多了一些喷涂,一看就是用自喷漆弄得,艺术感很差。

开门上车,看到肖婉约就在后座等,恶狠狠的看着自己,车窗帘已经拉好,他没话找话的问道。

“车怎么了?被人故意啊?

“老娘自己喷的,心情很差。过来,看我不整死你。

整死我?

呵呵,看谁整死谁,就不信你这匹已经被哥骑过好几次的胭脂马还能飞上天!

杜洛冷笑着扑了过去,很快加长悍马车开始晃动,肖婉约压抑不住的大喊大叫传出,没多久又恢复平静,俩人折腾一番后开始认真的合体练功,这样动静小点,却比正常的要舒服得多。

“滚吧……

临近上课车门打开,随着肖婉约的一声喝骂,衣服还没彻底穿好的杜洛被推下车。此时杜洛脚发飘,一脑门的汗,无语的看着加长悍马车很快驶离。

“呼……

他长出一口气,肖婉约没提芸儿的事情,看来是选择了回避,装作不知道,眼不见心不烦。

总算是度过危机,杜洛翻墙又跳了回去,看看锁着的后门,琢磨着是不是找老校长要一把钥匙,免得每次都跳来跳去。

再一回头,看到不远处肖芸儿噘嘴看着自己,赶紧脸上堆满笑向她走去,肖芸儿气呼呼的扭身就走,杜洛赶紧快步追上要拉她的手,却被甩开。舔着脸连拉几次,肖芸儿这才不在甩手,歪头瞪了他一眼。

“便宜你这臭流氓了!

杜洛只能是嘿嘿傻笑免得说错话,俩人手拉手一路走向教室,虐死了不知道多少条单身狗。

下午放学回家,一进家门杜洛就大翻白眼,看到客厅里肖奇媛陪着赵胜男和方明月在聊天,方明月还向自己摆手打招呼。

他是真想把俩人都扔出去,知道这是蓝珠和李丽消失踪迹,赵胜男又带着李丽来自己家避难,如今自己这里确实是最安全的,也就不再说什么。

向着方明月点头打招呼,理都没理赵胜男那头母爆熊,迈步走向电梯打算上楼,肖奇媛却发出话语。

“洛儿,你过来下。

杜洛无奈的走过去,坐到肖奇媛身边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肖奇媛微微扭身,将手放在他膝盖上,穿着杜洛喜喜欢看的浅银色丝滑睡裙,这次款式还变了,裙摆略长,领口却开的很大,而且右侧还露出很大一截雪白香肩,配上她温柔高贵的气质,诱惑力十足。

“洛儿,明月还得在咱们家住几天,等周日开机仪式后,你能不能保护她一阵子?

杜洛嘴角抽抽了一下,“媛姨,明月姐不是有她保护吗?

手指赵胜男,赵胜男阴沉着脸回应,“上级对我一直关注明月很不满,调我去处理一件别的案子,短时间内回不来,所以明月拜托你了。

杜洛立刻有点头疼,其实方明月的事情他在心里很好解决,只要联系上李丽,让她给自己一个面子,看好那个蛊师蓝珠就成了,可问题是联系不上。

“洛儿,听话,就保护明月几天,而且我们也要去拍戏演角色,万一出事可不好。”肖奇媛趁机再次发出温柔话语,葱白的柔软手掌还揉了揉杜洛的膝盖。

“好吧!

杜洛只能是无奈答应,免得肖奇媛不开心,见没自己什么事情了,杜洛起身上楼换衣服。

一身灰色家居服刚从衣橱里拿出来,房门被推开一些,苏小婉探头进来,兴奋说道。

“洛哥,挖地下室挖出来一个箱子,有工人想偷运出去,结果被看门的保安发现了,人赃并获,叫你去看看呢。

听出说的是假山下的地下室,杜洛随口说道,“有什么好看的,交给派出所的人就成了。

“不是哦,是一箱子银元,听巧凤姐说这里以前可是地主家的宅院,后来才被她姥爷买下。

“银元?这可是好东西!

杜洛立刻放弃了换衣服,赶紧往外走,苏小婉挽着他的手臂一起进入电梯里,歪头看着他低语,怎么也看不够。

电梯到了一楼打开时,苏小婉赶紧松开杜洛,箱子已经被搬进了客厅里,一群女人都在围着看。

杜洛一到近前就笑了,是一个一尺多高两尺长的箱子,木质箱子有点腐朽,里面满满的都是银元,不是民国时期的,而是清朝时期的光绪银币,比民国的更值钱。

肖奇媛一脸笑意的说道,“我让阿豹把工人放了,保安们又在挖呢,看能不能在挖到。

这可是意外之财,不管价值多少都让人很开心,人们七手八脚往外拿,有的还吹口气放在耳边,试试传说中吹银元会有声音是不是真的。

“哗啦啦……

肖婉约更干脆,直接将一箱子银元倾倒在宽大的红木茶几上,除了数百银元,更让人欣喜的一幕出现了,下面竟然还有五根金条,还有一小卷陈旧的皮革。

“这是什么玩意?

肖芸儿伸手拿起,解开上面的绳子,摊开一看是一副画着山峰的地图,是人工手绘的,在一个地方还画着一个圆圈。

“这就是传说中藏宝图吗?”肖芸儿娇呼出声。

人们也眼睛一亮,可这是根据局部地形收工绘制,根本看不出来是哪里,肖芸儿兴奋的打开手机地图对照,苏小婉也紧跟着如此。可现代地图都是建筑和街道,怎么可能对应出来,只能看出是在山区里。

肖奇媛笑看她们兴奋的样子,拿起一个金条先塞到苏小婉手里,苏小婉赶紧推辞,“干妈,我不要。

“拿着吧,在拿二十个银元,以后当嫁妆。

笑着说完肖奇媛又将剩下四根金条依次递给杨巧凤,肖芸儿,肖婉约,方明月一人一根,还塞给方明月一把银元,赵胜男已经走了,也就没她的份。

疯狂捕鱼 全民娱乐汇 恶意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