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湿的文字 嗯 我要 很黄很荡的短文小说

郝宏春自然不忘帮郝宏海说话,比起家族股份,他更在意兄弟情义。郝宏海是郝家的家主,这一点已经无法改变,反正在他的心底就是这么认为的!

“绝对不可能,股份已经归我了!我已经将人放了,仁至义尽了……”郝宏儒阴沉着脸,在这个问题上他绝对不能妥协,好不容易才得到所有的股份,怎么可能还回去?

“哼……这可由不得你!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底牌,除了将股份还回来,没有别的选择!”郝司凤冷哼一声,她暗自庆幸没有接受郝宏儒提出的条件,否则现在还不知道什么下场。

“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将股份还回去的!而且这郝家家主之位,我要交给我儿子……就算我死了,我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也是我儿子,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有本事就杀了我!”郝宏儒咬着牙决定死磕到底,本来谋取郝家家主之位就是为了儿子。

“很抱歉,你儿子可能回不来了……”郝司翰无奈的摇了摇头,淡淡的开口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怎么可能,绝对不会的!是你?是你杀了他?我要跟你拼命……”郝宏儒犹如遭受晴天霹雳,腿一软差点直接坐在地上,以郝司翰的武力可以轻松干掉郝司明。

“虽然他想杀了我,但是我却没有杀了他,否则我跟他那种丧尽天良的人有什么区别?不过别人可能就不会放过他,这我可就管不了!”郝司翰确实连郝宏儒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对于一个试图置自己于死地的人来说,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

我要

“别人要杀了他?到底是谁,谁敢这样做?你为什么不救他?你明明有能力救他,你为什么不救他?好歹是亲人,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郝宏儒怒目瞪着郝司翰,恨不得冲上去弄死这个家伙,可是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连郝司翰的衣角都摸不到。

是这个家伙害死了自己的儿子,明明他是可以出手相助,却眼睁睁看着别人杀死了郝司明!

“亲人?你在设计陷害我的时候,何曾想到过我们是亲人?你利用我威胁我爸的时候,何曾想到我们是亲人!你的儿子想杀我,我没有杀他已经是仁至义尽,还想让我去救他?抱歉,我不是烂好人,不可能去救想害我的人,或许以后会给我制造麻烦!”

郝司翰一脸坦然,或许要是从前的自己,他真的能好心去救,可是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他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郝司明根本没有将他当成是亲人,还试图杀了他,可能最后没有成功,但是他也不可能以德报怨……没有出手伤那个家伙,已经是极限。

“你的心也太黑了,对于亲人也下的去手!我父子虽然设计陷害你们,可是什么时候想取你们的性命?若论狠心,一点也比不上你!”郝宏儒义愤填膺的开口,他的样子已经有些疯狂。儿子要是不在了,他做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你刚才吩咐那几个傻大个不留活口,记性这么不好,这么快就忘记了!不能因为你没有做成,就原谅你所做的一切……要是我真的落到你手上,你肯定会下杀手,丝毫不会手软!”郝司翰很直接开口反驳,郝宏儒想要将罪责都怪在他头上,根本是做梦。

“对,没错,你要是落到我手上,我会杀了你……不过我不会那么痛快让你死去,我要慢慢的折磨你,然后看着你痛苦地死去!所以你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上,不然将会是你的末日!不管司明还在不在,股份我一分都不会还给你们的,你们就死了这份心吧!我就不相信,你们敢在这个地方杀了我,我连死都不怕,会怕你们?哈哈……”

郝宏儒眼神中多了一丝偏执,他现在还不确定儿子是否活着,一旦死去就是郝司翰的错。或许他现在还没有能力干掉这个家伙,但是他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会放弃报仇。

“其实死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有很多折磨人的方法,我不相信你能撑得住……我太了解你这种人了,你比任何人都要怕死,嘴上说是为了儿子才当这个家主,实际上就是为了满足你的欲望……反正今天是绝对不能让你痛快的!”郝司凤对郝宏儒恨之入骨,可是毕竟都是郝家人,她也不想将这家伙怎么样,只需要拿回原本属于他们的东西。

