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mm倒立 轩辕英雄 王俊凯丑照

由于苏萌是个新手,几人没花多久的时间便追上了,为了不让苏萌发现几人,车子一直跟在距离他们五百米以外的位置。

“我说大哥你还真是有心思。”白允成握住方向盘调侃道。

“确实。”贺睿泽低语,若是换做以前他哪里会顾忌这么多事情。

“哎,这就是当局者迷呀。”白允成叹气,接着回头看了眼坐在后座的浩子,“你以后可别和阿泽学,遇见喜欢的姑娘可得牢牢抓住咯。

“那是必须的。”涂浩点头,“话说回来,这戴萱怡怎么就活过来了?

“或许她根本没死过吧。”听着涂浩的问题,白允成的嘴角勾起皎洁的笑容。

“没死?”涂浩眼眸微闪,当年戴萱怡的葬礼他们可是都在的,这怎么会没死呢?

“这人被炸的面目全非了,谁又分得清呢,再说了她现在不是活生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么。”似乎出了涂浩的想法,白允成悠悠的开口了。

“这倒是。”涂浩点了点头,片刻后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老天呀,有时候就是爱和人开玩笑。

“谁说不是呢。”白允成耸肩看了看前方,“你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打个电话过去,让她们去吃饭。”说着他将自己的电话递给了涂浩。

白允成的意思涂浩自然是明白,这不他接过手机后直接拨通了页面上乔姗的电话……

二十分钟后,几人来到了农庄的酒店,这酒店装修的颇为豪华,是不少官员和老板请客的首选地方。

“这里的环境不错嘛。”贺睿泽这边刚一下车,一直等待着的戴萱怡走上前来,“阿泽,要不以后在这买栋别墅住着?

“哎,戴小姐,你这就不厚道了吧。”不等戴萱怡挽住贺睿泽的手,白允成再次走到两人的中间,“你明知道浩子和阿泽的关系,还说这样的话,不摆明着是想要讹人么。

“白允成,你说话注意些。”听着白允成的话,戴萱怡的眼中明显的闪出了不悦。

“我这话怎么就不注意了?阿泽你觉得我这话有错?”他挑眉看向贺睿泽。

“的确不妥。”贺睿泽十分配合的回了一句。

“好吧。”戴萱怡耸肩片刻后依旧是不死心,“要不我们有空的时候常来?

“哎呦喂,谁要和你来这里呀。”戴萱怡这边话音刚落,刚从车上下来的乔姗便开口了,她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厌恶,“现在的女人还真是不要脸呢。

“你说谁呢!”戴萱怡颦眉,眼中亦是闪出不悦。

“谁心虚我说谁咯。”她的声音比之前还要高出一个调,深怕戴萱怡听不见自己的话。

乔姗这话一出,立即引来来往就餐客人的注意,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投到几个的身上。

这不,站在旁边的两个女人八卦了起来:

“那不是贺氏集团的总裁么?

“是呀,是呀,他本人比电视上帅呢,他旁边的好像就是那个戴萱怡呢,还别说真是美女。

“哎,可惜咯,我就没这个福分,就算是让我做个情人我也愿意呀。

“大家站在门口做什么呀有什么事情我们进去说不是更好。”为了缓解尴尬,涂浩开口了。

“我看也是。”白允成点头赞同,接着看向乔姗,“老婆,我们走吧。

“行。”乔姗点头,挽住苏萌的手走了进去。

在苏萌走进去的下一秒,贺睿泽也直接离开,他的步调很快,丝毫没有在意跟在他身后的戴萱怡。

“这可是我专门给大家准备的包厢,看看环境如何。”进入包厢之后,涂浩开始介绍。

这个包厢是以古朴的山水为主,座椅都是木质的,墙上挂着名贵的山水画,桌子中间摆放着假山装饰,看起来确实有种置身于山水之间的感觉。

“不错不错。”乔姗连连点头,“我们就坐吧,浩子快上菜我这都饿坏了。

“行,没问题。”说着涂浩微微打开门,吩咐了一句,“大家坐下吧,五分钟之后菜全部上齐。”涂浩刚一说完,便见着一个服务员端着盘子走了过来。

看着盘子里精致的菜肴,乔姗哪里还忍得住,她拉着苏萌在自己身边坐下,接着招呼众人坐了下来,白允成自然是贴着乔姗而坐,欧奕航也是十分的自觉直接在苏萌的旁边坐了下来,原本看准了苏萌身旁那个位置的贺睿泽,见着欧奕航就坐十分的无奈,最后在白允成的侧身坐下。

