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千万富翁的打工太太

当我1990年来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我还是一个阳光的中国女孩,圆圆的脸,别人眼中的长发。我放弃了在中国的一份好工作,只是为了看更多的世界。趁着这股海外热潮,我花了大约1万美元,带着简单的行李,告别家人,漂洋过海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家。

我在一家韩国家庭经营的小服装厂找到了一份工作。工厂设置在老板的家里,加上老板只有三个人,每天像机器人车8小时的衣服,工作结束后累得直,这样,一个星期可以赚到300澳元,几乎无法生存。

有时也感到茫然,我从北京跑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然而,所有的遗憾都没有把人生这一命题变成现实。我积极结交朋友,在缺少异国人的地方,只有浓重的地方口音才会让我感到更友好。直到我遇到南京来的莉莉。

她比我早几年来到澳大利亚,她比我大,但我们彼此认识,就像我们前世就认识一样。在我获得永久居留权后,我告诉莉莉,“以前,我不得不夹着尾巴生存,因为我没有身份,但现在我是这片土地的一部分。我想在这里享受蓝天白云,也想在这里享受白种人。”

这是我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说的话。是的,我仍然独自生活在悉尼这个大城市里,但是我可以努力工作赚钱。只有那些自己挣钱的人才能自由消费。我辞去了在一家小车间的工作,到一家高级购物中心的大型清洁公司工作。每天重复的工作是拖地、擦桌子、清洁电梯栏杆,日复一日……

做一个千万富翁的打工太太

我只有足够的钱做一份工作,所以我在附近的一家面包工厂做搬运工。我工作很努力,有时一天只睡几个小时。B:几乎。为两份工作付双倍的税是不值得的。我说是的,多收税总比不收税强。说真的,纳税让我觉得自己更像是这个城市的一员,而不是一个旅行者。

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托马斯。

托马斯认识莉莉,莉莉也认识我。所以命运这东西,拉到国外也很奇妙。

嫁给一个百万富翁

莉莉说托马斯是一个成功、幽默、善良的老人,他喜欢帮助别人,喜欢和中国人在一起。几年前,她和几个中国人一起在中国大陆投资了一家工厂。莉莉说他像白求恩。

就像她说的,托马斯是个好人,我们互相吸引。我们分手时,托马斯说他想送我回家,我说,好吧!Whyno吗?

托马斯和我开始了一段恋情,就像大多数外国恋人一样,有浪漫的,也有不浪漫的。我辞掉了商场保洁员的工作,去托马斯的公司帮忙。渐渐地,我成了托马斯的顶梁柱。当我跟随他到他在中国的工厂时,他陪我去北京看望我的父母。

一年后,我们结婚了。

结婚后,托马斯尽量少工作,以便有更多的时间和他的中国妻子在一起。我们的生活可以说是幸福和繁荣的。是的,托马斯很有钱。他有很多房产,两家汽车旅馆,还有很多银行存款。突然之间,我的生活中从来不缺钱,我真的很富有。我习惯了长时间的呼吸,学会了简单的生活,比如住大房子,无聊的时候在游泳池里钓树叶。我花了5000澳元在插花班学习插花艺术。5000澳元,我甚至不记得哭过2000澳元的差价。

我欣喜若狂地接受一切,新的生活向我展示了许多我不能或不理解的东西,托马斯很高兴宠坏了他的新婚妻子。那是一个美妙的时刻。

然而,当浪漫的爱情结束,家庭生活逐渐进入平静,我发现中西方的婚姻差距相当大,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完全不同。托马斯不能吃中餐,如果他每周吃两次中餐,他就会抱怨中餐太油腻。我要天天打扫,布置家庭,把家里的聚会交上朋友;我们过去常在餐馆吃饭,但如果每顿饭超过100美元,托马斯就会大喊:“太贵了。”法国鳄鱼!”