“随便你怎么说,我无所谓,反正想拿回股份,门都没有!”郝宏儒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正他就是不还,看看这伙人到底能怎么样!总不能真的将他杀了吧……

“要不算了吧!看他的样子是不会交出来的……”郝宏春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爸,不能太心软,这种人就是要恶人来整治的!郝司翰,交给你了,我觉得你肯定有办法让他把股份交出来。虽然我之前从来不相信你,但是这一次我却相信你……”郝司凤可不会轻饶郝宏儒,至少他拿走的东西,必须要还回来。

“姐,你意思我是恶人呗?”郝司翰摆了一个苦瓜脸的表情,他从小到大很少跟郝司凤说话,因为他能感觉到,郝司凤根本看不起他。这也许是她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

“别管什么人,反正只能你下手了……我爸和你爸肯定不会动手,不管怎么说还是兄弟!我们可以不追究他的责任,但是却不能将股份白白送给他,这也是我的底线!”郝司凤对于姐这个称呼还是挺受用的,从今天起,她要重新认识她这个弟弟,并不像想象当中那样废物。

“姐,这个我也不擅长……不过让他交出股份,一点都不难,也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可是我在想一个问题……”郝司翰也能感觉到郝司凤看他的眼神,没有之前的轻蔑,那是一个平等的眼神,是真的把他当成弟弟看的眼神。不是一个父母,但还是挺亲的。

郝宏儒听了郝司翰的话,紧皱眉头,他丝毫不怀疑郝司翰有这个能力,要知道这家伙是一个高手。要是真的采用什么手段,他可能还真的支撑不住……他怎么可能不怕死,只是觉得在这个地方不会死,可是确实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怎么婆婆妈妈的?有手段赶紧上,没看这家伙这么嚣张,不治一下怎么行?”郝司凤翻了个白眼,冲郝司翰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动手。

“姐,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是可以用威逼的方式,可要是那样的话我们跟他有什么区别?他是已经丧心病狂了,可是我们是正常人啊!”郝司翰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

“那你有什么办法?你总不能指望这家伙良心大发,自动将股份还回来,那是不可能的!我们这叫以恶制恶,没有什么不对,对于他这种人,就不能太心软……”郝司凤要是有别的办法,自然也不想用这种威逼的方式,毕竟这是坏人的手段。

“其实之前我师父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那边已经安排好了,我只要打一个电话,那边就对郝家的集团进行收购……我现在就打电话!”郝司翰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林师娘,我是司翰,这边要麻烦你对郝氏集团进行收购了!那个因为……”郝司翰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原因,电话那边说了一句“知道了”,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的表情有些尴尬,他本来还想问大概多久能够完成收购,可是对方根本没有给这个机会。不过他也多少了解林静馨的脾气,能听他说一句话已经是好大的面子,而且这事情本来叶峰就已经安排好了,就等他一个电话就可以开始运转。

“可笑……想收购郝氏集团,你以为是什么小公司,花上十几万就可以搞定!想要收购郝氏集团,花费的总数可是以亿计数的!你当是小孩子过家家吗?”郝宏儒冷笑一声,冷冷的说道。这口气未免太大,一上来就想要收购郝氏集团,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司翰,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可以直接收购郝氏集团?”郝宏海也表示怀疑,毕竟他是郝氏集团的董事长,到底有多少身家,他一清二楚。一般的集团,想要收购根本不可能,起码在东海没有这样财团有这样的实力,可看郝司翰的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这个时候说假话有什么意思?是不是真的,等一下就知道!”郝司翰微微耸了耸肩开口道。

“等一下?完成收购整个郝氏集团,即便是有充足的资金,也至少需要两三天时间才能确定是否开始收购,整个收购过程恐怕要持续小半个月?很短的时间,是看不出来……要不是双方谈拢的收购,郝氏集团肯定要抵抗的……”郝宏海觉得郝司翰越说越不像是真的。