“浩子,我们好久没喝酒了,坐阿泽旁边,好说说话。”不等戴萱怡这边挪步,白允成抢先开口了,说完之后他冲着戴萱怡微微一笑,“我相信戴小姐不会介意的吧。

戴萱怡这边,手已经握住了椅子的后背,听了白允成这话顿住了,“不介意,当然不介意。”说着她满脸微笑的看向涂浩,“浩子,你坐吧。”说完之后她直接走到涂浩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知道这其中的事情比较的复杂,涂浩也不多说,乖乖的坐了下来。

“我去出去接个电话,你照顾好自己。”这时,坐在苏萌身边的欧奕航低头对着苏萌说了一句,接着匆匆起身向外走去。

“来,我们吃。”欧奕航的离开并么有打扰到大家的兴致,反倒是让白允成高兴了起来。

“瞧你那小样。”看着白允成兴奋的模样,乔姗朝着他翻了个白眼,接着看向苏萌,“人怎么走了?

“奕哥哥说有事,让我们先吃。

“这样呀。”乔姗点头,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是欧奕航发来的短信,“我有事要处理,离开一会儿,照顾好萌萌。

“哎,真是的这关键时刻这么不给力。”看着欧奕航发过来的信息,乔姗不由的感叹了一句。

“怎么了?”苏萌和乔姗的距离很近,自然是能听见她说的话。

“没什么,没什么。”乔姗摇头,将手机收起来,接着看了看桌上的食物,“这藕片清爽,你应该可以吃的”说着她转动转盘将藕片摆在了苏萌的面前。

“萌萌你胃不好,吃藕片不宜消化。”还没等乔姗下筷子,白允成这边就开口了,“先喝点汤。”说着他抬头和贺睿泽交换了一个眼色,似乎在说,“没事交给兄弟我吧。

接收到白允成的眼神,贺睿泽自然是放心的,他拿着筷子随意的夹起一道菜,放进碗里。

“阿泽,来尝尝这个鱼很好吃呢。”这时,戴萱怡夹起一块鱼放进了贺睿泽的碗中。

“恩。”低声是应了一句,并没有动碗里的鱼,反倒是重新的夹了别的菜放进嘴里。

“叩叩叩。”这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接着只见包厢的大门被人从外头打开,一个穿着西装,身材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的手中端着一个酒杯,刚一进来便朝着贺睿泽的方向走去。

“贺总,您这可就不够意思了,我一周前跟你约好来这聚聚您可都说没时间呢。”那男人刚一走进便开了口。

“吴总客气了。”贺睿泽淡淡的抬眼,“私下里和朋友聚聚而已。

“这人也是搞房地产的。”坐在苏萌旁边的乔姗凑到苏萌的耳边低声开口,“看来这事情闹得还是蛮大的嘛。

这吴总是和乔姗的父亲是同行,偶尔会有些合作,据乔姗了解这男人在圈子里出来名的八卦,听见一点风声便会去打探,只要是他知道的消息不用一天,所有人全都会知道,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叫来的,但是这戏她乔姗是演定了。

“小萌萌,一会儿我说什么你都得配合知不知道。”不等苏萌这边开口,乔姗再次出声。

“恩。”苏萌点头,并没有多问。

“贺总这话见外了,我不也是您的朋友么。”听了贺睿泽的话吴总低笑了一声,接着将目光转到了戴萱怡的身上,“想必这就是贺夫人了吧,还真是美呢。”说着他举杯,打算敬酒。

“吴总。”听着吴总的话,戴萱怡的心情自然是好了起来,这不只见她端起酒杯看向他。

“啧啧,还真是不要脸。”不等两人碰杯,乔姗将筷子一甩,满脸不爽的开口了。

“哟,这不是乔家小姐么,原来你和贺总他们都是朋友呀!”吴总闻声回头,见着说话的人是乔姗后,嘴角挂起了一抹友好的笑容。

“吴总,好久不见呀。”乔姗朝着吴总笑了笑,接着道:“您前一阵子才过五十岁吧,怎么才过五十岁就老眼昏花了呢?