我渐渐明白,托马斯虽然家境富裕,但生活却很克己,从不喜欢铺张浪费。在他们互相适应的过程中,我生了BaBb,而我的丈夫一直在产房陪着我。当他看到我的痛苦,他握着我的手说:“亲爱的,我没想到生孩子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痛苦,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我们的儿子贾森出生后,托马斯几乎放弃了所有的工作,但当他的合资工厂陷入财务困境时,他的投资几乎全部付之东流。保护我的家,我一次又一次和合作者,最后的胜利是使用工厂的产品和一些商店物品作为抵押,但那些租金和人员仍然需要支付工资,我和不满,周岁的儿子,每天几个小时,中途停止母乳喂养孩子,不过,最后东西打折,但收回成本。

做一个千万富翁的打工太太

北京的商店也保养得很差,积压了大量的产品。我在北京租了一套房子,一个人在北京和悉尼之间来回穿梭。由于托马斯不习惯中国的生活,他不得不带着孩子留在悉尼。他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他母亲的儿子,他经常向他的父亲大喊,要找到他的母亲。

开车去上班

我是幸运的。毕竟,艰难的日子过去了,当一切回到正轨时,我回到家,成为一个全职妈妈,开始再次使用我丈夫的信用卡,突然感到不舒服。

虽然托马斯很有钱,可以尽情地花钱,但他是个很节俭的人。他的衣服总是既舒适又干净,但他从不大手大脚地买东西,也不崇拜名牌。在圣诞节的前一年,我看到一件我喜欢但很贵的东西,于是我问托马斯,你能给我买这个作为圣诞节礼物吗?“不,”丈夫说,“这不是我想要给你的。如果你想要,你必须自己买。

我苦笑。托马斯早就说过,虽然我们是夫妻,但每一分钱都是他自己赚的。他可以给我提供一定的物质基础,但是如果我想要更奢侈的生活,我必须自己花钱。这完全违背了我们东方的传统,即两个人共享家庭财富。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在这个时候得到了具体的体会,也注定了我们的婚姻必须在相互理解、贯通中走下去。幸运的是,我们相爱了。

有一天,我突然告诉我的丈夫要出去工作,一星期只有两天,否则真的会窒息。托马斯同意了。于是一个普通常识的子宫内膜异位品牌服装,脚上穿意大利鞋,开着奔驰车,我成了一名家具店的工人。起初,有些人会扬起眉毛,但外国在互相尊重方面做得很好。

“您好,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吗?”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在什么价位才可以接受?”这是我在工作时的一句话,在商店里面对70多岁的老太太,我会说:“这个有点重,你拿不动它,商店送货费,好吧,下班后我会用我的车给你送货。”

这份工作不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满足。我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使商店成为我自己的生意,这得到了老板的赞赏。工作时间改为每周工作五天,就连托马斯也平静地抱怨道:“你的工作量太大了吗?我成了一名全职司机和保姆,开车接送孩子上下学,和他们一起弹钢琴,下班后开车载着全家去餐馆。”我很高兴当我说,“我们可以去度假,看看世界。”

我没有违背我的诺言。我经常陪伴我的丈夫和儿子在国外度过愉快的假期,看望中国的父母和家人。现在小杰森8岁了,因为他小时候,我工作很忙,经常有他爸爸陪着,而且孩子不会说中文。今年3月,我带Jason回中国度假,发现中国变化太大了。仅仅两周后,贾森就开始诊断子宫内膜异位症。他喜欢中国,学会了说,“你好,请坐,再见。”回到澳大利亚后,他对我说:“下半年的假期,我们不会去纽约,而是去中国。”我高兴地叫了一声,然后回去给贾森请了一位中文家教。

也有朋友怀疑,为什么现在有钱还这么辛苦?即使你不习惯托马斯的生活方式,你还是可以离婚的。根据法律,他70%以上的财富将归你所有,而你仍然可以生活得很舒适。

不,我已经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了,我把我的家当作避风避雨的地方。我爱托马斯,因为他的澳大利亚式的小气,因为我悲伤时他给我的家庭,因为他对孩子的无私奉献。但是女人总是要有自己的工作,为了过上更稳定的生活,我很想成为澳大利亚百万富翁的职业妻子。

做一个千万富翁的打工太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