“那就只能证明,你的宝贝儿子在胡说八道……”郝宏儒开口讽刺道。

“我是不是在胡说八道,等一下就见分晓!”郝司翰微微耸了耸肩,慢悠悠的开口说道。他可是很了解林静馨手里掌握多少资产,想当初林静馨只拥有林氏集团的时候,旗下的公司无数,现如今叶峰又拿出了一大笔钱。不夸张的说,现在林静馨拥有的财富比当初要多的多,那个时候她想收购一个郝氏集团,都是一两个小时就能搞定的事情,更不要说现在了。

他觉得他跟在叶峰的身边,最重要的是眼界变得开阔了!郝氏集团在东海可能很厉害,但是要放到全国范围内,乃至全世界范围内,就真的算不了什么了……

从前他不想成为郝家家主,是因为没有兴趣,他根本对做生意一点兴趣都没有,可如今他又多了一个原因,郝家的家主对于他已经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他有更高的追求,变成真正的强者!

“司翰,你那个师父,真的那么厉害?你这一身的本事不会是他教的吧?”郝宏春也觉得很好奇,忍不住开口问道。他其实看到叶峰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可能不一般,可是无奈对方年纪太轻,只能认为是一种错觉。现如今,郝司翰从之前那个不成气候的孩子,变成一个长大的强者,似乎跟叶峰脱不了干系……

“师父当然厉害了……我连师父的万分之一都不如,要是有一天我能拥有师父十分之一的能力,我做梦都能笑醒了!”郝司翰认真的点了点头,要不是遇到叶峰,他依然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什么忙都帮不上,说实话只要不捣乱已经算是万幸!更加不可能知道,在郝家谁对他是真的好,而谁对他不过是笑里藏刀。

看湿的文字

“乱吹牛!你那师父跟你年纪差不多,能有多厉害?你该不是什么没学会,光学会吹牛了吧?”郝司凤翻了个白眼,显然觉得郝司翰太过于夸张。

“这你就不知道,师父年纪不大,但是经历的事情很多……这事情说来话长,反正他不是一般人就对了!他在家族会议旁听了一会,就猜出来凶手是谁,我说的话也是他教的!”郝司翰极力想要让别人相信,叶峰真的很厉害,尤其是此时他想让郝家人都相信,叶峰真的不是普通人。

“这我早就知道了,凭你的智商,估计也想不出来……假设,真的能收购成功郝家,你怎么能保证一定就会交到你手上,要知道这当中可能要损失很多钱的……”郝司凤开口问道。

“师父从来不在乎钱,他有多少钱估计他都不知道,一直是林师娘在管理生意……其实师父要是真的做生意的话,肯定也相当厉害!这本来就是师父安排好的,自然是交到我手上……”郝司翰对于叶峰百分之百信任,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他对于叶峰没有丝毫怀疑。叶峰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哪怕前面是万丈悬崖,叶峰让他往前跳,他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这个林师娘,是你师父的女人?你刚才打电话就是给她吧……”郝司凤当然愿意相信郝司翰,毕竟因为他的出现,场面才开始对他们有利,在此之前郝宏儒一直牢牢控制着主动权。

可是就像郝宏海所说的一样,郝司翰说的有些匪夷所思,收购郝氏集团可并不像想象当中那样简单,这当中牵扯到的事情有很多。要是郝氏集团自愿被收购,那么相当可能就不会那么麻烦,可是强制收购,可是要砸很大一笔钱才行!叶峰其实已经帮了很大的忙,还继续愿意帮忙,到底郝司翰身上有什么东西是让人家可以看中的?作为一个生意人来说,要是没利可图的话,傻子才会去收购……

按照郝司翰所说,那边将郝氏集团收购,然后再交到他们手里,对方这样做得不到任何好处,难道吃饱了撑的?生意场上可是不讲人情,没有人会做没有任何好处的生意,除非是傻子……

“说起来林师娘,说不定你还认识,她叫林静馨,曾经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郝司翰已经知道,林静馨是很多女人心目当中的偶像,他之前不做生意也很少了解,还是听慕俊杰说的。

