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阴具小说 乡村爱情 肉

三人随意落座,本以为马婉琳会很随意,哪知她一直板着脸,对于收徒一事上,长幼尊卑表现得极为严苛,搞得林若尘战战兢兢,说话都不敢抬头。此番想来当初马婉琳对我还真是将就的很。

任何时候都分主次,此时我就变成了次要的,三人交谈,大部分都是马婉琳和林若尘对话,我在一旁打酱油。

“马家世代都有一男一女,男的负责传宗接代,女的负责降妖伏魔,连续两代都收的外门弟子,真不知道对于我们马家的女人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马婉琳感慨。

我看向她,没有接话,从昨天半夜到现在,算算时间我的心魔快要发作了,正思考着如何解释。

“当然是好事!”我不接话,林若尘却接话,而且接的大胆,“我知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马家的女人都有其宿命,如今可以卸卸担子,对于女人来讲不应该是一件好事吗?”

我愕然,看了这小丫头一眼,再急忙转向马婉琳,她正缓缓点头,并没有我意料中的柳眉倒竖。没有就好,我起身向前面的龙血池走去。

“到哪里去?”刚起身,马婉琳就出言询问。其实三人交谈,我无辜起身离座,显得极为突兀。

“解手。”我背对着她答道,此刻一股暴戾之气已经宠宠欲动,正试图冲破我的理智,掌控我的身体。

“转过身来,把手给我。”马婉琳何其精明,转瞬就发现了的我的不妙,直接出言说道,老实说她是我的师傅这般命令的口气对我说话也无有不妥。不过此时这种语气我内心似乎极为抵触,几欲转头怒视。

乡村爱情

每次心魔发作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来势凶猛,去时湍急,如今我已经顾不得他想,香火就放在空间戒指中,迅速取出,直接吞服。整个人微微颤抖着,片刻过后,抖动停止,背心衣物已经湿透。

“怎得如此?”马婉琳发问,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动我,什么时候不该动我,刚才我心魔发作的时候,二人一直默不作声,此刻我征兆好转,她伸手拉我坐下,趁机为我号脉。

我缓缓摇头,表示不知。心魔发作越来越迅猛,每次我都需要耗费极大心神,要不是碍于二人在此,我肯定直接软瘫在地。

“走,先进屋休息,然后详说与我。”二人起身,马婉琳回头交代一句,“若尘,此间环境清幽,可好生观赏!”

林若尘躬身应是。

“快快躺下。”马婉琳想要扶我,被我拒绝。并不是不想跟她接触,只是因为男人不能太软弱。虽是木屋,但是此处却构造极为精细,密不透风,若是不开窗,光线怕是都难得照射进来。

我感觉有些虚脱,虽然躺下了,却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

“你倒真是好运!”马婉琳苦中作乐,“修行中人都有一定几率滋生心魔,这就被你撞上了。”

我亦苦笑,“师傅,我还有救不?”

“哼!”马婉琳冷哼,明显是在怪我,到现在才肯叫一声师傅。

我答应!我心里疯狂咆哮着,此等好事,是个男人都想答应,可惜做人不能那么自私,有雨灵和小敏之后我就已经时常愧疚,如果再来一个师傅,那恐怕万劫不复了。

不过人生会面临许多选择,咱们不求对错与否,只求问心无愧。如果我在这里答应了马婉琳,那就必定心生愧疚,如果不答应,难免会有遗憾。遗憾是未做的事,将来或许有机会再完成,愧疚是已定事实,无法更改,两害相权取其轻,遗憾总比愧疚好。

这个选择触及道德底线,马婉琳只是视我,并未再出言催促,短暂的权衡过后,我亦抬头与其对视,四眸相对,二人眼里都有着相当复杂的情绪。马婉琳眼中更多的是渴求,希冀和期盼,我眼中的应该是无奈,惭愧和自责。我摇头,最终她眼中的情感变成了失望,我的双眼里凝聚出了惆怅。

“我不能这么自私,这样对你不公平。”这时候总是要说点话的,我缓缓道,其实当初就不应该对人家那么好,若不能给人家一个结果,又何必让人误会或深陷其中?可惜的是如果再来一次,还是那处农场地底,我还是会做相同的选择,因为男人总不能让女人比自己先死。

“你怎么还是这么迂腐,”马婉琳起身,挥动玉袖,刚才被我打开的门又瞬间关上,甚至连门栓都横上了,不得不让人感叹虽然只是简短的数月闭关,她的修为已然再次精尽不少,按我估计她现在应该在凝境第三层二转,“修行中人遵从天道,行事只凭借本性,我亦说了无需你负责,你是在助我修行,不是在害我。”

乡村爱情

“古慧欣止步凝境巅峰久矣,你应该知道跨出化境那一步有多难?”马婉琳开始脱衣,透体薄纱顷刻滑落,“我们马家历来有过不少双修例子,而我立志要突破化境,若是闭关苦修不知要等多少岁月?但倘若你我合力这个时间会缩短一半不止,这是在帮我,是光大门楣的事,你怎么就想不通呢?你也不希望我余生在此度过吧?”

薄纱解下,只剩小衣,趁着说话功夫,马婉琳坐到了床头,然后负手欲要解上身文胸。事发突然,我快速上前阻止了她的进一步举动,阻止之时难免会有肢体接触,二人都是如遭电击,呆立当场。

可惜下一秒,我却在她眼中看到了狡黠,我暗道不妙,心生警惕之时也做出了反应,就欲抽身退走,可惜马婉琳速度更快,皓腕如玉的右边猛然伸出,急电我的胸前,左右两肩,我顿时动弹不得。

“嘿嘿,”她奸诈一下,随即将我摁倒,然后跨坐在了我的身上,刚好压到了我的下面,“我又没点你哑穴,瞪眼作甚,快快说话,同意与否?”

有句话叫赶鸭子上架,此刻我算切身体会,未曾想到自己也有被女人用强的一天,不过话总是要说的,“我若说不同意你会怎样?”

用阴具小说 乡村爱情 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