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 别停 别停 别停 比较污的古言

“以那个神秘人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来看,实力应该不会弱于杜仲,至少也跟杜仲在伯仲之间。”

望着青年,西奥多拉继续补充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那个神秘人抢到莲花果,并且用强大的实力,将所有围攻他的人全部震退之后,他本可以轻松逃跑,但他并没有,反而还直冲着杜仲的方向冲了过来。”

说到这里,青年神色一动,似乎有些明白了。

“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莲花果是所有人都想得到的至宝,可那个神秘人却是在杜仲随意,甚至只带有防御性质的一击之后,莲花果就离奇的脱手而出了,而且还不偏不倚的飞到了杜仲的面前,杜仲只是随手一抓,就把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莲花果,拿在了手里,而那个神秘人也悄然消失了……”

说完,西奥多拉还不停的转目四望,试图找到神秘人的所在。

结果,却连一点影子都没看到。

“听你这么说,难道那个神秘人是故意把莲花果送给杜仲的?”

青年终于是明白了过来。

“没错。”

西奥多拉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补充道:“偏偏在这个时候故意,很明显,那个神秘人是在陷害杜仲,让杜仲因为莲花果而成为所有人的攻击目标。”

这话一出。

青年立刻恍然大悟。

若他跟西奥多拉有着相同的实力的话,定然也能看得出来,只可惜他的实力太低,根本就无法看清楚这其中的端倪。

儿子

至于其他人,一个个为了莲花果都疯狂了。

那还有心思去想什么陷害。

再者,大家都是为莲花果而来的,莲花果在谁手里,他们就抢谁,陷不陷害跟他们没有一分钱关系。

“你的意思是,杜仲在第一时间察觉自己被人陷害的时候,是因为不想牵连到我们的缘故,所以才会故意让我们对他出手?”

虽然语气中带有一些疑问,但青年却说得非常的肯定。

“恩。”

西奥多拉点点头,苦笑道:“他想要以一己之力,扛下所有的事情来,毕竟我们落到这群人手里,对他而言也是一大威胁。”

青年了然的点点头。

心中,不知不觉的生出感激来。

他跟杜仲只见过两次,两次都是杜仲救的他,第二次甚至把濒临死亡的他,从地狱里给拉了回来。

如今,杜仲竟是又一次保护了他。

这叫他,怎能不感激?

……

另一边。

紧抓着莲花果的杜仲,冲到山下之后,就立刻飞速狂奔。

在其身后,一大群武者,浩浩荡荡的追击而来,根本甩不掉。

“咻咻咻……”

追击群中,一支支锋利无比的长箭,暴射而出,直击杜仲的后背。

“恩?”

察觉到身后暴射而来的远程武器,杜仲面色微变,身形飞速的闪烁躲避着。

“叮……”

一个个暗器,不断的暴射而来,除了长箭之外,还有各种飞镖,飞针。

其中,更是不乏涂了剧毒的暗器。

眼看暗器越来越多。

杜仲心头一动。

暴掠中的身形猛的一顿,然后瞬间转移方向,飞速暴掠进一片茂密的丛林。

……

与此同时。

消失在雪山之巅的神秘人,却是悄然出现在了天山外围,一座小山的边缘处。

神秘人身着黑色长袍,面孔被完全掩盖了起来。

不远处,仇东升站在一棵小树旁边,面带冷笑的眺望着。

“唰!”

神秘人闪身来到仇东升身前,用沙哑的嗓音张口道:“很顺利,计划已经开始了。”

“做得不错。”

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个局面,仇东升只是轻轻点点头,饶有兴致的望着前方的群山,张口道:“接下来,就看杜仲能撑到几时了,他撑的时间越长就越好。”

说到这里,仇东升转过头来。

嘴角带着一抹轻笑,问道:“下面,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知道。”

阴测测的笑声,从神秘人口中传来。

“恩。”

仇东升满意的点点头,张口道:“去吧。”

神秘人不在说话。

身形一动,便是暴射而出。

望着神秘人离开的背影,仇东升脸色一冷,咧开嘴巴露出一口森白带血的牙齿,寒声说道:“杜仲,这次我看你还能怎么办,我保证天山里面的所有人都会死,而这笔帐,最中也会算在你的头上,当然也包括你师父,木仁峰!”