乔姗这话丝毫不顾及吴总的颜面,以至于她这话一出,吴总的脸立马拉了下来。

“白少这……”听着乔姗的话,吴总满脸无辜的看着白允成的方向。

他原本是和几个老板在这谈生意,中途接到白允成的消息说是贺睿泽过来了,叫他过来一同用餐,要是知道会让自己这么没有面子他才不会过来。

“姗姗,你这话可就严重了。”接收到吴总投来的目光之后,白允成看了他一眼以示安慰,接着看向乔姗,“这吴总好心好意的来敬酒,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白允成的表情淡然丝毫不像是在替吴总说话。

戴萱怡的突然出现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所以从她出来的那一刻,到挽住贺睿泽手臂,众人都是处于呆滞的状态。

“怎么,大家看见我很意外?”看着大家的表情,戴萱怡的嘴角挂起了一抹浅笑。

“呵呵,何止是意外。”先开口的是乔姗,“听说你的伤很重来着,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嘛。”她依旧表现出一副厌恶的模样。

“看来乔小姐还是挺关心我的嘛。”戴萱怡又是一笑,眼角却未见笑意。

“那是当然,我何止是关注,巴不得你……”乔姗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是大家都可以领会的道。

“怕是乔小姐多虑了。”戴萱怡扬眉,接着对着涂浩招了招手,“浩子,好久不见了。

处于呆愣状态下的涂浩,听了戴萱怡的话后回过神来,“是呀,好久不见。

“这农场是你开的?环境不错呢。

“能得到你的夸奖,还真是荣幸呀。

“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这张嘴呀,还是一样的会说。

“那是,不然我怎么做生意呢。

“有空的话带我去参观一下?对了不如我们下去去钓鱼吧,还记得以前么,我们呀特意的到浩子的老家去钓鱼呢,这一掉就是一天,说来也是,阿泽连钓鱼都掉的很好呢,那天几乎都是他一个人钓上来的。”兴许是说道了往事,戴萱怡的语气有些兴奋。

“可以呀。”浩子点了点头,“这次呀我非得超过那小子不可。

“那就这么定了。”戴萱怡朝着浩子点了点头后,看向贺睿泽,“吃完饭我们就开始吧。”她的笑容甜甜的,像足了恋爱中的少女。

“……

“当着大家的面,阿泽你可不能拒绝我哦。”贺睿泽这边还未开口,只见戴萱怡仰头,凑到他的耳边低语了一句,“不然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贺睿泽这边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听戴萱怡这么一说,他便没在多说,只是那么愣愣的站着。

这戴萱怡虽说是威胁贺睿泽,但是在毫不知情的苏萌看来,便是打情骂俏了,她的目光明显的暗淡了许多。

“我有些饿了,去吃饭吧。”苏萌将目光转向涂浩淡淡的道。

“呵呵,好好呀,我们这就去。”涂浩点了点头,“你这车……

“姗姗,上次你不是说带我练车来着?不如就现在吧。”涂浩这边刚一说完,苏萌便朝着乔姗的方向微微一笑。

“你要开车?

“不行!”乔姗和贺睿泽几乎是同时开口的,贺睿泽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强制性。

听了贺睿泽的话,苏萌微微颦眉,半响后只见她侧头对着贺睿泽的方向笑了笑道:“这似乎不关贺先生的事吧,再说了我又没要开你的车。”她的面色平静,语气却有些激动。

“你考了驾照还没开过不是?”贺睿泽叹了口气,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要不有时间……

“不麻烦您了。”不待贺睿泽说完,苏萌直接打断了他,这次她竟然用了敬语,语气中也带着明显的疏离。

“怎么,你还想求她的原谅?还是想解释什么?”这时,戴萱怡再次贴近他的耳朵,低声的说了一句。

贺睿泽的眼眸微闪,接着看向乔姗,“你好好照顾她,要不开……

“放心吧,贺先生,萌萌在我的心里头可是总要的很,不像是某些人,明目张胆的带着小三过来。”乔姗这边一直在等着贺睿泽将手甩开,可是等了这么久依旧是不见动静,不甩开倒也是没什么,居然还在这假惺惺的关心他家萌萌,这她怎么忍的了!

“乔小姐!你这话说的不是个事吧,我和阿泽好的那会儿苏萌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听着乔姗的话,戴萱怡出口反驳。

“哼。”乔姗冷哼了一声,“所以这就是你当小三的理由?这就是你在结婚之后出轨的理由!”说这话时,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贺睿泽,没有任何的惧怕。

“小三?这是怎么一回事?”乔姗这话一出,一直处于云里雾里的涂浩听着乔姗的这一番话越发的迷茫了,“她们两原本不就是……

“浩子,你有所不知呀,在这个……

“乔姗,我警告你,有些话可别乱说。”不待乔姗说完,戴萱怡便打断了她。

“哟,这是怕了?”乔姗扬眉,向她投去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既然是怕了,那就收敛些。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乔姗这边话刚一说完,苏萌便开口了。

“行。”乔姗点头,看向涂浩,“浩子,你的车就借我们用用咯。

“没问题。”涂浩点头,立即从口袋中拿出钥匙,“萌萌开车真的没问题么?”他的眼中闪出一抹担忧。

“怎么,你这是怕我家萌萌把你的车撞坏了?