“你说谁?林静馨?!林氏集团的董事长!你确定真的是……”郝司凤的表情瞬间变化,双手直接抓着郝司翰的手臂,反复的再问。

“姐,淡定啊……真的是林静馨,我骗你干什么?你应该认识吧?”郝司翰被郝司凤摇的都要晕了,这林静馨到底有多大的魔力。

“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她可是我偶像!之前林氏集团易主,她本人也下落不明,很少听到她的消息,她居然在东海?”郝司凤真的怀疑耳朵听错了,她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听到林静馨的消息,之前还觉得有些惋惜。这么厉害的女人,肯定是有人看不爽,下手用恶劣的手段对付,要是让她知道是谁绝对不会放过。

“这个林静馨莫非是商业巨子林静馨,林氏集团和静馨基金的创始人?”郝宏海也忍不住开口问道,林静馨的大名在商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对,没错!就是她!你刚才就是给她打电话?你怎么不让我跟她说句话,哪怕让我听一下她的声音也好……”郝司凤翻了个白眼,带着责备的语气说道。

“我也不知道你认识她啊!而且我也就说了一句话,她人很好,就好像不太说话……”郝司翰无奈摊了摊手,他怎么可能知道林静馨居然是郝司凤的偶像,林静馨接他的电话估计也是因为叶峰,他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一直在别墅,跟林静馨也没有说几句话,不过他倒不觉得这女人很难相处,相反应该是比较好相处的。

“废话……她都是那样的身份,一字千金,怎么能随便说话!把她的电话给我……算了算了,你给我,我也不敢打,她肯定不会接的。要是有机会跟她见面就好了……”郝司凤低声念念有词。

“司翰,林静馨真的是你师父的女人,不是开玩笑的吧?”郝宏海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他知道叶峰那个人很厉害,但是根本没有想到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

“这种事情有开玩笑的吗?千真万确!”郝司翰根本不知道林静馨三个字在生意场上意味着什么,他本人对生意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哼……一个落魄的商业巨子跟废物有什么区别?她要还是从前的林静馨,或许有可能……”郝宏儒冷哼一声,他要硬撑着,坚持觉得对方根本不可能收购郝氏集团。好不容易坐上郝家家主的位置,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这样被收购,他的脸算是丢尽了……

“闭嘴!你要是敢说林静馨的坏话,信不信我找你拼命?她是我的偶像,我不容许任何人侮辱她……”郝司凤怒目瞪着郝宏儒,如同一只母老虎,好像随时都可以扑上去搞定一样。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郝司凤拉着郝司翰问各种各样的问题,当然每个问题都是关于林静馨,比如林静馨有什么兴趣爱好,喜欢吃什么……

这些问题,郝司翰哪里知道,又不敢随便乱说,只好回答模棱两可的答案,反正这样郝司凤也根本不会在乎。

就在快要顶不住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林静馨打来的。他接起电话,郝司凤就紧贴着手机在听通话内容。

“郝氏集团的收购基本上已经搞定,接下来就是一些收尾工作……叶峰说郝氏集团收购之后,直接归你们郝家所有,我还是有点异议!你带着郝家能做主的人来跟我谈,我可能要入股,最起码把这一次付出的资金赚回来之后,才把所有的股份给你们……我林静馨看不上这些钱,但是也不做亏本买卖!你有没有什么异议……”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郝司翰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郝司凤就抢着开口回答。

我要

“怎么变成一个女人的声音?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你要是觉得不满,可以去找叶峰,让他来跟我说……”

“师娘,我没意见,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个,我们郝家有个人想见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郝司翰帮郝司凤开口问,他知道这姐姐肯定非常想见林静馨。

“你安排,我最近不太忙,没事挂了……”

郝司翰依然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那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太好了,我可以见到我的偶像了,我那天要穿什么,我要好好琢磨一下……”郝司凤高兴的在原地蹦起来,她一向都相当稳重,不管什么时候说话都是慢悠悠的。这一次可真的不一样了。

“司翰,那边怎么样?”郝宏海连忙开口问道。

“已经差不多搞定了……”

“胡说八道,如果真的开始收购了,我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呢……”郝宏儒冷笑一声,依然不相信。

“那就是你的手机有问题了……”

郝宏儒拿出电话,发现上面有将近一百多个未接来电,他的手机在打完电话放回口袋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侧面的按钮,被设置了静音状态!

看湿的文字 嗯 我要 很黄很荡的短文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