别停

“接下来,咱们就慢慢玩吧,你欠我的东西,我要一点一点的,从你身上拿回来!”

说罢,仇东升嘴巴一张,仿佛是看到了杜仲的惨状一般,突然就无比猖狂的大笑了起来。

笑声,震彻山林。

……

“不行,再这样下去,很会就会被拖垮的!”

跑进丛林,望着身后那紧追不舍的人群,杜仲一脸凝重。

“回雪山!”

心念一动。

杜仲立刻转身。

“噌噌噌……”

几乎就在杜仲转身的瞬间,一大排的箭支、钉子、飞针暴射在地面上,深深的插入地下。

“雪山上温度冰冷,而且冰林中暗角众多,像是迷宫一样,比丛林中更加容易遮蔽大家的视线。”

一边朝雪山上飞奔,杜仲一边暗想着。

来到这雪山上的时候。

杜仲就仔细的观察过这座雪山的地表情况。

毫无疑问,这种在特种部队中培养成的习惯,现在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唰……”

一路狂奔着,杜仲不断闪烁身形,躲避身后攻击的同时,举目寻找着雪山山腰上可以藏匿的位置。

“恩?”

下一刻,一个圆锥形的冰柱映入眼帘。

在他冰柱之后,是一块非常巨大的寒冰,似乎是因为形成的年限太长的缘故,那一块巨型寒冰上生出了许多条裂缝,每一条裂缝都足以容得下一人通过。

“就是这里!”

见到那些裂缝,杜仲眼前一亮。

只要进入这裂缝之后,后方人的追击速度,必然会被减缓,甚至有可能引起他们之间的互相阻挠。

毕竟,这裂缝只能容得下一人通过。

距离杜仲越远,抢到莲花果的机会,就越小。

谁会不想第一个追在杜仲身后?

“嗖嗖嗖……”

似乎是察觉到了杜仲的意图,后方那一大群追击者,也纷纷加速冲了上来,试图在杜仲逃进裂缝之前,将杜仲阻挡下来。

只可惜。

他们的速度还不够快。

“唰!”

没等众人追来,杜仲就化做一道残影,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暴冲进其中一条裂缝之中。

“不好!”

刚冲进裂缝,杜仲就脸色大变。

只见,前方十米外,是一条非常宽阔的冰雪大道,冰块里的所有裂缝,全部都通向这条大道。

在这种情况下,后方追击而来的武者们,很容易就能追击上来。

“必须找个方法,把自己隐藏起来。”

心念急转间,杜仲冲入冰雪大道。

身后,追击者们也纷纷冲了上来。

“雪!”

飞出冰雪大道,出现在杜仲眼前的,是一片皑皑白雪,雪地中冰柱林里,好一副梦幻般的景象。

“嗒嗒……”

一入雪地,杜仲飞掠的身形便是突然一压,双脚踏雪而行。

冲出百米之后。

身形一动。

别停

再度腾空而起的同时,朝身后看了一眼,发现追击者们还未冲出冰雪大道,当即便是猛的朝另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绕过一根冰柱。

杜仲想也没想,把头往地下一伸。

就宛如穿山甲一般,速度奇快的一头扎进那厚厚的白雪里。

“唰唰……”

隐藏进雪中的同时,杜仲双手一动,快速的在身体上点了一下,能量气息,瞬间消散,而后立刻盘腿而坐。

“以身为源,迷幻阵!”

隐藏着自身气息的同时,杜仲体内能量一动,立刻在精神力的调动下,飞速的涌到体外。

一道道能量流,凝聚成圆。

深埋在雪地之下。

眨眼间,阵图成形。

“嗖嗖嗖……”

与此同时,阵阵破风声由远而至。

“阵启!”

心中一声爆喝,在利用精神力操控着自身能量,布置出阵图的同时,杜仲立刻激活阵法。

一瞬间。

整个人,连同不平整的雪地,凭空消失。

这一片区域,仿佛根本没有人来过一般。

“咻!”