“这倒不是。”涂浩摇头,“我那车不值钱,主要是担心你们的安全。

“啧啧,涂老板果然豪气。”乔姗看着涂浩那辆最新版宾利感叹了一句。

“你这么说我可就不高兴了。”听着乔姗的话涂浩皱眉,“把我当朋友的话,就别说什么客套话,这车尽管开,注意安全便是。

“说了就是。”听了涂浩的话,乔姗微微挑眉,接着看向欧奕航,“奕哥哥,你和我们一起吧。

“行。”欧奕航点头,接着道:“我坐副驾驶吧,好找看些。

“当然行咯!”乔姗领会了欧奕航的意思之后灵动的大眼睛中闪出一丝皎洁,当即只听她拔高音调道:“有你在萌萌身边呀,我放心!

乔姗这话是故意说给贺睿泽听的,这话的效果也正如她所料,贺睿泽的眼中闪出了一抹无奈,天知道他现在多想直接将戴萱怡这女人给推开,只是还不行。

“阿泽,我们走吧。”目送几人离开后,白允成直接上前,走到了两人的中间,硬生生的将戴萱怡缠住贺睿泽的手臂给分开了。

“对了,戴小姐,既然你开了车来,那么你就自己过去吧。”不等戴萱怡开口,白允成这边抢先一步说道:“浩子,把地址告诉她,让她自己过去。

“行。”涂浩点头,对着戴萱怡说了几人用餐的具体位置。

“哼!”戴萱怡这边,知道这么纠缠下去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只听她冷哼了一声后径直离开了。

“你怎么也不封锁好消息?”戴萱怡这边离开,白允成便直接开了口。

“我怀疑她暗中派人盯着。”贺睿泽眯了咪双眼,看着她那汽车消失的方向。

早晨他接到白允成的信息后立即停止会议赶了过来,在路上发现了一辆黑色轿车一直跟在后头,为了确定这跟着的人是谁,贺睿泽便装作没有发现,现在看来这人和戴萱怡有关。

“啧啧,这女人还真是可怕。”听了贺睿泽的话,白允成摇了摇头,做出一副惊吓的模样。

“事情很快会结束。”贺睿泽淡淡的道。

“有发现?”白允成挑眉。

“恩。”贺睿泽点头,“昨晚上有了新的进展。

昨天晚上贺睿泽在医院里查房的时候,无意的听见了一个护士在那里吹嘘自己的地位有多高,上前一问才发现这人便是那次手术中的一个护士,询问后她说,手术的前一天戴萱怡问到了病人的情况,并且想翻看病例,第二天还指使她造谣苏萌的事情,为了不让消息传出去,这位护士连夜被送进了警局,等事情结束之后依据具体情况定罪。

“你们这都在说些什么呢,这是。”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涂浩挠了挠头,颇为不解。

“这事情你日后就会明白了。”白允成伸手拍了拍涂浩的肩膀,“你呀只要记住了,这苏萌才是你唯一的嫂子。

“嫂子?”涂浩的眼眸微闪,目光转向贺睿泽,“这么说来,她真的是……

“恩。”贺睿泽点了点头,“以后的合作还得你多多照顾了。”说着,贺睿泽将钥匙拿出,直接丢给了白允成。

“啧啧,难得看见你连车都没心思开呀。”接过钥匙后的白允成调侃了一句。

“别废话,跟上去。”贺睿泽淡淡的说了一句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得令。”白允成挑眉,看了眼涂浩,“问问监控室,你嫂子他们往哪里走了。

“好嘞。”涂浩点头,立即拨出了电话。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趁着涂浩打电话的间隙,贺睿泽开口问道。

“怎么你担心了?”白允成挑眉,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恩,担心了。”贺睿泽微闭着双眼,半靠在座椅上,回想起刚才在客厅中的场景,他的心里头便莫名的担忧,他真的害怕失去她。

“既然担心,这又是何必呢。”说着白允成发动了汽车,“你不是说快解决了?有的事情让她知道没什么不好的。

“如果是我,我会说。”知道贺睿泽不会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但是白允成还是忍不住说出自己的想法……

雪mm倒立 轩辕英雄 王俊凯丑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