一道人影破空而至,站在杜仲布置的迷幻阵上方,眯着双眼,仔细的转目查看了一圈,结果却没有发现半点线索。

当即,只能转身离开。

随后,破风声不断传来。

一个又一个武者,不停的从迷幻阵上空的区域闪过,却始终没有一人发现杜仲的存在。

很快的,大家发现居然追丢了。

所有人聚集在杜仲留下的最后一个脚印处。

“人呢?”

“脚步到这里就消失了。”

“这些脚印肯定是障眼法,以他的实力根本不需要踏地而行。”

“没错,大家分开找,他不可能逃出这座雪山!”

稍许的探讨后,众人立刻分散开四处寻找。

躲在雪地下。

杜仲一边控制着阵法,一边利用精神力探查着外界的情况。

等众人全部散去之后。

杜仲立刻收回能量,散掉阵法,原路折返奔逃而去。

一路无人。

就在杜仲冲出冰山裂缝,准备逃下雪山的时候,一个惊叫声突然响起。

“他在这!”

只见,就在冰块裂缝前方的那一个圆锥型冰柱旁,正站着一名看似守卫的武者。

杜仲一出现。

此人就立刻伸手指着杜仲,大喊了起来。

见状,杜仲忍不住的苦笑一声,立刻拔腿就跑,直接从此人身前暴掠而出,朝着雪山的另一边狂奔而去……

“人在这里!”

“别让他跑了!”

“快追……”

一阵阵大喊声传开。

随着位置的暴露,紧追在杜仲身后的人越来越多。

无奈之下。

杜仲只能继续藏匿,设置阵法。

当然,杜仲也想一直躲在阵法里不出来,让大家永远找不到他,可是他身上没有能量石,也没有奇果。

没有这些存储着能量的媒介,他根本就无法布置一个完整的迷幻阵。

儿子

以自身为阵源,以自身能量布置阵法这种事,不但对体内能量的消耗非常的大,同时对精神力的消耗,也是极为可怕的。

毕竟,杜仲必须要调动精神力,将能量凝聚成点,并且一直控制着能量不散才行。

一躲。

众人发现,杜仲再次消失了,又纷纷散开寻找。

稍许,杜仲再次解开阵法悄然逃匿。

可不到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又被人给发现了。

如此反复。

整整十次。

杜仲一直都带着所有的追击者,在雪山上打转,始终无法把这些人给甩掉。

毕竟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

有了第一次的经历之后,杜仲再消失,这些人便是在雪山上均匀的分布出去,也不寻找,就等着杜仲自己现身。

大家也不怕杜仲会趁机把莲花果给吃了。

因为,杜仲不敢吞食莲花果。

一旦吞食莲花果,杜仲刻意压制气息的手法,就会被莲花果的能量给冲破,到时候就算杜仲不出现,大家也能在第一时间找到杜仲。

到时候,杜仲插翅难逃!

“不行,体内能量消耗得太多了,精神力也消耗了五成,再这样下去,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一边狂奔着,杜仲一边暗暗的紧张了起来。

看着犹如狗皮膏药,始终甩不掉的那一群人。

杜仲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

“必须赶快补充能量,恢复精神力才行,否则一旦出现什么变故,可就没机会了。”

想到这里。

杜仲立刻飞身,冲进一片冰林的角落里,飞速的布下迷幻阵,再次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而大家,也一如既往的散开,等待着杜仲的再次出现。

迷幻阵中。

杜仲盘腿而坐,利用精神力调动着天地间的能量,开始恢复起来。

吸收能量的同时,快速的进入到入静状态中,补充精神力。

……

另外一边。

一队整齐的人马,正在雪地上快速的奔跑着,看上去似乎是在寻找杜仲的踪迹。

仔细一看。

这群人,赫然就是商家之人。

商易领头,商家那名抱着小红犼的中年人,则是被其他人包围在中央守护着。

“唰唰唰……”

就在这群人四处寻找的时候。

一阵破空声骤然传来。

“恩?”

商易举头一看,只见不远处,一大群黑袍人宛如漫天的蝗虫一般,黑压压的飞冲而来,全部落在商家人的面前。

“嘎吱嘎吱……”

这群黑袍人一出现,商易立刻就退到了商家人的保护圈内,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这些人?”

商家中年人眯着眼,抱着怀里睡着了的小红犼张口说道:“就是杜仲说的,那个大魔头的手下?”

“从气息来判断,应该就是他们。”

商易立刻点头,张口道:“杜仲说的话,的确是真的啊。”

比较污的古言

中年人眉头一挑。

将小红犼交到商易手中,然后把脚步一迈,直接走到了商家阵营的最前方,一脸肃穆的盯着前方的黑袍人的领头者,张口问道:“你是刚才抢夺莲花果的神秘人?”

“嘿嘿……”

神秘人用他那沙哑的嗓音,咧嘴嘿嘿笑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

商家中年人,冷声问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

神秘人森然一笑,张口道:“上!”

话声一落。

那一大群黑袍人,立刻就猛扑了上来。

“保护公子!”

商家中年人大吼一声,体内爆发出一股无比强横的能量气息,整个人身形一闪,立刻就暴冲上去,跟神秘人大战在了一起。

商家其他人,也纷纷跟其他的黑袍人交手。

从数量上来看。

黑袍人的数量占有明显的优势。

商家虽然人数不占优,但在实力上却一点也不差。

一时间,双方竟是打成了平手。

“不愧是不可知地三大家族之一的商家,果然厉害。”

眼看自己这方竟是无法奈何商家,神秘人忍不住的张口惊叹了一声,然后立刻抽身飞退,从与商家中年人的交手中,脱离了出来。

“哼。”

商家中年人冷哼。

虽然此次商家来的人并不多,但是凭商家人的实力,这些黑袍人还没有击杀他们的能力。

“既然是块硬骨头,那咱们还是识趣点,先不啃。”

神秘人嘿嘿笑着。

一挥手。

所有黑袍人立刻脱离战圈,全部退到他的身手。

“来日方长,咱们慢慢玩。”

神秘人看着商家中年人,用沙哑的嗓音,戏谑般的说了一句,然后一转身,就要带人离开。

商家中年人双眼一眯,正转身准备走向商易的时候。

异变突生。

“唰!”

只听一声破风声响传开,原本准备带人离开的神秘人,突然一转身,身形如同魅影一般,骤然间朝着商易暴射而去。

“尔敢!”

见状,商家中年人顿时急声怒喝。

身形暴冲而出。

而另一边。

商易神色惊慌,急忙退步躲避。

只可惜,他的速度太慢了。

还没等其他人上前来保护,那神秘人便是直接冲到了他的身前,左手掌猛的朝其脑门一拍。

商易立刻举手抵挡。

“嘿嘿,商家公子,我可不敢杀!”

就在这时,那神秘人突然阴笑一声,右手席卷而出。

直接就把商易抱在手上的小红犼,一把夺了过去。

“啪!”

商家中年人冲到。

右拳带着恐怖的劲风,无比凶猛的朝着神秘人的后背砸去。

可拳头还没落下。

神秘人的身形便是一闪,直接脱离出了中年人的攻击范围,然后脚尖在一名商家人的头顶上轻轻一点,身形暴退而出,朝着远方掠去。

儿子

“唰唰唰……”

一大群黑袍人,紧随其后。

“公子,你怎么样?”

商家中年人,立刻走到商易身边,一脸担忧的问出声来。

“我没事。”

商易吸了口气,张口道:“可是,小红犼……”

“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小红犼。”

商家中年人眯起双眼,脸上泛起一层怒意。

显然,他知道自己被耍了。

这群人的目的,显然不是杀人,而是那小红犼。

“我们追不追?”

商易立刻出声问道。

“不用追了。”

商家中年人叹了口气,张口道:“他们人数太多,虽然以我们的实力并不需要惧怕他们,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援手,就算追上去,也很难把小红犼抢回来,甚至有可能遭遇伏击。”

闻言,商易轻轻点头。

“杜仲说的果然不差。”

商家中年人眉头一挑,脸色凝重的说道:“从目前的情况看来,那个沉寂了数十年的大摸头,果然崛起了,现在的耽误之急,是必须要尽快的把消息传回家族。”

“我马上打电话。”

商易应了一声,立刻从裤兜里掏出来一个手机。

正想拨号的时候。

整个人,却是突然就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

儿子 别停 别停 别停 比较污的古言


猜你喜欢